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6-12-31 20:41:22本章字数:3054字

    “马容死后不久,赵大河突然被叫到了警局,听说有一个姓纪的警官很厉害,擅长犯罪心理学,就只差没有找到证据了。所以……”

    纪临冬把她的话接了下去,“所以你想要让警方排除你作案的嫌疑,就这么做了。你很谨慎,甚至想到了在杀害杨俏之后,还让黄勇林陪你去仓库,造成一个‘不在场的证明’。”

    “只是你没想到,於兮会突然进去,你措手不及,怕她打开灯,你就完全暴露了。所以,你只能暂时躲到那个架子后面,背贴在墙上。如果我推理得没错,那时你的背后一定有许多灰,而且你自己没有发现。然后,你趁於兮走在前面时,拿着那把你杀了杨俏的刀还想杀了於兮。”

    “但是你终究低估了整件事情的易变性。你更没有想到的是,时清昼来了。而且他很聪明,事先带着所有工作人员在外面放大脚步声作为给你的提醒,然后才闯进去打开了灯,给了你足够的伪装时间。当然,你也是会冷静思考的一个人,马上躺到了地上装晕。否则,要是你逃避不及,恐怕灯一亮,你手里的那把刀就要架在於兮的脖子上了。”

    “还有,你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连监控都算计好了,让卢志强帮你搞定保安室里的监控录像,甚至知道他抽烟的习惯和出去抽烟可能会产生的时间空隙。这起案件策划得倒是天衣无缝,让你从凶手完全变成了无辜者。”

    他刚说完,易唐就拉了拉他的袖子,把自己手机屏幕上的内容给他看。

    奚冷依旧没什么表情,看向钱媛,把一份认罪书摆在她面前。

    “如果纪临冬的推理没问题,你就摁个手印。”

    钱媛的心态已经被整件事情冲击得十分扭曲,即使纪临冬推理出了她所有的杀人过程,她也只是一脸冷漠地让大拇指沾上了印泥,然后摁在了那份认罪书上。

    纪临冬看完易唐手机上的信息内容,“嗯”了一声,指了指钱媛,“易唐,你把她先带出去。怎么处置她,那是老查的事。”

    易唐比了一个“ok”的手势,就走到了钱媛身边,神情略尴尬。

    “既然你的案子已经交代清楚了,那么就跟我出去吧。”

    钱媛默不作声地从位子上站了起来,然后跟着易唐一步一步地走出审讯室。在审讯室的门即将要关上之前,她回过头去,看了里面的卢志强一眼。

    “啪。”

    门还是关上了。

    奚冷瞥了纪临冬一眼。

    纪临冬摊了摊手,“没事,是时清昼给他发的一条信息,说是他们已经到了警局,想要跟我们面谈一些事情。不过……”他瞥了面前的两个嫌疑犯一眼,“老查还在外面等着,我们得赶紧把这些事情给做完。”

    奚冷微微颔首,然后看向赵大河。

    “钱媛已经供认出,是她要你去杀掉马容的。你曾经有一份口供,上面提到你根本没有去过於兮所在的那栋公寓楼,可是我们有一个证人可以证明,他多次地看见你穿着装修工人的衣服,出现在那栋公寓楼的里里外外。这说明,你在撒谎,你明显去过那栋公寓楼多次踩点。”

    赵大河沉默着,脸上的神情扭曲又狼狈,哼着笑了:“没错,是我干的。那个婊、子,别说是钱媛让我杀了她,我自己也看不惯她那副恶心的嘴脸,”边说着,他神情诡异地靠了过来,直到离奚冷和纪临冬只剩下一张桌子都不到的短短距离,“我告诉你们,你们都是人渣,都是披着光鲜人皮的败类。这里一切的一切,包括这个世界,没有什么能让这些更让我恶心了。你瞧,我每天杀猪,依靠这个生存,这就是这个世界给我的余地和选择……”

    “你们总是打着正义的幌子,但是实际上都是假的,你们归根结底,都不过是一群禽、兽!呸!”

    他往桌子上吐了一口唾沫,眼球因为愤怒而张得不能再张大,额头上略有青筋浮起的痕迹,慢慢地往椅子上坐了回去。

    纪临冬瞥了那滩唾沫一眼,脸上的神情未变,嘴角挂上意味深长的笑容,“既然你在做‘消除人渣’这么伟大的事情,那为什么不和我们分享一下呢?”

    赵大河哼了一声,“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

    奚冷眯了眯眼,倒没有像纪临冬那样迂回曲折,而是直截了当。

    “为什么要在於兮家卫生间的墙壁上用碎尸拼凑成一个‘Hello’?据我所知,你跟於兮完全不认识,但是为什么要这样做?”

    此话一出,赵大河身边的气氛变得莫名的诡异起来。他看着奚冷锐利的眼睛,哈哈大笑。然后,他说——

    “你们都是一样的,她只是人渣中其中的一个。我并没有刻意挑选她,只不过在选择抛尸地点的时候,一抬起头,就看到了那栋公寓楼的最顶层。她实在是太不起眼了……”

    “我做的事情让我感到快乐。我就想让你们这些人渣看一看,自己同伴的尸体是多么的恶心丑陋。我就要从她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人渣开始,渐渐扩大,然后你们都会知道我,害怕我,厌恶我……”

    也许他看起来像个疯子,但是他自己觉得自己实在是伟大不过。这样的一个人,又有什么错呢?

    毕竟他什么都没意识到。

    纪临冬的指尖若有所思地在自己的衣服上摩挲,配合着他最后的几句话,“是啊,听起来是很伟大。既然你觉得这是一件伟大的事情,恐怕也不会拒绝在这些你所造成的成果上摁个手印了?”

    “当然。”

    说完,他有点沾沾自喜地摁了一个手印。易唐等在门外,然后也把他带了出去。

    还有最后一个主犯,卢志强。

    奚冷微微抿唇,双手交叉在桌面上,出口的话中带着猛烈地嘲讽之意:“卢志强,没想到你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人各有命,”他微微一笑,“我只是在做一些我认为对的事情。其实,老赵的话中,也不是什么都是不可取的。”

    纪临冬清咳了几声,打断这两位黑客论坛老前辈之间的交流,“既然你是自首,这里面的过程,交代一下吧。”

    卢志强波澜不惊,缓缓开口、交代事情经过。

    “我伪装成了摩天大楼的开发部经理,到孙钊的家里。这是老赵想要杀的对象,我就按了他的要求,把孙钊骗到了摩天大楼。怎么杀的,你们有法医的验尸报告,我想都是一清二楚的,我也没有必要浪费口舌。”

    “他死后,我把他塞在了总裁办公室前面的那个通风口里。老赵说,他想要看看,当那个摩天大楼的CEO看到自己办公室上面的那具尸体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

    “从一栋平民居住的公寓楼,到市中心的超市,再到黄金繁华地区的摩天大楼,层层往前去,这都是老赵自己具有创新的想法,我觉得没有必要阻止。”

    “事情结束以后,我那件西装脏了。看到旁边有套清洁工换下来的衣服,就穿了上去,然后出去了。在那以后,我好像依稀看见,有个女人在电梯里面……”

    他简略地交代了一遍事情的经过,没有再说其他。

    纪临冬给奚冷使了个眼色,然后把桌上的最后一份认罪书移到他的面前。

    他沉默了两秒钟,摁了个手印在上面。

    正要出去时,他突然低低地说——

    “事情,不会完全结束的。”

    奚冷皱了皱眉,正想询问得更仔细时,卢志强已经打开了审讯室的门,老查的动作止住了他的话头。

    “呼,审完了,那就结案吧。奚冷,纪临冬,今晚你们两个熬个夜,写份结案报告交给我。”

    说完,他就把卢志强带走了,还朝他们摆摆手,示意他们看向另一边在沙发上坐了良久的於兮和时清昼。

    纪临冬瞥了老查和卢志强远去的背影一眼,意有所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该来的总归会来,你又何必急于一时呢?”

    奚冷不耐地瞥了他一眼,“啰嗦,”说完,视线往时清昼所在的方向扫了一扫,唇角微微抿了抿,“我还要整理一些卷宗,先回办公室了。”

    “哎?之前你不是还坚持要审讯时清昼的吗?”纪临冬的话中带着点无情嘲笑的意味,“现在你最想审讯的人就在面前,你怎么反倒落荒而逃了?”

    奚冷皱了皱眉,冷冷地睨了他一眼,转身就走,低沉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来,高傲而清冷。

    “哼!”

    纪临冬:“……”

    眼见奚冷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转过头一看,易唐已经凑在了於兮身边,开始热络地跟人家聊了起来。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右手别了别脖子上的领结,然后大步走向那三个人所在的地方。

    於兮抬头时,正好和纪临冬的目光撞上。

    纪临冬没有撇开视线,反而端正地坐了下来,弹了弹自己西装上的一丝褶皱。

    “案子已经成功告破,奚冷去处理后续内容了。你们两个人来警局,是还有什么要说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