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文江的觉悟

    更新时间:2016-11-24 22:36:47本章字数:2132字

    这趟旅行,文江没想自驾,就和方经理一起坐上了旅游公司的大巴。

    刚刚落坐,文江便看见秦老爷子携着他四十多岁的新婚夫人上来了。秦老爷子也一眼认出了文江,就热情地跟文江打招呼,向文江介绍他的新夫人。

    秦老爷子满脸新郎官的兴奋劲儿,甜蜜幸福的神情跟文江脸上暗藏的悲凉形成强烈的反差。

    “哈哈!我原来的夫人病逝十多年了,现在终于找到了新夫人,就想带她到处看看,两个人快快活活地过日子呢!”秦老爷子炫耀着自己的幸福,话儿是对文江说的,却是说给整车人听的。

    文江与他寒暄了几句,就开始闭目养神。

    老爷子却当众夸起了文江,说文江年轻时是文体系统有名的青年才俊,文笔好,唱歌好听,二胡拉得好,招人喜爱,他都知道,那时候好几个姑娘喜欢过文江。他显然不知道文江妻子去世的消息,竟问道:“文科长,您夫人没陪你一起出来玩么?”

    文江没有睁开眼,喃喃地说了句:“她……过世了。”

    “啊?过世了?对不起,对不起!”秦老爷子赶紧道歉,又看了看坐在文江旁边的方经理,似乎明白了什么,说:“哦,哦,男人身边总得有个女人才行的,再找一个呢。”

    文江没有答话。

    秦老爷子却在亢奋中沉默不下来,就与车上其他人谈笑起来,讲述他带着新夫人已经去过哪些景点,打算再去哪些景点。

    而他那位新夫人却显得较内敛,只是偶尔附合着笑笑。

    车上不时有人接过秦老爷子的话头,评价一下某景点的景色。

    突然有人调侃秦老爷子说:“老爷子,您找了个这么年轻的女人,吃得消么?”

    秦老爷子愣了一下,随即笑道:“这个……没问题没问题,吃得消吃得消,我身体好得很,经常锻炼呢!”

    车上气氛活跃起来。没人注意到文江脸上闪过的那一丝厌烦,他依然保持沉默。

    只有坐在文江旁边的方经理时常有意无意地触碰到他的胳膊或大腿,遇车转弯或颠簸时,有几次差点整个儿扑到他的怀里,让他有些心烦意乱。

    旅游车到达A景点时,天色已晚。方经理帮大家安排好了住宿,吃过晚餐,就和文江一起回房间。两人房间相邻。

    文江刚刚洗漱完毕,就收到方经理发来的短信:文哥,我想跟您说件事儿,您能不能过来一下?

    文江回道:啥事儿?明天再说吧!

    方经理又说:明天就太迟了,要今天说。

    文江就回道:那你过来吧。

    方经理很快就来了,看起来也刚刚洗漱完毕,头发上带着点儿湿润,浑身散发出一种好闻的香水味。

    方经理一进来,就赶紧关上了门,又走过去将窗帘拉严实了。

    文江站在一旁望着她,表情木讷地问:“啥事儿?”

    方经理不答话,却退去外套,身上就只剩一条半透明的睡裙。酥胸、大腿、小腹隐约可见。

    “小方,你干什么?”文江惊呼。

    方经理一把扑进文江怀里,双手用力抱紧文江的腰,仰起头,盯着文江的双眼问道:“文哥,你喜欢我不?”

    “小方,你……我……”文江慌了,试图推开她,她反而越抱越紧。

    “文哥,我喜欢您!我很早就喜欢您了!您夫人不在了,让我来陪陪您吧!”方经理说着,就动手去解文江的衣扣。

    文江喘息加重,有点晕晕忽忽的感觉,但也许是长期的抑欲让他的身体有了惯性,生理反应并不那么强烈,因此理智始终占在上风。

    他费力地拉开方经理的手,喘了口气,说:“小方,对不起,我们不能这样,你太年轻了,你还是个小姑娘呢。”

    方经理有些憋气,显然受到了打击,说:“我不是小姑娘了,我已经结婚了。”

    文江挪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去,说:“那就更不能了。”

    方经理赌气地问:“文哥,如果我离婚了,你愿不愿意娶我,跟我一起生活?”

    文江愣了愣说:“那不行,我不会娶你!”

    “为什么?”

    “你太年轻了,比我女儿还小呢!我们都不是同一个世纪的人,在一起生活很难长久的。”

    “文哥,今天你也看到了,那个秦老头娶了个那么年轻的妻子,两人年纪相差那么大,不也过得很好么?”

    “那不一样。”

    “有啥不一样?”

    “等你到了那个年纪,你就会明白了。听我话,回房去,啊?”文江帮方经理披上了外套,好说歹说,方经理就是不走。

    文江无奈,说“小方,我现在真没那心思,你要是不走,我只能另外开一个房间了。”

    方经理气咻咻地说:“早听说文科长是咱文体系统有名的风流才子,我看您就是不解风情!”说完扯了扯外套,扭头走了。

    方经理离开后,文江却心思汹涌:自己多久没有接触过女人了?从妻子生病至今,接近四年了吧!真恨不得好好发泄一通了!但自己一个大男人,面对一个如花似玉的妙龄姑娘的挑逗,竟能如此坐怀不乱,身体几乎没有反应,怎么回事呢?难不成出了问题?

    这份担忧几乎变成了一种恐惧,笼罩在文江心头。他想起某天,几个铁哥们在一起闲聊时,说起的一句话“宝刀不老,用进废退”。意思是男人那玩意儿越用越厉害,长期不用就会废掉。再厉害的宝刀,长期不用不也就成为废铁一块了吗?或许自己真该找个女人了?妻子生病这几年来,自己陪她四处就医,日夜守护,对她问心无愧。现如今她走了,自己应该也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吧?妻子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抢着上门说媒,这说明什么?说明大家都希望自己开始新的生活,说明社会是认可的!

    但万一自己真的不行了,怎么办?不!应该不可能吧!是得找个女人了。

    几乎是那一份恐惧逼迫文江说服了自己。从A景点回来后,他决定开始新的生活。

    同事中有几位哥们跟文江说:“文哥,别亏了自己,先找几个女人玩玩再说呗!你看我们局里离了婚的几个,谁不是这样?谁都不缺女人,但是哪个还去结婚呢?”

    既然开始新的生活,就要组建新的家庭,不结婚怎么行?文江自有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