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更新时间:2016-12-11 22:29:33本章字数:3230字

    易唐一脸无辜,“当然是我们现在这个案子啊,你还没跟我说完呢,具有强烈的攻击性后面。”

    纪临冬头痛地拍了拍额头,“那你觉得,这个案子的凶手把碎尸块都用钉子钉在墙上,中间用血写了一个英文字母‘Hello’,是想表达出什么意思?”

    “Hello,不就是打招呼吗?”易唐嘿嘿笑了两声,“你不是也说了,凶手没有杀於小姐的意思,那就是说,他在跟於小姐打招呼吗?”

    “……”纪临冬面瘫地看了他一眼,“这可不是简单的打招呼。我之前也说了,於兮只是他随机选中的一个‘局部’。他在局部上慢慢累积经验,随后用更浮夸的方式做到‘整体’。也就是说,於小姐只是这个社会上小小的一部分,他这么跟於小姐打招呼,就是跟社会上小小的一部分在打招呼。如果说,杀人是他和他同谋的目的,那么引起社会上的人恐慌,就是他的随机念头。”

    易唐搓了搓两只胳膊上泛起的鸡皮疙瘩,小声骂道:“这TM也能随机念头,变态!”

    “渐渐引起社会上的人的恐慌,杀人、对这个社会上的人与治安进行破坏,也可以叫做氧化性的颠覆社会。杀人、破坏、杀人、破坏的无限循环,也就是说,他不会从杀人可能会造成的后果中吸取教训,毫无杀人的惭愧心,情感淡漠。”

    “昨天晚上你去泡咖啡的时候,我看了案发现场到菜市场那段路上的监控录像,那时候老查还没有调查出他的资料。可是没有在进行交叉分析前,我就注意到了在监控录像中走过的他——你知道为什么吗?”

    易唐思考片刻,道:“是他身上有什么典型特征吗?不然每天这么多人经过这条路,你怎么就注意到他一个人?”

    “因为他的穿着引起了我的高度注意,”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东西,纪临冬笑了笑,“打个比方,你觉得一个穿着白色T恤和牛仔裤的人走在街上,感觉如何?”

    “正常啊,”易唐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我以前也穿过。”

    “那穿着白色T恤和一条短裙的人呢?”

    “也正常啊,”易唐说,“很多女孩子都这么穿。”

    纪临冬突然哈哈大笑,道:“那你觉得,一个穿着白色T恤和厚重冬裤的人,走在街上正常吗?”

    易唐:“……这个赵大河不会是,就穿成你说的那样吧?”

    “我只是打个比方。”

    “噢,那我就懂了。”

    “……他穿了一件毛衣和一条三分长的薄夏裤,”纪临冬轻描淡写地说,“监控拍得不清楚,乍一看,还觉得挺潮。”

    易唐:“……”

    “当时我有个直觉,就是他,”纪临冬拿起了桌上的一张照片,屈指一弹,“当然,因为监控录像只有简单一段,所以当时我并没有觉得他的行为有什么异常。可是这样的着装已经很直接地说明——他的想法与公认的社会规范有一定的出入,甚至相互违背。简单地来说,就是社会适应不良。这几大点综合起来,我得出一个结论。他,患有反社会人格障碍。”

    易唐满脸惊悚,撸了一把脸后,指了指自己,问道:“那我呢?你看出我有什么毛病没?”

    纪临冬瞥了他一眼。

    “……让你哥去治治你吧。”

    ……

    於兮掰着指头算了算,这两天就是女人每个月的小日子。她现在住在裴铮家里,有些东西不太好开口让裴铮帮忙买。反正今天出来了一趟,她就打算去超市购买一些日常要用的东西。

    从立阳精神病院出来后,她打了辆车,然后报了裴铮家的地址。裴铮家在市中心,她想着,路上经过便利店,她就顺便让司机先生停一下,然后去买一些东西回来。

    车子开动后,她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掏出手机一看,屏幕上面的名字霎时映入眼帘,就让她猛地脊背一凉。

    纪、终、南?!

    颤颤巍巍地刚接起电话,那头就传来某暴龙总编的怒吼。

    “於兮,你TM什么时候交稿?以为上次交了六千字就算完了是吧?啊?你现在有裴铮给你撑腰,是不是就不把我这个总编放在眼里了,啊?你这本破书都拖了多长时间了,啊?我每天日理万机还要因为你这本书打电话催你,你自己觉得好意思吗,啊?”

    连续四个“啊?”,震得於兮的虎口发麻。她深吸一口窗外呼进来是新鲜空气,立刻编好了措辞,右手捧着手机连忙道:“总编大人,你也知道我家这两天发生点事……”

    “狗屁!”他立马吼断了她的话,“别想拿这个糊弄我!裴铮都跟我说了,你现在住他家。TMD,於兮,你胆子真是越来越肥了啊!跟编辑住在一起竟然还不好好码字?!这都离你家发生事情过去两天了,你还一点动静都没有,TMD还让我来催你?”

    於兮:“……”

    “纪总编,真的是不好意思啊,我现在人在外面,回去就码、回去就……”猛然一抬头时,发现自己本来要下的便利店随着司机大哥激滚的车速往后飞去,直到消失不见。

    纪终南(疯狂敲桌):“於兮?於兮?喂?你TMD给我死回来!”

    於兮把手机拿得远了一点,“啊,喂?纪总编,不好意思我就要到地下室了,这里信号不好……喂?喂?纪——”

    不等那头的纪暴龙怒吼,她手指一按,迅速挂了电话后,然后开启了飞行模式。

    啊……这下终于清净了。

    她看着路边的风景,然后突然想起了自己还有东西要买,连忙对前面的司机先生说:“不好意思,麻烦你在市中心的中心超市停下就可以了。”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司机先生停下了车。於兮付了车钱,然后匆匆跑进了超市。

    市中心的这个超市十分大,总共有五层。其中一层还是名牌衣饰的专柜区,专门宰裴铮这种土豪的。

    不过於兮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乱逛。她直截了当地奔向二楼的生活用品区,打算买完了就回裴铮家。

    走进二楼,她找到买女性用品的货架时,扫视了一遍,发现自己常用的牌子在最上面。尴尬地踮起脚,正要去够的时候,突然——

    “啊啊啊啊——”女人的尖叫声。

    “啊!快来人啊,快来人!”

    是从货架旁边的工作间传出来的。不过大概是因为里面隔音比较好,传出来的声音像是被缩小了十倍,听起来闷闷的。

    她愣了一瞬,初时以为自己听错了,又走到工作间旁边仔细听了一下。

    “啊……”

    这回确定是听到了里面的声音,虽然还是隐隐约约的。她抬眸打量了一下这扇门,犹豫了一下,然后转头询问旁边还在仔细挑选牌子的女生。

    “这里面好像有人在喊,你有听到吗?”

    女生疑惑地看着她,“喊?没有啊,”然后,她瞥了一眼那个工作间,“这个非工作人员不能进入的。大概是货架上少货了吧,这么大超市里怎么可能出事?”

    说完,就推着购物车往别的方向去了。

    於兮有些迟疑地看了那扇门一眼。

    她刚才听到的叫喊声不大像是那个女生说的什么普通的叫喊声,反倒是有点像……呼救声?也不知道里面的人发生了什么紧急的事情。

    不如就姑且走进去看看,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向工作人员解释一下就可以了吧?

    她在原地顿了三秒钟,然后才伸出手,握住了门把,缓缓推门进去。

    工作间里没有开灯,一片漆黑。但是透过外面的光线,能隐约看到一片埋没在阴影中的货架。

    她拿出手机,开了手电筒照进去。

    里面安安静静的,似乎一个人都没有。难道……刚才她听错了?

    “有人吗?这里……有人吗?”她试探性地出声,但是这里面根本没有人回答她。

    就在这时,脚底下突然踩到了什么硬邦邦的障碍物。随后,有什么滚烫的东西迸射出来,溅到了她的脸上,味道腥浓。

    她愣了一下,手指捻去那几滴溅在她脸上的液体,用手电筒照了照自己的手指。

    红红的被抹开的一片,像是手指上被刷上了一笔红漆。

    她的心猛然一窒,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手中的手电筒有些微微的晃动地照了下去。

    一段还在溢出红色滚烫液体的脖颈。

    一张几乎要把眼珠子瞪出来的人脸。

    一件已经被撕扯得破破烂烂的衣服。

    “啪!”

    是手机猛然落地的声音。

    伴随着手电筒的那道光从地上浅浅发散,她的眼前闪过的,是从后面突然反射过来的,一道刺眼冰凉的寒光。

    ……

    纪临冬和老查坐在审讯室里,看着对面低着头,被拷在椅子上的人。

    把那几张之前在案发现场拍下的照片放到桌子上,老查眯着眼睛道:“照片里这些东西,你认识吗?”

    赵大河抬起头,看向那些照片时,眼里渐渐流露出欣悦之色。用没被铐住的那只手拿起了那些照片,仔细地一张一张看过来。

    “说说吧,你为什么要杀了马容。”

    赵大河认真看照片的手一顿,放下了照片,哈哈大笑:“我杀了她?”笑完,又突然一拍桌子,暴怒道:“你们凭什么说我杀了她?证据呢?什么证据都没有,你们无权拘留我!”

    纪临冬皱了皱眉,瞥了老查一眼,示意他不要乱问话。然后轻咳了两声,看向他道:“这只是例行问话。你是案发现场前一栋楼第六层的黑户,我们想问问,你为什么要临时租那层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