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为有牺牲收巨网

    更新时间:2020-02-13 16:39:01本章字数:1935字

    一走进刘主任房间,刘主任就告诉他俩:“我已经安排高检和审计署来的同志,到银行取证,一有结果,马上动手,不能耽误。孙老板还交代些什么问题?”

    “倒没什么,只是我还问了吴佰民是否有在这方面上谋取私利。”商副书记回答说。

    “他如何交代?”

    “据他交代,他没有直接给过吴佰民好处。”

    “呵,这个问题等取证后再讨论。你们俩对下来的工作安排有何看法?”

    “我想先到公安局了解一下海阳县局对黄色书刊和非法出版物的清查情况,我认为这个问题同样影响到下一代的身心健康,也应该得到处理。”张平波说。

    “那就并案处理。”刘主任说完看了商副书记一下。

    “我同意。另外,取证有结果后,是不是召开一次联合调查组全体会议,让林清丰市长也参加,毕竟我们要从滨江带走一些人。”商副书记提了建议。

    “我们是否可以公开我们的调查行动,让新闻媒体报道我们的调查活动,让群众明白,让群众支持。”张平波也提议说。

    “我看可以,取证有结果,带人后,就公开报道。我们的目的就是要让群众相信党和政府嘛。”

    海阳县公安局林局长接市局的通知,到市局汇报清查行动的情况。他到达市局时,张平波和谢榕江已经等在办公室。

    “两位领导都在,让你们久等啦。”

    “坐下谈。”谢榕江递上茶杯说,“你们如何展开清查的?”

    “根据张主任的指示,我们组织了一个扫黄打非专业队,配合基层派出所在全县范围内展开清查。同时,为了更有效追回李小东贩卖的黄色书籍,又再次提审了李小东,弄清他销售的渠道和范围。”

    “你们做得好。结果如何?”张平波赞许地说。

    “清查中,没收了近两万本带有黄色性质的书刊和非法出版的书籍,单追回从李小东手中流出的黄色小说就有八千多本。这个李小东呀,年纪轻轻的,可真有一套啊,如果发现的晚,那就不得了啦。”

    “咋的?还有啥特殊的?”张平波又追问。

    “他不仅学了教育系统订购辅导资料那套方法,而且加以发扬。他在几个乡镇的好些中学,以样书征订引诱一些学校中的‘三差生’,然后以劳务费为利诱让这些学生去推销,形成一个特殊的传销网络。幸亏发现的早,不然我可真担心会发展成黑社会组织。”

    “是呀,我们侦破的黑社会团伙,哪个不是由原就思想道德差的人组成,又都共同去夺取非法利益的?”谢榕江也无不担忧地说。

    “还有个问题得请示领导,我们自己还拿不准。”

    “说吧,啥事?”张平波问。

    “根据您的指示,我们对学校为学生订购的辅导资料调查,确实存在一些没书号没出版社的辅导书。我们了解到,都是从县教育局教研室订购,向教研室了解,却说是内部印发的内部辅导资料。我们也真难以把握。”

    “你们咋看呢?”张平波不提自己的观点,反而问林局长。

    “他们是可以印发内部的辅导资料,但从发行和出售给学生,向学生收钱的角度看,也可以说是贩卖非法出版物。”

    “那你们如何处理?”张平波再追问。

    “由于是非标准把握有一定的难度。再说,我们跟县教育局是平级机关,他们也说了为了提高教学质量一大堆困难和理由,我们也真不好过分干预……”

    “啥?过分干预?是碍于情面吧?”

    林局长被张平波问得低下头,神情很尴尬。

    “李小东案好把握,教育机关印资料出售就不好把握了?如果机关部门都可以不向出版机关登记不经审查就印内部资料出售,那印国家机密去卖不是更值钱吗?这跟偷印和贩卖黄色书刊又有何区别?如果这些不追究,就会有更多的李小东从学校里走出来,就会有更多的象刚发生的轮奸幼女案发生。”

    张平波正越说越激动,市局办公室主任神色慌张地闯进来打断了张平波的话。“谢局,出事啦……”

    “啥事?”谢榕江站起来问道。

    “江锋他……李江锋……”

    “江锋咋啦?别急,慢慢说。”一听李江锋名,张平波也着急起来。

    “金洲市公安局发来一份电传,说江锋同志协助他们追捕携款逃走的嫌疑人,被歹徒刺中胸部,在医院抢救无效……”

    张平波一听“在医院”就急问:“电传呢?”接过办公室主任手中的电传,张平波看了又看,禁不住嘴角抽搐,泪水盈眶,慢慢地把电传递给谢榕江。

    谢榕江接过电传,也睁眼晴看着,象寻找一个人,寻找一个活人。回过神后,两手撑在办公桌上,偏着头,眼角渗出泪水。好一会儿,才听他说:“多好的同志啊,……咋就……我们损失了一位干将……”转过身来跟张平波说,“我得亲自去趟金洲。”

    “你要主持全局工作,再说,调查组要有大的动作,需要公安局配合,需要你做好协调工作,你走不开呵。你去啦,江锋也活不过来啊!”

    “江锋是为了二十一位农民兄弟的利益,为了二十一名学生的学业啊!”谢榕江动情地说。

    “我何尝不知道。除暴安良是我们警察的职责啊。战争年代,有多少军人为国家和民族付出了生命,你我不是都有战友洒下鲜血吗?今天,和平建设年代,也需要做出牺牲啊。”

    谢榕江想了想,对办公室主任说:“你去请政治处的苏主任过来一下,同时把情况通报给他。”

    (吴佰民与林清丰开始擦出火花。官场似啥场呢?请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