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6-12-28 19:00:14本章字数:3289字

    於兮静静地看向时清昼,等待着下一秒他的回答。

    时清昼不过是安静地站了两秒钟,然后微微带些疑惑地看向大婶。

    “谁?”

    大婶一愣,然后狐疑地看了对面那扇紧闭的门一眼,“原来你们不认识啊?那你站在我家门口干嘛?”

    他的目光也顺着大婶的目光看向那扇门,神情依旧带着令人信服的疑惑,语气呈现的是淡淡的陈述——

    “出门散步,看到栅栏上的蔷薇花。很好看。”

    大婶的注意力被瞬间转移,得意地说:“你挺有眼光的嘛……”

    看到这副场景,於兮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暗自佩服时大神的睿智。

    等到大婶走了进去,她才跟做贼似的打开了门,然后迅速地溜了出去,走到时清昼身边,讪讪地笑了两声:“你怎么知道我家的?”

    “填成绩信封的时候,焦锦岁发下两张单子,我看到了你家的地址。”他把双手插到口袋里,然后迈开步子往前走。

    於兮一愣,然后跟了上去,惊讶地说:“那两张确认姓名地址的单子?这难道不是上学期的事情了吗?”突然想到一个地方,她突然又问:“学神,你不会……到现在都能记得全班同学的家庭地址吧?”

    “嗯。”

    於兮:“……”

    走着走着,大概静默了五分钟后,於兮又突然笑出了声。

    时清昼转过头低眸看向她,“你在笑什么?”

    “没、没啊,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你刚才和大婶对话的场景,”她的笑容被扬得高高的,有点一发不可收拾,“学神,你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要不是我知道内情,也差点被你的表情给骗过去。”

    什么叫一字箴言,瞬间秒杀真相。说的,就是像学神大人这样的低调老腹黑。

    他漫不经心地看向别处,“我可没撒谎。第一次听见有人叫你‘小兮’,没反应过来罢了;至于为什么站在她家门口——”拉长了尾调,“花很好看。”

    於兮震惊地看了他一眼,随即低下头去偷笑。

    学神大人,你都能在单倍的时间里做出双倍的难题,这会儿说什么反应迟钝,这借口是不是有点站不住脚跟啊?

    到菜市场时,几乎已经没有什么买菜的人了。他瞥了一眼周围的菜摊,“想吃什么?”

    “学神大人的拿手好菜,我荤素都可以的,没有什么东西不吃,”她一边从书包的那个装奖金的信封里抽出两张红色的毛爷爷,然后抬眸递向他,“给,不够了再问我要。”

    他低眸看向她手中的两张纸票,眉目之间有一些细微的上扬之色,随后移开了视线。

    “钱,还是要你来管。”

    於兮疑惑地看了看手中的钱,然后收了回去,“没想到学神你数学那么好,却不擅长理财啊?”

    “……嗯。”

    他带着她来到了一个比较大的蔬菜摊前,然后低头开始挑起菜来。於兮跟在他身后,也顺着他的注意力转到那些五花八门的蔬菜上面。

    卖菜的大婶似乎跟他十分熟捻,一见到他,就热情地打了声招呼:“是你啊,早上见你没来,还以为你今天不买菜了。哎,今天又选胡萝卜?”

    学神大人:“嗯。”

    大婶:“你看这些瓜吧,都是自己家里种的,早上我刚从地里摘回来。太多了,卖不完,自己家也吃不完,你一会儿挑一个走啊。”

    学神大人:“嗯。”

    大婶:“快要升学了吧,一看你就是成绩很好的孩子。”

    学神大人:“嗯。”

    大婶(突然注意到了跟在他身后的於兮):“你媳妇儿看起来真乖。”

    学神大人:“嗯。”

    於兮:“……”这个“嗯”一定是顺道的没反应过来吧?是的吧?是的吧?!

    挑了一大堆菜,大婶一样一样称了分量,然后笑眯眯地说:“一共二十七块钱,算你二十五块就好了。”

    他看向她。

    她猛然反应过来,然后从口袋里掏了一张一百的过去,在大婶暧昧的眼光中干巴巴地笑了笑,接下了那堆菜。

    等大婶找了零钱,递了一个大瓜过来,他接过了於兮手中的那袋子菜,然后把瓜装进了里头,径自往前走去。

    於兮连忙跟了上去。

    看见他往肉摊那里走,闻到生肉特有的一股味道时,她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走路也小心了一点儿,生怕踩着了那些被肉贩们丢弃在路边上的腐烂皮沫。

    真是平生不来买肉菜,不知生菜之混乱。

    他的步伐突然慢了下来,随后停在了某一肉摊前,转头看了她一眼。

    肉摊老板是个看起来三四十岁的女人,很和善的样子。一见到他,脸上立刻扬起了笑容,“小帅哥,今天你要什么?”

    於兮见他一直看着她,眼神里带着询问,然后垂眸思考了一会儿,点单道:“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要吃梅干菜扣肉和糖醋里脊。”

    他的眼神里浮上一丝笑意,然后转向那个老板娘,“一根排骨,二十块钱的五层肉。”

    老板娘讶异地看了於兮一眼,一边切肉一边好奇地问了一句:“你女朋友啊?”

    於兮伤神又尴尬地看了学神大人一眼——今天已经是第三个女性问他这个问题了。之前两个都被他莫名其妙地混过去了,这一个看他如何回答。

    他瞥了她一眼,十分平淡地来了一句——

    “你猜。”

    於兮:“……”学神大人,随机应变你真是个中好手。不过为什么,她总觉得那两个字那么欠扁呢?!

    老板娘笑了笑,把切好的排骨和肉装袋递给他,“拿好了,三十二块,算你三十块。”

    他一边接过肉,於兮一边掏出三十块递了过去,然后又数了一遍那几张零钱。

    “你女朋友管钱管得很紧啊,”老板娘八卦了一句,神色十分有趣地看向正在心无旁骛认真数钱的於兮,“这么几张都要数来数去的。”

    他微微侧目,看着她依旧认真数钱的侧脸,突然笑了笑。

    “所以才让她管钱。”

    於兮数完后,把钱放回口袋后,一抬起头,就对上学神大人探究的目光。愣了一下,然后低头打量了自己全身一眼,“有什么脏东西吗?”

    他收回视线,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没有”,就继续往前走。

    她一边跟在他身后,一边低声说:“那个,学神啊,一会儿买其他东西的时候能不能别找女摊主了?”

    太八卦了!

    “男摊主也是一样的,”他瞥了一眼身旁一摊摊的鱼虾,“不信的话,来打赌?”

    她摸了摸下巴,“行啊,不过为了防止你作弊,下一摊得我来选。说吧,赌注是什么?”

    “……再过几天,会有几部电影上映。”

    於兮:“……”想让她请客看电影直说!

    想到那还绰绰有余的几百块钱,她十分痛快地答应了,“行啊。如果你赢了,电影我来请,但是作为补偿,我要选电影;如果我赢了,电影你来请,你选电影。”

    “好。”

    现在沉浸在“我一定赢”这个念头中的於兮,似乎并没有意料到某些被她忽略的事情——

    看电影,是个老梗了。

    她先是暗中观察了一番他的神色,然后突然发现他的眼神总是若有若无地往某些河鲜海鲜摊上瞥去。

    锁定了那几个小摊,她颇有几分得意的往除了那几个小摊之外的某个河鲜海鲜摊边上走去,回头看了他一眼,手指一戳,“就那摊吧。”

    学神大人的眼中似乎含有笑意,然后跟了上去。

    谁知,於兮还来不及点菜,那位男摊主就笑眯眯地看向她,第一句话不是问她要买什么,而是来了一句——

    “小姑娘,你男朋友这么好啊,还帮你来拎菜。小伙子长得也很帅啊。”

    於兮:“……”

    时清昼见她无奈抹脸,不由得笑了笑,对着老板说:“三两河虾。”

    等他付了钱打算去别的摊上时,於兮瞪着眼睛跟在他后面,不解地说:“学神,你学习神也就算了,怎么连这个都能这么准?”

    “……神是无所不能的。”

    於兮:“……”

    “这算什么解释?”她好奇地凑了过去,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手臂,“万事皆有源头。学神,快告诉我你怎么做到的,不可能这里的每个摊主都这么八卦吧?”

    他顿了顿,回过头去瞥了她一眼,“既然万事皆有源头,那你为什么就那么肯定,那个摊主不八卦?”

    “我这、我这不是看到你看了几个摊子么,想着那几个摊主肯定都很八卦,所以才选了其他摊子的。”

    他微微一笑。

    “我知道你在看我。”

    於兮:“……这不是重点好吗!”

    “所以……我是故意往那几个不八卦的摊主看的。”

    於兮:“……”学神,虽然你生得俊俏又睿智,对不等年龄女性的杀伤力约等于核能,可是你这样做会很容易失去我对你颜值和腹黑的景仰的。

    ……

    “钱媛是中心超市的经理,专门管理那一层。据我调查了解,钱媛和第一桩案件的死者马容曾是恋爱关系,后来不知原因分手。”

    纪临冬眯着眼睛抽了一口烟,看着奚冷冷硬的侧脸和那不停地闪烁着英文字母的电脑屏幕,一边拿着马克笔在白板上写下了钱媛的名字,往下分列出两条线索。

    一是马容的前女友,二是杨俏被抛尸场所的负责人之一。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她和目前我们的嫌疑人赵大河一定存在某种关联。同时,这也进一步证实了我之前的猜想。”

    奚冷手中的动作顿了一顿,随即恢复原样。

    “什么猜想?”

    纪临冬长长地吐出一口烟,“之前我和易唐看到第二起案件的资料时,根据尸检报告和现场的线索,推断出凶手为男性,是超市工作三年以上或与监控室保安熟识的工作人员,身高在170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