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囡囡不哭

    更新时间:2016-11-20 02:19:22本章字数:7930字

    《囡囡不哭》

    囡囡从民政局出来,李进说还是去吃个饭吧。那神态是如此的亲切和阳光,一如当年囡囡第一次在篮球场边见到他时的模样。这情形不真实得让囡囡甚至都怀疑自己产生了错觉。

    “算了”。

    囡囡拒绝了,囡囡觉得受不了那种矫情。刚才把离婚证各自揣进包里,马上又要若无其事地装作温情脉脉地互相关怀、彼此再说上两句言不由衷的话,有什么意义?

    囡囡转过身大步往车那边走去,好容易走到车旁,却怎样也拉不开门。

    这时候囡囡才感到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出门的时候囡囡告诫过自己,千万不要在李进面前哭出来。囡囡做到了,全程都表现得那么平静。看得出李进很讶异,李进肯定没想到自己会那么若无其事。

    这就对了,要的就是这效果。

    可快走到车旁的时候,囡囡脚步开始有点踉跄了,扶着车才稳住了身体。可车门又像是有千斤重,囡囡几乎用了平生力气才终于把它拉开了,然后整个人就一下瘫爬在后座上。

    很奇怪,囡囡不想哭,囡囡现在只想有个人在自己面前就好,不管是谁。

    老男人这时候闪现在囡囡的脑子里。

    囡囡有点恨自己怎么会在这时候竟第一个想到他,更讨厌自己还拨通了他的电话。

    “你在哪?怎么啦?”老男人的语调淡定而缓慢,不可否认,这时候听到这样的声音让囡囡镇定了好多。

    “民政局!”说出这三个字,囡囡又突然想哭了。

    “哦,没事吧?别哭了,都过去了……,我马上就到。”老男人立刻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囡囡不喜欢这个老男人,可好奇怪,这时候听到他的声音却真的觉得好受多了。

    ……

    老男人很快就过来了,还从驾驶位下来,殷勤地给囡囡打开后座的门。

    老男人和囡囡认识好多年了,本来只是囡囡的客户,时间长了成了朋友。应该算是囡囡比较信赖的人。囡囡有什么事挺爱找老男人出主意的,老男人也确实给出过很多行之有效的建议。

    可有一次和老男人闲聊,不知怎么聊起来老男人和他的老婆来了,老男人却对囡囡说他现在已经不跟老婆做爱了。

    这让囡囡很恶心,也突然产生了警觉。

    “跟我讲这些干什么?”,囡囡心里嘀咕道。

    从此囡囡有意无意地疏远了老男人,其实疏远也谈不上,因为囡囡觉得自己好像从来就没有跟老男人亲近过,自己跟他的关系与普通朋友也没有什么不同,非要较真,那顶多是再好一丁点,可最多也就一丁点。

    “想吃嫩草,找错人了”囡囡心里掠过一丝轻蔑。

    ……

    老男人驾车离开市区,将囡囡带到了一个很幽静的半山腰,这里空气清新,又没有什么人。这个时候来这个地方真的很适合。

    “办了就办了,过去了。时间会治愈一切的。不信回头想想自己的过去,是不是都是在不断克服各种烦恼中过来的?是不是这个烦恼完了,很快又会被下一个烦恼找到?那既然是这样,注定人生就是会有许多烦恼的,那又何必为现在的某个烦恼而哭呢?”

    老男人的这番话说得好。囡囡听进去了,可囡囡还是哭出来了。

    “我跟他从大学就好的,可竟然是这样的结果,当初我爸就坚决反对……也怪自己……”

    眼泪终于吧嗒吧嗒地从囡囡的脸颊上滚落下来。囡囡有点哽咽。

    老男人默然递过纸巾,囡囡擦干泪水。瞥见老男人在深情地望着自己。

    看到老男人一副心疼的样子。囡囡突然不想哭了。

    “拜托!我只不过想找个人发泄一下,顶多借个肩膀哭一下而已,又不是想发布什么消息,不要想多了!”囡囡感觉自己一下子又好清醒。

    老男人正还要张嘴说点什么。

    “我们下去吧!”囡囡说,囡囡觉得情绪仿佛已经释放完毕,可以走了。

    看得出老男人有些错愕。

    “没事吧?你确定ok?”老男人分明意犹未尽,但还是做出很关切的样子。

    “ok了,你说得对,总会过去的”。囡囡淡然地说。

    老男人将囡囡送回了家,一路上都是说一些财产分配的问题之类的话题。老男人毕竟多活几年,见过的世面当然是要多一点,他说的怎么避免在离婚财产操作中吃亏的招数听起来都很有效。

    到了囡囡家楼下,天已经擦黑了。囡囡给了老男人一个很克制的笑意就头也不回的关上车门走了,老男人探出头冲着囡囡问:

    “要不要我送你上去?”

    “不用,楼道很亮”,囡囡平淡地说。

    “那我在这里等你进门再走”。

    囡囡懒得搭话,兀自进楼去了。

    囡囡关防盗门时听见了汽车发动的声音。

    囡囡对这种不动声色的体贴有些厌恶,这种把戏都是不怀好意的开始。

    进了门,囡囡立刻到梳妆台前去卸妆。妆果然早就已经哭花了。

    囡囡是精心拾掇了一番才出门的,离婚也得漂漂亮亮。看见李进反而胡子拉喳时,囡囡眯了下眼睑,掩住暗自得意的眼神。

    李进看见囡囡这样装束,那种讶异不可掩饰地写在了脸上。这就好!囡囡心想。

    ……

    摁下开关,镜前灯又没亮,莫名的火又在囡囡心里燃烧起来。

    这灯囡囡曾经让李进修了好几次,李进说不会修。囡囡简直失望极了。囡囡本以为这些事对一个男人来说根本就是该像识字、走路那样是不在话下的问题。

    其实那只是对囡囡的爸爸不在话下而已。

    在囡囡的记忆里,爸爸就是个无所不能的人,家里的什么器物都拾掇得妥妥当当,以至于让囡囡以为什么东西都是可以修好的——小时候囡囡就曾经把摔碎了的杯子拿去让爸爸修。这事囡囡都好大了爸爸还不无得意地笑着提起。

    “办好了?”,妈妈看着脸朝下趴在床上的囡囡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囡囡的声音被枕头堵着,听起来很闷。

    “唉,其实也没什么,有谁没谁还不是照样过,你看你爸不在了,我还不是没死,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妈妈试着劝慰,不过她也真会举例。

    “好啦!妈,让我一个人呆会!”囡囡不想再听絮叨。

    囡囡真想说:今天这结果你也有份!当时还不是你一个劲夸李进。

    囡囡的妈妈很喜欢李进。当初囡囡和李进谈恋爱的时候,李进把囡囡和这家里的另一个女人都侍奉得服服帖帖,当然这是李进的强项。

    只有爸爸对李进不怎么看好。爸爸说李进心思太重,不能担责,特别是对钱貌似不看重,其实很看重。

    这个观点显然没有得到家里两个女人的支持。囡囡和妈妈都举了若干实例证明爸爸是错的。

    最后两个女人还一致得出结论:老爸是眼见家里进来一个男人,害怕动摇了自己的王权,因而本能地排他。囡囡甚至还在某本心理学书上找到了几乎一模一样的案例。

    尽管李进也竭力讨好家里的另一个男人。可看得出老爸只是碍于囡囡和自己的耳根子清净才对李进搭理一下。但就是对李进亲切不起来,虽说还不至于不说话,但那跟在外面应酬说话的款式大概也没什么两样。

    可囡囡就是喜欢李进,囡囡从小就是这样,自己想做的事情,就是要去做,谁也拦不住的。哪怕暂时得不到满足,囡囡变着法儿而终究都要得偿所愿的。所以老爸一直反对囡囡和李进结婚自然根本就是徒劳。

    囡囡就是要和李进结婚,这个谁也阻止不了。领证那天,本来囡囡是不想告诉任何人的,在囡囡看来,自己要嫁给谁这完全是自己的事,如果还要向谁申请,那顶真是一项荒谬到不行的事。

    可最终囡囡还是给爸爸打了电话,可没想到老爸反应会那么大,老爸十分严肃地阻止囡囡,甚至连“你会后悔的”这样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

    囡囡当然是生气了,囡囡说:“爸,我只不过是通知你,并不是来征求你同意的!”。

    那头顿时缄默了。

    囡囡没好气的把手机扔回包里,然后一把拽过李进,美滋滋地去领证去了。

    再一次地任性肯定惹毛了老爸。懒得回家冷战,囡囡和李进索性在外面找了间房子住了下来。

    “不住不知道,一住真美妙”——原来两个人的世界是那样的享受,特别是从此再也不用躲躲藏藏地亲热了,尽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那叫一个爽。

    其实囡囡了解老爸,所以才会做出这么强硬的姿态。因为在从小跟爸爸的“斗争”中,最终取得胜利的总会是囡囡。果不其然,没过多久,爸爸就主动打电话让囡囡回家吃饭了。而且说的是“你跟李进一块回家吃饭吧!”。“你跟李进……”,自从囡囡和李进在一起以来,这样的主语从老爸嘴里说出来还真是开天辟地头一次。

    一大桌子菜,这样隆重,肯定是有什么事要宣布。

    果然,在大家吃得差不多的时候,老爸给李进和自己斟了满满一杯酒,老爸对李进郑重地说:“不管过去怎样,反正我还是尊重囡囡的选择,囡囡我就交给你了,她从小任性,不懂事,你要宽待她一点……新房你们自己选,钱我出……。”言毕老爸仰头将酒一饮而尽,也许是喝得太急,酒又冲,囡囡看见老爸的眼中都激出了些泪光。另外一件事却让全家震惊,原来老爸几个月前竟然查出了胰腺癌……。

    ……

    很快囡囡和李进就把婚礼提前操办了。在那一段让人压抑得要死的时日里,囡囡都快有点近乎迷信了,囡囡甚至相信大办的婚礼能“冲冲喜”,指不定爸爸的病就能因此奇迹般地好起来。

    这当然不大可能。

    老爸故去的时候囡囡伤心惨了,因为囡囡知道这世上最宠自己的人再也回不来了。

    而更让囡囡伤心的是不久老爸对李进的预判全都应验了。

    李进果然是一个没有什么责任心的男人,不但对钱有一种小市民般的吝啬和算计,还不爱着家。虽然的精力还是和以前在篮球场上一样旺盛,但他更愿意把它倾泻在别的女人的身上。

    原来李进一直跟他们单位一个女的好着,这在李进的单位几乎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毫无例外,最后一个知道这秘密的是囡囡。

    不知道就算了,讨厌的是终究知道了,那谁又能无动于衷?

    只是囡囡觉得自己犯不着去争。更犯不着去找撬走他男人的那个女人居高临下地论个什么输赢。不是怕什么,是囡囡丢不起那个人。

    可囡囡丢不起,别人丢得起。

    那个女人倒主动找上门来了。

    说实话,囡囡的生活经历让里没有出现过这样下流的人。所以当那个女人奚落囡囡胸围只有70a、还掏出手机让囡囡看李进跟她的“肉图”时,囡囡只能哑口无言。囡囡真的对付不了这种货色。

    唯一欣慰的是看着面前站着的竟然是这样一个人,所有曾经的妒忌和假设顿时烟消云散,这让囡囡得到了极大的释然。

    囡囡一言不发地起身走掉。来之前匆忙准备的说辞、表情甚至把咖啡淋在她脸上这样的套路完全没用上。真的用不着!囡囡知道面前的这个对手跟自己练的不是一个项目,如果开始比赛,那只会自取其辱。

    只是离婚让囡囡在经济上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因为李进开出的离婚条件不啻于讹诈,否则就耗。毫无疑问,李进把囡囡吃得透透的,他看得很清楚。没错,这确实是对付囡囡最有效的一招。

    囡囡有些无措,家里的另一个女人绝对不是一个可以商量这些事的人。她只会叹惜、埋怨和批判,甚至还会抱怨起自己的婚姻,搞不好你反而还要回过头去安慰她。而那些虚情假意的闺蜜只会从别人的不幸中找到自己幸福的证据和快感,并不能真正给你半点建议。囡囡从来都是她们妒忌的对象,现在又如何能让自己坍塌给她们看,去承受她们的同情?

    囡囡现在觉得那唯一能说话的人就只有一个了。首先,他不是自己圈子里的人;他也不会快意于自己的苦痛;再者他总是能解决一些问题。所以哪怕跟他说得再深,好像也不会有任何不利于自己的后果。

    囡囡向老男人和盘托出了李进的企图。

    老男人异乎寻常地慷慨。

    老男人说:“钱不是问题,如果离开他能让你开心,而仅仅是给钱就能做到的话,那这钱我来给好啦!”老男人有钱,这么说算不上吹牛。

    好像很有道理,较之于心情,钱很重要吗?况且,耗下去指不定这钱最终还是得给他。既然都是这个结果,那晚了不如早了!省得人受累。

    囡囡最终把钱给了李进。囡囡当然不会要老男人的钱,囡囡本身又不穷,老爸留下的钱也不是一点点。可老男人的话还是让囡囡多少有些感动。虽然囡囡怀疑那不过是临时起意的嘴上跑马,但至少他还能这样说。

    离婚后的一个星期囡囡请了假没去上班。

    老男人每天都发短信给囡囡,内容没说什么爱断情伤,只是让囡囡好好吃饭,注意身体这些。

    囡囡懒得回老男人的短信,虽然这样的短信让囡囡很受用。但囡囡还记得爸爸的话——“不要去开始不知道能不能承担得起后果的事情”。这话在囡囡以往的生活经历中被证明为颠扑不破。所以这话是囡囡极其信奉的几条人生哲理之一。

    而且囡囡觉得自己对老男人的感情虽然要厚上那么一点,但那种感觉完全没有一点是跟男女之情沾边的。

    过了半年,八卦的闺蜜兴高采烈地告诉囡囡,李进也没有跟那个女的结婚,分手了。这让囡囡很开心,当然不是高兴有什么鸳梦重温的机会,囡囡只是庆幸不地道的人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这样的结局让囡囡的心情好多了,囡囡又恢复单身的事又让那些好事婆们找到了新的乐子,不少人陆续开始张罗着帮囡囡介绍男朋友。

    每次相亲囡囡都去,去一次,囡囡好像就觉得离失败的婚姻就会越远一点。当然,离得越远越好,最好让不愉快的记录彻底消失。所以囡囡从来不拒绝任何一次介绍。遗憾的是没有一个对象能坚持处下去。很奇怪,囡囡总是会不自觉地把每一个相亲对象跟老男人比对。自然,这样刻舟求剑的做法只会招致事情泡汤。

    囡囡讨厌自己的这种感觉,为了跟自己心里的这个“妖怪”对抗,囡囡甚至好几次都把这些相亲的事说给老男人听,不仅如此,甚至还会添油加醋地编造自己跟某个上床了。末了还让老男人帮忙分析一下……。囡囡觉得这样更能让老男人知道自己跟他是永恒的井水不犯河水吧?

    而老男人又总是一副毫不介意的样子,每次都耐心倾听,然后还传授攻略,把各种情况分析得头头是道,还叮嘱囡囡要爱惜自己的身体,更不时卖弄两个笑话,总是逗得囡囡开心直笑。

    囡囡的相亲还是在继续失败,跟老男人的联系却频繁多了。

    人交情的深浅是凭知道底细的多少来划分等级的。知道得越多,关系就会越拢。

    囡囡觉得现在自己能够看得很清:老男人毫不介意自己跟谁相亲,跟谁上床。而且也总是很有分寸地关心自己,再也没有提过他跟老婆如何如何,更没有流露出什么婚姻不幸、无人理解、孤独寂寞这些一听就明的话。总之囡囡觉得看不出老男人那边有半点要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的迹象。

    这就让囡囡觉得有点自疚,可能自己把老男人想得太龌龊了,也许人家压根就没想吃自己这根草。 

    可也正是老男人这样的态度,又让囡囡有些许失落。因为本来还以为别人对自己有所企图,结果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这会不会只能说明自己太自恋?事实上自己根本就是一个被人甩掉、是一个根本就不会有男人对之想入非非的女人?就因为这样,所以李进就连那么糟糕的女人也去睡……?

    想到这里,那个嘲笑自己70A的那些本已被不屑一顾的话在囡囡的心里竟然像一个妖孽一样倏然复活起来,那声音还诅咒般的不断在囡囡心底弥散和响起。

    生平第一次,囡囡对自己的定义有了些动摇。

    ……

    而正当囡囡觉得要对老男人端正态度,释放自己温良的一面时,老男人惯有的电话和短信却戛然而止了。不被理睬,这好像更证实了自己不愿接受的论断。

    一个星期过去了,还是没有老男人的音讯。

    囡囡当然不会主动去联系老男人,囡囡没那个习惯。

    但囡囡很想知道为什么老男人会莫名其妙地不跟自己联系……

    可主动给一个压根在自己心里排不上号的老男人去信又实在太违背原则。所以囡囡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忘掉这件事。为了做到这一点,囡囡主动承揽了好多工作。

    可忙碌并没有让囡囡达到解脱的目的,给老男人联系的冲动总是在心里不停地萌动,怎么样抗拒都抗拒不了。

    囡囡又不是一个擅长和自己较劲的女人,于是在和老男人失联一个月后的某天里,囡囡终于忍无可忍地给老男人发了短信。囡囡给自己的理由是:老男人本身就只是朋友,顶多是比普通朋友还要好一点的朋友,那么,给失联的朋友发短信不正常吗?

    但囡囡还是斟酌了好久,尽量让自己发出的语意看起来不带任何感情。

    “你出差了吗?”囡囡觉得自己发出的是一个绝对中性的非常安全妥当的语句。

    没想到老男人却回复:“想我了吗?”

    收到这条短信的那一刻囡囡觉得好挫败,实在没想到温顺的老男人竟然会有这样咄咄逼人的一面。

    囡囡立刻不甘示弱地回复:“你也想我了吧?”

    “是的”,没想到老男人竟回答得这样干脆。

    “晚上一起吃饭吧!我知道一家不错的馆子。”老男人接着说。

    囡囡去了,囡囡没有找到说服自己不去的理由。为此囡囡中午还回家换了条很短的裙子,囡囡的腿很长很直,再踏上一对细跟的高跟鞋,perfect!。

    这点很显然老男人也注意到了,从他异样的眼神里囡囡能感觉得到。

    饭吃得有点心不在焉,精力都用在酒店的床上了。看起来老男人也许真的是很久没做爱了,不然不会表现得那样火力十足。不仅如此,老男人还很周到。囡囡很快就high了。

    其实来之前囡囡隐隐就觉得也许会有这样的事发生。所以囡囡还曾简略地评估过如果和老男人上床的后果。囡囡不确定这个结果是必然的,囡囡不认为自己喜欢老男人,也许囡囡是好奇老男人为什么总会关切自己而又对自己无动于衷?难道自己真的是对男人——甚至是像老男人那样的男人都毫无吸引可言吗?

    ……

    睡就睡了,之后两人之间的感觉好像也没发生什么变化。老男人还是继续联系囡囡,嘘寒问暖、幽默调侃。也会不时开房,但事后彼此还是象过去一样相处,仿佛谁也没有觉得这种关系不可缺少,谁也没有觉得要为这种关系承担什么。

    这种相处让囡囡觉得很享受,很轻松。

    囡囡依旧不断地去相亲、只是不再把相亲的事情说给老男人听了。

    ……

    这样过了快两年,一切都没什么不妥。不变的是囡囡的相亲一如既往的失败;变化的是做爱的时候囡囡不再毅然决然地坚持让老男人在最后关头带上套子了。因为囡囡看到老男人那时候的表情,觉得怪可怜的。虽然老男人一直都很自觉。但无拘无束几次之后囡囡发现原来看到老男人满足的样子自己也会很满足,所以就更不执行纪律了。还有一个原因,囡囡从来没有怀过孕,而囡囡对怀孕又有着巨大的好奇心,囡囡很想尝试一下怀孕到底是什么滋味?囡囡觉得是女人都会想知道,因此自己想也没什么不正常。

    囡囡也不是真的想生,对囡囡来说那太可怕!囡囡只是想试一下,浅尝辄止,仅仅是满足一下好奇心而已。而且现在的医学水平,相信应该不会让自己付出太大的痛苦吧?

    这不难,只是怀孕的感觉并不像囡囡想的那么有趣,做手术的感觉也不像广告上说的那么轻松。

    ……

    囡囡自己去的一个外地医院。囡囡没有告诉老男人自己怀孕的事。因为这样的结果是自己选择的,犯不着让老男人参加,更免得他以为自己好像是在以此暗示什么似的。

    囡囡消失了一阵子,没有联系老男人。只是没想到老男人也没有联系自己,这让囡囡多少有点失望。这一次囡囡没有主动联系老男人,这次囡囡忍住了。

    这次是老男人联系囡囡了,老男人语气如故,好像这么长的时间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于是一切又照旧——聊天、开房……

    只是这时候囡囡已经不再对怀孕有什么好奇。但囡囡又觉得也不好开口让老男人重归羁绊,于是囡囡就自己去买药来吃。可不知什么原因,几次之后,那种不再新鲜的感觉又找上了囡囡。

    囡囡觉得自己真够倒霉的,可那有什么办法,只能再去一次医院了。这次囡囡把怀孕的事告诉了老男人,没别的意思,囡囡只是好奇老男人面对这种事情会有什么反映?

    “……真的吗?”老男人有些惊讶。

    “嗯”,囡囡故意毫无表情地轻轻哼了一声。

    “啊!真的啊!……我现在正在外面出差,可能要三个月才能回来……要不到时候我陪你一块去?……”一贯淡定的老男人此刻竟然吞吞吐吐。

    ……

    “出差、三个月,真是不愧是老手,说得出!”

    囡囡失望极了,其实囡囡只是想听老男人说句温情脉脉的话而已,就像他平日里惯常说的那样。虽然自己根本不会把那些话当回事,可就是想要他说一下就好。

    没想到老男人竟然是这样的反应……

    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的情形,其实是自己破坏了规则,想听那样的话就是在乎了,不管在乎多少,哪怕一丁点儿,自己就已经输了。那又还有什么值得往心里去的?

    囡囡淡然笑了一下就转过身走了。在回家的路上,老男人又打电话过来问要不要他下个月回来陪囡囡一起去?

    囡囡说不用了。

    后来囡囡的电话又一直响个不停,老男人的,囡囡都没有接。

    ……

    囡囡是一个人去的医院,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囡囡却很害怕。

    在静脉麻醉还没有完全起效的时候,囡囡脑子里闪现出了幻觉……

    囡囡身体里突然升腾起小时候自己的手被握在爸爸掌心里的感觉。

    爸爸的手又温又厚……在被那双个大手握住的那一刻,世界会一下变得静谧和安全。

    这突如其来的感觉竟然瞬间变得好真实,囡囡连忙闭上眼睛,生怕它那么快就溜走。

    可是囡囡的身体沉沉的,麻醉还是没有完全起效。

    囡囡觉得抬高的双腿让自己的血液涌入了脑子里、胸腔里、压迫得自己简直快要窒息过去。

    囡囡还觉察到自己的眼泪流进了耳朵里,原来眼泪也有声音的。

    这时候囡囡又仿佛听见了爸爸的低语:

    “囡囡、囡囡乖……

    囡囡不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