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6-12-12 22:31:55本章字数:3402字

    “想租就租,你管我为什么租?”

    “因为你是黑户。你没有房产证,甚至都没有用身份证登记,看起来不像是长期住户,”纪临冬笑了笑,“刚好,你租的这段日子里,对面那栋单身公寓就发现了死人。如果你想洗脱自己,不如跟我们说说,你为什么要租那层楼的北边户?”

    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嗤笑一声:“我没那么多钱买下它,只是租几天过过瘾。怎么,这也有问题?”

    “你去过那栋单身公寓吗?”

    “没有,那栋房子破得,谁去那里。”他皱了皱眉头。

    纪临冬又突然转回了之前的话题,“我们在你租的那层楼里没有发现其他的,先前的住户似乎把所有的家具都给搬走了,里面空空如也,”顿了顿,纪临冬的神情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哦……还有,我们在那层楼里发现了一个大冰柜。”

    他的眼神闪了闪。

    “那个冰柜是你买的,还是先前的住户留下的?”

    “先前的住户留下的,”他撇了撇嘴,“我可什么都没买。”

    纪临冬笑了笑,“这可就奇怪了。我听那栋楼的物业说,你可是租了整整十天啊。你既然要过瘾,那么也肯定要在里面住的。可是这房间里连张床都没有,就只有一个冰柜……你不会要告诉我,你就睡在那个冰柜里吧?”

    “我睡不睡那里,你管得着吗?”他怒道,“你们真是奇怪,我光租来,过过瘾不行?谁说一定要在里面睡觉的?”

    “当然行,你喜欢怎么样都行,”纪临冬伸手松了松领带,“听说……你一直是一个人独居?没有朋友吗?”

    他厌恶地皱眉,那几分表情跟易罕看到女性生物时特别相似。

    “没有。”

    “13号早上7点到傍晚6点,这段时间你干什么去了?”纪临冬转了转手中的笔,“有没有人可以给你作证的?或者你自己有什么方法证明你自己不在现场?”

    他狠狠地瞪了纪临冬一眼,龇牙咧嘴道:“没有,那又怎么样?你们有本事拿证据出来啊!”

    老查皱了皱眉,“你不用急,我们很快就会拿出证据的。”

    “废物,”他呸了一声,“都是废物,还自称警察?”

    “你!”

    纪临冬连忙拉住了老查就要一拳挥上去的手,“老查,我们先出去。”

    “哼!”

    老查怒气冲冲地走了出去,纪临冬关上审讯室的门后,刚要走上去,迎面就见到易唐手里拿着一叠资料,兴冲冲地朝他走过来。

    易唐跟老查擦肩而过,疑惑地回头看了老查一眼,然后走到纪临冬身边,“纪临冬,你是不是又惹老查生气了?案子哪里又出了什么问题吗?”

    “没有,”纪临冬叹了口气,看向易唐,“怎么样,我让你查的东西?”

    “查到了,”易唐一边走向纪临冬的办公室,一边回头对他说,“马容生前的私生活很混乱。我特意去她们那个圈子里查了一下,发现跟她‘好过’的女人多达三十来个。名字太多了,我记不过来。”

    两人走进办公室后,关上门。

    “哎,你还没告诉我呢,刚才你不是和老查一起在审问那个赵大河吗,为什么老查会那么生气啊?”易唐好奇地凑过去问。

    纪临冬满脸嫌弃地用手推开他的脸,“别离我那么近。”

    易唐瞪他,龇牙咧嘴道:“那你倒是说啊!每次都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唬谁呢?”

    “大概是最近被媒体的报导报得压力太大,这个案子又遇上了瓶颈。刚才赵大河顶了他几句,他的情绪也变得有些暴躁不稳,”纪临冬坐了下来,“你呢,倒是说说,还查到了些什么?和马容接触最频繁的是谁?”

    易唐一脸为难,“不是我不跟你说,你自己看吧,实在是太多了。马容跟这些女人的接触一直保持在同样的频率,很难分清谁到底才是跟她最‘要好’的女人。”

    纪临冬皱了皱眉,草草地扫了那些资料一眼,“那马容的室友那里呢?她生前有没有留下什么重要的东西?”

    “没有,我今天还特地去了一趟,跟她室友一起翻找了一下她的东西。然而……并没有找到什么,”易唐的话语顿了顿,“那个……不是已经找到嫌疑犯了吗,为什么还让我去调查那些女人?难不成,那个赵大河不是凶手?”

    “……”纪临冬白了他一眼,“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赵大河杀人没有动机,一定和他那个同谋有关。我让你去调查马容,就是为了找出杀人动机。一旦有了杀人动机,真相也会慢慢浮出水面。”

    “於兮的家只是第二现场,第一案发现场在哪里,目前还不知道。赵大河很聪明,他把冰柜清理得干干净净,第一案发现场既不是在那层楼里,也不是在他家里。我们要找的东西还有很多,不是现在就可以结案了的。”

    易唐恍然大悟,“哦。”

    “叮铃叮铃……”

    “叮铃叮铃……”

    手机响了。

    纪临冬掏了掏口袋,这才发现不是自己的。抬起头想要提醒易唐时,却发现他已经接起了电话。

    易唐听着手机那头人的话,眼睛瞪了一瞪,然后看向纪临冬。

    “命案!咱们市中心的中心超市,我师傅已经和队里的人赶过去了,他打电话给我让我叫上你一起去。”

    ……

    於兮惊魂未定地坐在超市的休息室里。与她一同坐在休息室里的,是这一层的超市负责经理和另一个男职员。还有……

    她转头看了看从容地啃着桃子的072号先生,“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耍了小李医生跑出来了吗?”

    时清昼转头看向她,淡淡道:“易罕知道我来这里。”

    “时……阿昼,不管怎么样,刚才谢谢你救了我,”想起刚才惊险的情况,她吁了口气,“不过,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你出来以后就一直跟着我?”

    “……嗯,”他将桃核扔到垃圾桶,魔爪又伸向了水果盘中的另一个桃子,眯了眯那双清隽的眸子,“好吃。”

    一旁的酒店经理是个很和蔼的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漂亮女人,穿着一双高跟鞋,身形修长。她一脸歉意地对着於兮道歉:“真的不好意思,於小姐,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不用道歉的,你也是受害者啊,”於兮微微叹了一口气,“只是,当时的情况确实有些吓人。”

    另一个男职员也道:“听到呼声,我和经理进去的时候,就已经看见尸体了,真是吓人。突然间灯就灭了,我和经理都被人从背后袭击,然后晕过去了。”

    “我们已经报了警,”经理无奈地说,“是我的疏忽,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於兮正想开口安慰她几句,肩上突然感受到了一份灼热的温度。

    那感觉就像一道电流,从肩部沿着各个血管流遍了她全身,让她的心口泛起一阵酥麻。

    很熟悉,但却又很陌生。

    她猛然打了个激灵,回过头去时,便看见072号先生依旧两手捧着桃子温吞地啃着,只不过是他的后背贴上了她的肩。

    本想移过去一点,可不知为何,身体却僵僵地直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这种感觉很奇异,跟她与裴铮拥抱时的感觉完全不相同。尽管对于她来说,时清昼只是个陌生人,而裴铮是朋友。

    正当气氛有些尴尬之时,“砰”的一声,休息室的门被突然打开。四个人一致看向门口——

    “於小姐?”

    “纪先生?”

    在另一边啃着桃子的时清昼突然一顿,然后抬眸,也转头望向门口方向。

    易唐看到他,惊愕地瞪大了眼,“你你你……时先生,你不好好在精神病院待着,怎么到这里来了?我哥知道吗?”

    “你哥?”於兮疑惑地看了看易唐,又回头看看时清昼。

    一旁的经理突然插话:“请问纪警官,是要带我们去警局问话的吗?”

    ……场面一时之间变得有些混乱。

    纪临冬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带走带走,都到警局去做笔录。”

    最终,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去了警察局。而纪临冬和易唐留下来继续查看命案现场。

    事发现场是在员工的工作间。中心超市的总经理听到这件事情,也匆匆从总部赶了过来,脸色难看地处理着一些事情,并暂时封闭了超市。

    站在已经开了灯的工作间,纪临冬四处打量着这些货架,一边问身后的总经理:“死者是你们超市的员工?”

    “不是的,”总经理连忙道,“是顾客,也不知怎么的就走进了这个工作间。”

    “这个工作间就只有一个出口么?”

    “有两个。这个连接超市内部的出口是为了方便工作人员补齐货物的,另外还有个更大的进货口。”总经理走到纪临冬身前,然后给他指了指北边的一个封闭出口。

    纪临冬皱了皱眉,“怎么是关闭的?”

    总经理回头问了问身后的一个工作人员,“怎么是关闭的?”

    那个工作人员摇了摇头,“不知道,今天负责值班的是小黄。可是刚才小黄和钱经理都去了派出所做笔录去了。”

    “没关系,回头我回局里的时候也可以问他们,”纪临冬不甚在意,“这里有装监控录像么?”

    总经理抬头看了看,然后指向几个角落,“有的。为了肃立员工的良好行为,我们还特地指派了几个保安在监控室,看着这里的所有监控区域。”

    “保安呢?”

    “啊,都在后面,”总经理转过身,朝着那几个站在外面的保安招了招手,“你们几个都过来,纪警官要问话。”

    几个保安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其中一个推了推另外一个,接着一个一个地走了进去。

    “你们这四个人里,谁是负责这里所有工作间监控的?”纪临冬转回头,打量了他们四人一眼。

    一个瘦小的保安指了指自己,“警官,是我。”

    “在半个小时前,你在干什么?”

    “我一直在看屏幕。”他战战兢兢地说。

    纪临冬瞥了他一眼,突然笑了笑,“你在抽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