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序章 为什么叫大清帝国北大荒

    更新时间:2016-11-18 23:05:06本章字数:6255字

    大清帝国北大荒,这是一句由来已久的话,这句话之所指,按照有些人的理解,是在揭示当今社会的一种现象,即清华等工科院校毕业生以后大多从政,而北大等文科院校毕业生却远离权力中心,很是落寂,出现了“北大荒”。

    但我所说此话,却并非这种意思。

    大清帝国,便是大清帝国,北大荒,用以借喻那个时代列强欺辱我中华民族,文化飘荡荒芜的悲惨时代。

    我常于恩师口中听及那个时代,虽然我未曾经历,但我可以从他老人家的话语中,联想到那个经过长年动荡后,急于文化复苏的时代。

    他老人家常说:“青云有路终须上啊,宇宙无名誓不休”,

    这是多么大的豪气呢?

    宇宙无名,我誓不罢休啊。这是那个时期,众多大师文豪们先贤们常说的一句话。

    我听着心里想真是好,于是一大群文人游走在那个还不是现在的北大校园中,以那三尺讲台,汇进芸芸众生,要那宇宙都知道北大的名字,知道我中国北大。

    我想这是那一代人独有的风骚,终是我辈仰止的情怀。

    但我写这本书,却并非讲述这个时期的事情,它要在再往前推进——大清光绪十七年,公元1892年。

    1892这一年,是属于大清帝国的最后时期。

    八年后,历史上的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

    英、美、法、德、俄、日、奥、意等八国联合军队以坚船利炮,轰开了中华民族的大门,正式入侵中国。

    而大清帝国当时有多少人呢?

    不多不少4亿5000万人口。

    而八国联军攻打北京又有多少人呢?

    日军8000人、俄军3500人、英军2500人、美军2000人、法军1000人,奥军和意军仅不到百人!在后面拿着国旗虚张声势。

    真是可笑,真是可悲!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啊!

    中国人、一人一泡尿,都能淹死区区八国联军,何况四万万中国人呢?

    可结果呢?却是让人打下了堂堂三朝古都,天子家门。

    听上去好愤怒,可后来,我又不愤怒了,因我不禁想起,这到底并不是汉人皇朝啊,这并不是汉人皇朝统治的时候了,大明已经灭亡了足足五百年了。

    大清帝国所谓的统治者,已经将汉人骨子里的骨气都碾碎成渣渣了,都拿出去喂狗了。

    已经将他们的脊梁骨都打成一万八千节,任大风吹得满中华都是了,中国人到底是抬不起头来了!

    这大清啊,真是一个软弱的王朝啊,终不能撑起我华夏风骨,再现霍去病封狼居胥之功!

    昔年那扬兵域外的风采,也终大清一朝已经消声灭迹。

    这让我不禁回想起那个辉煌的最后一个汉人皇朝。

    当年有这么一个汉人皇帝,为了抵抗蒙古元兵,以天子之躯,守护帝国之门,迁都修典,靖难削藩,开启大明王朝三百余年的辉煌。

    我也还记得,也有那么一个贪图美色的年轻皇帝,以十五万大军南征朝鲜,五万锦衣卫秀刀带马,抗日七年,最后一纸诏书大骂丰臣秀吉实乃跳梁小丑,吓得德川家康闭关锁国二百余载,不敢出海。

    邓子龙抗倭殉国,李如松血战碧蹄馆。

    历史总是留给人心的。

    就连死,也是死得有气节的!

    崇祯吊死煤山,君王死以社稷,天子守以国门,万历三大征,张居正,戚继光,李如松……太多太多了……

    可这也并非我所知道汉人皇朝最悲惨的灭亡结果,而最悲惨的,我留给崖山。

    我总是情不自禁想起,那一日文天祥望着山海东逝长叹而死,那一日陆秀夫负帝投海大呼:“国事至此,陛下当为国死。德祐皇帝(赵显)辱已甚,陛下不可再辱!”

    于是那个男人,藏玉玺于赵昺怀内,背负幼主,命人用白绢将君臣两人相缠,从容投海。

    七日之内,十数万军民,相继投海殉国,便有崖山之后,无中国之说。

    但三百多年后,当崇祯皇帝吊死煤山时,身边却只有一个小小的太监,更别提什么陆秀夫般的忠臣了,那个瘦弱皇帝的雄心壮志终究是没能撑起大明王朝的脊梁啊。

    而后,清兵入关,舍火器,而以蛮夷弓,统御华夏,此后数百年,面对外侮,大多数的汉人精神麻木苟且,他们的脊梁骨,再也没有挺起来,直到甲午海战。

    我时常想,这古中华遗风,究竟会有何等的团结与彪悍,就连相对柔弱的南宋,都有十万军民自发跳海殉国,这样的气节,我中华何时能再次拥有?

    2012年,我去北大,特意去了图书馆,重新查了一下八国联军侵华的经过。

    那大概是光绪皇帝二十七年,在八国联军占领北京后,其野蛮行经居然并不比37年后日军占领南京逊色多少,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文献中记载:法军将中国人追进死胡同,用机枪扫视十分钟,不留一个活口。

    英军将义和团和群众集体用炮轰毙。

    德军遇到中国人,一律格杀勿论。

    联军手段极其残酷,枪杀,刺死,绞刑,烧死,棍击,勒死,奸杀,无所不用其极,制造了一场中外杀人怪招于一地的大惨案。

    北京街头到处都是砍下的人头,一些房屋里悬有首级和被肢解的尸体。

    日军杀人故意朝非致命处射击取乐,试验子弹。有个姓“青木”的日本军官,曾割下数十名宫女的乳房熬成粥吃。

    砍下宫女的乳房熬成粥吃!

    这名日本的军官,果然如其祖性,灭绝人性,禽兽不如。

    更有记载,有一外国士兵闯入颐和园的某房间,看见一名小宫女光着下身在扣什么东西,该洋兵兽性大发,就行强奸,结果顶到一硬物。细审后才知道在他之前抢劫的联军士兵把许多金佛之类的东西抢光后,由于当时金银财宝实在太多了,也就不珍惜,就把一个小金佛插入那个宫女体内取乐。于是这个洋兵就用刀将该宫女剖腹取出小金佛带走。 

    另一个联军头目,则抢得一个衣着极其华贵的妇女,从她的衣着看应该是贵族家庭里的,从落入那个头目手中被强奸后,这个女子一句话也没有说,也不反抗,就和木头人一样,几天之后被杀死,联军头目脱下她的小鞋子作为纪念品带回国。

    德军、日军、法军和俄军组成的联军讨伐队最为凶残,在北京郊区血洗无数村镇,将男子一律虐杀,妇女先辱后杀,手段及其残忍。

    无辜的老人被洋兵当作刺杀活靶,被开膛的儿童的尸体随处可见,老弱妇孺甚至被投入水井和河中。英法军队也毫不手软,甚至在光天化日之下发泄兽性。

    直隶总督裕禄的七个女儿都被联军抓到天坛轮奸后,又沦为官妓。

    同治帝的岳父崇绮的妻、妾、女、媳也遭此厄运,老少十人被几十名联军官兵公开奸污后,被迫自尽。安徽巡抚福润的90岁老母被强盗剥光侮辱,用皮鞭折磨死。

    德国兵在大街上轮奸女性,并将受害者抛入火中。

    英国兵将一民女捆绑发泄后,又将其凌迟处死。

    洋兵侮辱女性手段发指,甚至砍掉女性的小脚和乳房,用刺刀扎私处取乐。法军甚至将女人皮公开示众,无耻兽行超出常人想象。

    据记载:“城破之日,洋人杀人无数。”“但闻枪炮轰击声,妇幼呼救声,街上尸体枕籍。

    ”英国人记载:“北京成了真正的坟场,到处都是死人,无人掩埋他们,任凭野狗去啃食躺着的尸体。

    这些东西,是学校历史书上不曾记载的,”可以说,1900年的北京,比1937年的南京还要恐怖。

    所以,回头看一看毛主席在建国之时,站在天安门上喊出那句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中华人民站起来了。”果真有一种深刻的感受,我们真的不用再受外国人的侮辱了,中国人从此以后会自强不息。

    而就在1900年之前,风雨飘摇的晚清帝国,却有四个汉家名臣,试图着用他们的脊梁,撑起中华民族的天,这四个人就是晚清中兴四大名臣: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张之洞。

    而最让我感慨的,也是颇议最多的李鸿章,李渐甫。

    这个汉家名臣,这个行将朽木的老头,这个佝偻身躯,却挺直他钢铁脊梁的老人,死前仍然试图维持这个帝国的命运。

    我想啊,这个人跟曹操有一样的情怀。

    东汉灭亡那一年,是公元220年。

    而曹操死的那一年,正是公元220年,历史上记载,曹操一死,曹丕便逼宫称帝。

    我们试图想一下,如果曹操是公元225年死去,那么历史定将被改写:东汉灭亡于公元前225年。

    毋庸置疑,曹操多活一天,东汉便得以苟延残喘一天。

    而李鸿章于曹孟德,于大清帝国,也是一样。

    李鸿章多活一天,大清帝国便得以于列强包围之中,多苟延残喘一天。

    真是一个倔强的老头啊,真是一个让人心疼的老家伙啊!

    李鸿章的人生中,最大的遗恨可以说是“国运之战”甲午海战。

    这国运,不仅仅是大清帝国的国运,更是中华民族的国运,日本的国运。

    中华民族VS日本民族。

    甲午海战之前,作为西洋枪炮的终生崇拜者,李鸿章一直致力于中国军事力量的振兴,为北洋海军建设耗尽了后半生。

    从1875年到1888年北洋海军正式成军的十几年中,中国在数千公里的海防线上装备了25艘舰艇,其中从国外定购的有14艘,包括两艘巨型铁甲舰和7艘装甲巡洋舰,而“定远”、“镇远”两艘铁甲战舰,为东方第一巨舰。

    但这支海军命运多舛,先是撞上千年罕见的“丁戌奇荒”,然后又遇上慈禧太后的“万寿庆典”,使这支舰队的有限经费多次被挪用。

    据姜鸣先生在《龙旗飘扬的舰队》一书中考证:慈禧的颐和园工程共挪用海军经费750万两,等于吞掉半支海军舰队。由此可以看出,慈禧真是一个败家败国的老娘们啊,我们祖宗真是明智,后宫不得干政!

    而甲午战争之初,在全国上下一片主战声中,李鸿章处境甚为孤独。

    陈寅恪的弟子石泉先生在他的《甲午战争前后之晚清格局》中认为:当时对中日军事实力悬殊,以及对自身军备的弱点,其他官员都不如李鸿章心中有数,北洋海军的军力仅够自保,完全不足以应付境外开战。

    而以清流党人为代表的士大夫集团,对李鸿章的隐忍妥协,不肯增兵备战,惟事寻求外援的做法,已经不能忍耐。

    这场战争几乎还没开打就注定了败局。

    所以历史书中,多说李鸿章多次与外国列强作战的方针是“避战保船”,说他是卖国贼,是汉奸,但又有谁读懂了李鸿章的心思呢?

    当年 “清流”翁同龢跟李鸿章是多年的冤家对头,在海军的经费问题上对李多有牵制,最要命的一次是1891年,翁作为户部尚书(相当于现在财政部长),居然让清廷停发海军两年的购船经费。所以李鸿章在战争爆发时怒对翁同龢:“你还有什么话说?”

    国内“主战”、“主和”两股政治势力相持不下,影响到作战的指挥与策略。

    开战以后,丁汝昌奉李鸿章之命,因海军快船不敌日本,不可轻试,故颇慎重,惟“游弋渤海内外,作猛虎在山之势”,以防护北洋海口,牵制日本海军行动而已。国内主战派则认为他拥舰自保,“偷生纵敌”,向清廷嚷嚷要临阵换帅,惩办丁汝昌。

    类似例子在甲午战争中俯拾皆是,可以说,中国人一边在与日本开战,一边自己在窝里掐架。

    内有如此败家之慈禧太后,又有如此勾心斗角,不识国体的翁同龢,外有列强环伺,试问,李鸿章怎么能不败?怎么可以不败?

    甲午海战,邓世昌殉国,我们可以看得出,我北洋水师,绝无贪生怕死之军士。

    可他的老师曾国藩注定挽救不了大清帝国的命运,挽救不了中华民族的命运,他的弟子,李鸿章,也一样挽救不来。

    甲午战败,李鸿章经营多年的北洋海军全军覆没,代表国耻的《马关条约》一签,“卖国贼”这顶帽子就死死地扣在了他的头上。事后李鸿章对人说,他一生事业,至此扫地无余。李常常自叹:“吾被举国所掣肘,有志焉而未逮也。”

    马关谈判期间,李鸿章遭日本浪人行刺,弹中左颊,血流不止,这次颜面尽失的马关之行深深刺激了他,他发誓“终身不履日地”。两年后他出使欧洲回来,在日本换船时,怎么也不肯乘上摆渡的日本小船。最后人们只好在两条大船之间架起一块跳板,扶他过去。

    两年之后,李鸿章的忠实幕僚吴汝纶赴日本考察教育,当他来到签订《马关条约》的春帆楼上,当他看到当年李鸿章谈判时坐的椅子竟然比日本人的矮了一大截时,不由悲从中来。

    同行的日本人请他留下墨宝,吴汝纶只写了4个字:“伤心之地”。

    那是2012年,我去首都博物馆,当时有这幅《马关条约》的油画,当时很多人围在画前,当我跳脚看着人群之内的这幅画时,我只感觉心一下子安静了。

    日本首相伊藤博文以及一众日本大臣,趾高气扬的看着面前这个面容枯槁的大清重臣,一个行将朽木的老头,看着这个有着钢铁脊梁的老头,坐在身前那矮小的椅子上对他们屈服时,嘴角露出会心的笑容。

    而那个老头,那个倔强的老头啊,就这么举起手,摸着与肩膀其高的桌子,进行谈判。看着日本众人居高临下,不可一世,李鸿章心中是什么滋味,恨不得上天借他五十万神兵,一扫这日本弹丸小地,以示我华夏雄威。

    可惜,没有假设。

    而文人大多都是高傲的,更何况是他李鸿章?

    这个世界可以折辱他的尊严一千万次啊,但不可能打断这个老头的脊梁骨哪怕一次啊!!!

    可是李鸿章还是忍下屈辱了。

    所以他去英国,英国首相卑麦斯敬重他,他去荷兰,荷兰女王亲自迎接他。他李鸿章可以坐在欧洲诸多王子与贵族的首位,只因为他是李鸿章!

    无关乎权位与其他。

    1901年,夜里,李鸿章在病榻上上奏朝廷:

    臣等伏查近数十年内,每有一次构衅,必多一次吃亏。上年事变之来尤为仓促,创深痛巨,薄海惊心。今议和已成,大局稍定,仍希朝廷坚持定见,外修和好,内图富强,或可渐有转机。

    我很难想象就要离世的李鸿章在写下“必多一次吃亏”这几个字时会是什么心情,这个老人不是不希望跟外国人打一架,可是我们真的打不过他们,真的打不过他们啊!

    所以我们只能跟他们签订不平等条约,学习他们的技术,发展我们自己的科技,等我终有一天超过他们,什么仇,什么恨,再报不迟!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啊!

    这是他留给慈禧那个败家老娘们的话,他毕生致力的“外修和好,内图富强”的愿望此时说出来实在是一种前途渺茫下的伤心无奈。

    1901年11月7日,这位大清重臣已处在油尽灯枯之际,他“久经患难,今当垂暮,复遭此变,忧郁成疾,已乖常度”。

    站在他床头逼迫他签字的俄国公使走了之后,身边的仆人大哭啊:“还有话要对中堂说,不能就这么走了!”

    李鸿章的眼睛又睁开了,身边的人对他说:“俄国人说了,中堂走了以后,绝不与中国为难!还有,两宫不久就能抵京了!”

    李鸿章听闻之后,两目炯炯不瞑,张着口似乎想说什么。

    身边的仆人又大哭出来:“中堂,未了之事,我辈可了,请公放心走吧!”

    李鸿章闻言,张了张嘴,“目乃瞑”,带着无尽的遗憾,这个倔强的老头离开了人世,享年78岁。

    消息传来,慈禧的眼泪当场就流了下来,感叹说:“大局未定,倘有不测,再也没有人分担了。”

    为什么那么多史学爱好者,追捧李鸿章,为什么那么多人骂他李鸿章。

    梁启超说过,吾敬李鸿章之才,吾惜李鸿章之识,吾悲李鸿章之遇。五洲万国人士,几于见有李鸿章,而不见有中国。

    九州生气恃风雷 万马齐喑究可哀 

    我劝天公重抖擞 不拘一格降人才 

    如果大清帝国那些所谓的八旗子弟,能多学学汉人骨子里的气节,而不是所谓的斗鸟,遛狗,吃喝嫖赌抽,也许大清帝国的灭亡,可以在延续百年,只是可惜,没有如果。

    我在北大,常听程郁缀教授的课,程教授有两首诗,是对于每一个大学生来说,今后必不可少的格言。

    土乃华夏热,月是故乡明。

    人生万里路,一颗中国心。

    无论何时何地,请记住,祖宗英灵埋葬在这片大地,此乃吾乡,便是心安处。

    另一首是勿论你今后在何方,何地,何时,你人生之中必不可少的,为之奋斗的信念格言。

    人生要有提前量,做事不可马拉松。

    人生不可半途废,登山要上最高峰。

    人生不必太聪明,遇事要能吃得亏。

    人生不是单行道,生命之河不倒流。

    人生自古不平坦,坎坷胜过太行山。

    人生难得真性情,相逢一诺重千金。

    诗虽简单,但做到的却很难,等你真正有一天做到了,回头看一看自己,你绝对不会是一个平凡的小人物。

    以此二首,与诸君共勉。

    而接下来,我所要写的这个小说,包括故事,更多是对命运的抗争,是在那个乱世之中,我试图以一个虚拟的人物,去无限接近那个李鸿章。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腹中贮书一万卷,不肯低头在草莽。

    谁这辈子又甘心只是一个无名小卒呢?

    男人这辈子,三十而立之前,总要狂一狂。我想化身与历史洪流之中的一个人物,去跟着那个老头,看看这乱世奔流,看看用这钢铁脊梁,如何去撑着中华民族的天空。

    我想看一看,我终究能不能改写甲午海战,是草莽还是英雄,完成对那个时代的不甘,对那个时代的向往。

    我想去亲眼看一看,辉煌的世界第八大奇迹圆明园,去领悟京师大学堂的风骚,去百舸争流的时代,去坐在日本首相伊藤博文给李鸿章专设的那一把矮小椅子上,感受那份刻骨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