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新房屋

    更新时间:2016-12-22 16:29:50本章字数:3597字

    这几天,水路镇发生的事情很快在四周传播。当地保卫队以寻仇失败而立案调查,当然这是上报给城主同意的,现在整个边境一直在出事让平民议论纷纷,而王都为了让边境安宁,国王已经派了专使前来边境查问。

    纸是包不住火焰的,何况烧的那么热烈。伊宁没想到自己设计的一连串计划都失败,现在一想到那个叫祈的年轻魔剑士,就头疼的不得了。在知道国王派了专使后,开始在自己书房内想着对策,这里还聚集了一些商会的会员。

    “大家看看怎么办吧,如果专使到了这里,那安里群肯定会如实上报。没想到我低估了那小子的实力,连尤生的人都没能杀了他。”

    伊宁说完后,其他会员都在七嘴八舌的商议。不过片刻后,有一名穿着整齐服饰的男子站了出来。站的笔挺,还亮了下手中的戒指,在这透窗的白光中闪烁了下,似乎在告知伊宁自己的身份。

    “会长不必焦虑,这件事从大局考虑会长都是为了我们才这么做。现在被那小子坏了计划,确实应该被诛杀。但是有一个消息,不知道会长是否知道。”

    “哦?元明你说说。”

    “是,那年轻人是行真招募的佣兵之一,这是那牢内我们的人告诉的情报。把这次的事情嫁祸到他头上本来可以大事化小,但是接连失败,却更加证明他是魔剑士的身份而且还有帮手,如果硬来可能还会有麻烦。不过我得到情报,他还有一个妹妹,是炎鸟城魔法学院的一期生,到是可以利用一下,不过我担心的是···。”

    听到元明的情报,伊宁突然沉了下自己气息。心中盘算到元明要怎么做了。

    “继续说。”

    “是,如果是魔法学院一期生的话,实力不会很高,可以叫生爷从这方面下手。但那些逃掉的佣兵,还是个麻烦。”

    “那就这么办。专使来后,要把北河事件给遮过去,事情是魔剑士和佣兵分赃不均而出手相残。至于逃掉的佣兵···我会找人处理,只要对着记录的名单我就一个个的杀。”

    “嗯,小人手中有个人到可以用下,这人对我很忠心,抓一个小女孩还不是问题。”

    说完还彬彬有礼低头行礼,看其意思是在请求出战,伊宁刚刚紧绷的脸色也缓和了许多。笑意涌了上来,同时,那元明也露出了坏坏的笑意。

    在新房子过的这几天里,四人心情逐渐转好打扫这栋新房。前几天的阴霾让两兄妹陷入迷茫,不过很快又振作起来。好像对他们两来说早已习惯了,但是方哥和祈说的分开行动计划,祈一直在思考怎么样才能让那个商会的人露出真面目。虽然方哥说城主已经派人去找剩下的佣兵和查那些黑衣人的来历,但是这边要是没有行动的话,就算他们找到了蛛丝马迹也未见得能当作证据。

    “啊,好累,我得歇息下。从上午我光楼上的地板都擦的腰直不起来。”

    加路手中拿着一块抹布,在院里躺着。虽然冬季寒冷,但热了一上午的身,心中感觉到从未如此清爽过,寒风吹来却有种恰意的感觉。

    “喂!别偷懒,你一上午就擦楼上一个间屋子的地板!”

    祈这会在二楼阳台看见下面院中加路躺着偷懒,就从上面扔了块抹布向加路飞去。

    “有杀气!”

    那抹布还未落地时,加路快速起身跳到一边,可是不巧自己的水桶刚好在着落点,就这样没站稳跟着水桶倒在地上,弄的一身污水。

    “哇哇···”

    欣儿从正门出来扑哧一下笑了起来。

    “哈哈,加路哥别偷懒哦,不然没晚饭吃。唉,没想到镇上卫队方哥有这么好的宅子。”

    这房子被打扫一遍又恢复了些往日的气派。欣儿双手叉腰在正门前看着打扫后的成果,院中有颗大树,树杈上有个大叔却在那里睡觉,因为加路绊倒被惊醒。

    “哈欠,嗯···”

    转身要睡觉时,被欣儿扭头看见。

    “大叔,你要没事呢就帮忙,别整天在这里睡懒觉。”

    蓝海城见欣儿站在树上指责他,到是不以为然,然后从树上一跃而下。

    “嘿哟。小妹妹,我可是你们的保镖哦,我要是去干活了,谁来监视那些找麻烦的人呢?”

    “哼哼,我们家都不需要保护哦,是你赖着这里不走的,赶你好几次了!”

    “这你可就不懂了,我这是节约体力,要是有事我得第一个上。”

    加路这会站起来,全身湿漉漉的,听到欣儿说了句我们家,以为把他给算进去了,就高兴的凑到身前。

    “欣儿,你终于把我也当家人了吗?太感动了!你放心,等你长成熟了我一定娶···”

    “走开啦,一身湿气,我帮你烤烤!”

    话还没说完,欣儿手上冒出火焰突然袭击向加路,因为有留手,烤的加路在一边乱吼乱叫。

    “啊,烧着了。好烫。”

    “真是,大白天不好好干活在外面吵吵嚷嚷的。”

    屋子里千还没出来,声音就出来,蓝海城赶忙走过去,因为前几日第一次见面后就一直对她念念不忘,展开追求,当然了,在欣儿警告她名花有主时候,蓝海城的回答是:追求千,一半是玩笑,一半是真的。

    “啊,多么美丽的女性,真是想不到,这家中居然会有夜族的女孩,这身材真是,如夜空中月女神的双腿,寒宫中少女皙白的肌肤,在看这天之使的面孔,我真是陶醉···。”

    蓝海城几步跳过去,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朵花,毕恭毕敬的献给千。不过千没有接过,双眼流露红光一闪而过。

    “你想变成虫子吗。”

    “啊?”

    “唉,真是聚集一群没用的人。”

    看这蓝海城一副色大叔的样子,又看看狼狈的加路,千撩了下头发就转身进屋。

    “千,快进来别去沾染他们的愚蠢气息。”

    “哦哦,是,这就来。哈哈哈,色大叔,千姐的心里只有我哥,你放弃吧,把你的花收起来吧。”

    欣儿跑进门时,还不忘冲蓝海城眨下眼取笑他。

    “恩,有道理。不过有魅力的女性我这种绅士自然应该献上美丽的花朵。”

    加路这时拍了下胸口凑到蓝海城旁边。也顺带接过话。

    “那么欣儿也很可爱你怎么不送。”

    这问题一出后,蓝海城就摆摆手,似乎很不以为然。

    “未发育的小孩子而已。海岸线长大了看情况。”

    加路抬着额头,思考了一会。

    “好像是这么回事。不过就目前来看长大了估计也只是小山坡吧。”

    轰·····,门内突然接连轰出几个火球,打得两人措手不及。在院里乱跳,加路实在没力气了就首先投降。

    “我是开玩笑的,是那个色大叔说的你···”

    “说什么呢!?”

    这会在楼顶擦屋檐的祈听到下面的动静,然后听到那两个家伙对话,似乎有些生气。眼神直盯下来。

    加路心中连叫不妙,赶紧用手指着蓝海城。结果祈却顺着两人的话说下去。

    “哼!你们真是无知,我妹妹平坦的大路多吸引人啊。”

    “哥!”

    欣儿在屋内听到祈的声音,还高兴着要帮她出头,可没想到居然和他们一样拿她开玩笑。然后生气的什么都不管了,千本想安慰她,可是还没走几步,欣儿看了一眼千胸部就气不打一出来,双手冒着火焰就跑上楼去。

    本来说好了今天清洁完成,可是被这打打闹闹的,看来得延迟一天了。

    在神风国边界,有座小城叫连城,本是以防御末云国为主的要塞,谁知两国交好后,一直未发生战事,到成了通往末云国的贸易境口,变成商贸城后日益繁华。

    南决从城门骑着马带着一群人出来后,似乎有些高兴。看来城主叫他去安抚神风国商人的任务完成了。不过在城门周边,除了盘查的神风国军队外,到是有些平民在贩卖东西。其中有些过客,却时不时的抬头瞟一眼南决。不过这些小伎俩,已经被南决发现,他装作没看到继续露出好心情行走离去。

    “南大人怎么这么高兴。”

    心情愉悦的南决在马上完全表露出来。听到跟在身边骑马的人一问,然后转头挥了下手。

    “新雷大人不要说笑了。只是刚刚贵国将军说的话让我轻松不少,我还以为贵国要深究此事呢。”

    “哈哈,神风国与末云国相交多年,如果因为这次意外就闹翻天的话,那也太小看我国的气量了吧。在说了,既然安城主把主事的人都处死了,我们也没有什么话说。”

    “那是当然,这次虽然和我们没有关系,但是北河在管辖范围内,所以我们也得尽快处理。”

    “哈哈,那就好,因为这次事件后,往来的商队逐渐减少,这次我就代表商会和领主去和你们商讨路线安全问题,到时候可能靠南大人多多帮忙了。”

    “说的哪里话,小弟自当尽力,毕竟关乎两国的利益。”

    两人边聊边走,一副惬意的样子,不过在周边路摊却有人悄悄跟随,虽然扮成路人偷听,但在这两人眼里却早已发现了他。

    炎鸟城南边,有座奇山名为盘蛇山,因为自然雕刻的山石像一条盘旋的巨蛇而得名。在山下树林里,一衣衫不整的男子在其中慌忙的穿梭,跌倒了几次还是爬起来接着跑,不时的往身后看一眼。身后跟着一群炎鸟城的军队,有几名手中还牵着黑犬,不管前面那落魄的男子怎么跑,这些军人靠着黑犬能轻易的找对方向。

    “嘿···往我这里跑。”

    那男子本来在往前走就是峭壁没了去路,突然在左边传来一个很温和的声音,寻眼望去,只见那树枝上躺着一男子看着他。

    “啊?你是?”

    见自己被人发现,落魄的男子拔出身后的短刀戒备起来。谁知那男子一脸微笑的看着他,跳下树枝。

    “哈哈,别紧张。我啊,是杀手,他们叫我青子,只要给钱呢,我就能杀人。有人花了100个金币要你的命,本来我是不接的,可是好歹也是钱。你能出多少?”

    “该死!早知道当初就不接那躺活了。想不到,真是想不到。”

    “你是自杀呢,还是我动手?”

    “还是先杀了你吧!”

    青子慢慢走过去时,本来和他交谈,却没想到对方先动了手。直接把手中的短刀飞了过来。

    “哦哟。好险。”

    青子侧身回避,用书打调他的飞刀。再回头时,那人已经跑掉了。这时跟上来一群军人,纷纷路过就像没看见他似的继续追击那男子。而青子继续看书,从中翻了一页嘀咕起来自言自语。

    “安城主出那么高的价钱,会长大人,不好意思咯。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