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6-12-08 22:25:58本章字数:3331字

    “於小姐回家时,门是锁着的,而窗帘是被拉开的。按照以往,於小姐都会拉上窗帘,而这次,是真的忘记拉了吗?”

    裴铮皱了皱眉,“是凶手拉开的窗帘?”

    “对。刚才我听於小姐说了卫生间里面的情况,想必那番布置,让凶手花了不少心思。想要把这个‘艺术品’布置得完美,一定要费很多时间。凶手拉开窗帘,然后会时不时地在这个地方往楼下看看,是为了确定於小姐有没有回来。”

    易唐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因为於小姐离开前是锁了门的,回来时窗帘开着(家里有东西被人动过了),结果门还是锁着的。是凶手还在摆弄尸块的时候,於小姐突然回来了。他逃出去来不及,只能匆匆忙忙从里面把门反锁上。”

    “尸块的摆放花了凶手很多时间,说明他是临时起意,并非事先预谋。而他的意思我也理解了,”纪临冬神情凝重,“是发泄、报复。随即抽取这个地段的人作为恐吓对象,就跟局部到整体一样。这只是他的小试牛刀,接下来,也许他就要动到更大的地块去了。”

    “那并不方便,”裴铮缓缓开口,“光是这栋公寓,他想要把尸块运上来,就十分不易。”

    纪临冬却摇了摇头,道:“这家伙的智商范围恐怕不属于普通人群。我刚才看了卫生间北边的那个窗户,看过去是一片树林和空地。想必,他是从那个窗口把尸块运上来的。这层楼总共七层,高度约为二十五米,他要将一百多斤的尸块运上来并不容易,应该是用了自己组装的滑轮组,可以省上几倍的力气。”

    易唐想了想,说:“既然是发泄、报复,不如我去查查这个马容的圈子,看看她是不是得罪了哪些人?”

    “对,立刻排查附近地段的所有黑户,尤其是附近几栋公寓的顶层。还有,阿唐,”纪临冬拍了拍他的肩,“明天,让老查把这栋公寓周围的两个菜市场也排查一下,不过不要打草惊蛇。如果找到嫌疑人,先调查一番,等找到证据再说。”

    易唐点了点头。

    纪临冬说完,把头转向於兮,“今天很感谢於小姐的帮忙,拉快了我们办案的进度。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先带你们回去休息。”

    於兮恍恍惚惚地点了点头。

    四个人再次回到车上时,车子扬长而去。一路上,易唐大呼过瘾。

    “等纪临冬回去作出犯罪嫌疑人的侧写画像,做好简报,明天开个会就可以去抓人了。”

    纪临冬白了他一眼,“我说了可以结案吗?这件事,远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不能结案啊,”易唐唏嘘一声,“还有什么很难的地方你没有破解的?”

    “你看着吧,”纪临冬凉凉地笑了一声,“如果每个案子都是这么简单,这个世界只需要一个纪临冬就可以了。只是目前来说,一切还算顺利,但是,后面还有个大难题等着我们。”

    易唐瞥了他一眼,小声埋怨道:“你们纪家人可都真奇怪。老大是暴龙一只,你又总喜欢把别人搞得神经兮兮自己又神秘兮兮的,老幺是老裴的……唔。”似乎发现说到了不妥之处,他突然闭上嘴,瞪着眼睛回头看了裴铮一眼。

    裴铮这次坐在了后面,侧着头,静静地看着於兮,没有理会易唐。

    於兮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

    纪临冬无奈地摇摇头,回嘴道:“你们家两兄弟才奇怪,医生不好好做,非得一个医神经病,一个医死人。”

    易唐冷哼一声:“这你就不懂了吧?这两类职业,就算乱医也没关系。反正一个怎么医都是疯子,一个怎么医都是死人。”

    ……

    把於兮和裴铮送回了家,纪临冬开着车和易唐回到了警局。

    “哎,你说让我明天去找老查排查一番,你倒是把排查条件念给我听听啊。”易唐追着他的脚步嚷嚷。

    纪临冬似乎是已经习惯了易唐的啰嗦,不急不徐地迈入办公室,脱下外套坐了下来,然后将那只之前被他喝空了的杯子递给易唐。

    “想要排查条件,先给我去泡杯咖啡先。”

    易唐接过杯子,瞪了他一眼,忿忿道:“就你最大爷!哼,泡就泡。”

    等易唐走出办公室去泡咖啡之际,纪临冬揉了揉眉心,回头看了一眼那几张被他贴在白板上的照片,脸色沉沉。

    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第二天的会议上,纪临冬站在台上,一边操纵着PPT,一边讲道:“昨天晚上我和易唐两个人去了案发现场查看,有受害者於小姐的帮助,我作出了对嫌疑人的侧写。”

    会议上的众人看了看他,然后互相交头接耳。老查清咳了一声,和颜悦色地问:“小纪啊,你说说看,你发现了一些什么线索?”

    纪临冬也看到了那些警务人员轻蔑的目光,不过只是笑了笑,看向老查所在的方向。

    “嫌疑人为男性,身高在1.68—1.78之间,年龄在25—35岁之间。职业是屠户、屠宰场小工、厨师或者切割机械厂的技术人员,刚刚入行不久,以前换过多种职业,但是每份工作都不长。但根据昨天的尸检报告,基本锁定屠户或者厨师这两个职业,屠户的可能性较大。长相中等偏下,经济条件中等偏下;他的情绪易怒,容易冲动,自我控制不良,做事情十分随机;年少时期常逃课、打架、喝酒,或者做其他违乱纪律的事情。他不善于有计划和有目的的做事,对社会具有不……”

    易唐突然打断了他的话,举手道:“纪警司,昨天我们去案发现场的时候,你还阐明了凶手的踩点计划和目的,怎么这回又说是不善于有计划和目的地做事?”

    “你听我说完,”纪临冬无奈地说,“我说过了,我只是来协助警方加快搜补嫌疑人的进度,并非这就能结案了。有疑问的地方,你可以会后问我。”

    易唐这才噤声,点了点头。

    “这次调查,重点在于案发现场附近的菜市场。嫌疑人的着装应当与普通的屠户打扮有所不同;他可能穿着一件毛衣,其余着装与正常人的打扮格格不入;他的摊前很少有生意,时不时地会看看四周,注意某些他想知道的情况;切猪肉猪骨时,他会切得很慢,然后细细摆弄一些正常人看起来十分奇怪的形状。”

    “有个是同性恋的前女友或者暗恋对象;自身或家中父母亲人有某些残疾;住在离菜市场很近的便宜租房,经常会去红灯区或者带不同的女人回家。还有,去排查案发现场周围的楼层,尤其是第4—9层,最近有没有黑户入住。锁定嫌疑人后,调查一下从两个菜市场到单身公寓的监控录像。”

    老查盯了他一会儿,然后站了起来,看向警队里的其他人,“走吧,我们去查人。”

    “老查,谁知道他说得是不是真的?你之前去刑侦大的时候,可没说过,来帮我们的是这个毛头小子啊,”有个老警官轻蔑地看了纪临冬一眼,“还说已经教书了,不会是个学生吧?”

    “就是,”另一个人也嚷嚷,“我们这可是真刀真枪的办案,可不是你们这些小子书里学的那些理论。短短两天,你这倒是说得有头有理的。”

    老查皱了皱眉,看了一眼纪临冬,然后转回头,“他年纪这么轻,就已经是一级警司,说明他比一般的警司厉害。他说得有没有道理,咱们去查一下,看看有没有这个人不就知道了?”

    易唐觑了纪临冬一眼,然后凑到自己师傅身边,悄悄道:“师傅啊,你看纪临冬能成事儿吗?”

    他师傅睨了他一眼,“我说你怎么每天正事儿不干,单单跟着那小子跑呢?自己跑也就算了,还得拉着我一起来强凑这会议。我说他好不好要紧吗?你这行为,不是已经说明了你觉得他很好吗?”

    “我那不是,不是想长长见识嘛,”他反驳,“而且局子里请了这么多法医,多我一个实习生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他看过去时,纪临冬已经合上了自己的手提电脑,然后带着电脑走出了会议室。

    “他走了,他走了,”易唐拍了拍自己师傅的肩膀,连忙站起来打算追上去,“师傅,我先走了啊,我还有问题要问他呢。”

    他师傅看着他的背影,冷冷抱胸。

    “……个臭小子。”

    易唐追到了外面,然后紧紧跟上纪临冬的步伐,一边走一边说:“喂,姓纪的,你走那么快干嘛?生气啦?”

    纪临冬突然停下了脚步。

    易唐一时不察,继续走过去时,一不小心踉跄了一下,眼看就要摔到地面上。

    “哎哎哎哎哎……”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双手臂伸出,拉住了易唐的手臂,把他给拉了起来。

    易唐这才勉勉强强站稳,看清楚面前站的人后,吁了一口气,“哎呦喂,还以为我的脑袋就要跟地面撞上了。谢谢你啊,纪临冬。”

    “不是,你跟着我做什么?”纪临冬挑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法医吧?不去医你的死人,还跟着我乱跑?你师傅刚才不是说你了么?”

    易唐眨了眨眼,“你耳力真好,隔了这么远都能听到我们说话。”

    “……那是你嗓门大。”似乎是懒得跟他废话,一说完,纪临冬就继续往办公室方向走去。

    “喂,我哪里嗓门大了?纪临冬你别走,你站住,你给我说清楚!”易唐火冒三丈地追上去,见他依旧无视自己,忍不住大吼一声:“喂,纪临冬!!”

    整个警察局仿佛都抖了三抖。

    纪临冬握住门把的手顿了顿,然后面不改色地走进了办公室,“啪”的一下关上了门。他关门前,有知情人士似乎听到了一个低低的抱怨声。

    “……还说你嗓门不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