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更新时间:2016-12-31 20:40:05本章字数:3385字

    说到后来,他歪过头想了想,似乎是觉得没有其他什么要说的了。低头看向自己的手,然后露出一抹十分安静的微笑。

    “也许你的那枚戒指,已经不在了,於兮。”

    ——但是这八年来,它是我唯一能够支持下去的动力。

    於兮沉默地抿了抿嘴,眼泪一滴一滴地掉在自己光秃秃的手上。

    她忘记了,所以她不知道时清昼一直挂在嘴边的“妻子”,原来就是她自己。她也不知道,他有这么爱她,甚至不惜抛弃自己的前途和自由。她那时候的嫉妒是多么可笑啊——

    还有那日日夜夜的对他说不出口的情感的煎熬。

    虽然她现在还没有完全记起,尽管他提起了以往,她的脑海里也只有一些零碎的片段。但是,她心里面一直空缺的东西,终于在这一刻,回到了它原有的位置,也渐渐清晰着那块模糊的记忆。

    於兮抹去了脸上狼狈的泪水,坚定地抬起了头。

    “时清昼,你等了我八年,我就用一辈子来还你。我的一辈子可能不长,也许我们还要面对更多的困难,但是……”

    “你愿意吗?”

    他微微一笑。

    “却之不恭,於兮。”

    回去的路上,她想起那个害他们分开这么久的罪魁祸首,把头靠在他的肩上,漫不经心地把玩着他的手。

    “我一直没有发现,原来杨玉婷对你有一种变态的爱恋。她现在怎么样了?”

    他微微一怔,“她把你推下楼这件事,当时全校都知道了。董事会开除了她的学籍,我把她告上了法庭,她被判了无期,还有十二年才能出来,”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当时是我疏忽了。现在你提起这件事,我回想起我们的当初,其实你来我家吃饭那天,她就有一些问题了。你还记得么?”

    记得……记得什么?

    於兮的脑中,恍恍惚惚地出现了那么一些片段。

    ……

    ——

    ……

    时间好想可以冲淡一切。它冲洗了她曾经的记忆,也冲淡了她曾经所遭过的罪。尽管时隔八年,记忆已经不再完整,可是,那些破碎的言语片段,当时她躲在他房间里时那份害怕被抓到的心情,她却仿佛能隔着名叫八年的那块玻璃,依旧能过感受到久远的心跳声。

    其实,她一直都没有改变吧。

    她微微抒了口气,“当年的事,我并非在意,但是她害了你这八年的生活,我是不会原谅她的。只是,她现在已经判了无期,大好青春都已经断送在牢里,我又能在让她顶什么罪过呢?”

    她抬起头,眼神与他对视。

    “再和我说说我们的事吧,阿昼。”

    “还有,我希望你告诉我,那个拿你做实验的人,是不是跟我有什么关系?”

    ……

    奚冷把他的笔记本电脑转过去,让屏幕上面的内容清清楚楚地映入纪临冬的眼帘。

    “南民晚报?”

    纪临冬看到上面的内容后,微微一怔,“这些是什么?你找了些什么线索?”

    “这几天易唐没理你,脑子堵住了?”奚冷冷冷地毒舌,“好好看看,这里有什么内容!”

    纪临冬:“……”

    他抚了抚自己的额头,然后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

    “X年X月X时,X电子集团宣告破产。据报道,该公司的所有财款均被其总会计师卷走,其总经理背上千万贷款,穷困潦倒……”

    “……据记者便衣探访市中某蕾丝酒吧,发现其中确实存在一些非法交易现象。据了解,其中还涉及了多名女大学生……”

    “爆炸新闻。据悉,一对夫妇近日在X区发生吵架,半夜三更吵醒所有邻居。最后,女子一气之下带着孩子离国,起因竟是因为男子毒舌情商低……”

    纪临冬一怔。

    “这三条信息……”

    奚冷把自己的电脑从他面前移走,手指快速地在键盘上飞舞。

    “这是南民晚报曾经报导过的内容,我在寻找这三位受害人信息时,无意中找到的。由这一点,我怀疑,可能就是这份南民晚报,才让所有凶手有初步的交集。”

    “另外,我还找到了一份关键的资料,让所有嫌疑人都暴露无遗,也使所有疑点全都水落石出。”

    纪临冬看到那屏幕上面渐渐显现出来的东西,若有所思地打了个响指。

    “原来是这样。这份最关键的证据一出来,再加上一个证人,这三起案子就可以一网打尽了。”

    “我恢复了赵大河和钱媛电脑里被删除的浏览线索,然后找到了一个交集点。那就是,他们的QQ里都有这个人——”他点开了那个人的QQ资料,“我经过IP追踪,找到了这个人的信息资料,并且修复了所有被这个人破坏的他们三个人的聊天记录。”

    纪临冬一拍桌子,“卢志强!果然是他!”

    奚冷瞥了他一眼,微微抿了抿唇。

    “卢志强曾经创立过科技公司,规模虽小,但里面涉及的版图和它所占的市场分量却是不容小觑的。他本人,也是在我们黑客论坛中比较有名气的人物,有这个本事,并不奇怪。”

    “他先是找到了钱媛,然后再找上了赵大河。他们三个人分别交换了各自想要杀害的对象,抹去了杀人动机,又互帮互助,倒是给我们破案添了不少的麻烦。”

    纪临冬听毕,转身打开门,往科技部喊了一声。

    “易唐,过来!”

    最终,刑侦大队出动了三支小分队,共同抓捕犯罪嫌疑人钱媛、卢志强二人,并且全数抓获。

    纪临冬将这三个犯罪嫌疑人关在了一起,和奚冷一并审问。

    最左边坐着的是底气明显没有之前那么足的赵大河,中间坐着一脸冷漠的钱媛,对着奚冷坐的,是脸上带着微笑的卢志强。

    易唐坐在一边,整理着所有被纪临冬和奚冷找出来的证据和案发现场的资料。

    这起案件总算告破,老查一直等在审讯室外面,打算等结案报告一出来,就联系媒体开一个记者招待会,宣布一下警方破案的进度和结果。

    奚冷拿着手中的笔,不时地在纸上写些什么,视线时而与卢志强的相撞。

    良久,由卢志强打破了整个审讯室的沉默。

    他转过头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的钱媛和赵大河,轻轻一笑,对着奚冷说:“警官,我要自首。”

    “现在是你自首的时候,你很识趣么,”纪临冬笑了笑,意所同指地看向另外两个人,“既然是团伙作案,那就交代一下你们作案的过程吧。”

    赵大河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卢志强不动声色地截住了话头。

    “警官,我不懂你的意思,”卢志强的微笑带着压迫性的风度,“我确实要自首,但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他们两个是被我胁迫才去杀人的,并非自己主观跟我合作。我在报纸上看到了那两个人的相关信息,我才找上了钱经理和老赵。”

    纪临冬瞥了奚冷一眼,然后凉凉地打断:“假如赵大河是受你胁迫的,那他为什么要连续多次踩点,并把尸体肢解得这么细碎,还特地抛尸在於兮家?”

    “这是我指使他的,”卢志强依旧咬死自己的话,“包括他去踩点、他肢解尸体,他抛尸的地点,也包括他对你口中的於小姐的所有不当行为。”

    奚冷垂眸,把自己手中的笔放下后,抬起头与卢志强对视。

    “你希望他能减刑?也许你没想到,他最终不会去监狱,而是要去精神病院。”

    卢志强的笑容蓦地敛去。

    “看来你不知道,”纪临冬的手指敲了敲桌子,“几天前,我们刚刚请了心理医生过来,给他做心理测试。你要不要看一看,测试的结果?”

    这时候,钱媛冷哼了一声,“姓纪的,你不用想着法子来刺激他。我也知道,我们三个人肯定逃不过刑法处置,只不过量刑的轻重上有差异罢了。我和卢志强一样,选择自首。”

    易唐听了她的话,啧啧两声,“这就是聪明人。”

    纪临冬皱了皱眉,瞪了他一眼。

    “……你瞪我干什么,我又没说错……”他小声嘀咕着,默默地回到了原来站着的位置继续整理着东西。

    奚冷拿起笔敲了敲桌子。

    “从卢志强开始,交代一下杀人的经过以及动机。”

    此话一出,审讯室传来一阵别样的沉默。

    “怎么?刚才要自首的人,现在都不出声了?又反悔,不打算自首了是吗?”奚冷背靠在椅子上,从左往右扫了面前的三个人一遍。

    最先开口的不是卢志强,而是钱媛。

    “我爱她,可是她不是这样对我的,”她的手紧紧地抓着拷住她手腕的手铐,平时十分温柔有礼貌的眼神里波涛汹涌,上下牙关紧紧咬住,“她是个虚荣的女人,我掏心掏肺地对她,可她却背着我去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奚冷面无表情地做着记录,旁边的纪临冬表情奇怪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也许是因为极少见到现实生活中的同性恋,所以内心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他清了清嗓子,状似不经意地瞥了易唐一眼。

    “你继续说。”

    钱媛冷笑了一声,恶毒的眼神直直地看向纪临冬,“她在我这里骗走了我所有的积蓄,但是一找到那些有钱的女人,就像甩开一块牛皮糖一样把我踢开。这样的女人,跟妓、女有什么区别?所以,我把她的信息和习惯告诉了赵大河,让他帮我去杀掉这个女人。”

    赵大河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怪笑了一声。

    “杀人经过?那女人在一个小巷子里经过时,我绑架了她,然后把她肢解了,丢在了那栋公寓的顶层住的那个女人那里,就这么简单。”

    纪临冬简单地记录了过程,抬头瞥了一眼钱媛,“说说你的杀人过程,你杀的人是杨俏。”

    “那个女人警觉性很高,可不好骗,但是好在,卢志强已经告诉了我她的弱点,”钱媛微微扯了扯嘴角,“所以,我还是把她骗到了仓库里,一刀刺进了她的大动脉,想要速战速决。毕竟,这个女人跟我无冤无仇。”

    “那你为什么还要强、奸杨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