• 第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6-12-06 22:20:09本章字数:3023字

    “时清昼,”纪临冬瞥了易唐一眼,“她有意在包庇时清昼。”

    易唐却不以为意,一边跟着纪临冬走出办公室,一边寒掺他道:“这你就不懂了吧?女人这种生物,你千万别跟她们深究太多。我去找我哥的时候,虽然只查到了他们在正厅里的录像,但是据周围的护士说,他们在外面呆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回来的。而且,从录像上显示,那位於小姐跟普通女人一样……”

    “得了,我看得出来,她包庇时清昼一定另有原因,并不是你所说的什么外貌协会。”纪临冬打断他的话,走到自己的车子旁,开门坐了进去。

    易唐也连忙跟了上去,“喂,你等等我,赶着去投胎呢你!”

    等易唐把车门关上,纪临冬握着方向盘,一踩油门——

    这辆闪得发亮的路虎“咻”得一下没了影。

    ……

    刚才,於兮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之前卫生间里的那副情景和纪临冬句句戳中她要害的话。仔细考虑了一番以后,她从床上爬起来,换上今天裴铮刚刚让一个朋友送来的衣服,开了门走出去,最后在裴铮的房门前停住脚步。

    迟疑了片刻,她咬了咬唇,抬起手敲了敲门。

    门很快就被打开了,裴铮穿着一身黑色的睡衣,一边擦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一边看向她。

    “害怕么?”

    於兮摇了摇头,“裴铮,我想来想去……要不麻烦你,打个电话给那位纪先生吧?”

    “现在?”

    “当然,如果你现在有事情的话,可以明天再打给他,”她勉强扯出一抹笑容,“刚才我一直睡不着,也闭不上眼睛。然后想着,这件事不如早点解决,我也能好好睡上一觉。”

    裴铮微微皱眉,“要是你和纪临冬过去,今晚又要睡不着了。於兮,你昨天就没有好好睡觉。”

    “就算不跟他去,我也睡不着的,”她坚持,“麻烦你了,裴铮。”

    裴铮沉默了几秒钟,然后点点头,“你先去楼下等着,我去跟纪临冬打电话。”

    於兮点了点头,然后走下楼去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

    没过一会儿,裴铮也走下来了,换上了一件白色T恤衫。他走到沙发旁边,低眸看向於兮。

    “在想什么?”

    “很多很多,凶手到底是谁,为什么要以这样的方式恐吓我,那个马容和我之间是否有什么联系。还有……”

    她抬眸看向他,“我是否会连累你?”

    裴铮看着她,然后坐在了下来,“如果,你真的连累了我,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於兮一愣,然后歪过头想了一番,笑了笑,“裴铮,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九。”

    “我二十五了,”她回过头去看他,表情带着几分认真,“我於兮什么都没有,那存起来的几个钱在你这样的条件前面,我想你连看都不愿意看一眼。如果……我是说如果,要是在你三十岁,我二十六岁之前,我们俩还单着的话……”

    他静静地看着她,等待她的下话,眼里含着既深邃又温柔的光芒。

    “……那就一起过光棍节吧。”

    裴铮:“……”

    顿了顿,她继续接下去道:“还有情人节,劳动节,国庆节,建军节,还有……妇女节。”

    见他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她讪讪地干笑两声:“哈哈哈,我开玩笑的。这不、这不是晚上这样的气氛很恐怖嘛,我调节……”

    话音戛然而止。

    裴铮突然张开双臂,将她抱住。唇畔凑在她的耳边,声音既低沉又浑浊:“於兮,你知道我想要什么。你可要……说话算数。”

    鼻尖嗅到淡淡的男士古龙水味,於兮被他突如其来的拥抱,给愣在了原地。

    没有预期中的灼热蔓延,也没有所谓心跳加速,更没有什么干柴烈火熊熊燃烧。可是不知为何,这一刻的裴铮,突然和她梦里的那个模糊影子重合在了一起。

    ——愿。

    ——是你……於兮。

    那淡淡的语调,那行云如水的动作何其相似,可是……似乎又有哪里有所不同。

    她感受着从裴铮身上传来的炽热温度,不知为何,总觉得浑身不自在。可是如果现在挣开他,似乎有些不妥。尽管……

    刚才说出的那番话,她是有经过考虑的。只是她没想到的是,裴铮不过是给了她一个拥抱,她都觉得奇怪无比。那她之前暗暗决定下的事情,是否欠缺深思熟虑?

    正当她两头为难之际——

    “叮铃铃……”

    “叮铃铃……”

    门铃响了。

    於兮终于心安理得地挣了开他,然后迅速从沙发上站起来,转身走向门口,极力掩饰着自己的不自然。

    “我去开门。”

    她只顾着掩饰自己,却没有发现,就在她转身后,裴铮眼底的一丝黯然。

    走到玄关处打开门时,她见到纪临冬和一个她不认识的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站在门外。微微怔了怔,她笑了笑,打开门让他们先走了进来。

    关上门后转过身时,发现纪临冬二人都没有坐下,而是站在那里看着她。

    ……这么着急?

    裴铮也站了起来,看向纪临冬和易唐,淡淡道:“时间不早了,在那里一定也要查很久,不如早去早回。”

    於兮点了点头。

    四个人一起出了门,坐上纪临冬的那辆车。

    车内,一时之间有些安静。易唐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於兮,轻咳了两声,然后挂上一个大大的笑容,试图打破车内凝滞的气氛。

    “那个……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易唐,是协助纪临冬的法医,哈哈,”他干巴巴地笑了两声,“我听纪临冬说,你是裴铮手底下的作者?”

    於兮看向他,点了点头,道:“是的,我是於兮。”

    “於小姐,”易唐的目光在她和裴铮之间转来转去,眼底是掩饰不住的促狭之色,“说实话,你跟我们老裴……没什么猫腻吧?”

    纪临冬一边开车,一边往后头瞥了易唐一眼,用带着一点看好戏的语气道:“阿唐,你说什么呢!”

    “哎,这我可没说错啊,”易唐拍了拍坐在驾驶副座的裴铮,调侃道,“我们老裴对私人领地的标识可是很强的,没在他心中有一点份量的,可进不了他家的!”

    於兮稍稍有些不自在,不过随即笑了笑,半是玩笑半是试探地问:“裴裴,看来我在你心中是有一定份量的了?”

    裴铮转回头,对上她探究的眼,随后淡淡地笑了。

    “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於兮。”

    她一愣,想到之前在他家的那个拥抱,还有那些不自然的怪异感,脑仁不禁有些微微发麻。

    是不是……她把凑活二字理解得太过于简单了?

    易唐嗅到了什么不同寻常的味道,本想再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跟被上了发条的马达似的,突然疯狂地震动起来。

    “嗞嗞嗞……”

    “嗞嗞嗞……”

    他拿出了手机,然后接起了电话:“喂?啊——”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好消息,他猛地看向纪临冬,认真地听着手机那头的人说话,口中喃喃着:“屠宰刀……被切断……”

    车内又恢复了最初的安静,只剩下易唐的低语声。

    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易唐才挂了电话,然后对纪临冬说:“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我师傅知道我跟你一起出来查案,所以结果一出来,他就打电话给我了。”

    “怎么说?”纪临冬回头瞥了他一眼。

    “致死原因是死者的颈部大动脉被瞬间切断,杀人工具应该是屠宰刀。死者在被肢解以前,脾脏呈现破裂出血,大概是遭人殴打。每块尸块中间都有一枚长15cm的生锈钉子钉着。另外,还在死者的指甲内发现一些碎毛屑和纤维颗粒,可能是在血液喷溅的过程中,死者无意中抓到了凶手的衣服。但是,还来不及挣扎,就因为失血过多死亡。”

    纪临冬皱了皱眉,“检测出来的纤维颗粒多不多?”

    “不多,”易唐回想了一下,“毛屑也不多。”

    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问於兮:“你们那栋单身公寓附近,有多少个菜市场?”

    “有两个,走出公寓,大概走个十来分钟就能到其中一个。另外一个在东边,离公寓大概要走个一个小时吧,打车能快点,”说到这里,她顿了顿,“一般的话,我们公寓的人都去近的。”

    “那中大型超市呢?”

    “没有,只有便利店和小超市。”

    纪临冬笑了笑,“你住的地方比较偏僻,我想着也不太可能会有中大型超市,只是为了保险起见。我想我有点线索了,不过,具体还要我去你家看过才能有数。”

    於兮想了一番刚才易唐说的话,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提醒道:“纪先生的意思是,凶手可能是在我家附近菜市场或在中大型超市工作的屠户?可是纪先生,我还是想告诉你,我家附近那两个菜市场都很大,单单是宰猪的加起来就有五六十来户,更别说还有宰牛的,宰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