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文江的烦恼

    更新时间:2016-11-23 19:57:57本章字数:2796字

    Y市是长江中下游地区一座临江城市,山清水秀,风光绮丽,市周围遍地都是旅游景点。因环境宜人,地理位置特殊,近几年来,Y市发展迅猛,经历了一场大革新,处处高楼云集,俨然已成了现代化都市。

    市中心耸立的高楼中,有一栋便是Y市文体局大楼。文江是Y市文体局一名中层干部,也是Y市文体系统有名的“笔杆子”、“才子”。说他是才子,一点儿也不为过。他多才多艺,琴棋书画、吹拉弹唱样样在行。平日里说话风趣,作风正派,在单位里人缘极好。

    文江五十多岁的人了,升官已是无望,只等再过个几年,安安稳稳、顺顺当当退了休,就带上夫人满世界旅游,快快活活地过完后半生。不想,平常看似健康开朗的夫人竟在三年前突然检查出癌症晚期。

    三年里,文江带着夫人远离家乡,往返于北上广各大医院,四处求医问药,对夫人悉心照顾,两人均被折腾得身心俱疲。又拖了半年后,在一家医院里,文江遭受丧妻之痛。

    这边丧事还没办完,那边便有人急着为文江张罗起对象来。文江的顶头上司——分管局长的夫人高夫人硬生生地要将自己离异的表妹推给他。

    高夫人的表妹年近五十,比文江小个三、四岁吧,大学教师,离异后有一儿子在国外留学,目前单身独居,自有一套150多平、四室二厅的住房。本来她一个人的日子过得优哉游哉,只是有些寂寞难耐。

    那天早上,文江刚到办公室,就见高夫人拧着小包哼着小曲儿来了。

    此时的文江,面容憔悴,身体消瘦,虽神情刚毅,但早已没有了往日的风釆和灵气。

    “喂!老文,跟你说啊,我表妹身材、长相都很好,性格脾气也好,经济条件也好,人又显得很年轻,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十岁不止呢!各方面条件都和你正相配哟!而且我表妹对你也是相当地满意呢!”高夫人忽略了文江脸上的阴郁和内心的伤痛,兴奋地夸赞自己的表妹,极力地撮合他俩。

    “这个……现在说这事儿还不是时候呢!太早了点儿吧!我即使要再找人结婚,至少也得等个三年以后吧!”文江推辞道。

    “嗬!等三年?莫等得黄花菜都凉哒!什么年代了,你还想守个三年孝啊?你想想看,三年后你多大年纪了?反正你老婆已经走了,回不来了,往后去,年纪越来越大,身边没个人照顾怎么行?你看你现在都瘦成萝卜干儿了!……再说,你女儿在国外,我表妹儿子也在国外,你俩小孩都不在身边,正好凑成一对儿相互照应,也有个说话的人儿啊!”王夫人拉开了话匣子,大有不见文江点头就不罢休的架式。

    “高姐,谢谢您的好意!这事儿,还是过段时间再说吧!那个……刚走,我这就急着找人,说不过去啊!我女儿那关也过不了呢!”文江低着头,红着眼眶,点上了一支烟。

    高夫人缓了口气,说:“我也不是让你马上答应,你先有个准备,或者考虑一下,我过几天再来帮你约约她。”

    文江没有答话,高夫人看了眼文江,悻悻地走了。

    但文江知道这事儿没完。

    一周后,高夫人果然约了她表妹,她们在Y市文体局附近一家大酒店里订了个包房,就打电话通知文江前去相亲。

    分管局长也帮着做工作,文江推辞不脱,心想,也就吃个饭吧,就去了。

    文江到了那里,也不说话,自己故意坐了个离女人偏远的位置。陪局长喝了二两酒,他便自顾自地吃饭,几乎没看那位表妹一眼。吃完饭,又抢着去付帐,付完帐就急急地走了。

    “咳!全然没把我放在眼里呢。”高夫人的表妹失望地说。

    “他这人平常不是这样的,可能老婆刚刚去世,还没有缓过神来吧!你别急,我再劝劝他。”高夫人安慰表妹说。

    “算了,表姐,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他没这个心思,就不说了吧!”

    见表妹不坚持,高夫人才作罢。

    文江没想到自己痛失爱妻后,却成了抢手的香馍馍。高夫人这里只是开了个头,之后各种媒人接踵而至,踏破了门槛。他身不由已地卷进了一次又一次的“被相亲”之中。

    更令文江想不到的是,他曾经的中学班主任付老师也来了。付老师如今已是满头白发,七十多岁的老奶奶了。她退休后在乡下生活,得知文江丧妻的消息后,竟从乡下赶了来,找到了文江的办公室。

    这是文江妻子去世后一个多月的事儿。

    付老师来到文江的办公室里,先是对文江进行了一番安慰,然后对文江说:“文江啊,我是你的老师,是看着你长大的,你这人厚实、可靠。我知道你以前的爱人也很不错,但是她走了,你也该为自己以后的生活作打算了。我今天来,是想给你做个媒。你也知道,我唯一的儿子车祸去世十多年了,儿媳妇一直没有改嫁,就守着我过日子。这么多年了,儿媳妇的为人我最清楚,她善良贤惠,又会持家,是个好女人。她应该比你小两岁吧?……其实这么多年来,也有很多人给她介绍过对象,但是她都看不上,拒绝了。她对你是有印象的,我想,要是我的儿媳妇能和你走到一起,我也就放心了,我会把你当儿子看待的。”

    付老师来给自己的儿媳妇做媒,让文江有点哭笑不得。

    文江想了想,说:“付老师,您的儿媳妇我也知道的,以前见过,是个好女人。只是我爱人刚走,目前真没心思来考虑这个事儿,我想过几年再说吧!你的儿媳妇是个好女人,年纪也不小了,我怕耽搁了她哟!”

    付老师说:“你俩都五十多岁的人了,搭个伴儿过日子很正常呢,用不着等那么多年吧?文江,要不这样,如果你愿意,我让儿媳妇等你一年,咋样?”

    文江急红了脸,说:“这个……至少得等三年以后吧!付老师,您的儿媳妇,我怕是耽误不起哟!”

    付老师左劝右劝,文江一口咬定三年后再谈。付老师无奈,只得说:“那你先考虑考虑吧!你考虑好了,如果有意,随时给我打电话,啊?”

    一石击起千层浪。

    付老师之后,文体系统的同事们几乎抢着给文江介绍对象,邻居、同学、亲戚、朋友等各类熟人也都来凑热闹。大家争先恐后,唯恐晚了一步,文江就名花有主。这些好意和热情却让文江烦不胜烦。这小小的Y市,单身女人就这么多吗?

    文江觉得,身边这些人,都打着关心他、帮他介绍对象的旗号,拉他去相亲,实则是关心女方呢,他们都觉得自己条件好,符合女方的要求,但是从来没有人顾及过他的要求和感受。谁又考虑过他想找个什么样的女人呢?

    老爷爷和如烟的喜事儿很快传遍了他们居住的老干部楼,随即传到了他们单位。老爷爷的单位和Y市文体局工作联系颇多,这喜事儿也就传到了Y市文体局。

    “文哥,你还记得秦老爷子吗?秦老爷子退休十年了,七十岁的老头,找了个四十来岁的女人呢,现在流行老牛吃嫩草了,呵呵!”文江同科室的同事卢雨很八卦地将此事告诉了文江。

    文江满不在乎地“哦”了一声。

    卢雨又接着说:“文哥,您现在也单身贵族了,可以找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呢,也来个老牛啃嫩草呗!”

    文江横了一眼卢雨,卢雨赶紧闭上了嘴。

    自从妻子病世后,文江的话就明显少了许多,以前幽默风趣的劲儿也跟着妻子去了。跟自己恩爱了三十年的人儿,就这样走了,这悲恸怎能那么容易释怀?文江心里的悲伤,别人哪能体会得到?

    文江疲于应对身边的各类媒人,只想找个机会出去透透气。

    周末的时候,他联系了文体局下属一家旅游公司,想去邻省一个著名景点散散心。那家旅游公司有位业务经理姓方,是位二十七、八岁的漂亮姑娘,平日里跟文江很熟识,听说文江要去A景点散心,便自告奋勇地要陪文江同去。

    文江竟鬼使神差地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