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劫持欣儿

    更新时间:2016-12-24 16:38:31本章字数:3564字

    当临近黄昏之时,加路作为欣儿的护卫跟在身旁,抱着一纸袋在镇街上买的菜。与其说是护卫,其实是个跑腿帮忙拿东西的。

    在回去时,一路上加路就垂着头。

    “唉,我发现买了那么多菜,太多了吧,家里算上那个大叔也就五个人啊。”

    谁知欣儿空着双手悠闲的在前方走。手上的铃铛清脆的响声闹腾让加路头大。旋转了一圈回头,欣儿似乎比往日高兴。

    “你这小子既然在家里蹭吃蹭喝,干点活应该的吧?”

    “那个大叔还蹭呢。”

    “迟早会赶走的,不过现在家里非常时期,多个人手好些。”

    加路这下心中思考,为什么祈哥不怀疑那大叔呢,还留在身边,明知道那会长会杀他顶罪,随时都有可能派杀手在身边。

    “想什么呢,快走。”

    “哦哦。”

    在加路思考时,欣儿都已经跑开很远了。现在的家是镇上卫队长方哥给的废弃屋子,问他这房子来历也不说,不过祈很信任方哥就没在多问。

    两人走到一小巷,只要走过这条过道,就离新家不远了。两人正有说有笑的经过时,四周突然冒起烟雾。加路眼见不妙,扔掉纸袋,双手多出了两柄短剑,踏步向欣儿过去。可是还没近身,一飞刀飞来袭击加路,在侧身闪过后,见在欣儿惊恐的眼神后面,多了一个黑影,手中拿着一把发着微光的短刃在喉咙旁,脸上蒙着面罩也看不清什么样子。

    “你是什么人?”

    “呵呵,嗯?”

    那人影刚一声低沉的笑意,加路听着居然是个女人压着嗓子的声音,欣儿双手冒出火焰要反抗,可是下一刻短刃又离她喉咙进一步,欣儿只得停手。

    加路一副焦急的面孔看着对方,也不敢动作。但对方回头也不怕欣儿会跑,看着露出一脸邪笑。

    “等等!我不会对你动手,但你别伤害她!”

    说完加路把两短剑扔在地上。欣儿看似被吓坏了没有说话,全身有些颤抖的站在原地,不过那人似乎没有下手的心思。

    “想要这女孩安全,到镇外虎口山下的竹林里找我。叫那个少年一个人来。明白吗?”

    加路点点头,刚要说话,一阵烟雾扑过来剥夺了加路的视线,一甩手散开这些烟雾时,巷子里就剩下他一个人。

    “跑得还真快。”

    不过加路却没有担心,只是动了下脖子,扭的咔咔响。然后从地上把短剑捡起来。

    而在那人影说的竹林中,尤生带着人在林间休息。见祈的妹妹被挟持来后,脸上露出笑容。

    “真不愧是元明手下的大将,锁月出手万无一失。哈哈哈。”

    “还好,生爷不用夸我,只是这女孩火系魔法不到火候,才那么顺利。”

    那叫锁月的女人扯下面罩,把欣儿推过去。欣儿被这用力推了几步差点摔倒在地上,战战兢兢的身体,看着四周黑衣人。但见对面有一老头微笑的看自己时才定下心神。

    “你···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

    “小女孩,放心吧,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只是你哥哥我们找他有事,所以我们不得不利用下你。”

    尤生虽然露出慈祥的眼神,到让欣儿更加害怕。锁月收回武器放任欣儿,退到一旁等候命令。

    “你们就是上次烧我房屋的人?”

    “哈哈哈,说对了。其实你哥哥就这样被烧死就可以了,谁知道你们这么顽强,还杀了我好几个手下。所以得用点特殊手段。”

    “为什么要杀我们!还要烧屋子!?”

    欣儿一生气,左手火焰夺路而出袭击那老头。不过尤生却微笑着原地不动,火焰冲到他身上时候毫无感觉。

    “哈哈哈哈,我劝你乖乖的不要动弹,魔法学院的花魔法可对我没用哦。”

    持续烧了一会,连尤生衣服都没有烧坏,欣儿有些放弃的退后,但是,四周已经被黑衣人包围,想逃是不可能的。

    过了许久,天已临近黑夜。四周有些狼叫听着很瘆人。祈一人慢慢的走进竹林,看见欣儿蹲坐在地上抱着双腿,身边都是黑衣人。锁月见有人来后一个闪现出现祈的身后看着他。

    “欢迎欢迎,年轻的魔剑士。”

    尤生从一群围向祈的黑衣人中走出来。虽然临近黑夜,但这傍晚亮光还能看清楚他的样貌,欣儿见祈来后,连忙站起来要跑过去,但被身后的黑衣人用剑封在脖子上,让欣儿不敢动弹。

    “哥!救我!”

    祈看了眼欣儿,手中紧捏着剑鞘,独自走入黑衣群中,看到那领头的老头后对他说话。

    “放了我妹妹。”

    “哈哈,现在可不能放,你可是魔剑士啊,谁知道你有多厉害。”

    “那你要怎么才能放?”

    “很简单,只要你承认北河的事情是你做的,我就放了你妹妹。”

    欣儿焦急的想过去,可是身边的黑衣人持着剑在她脖子上,一旦动的厉害就会丧命,害怕的欣儿只能在原地着急。而祈似乎在思考。

    “我就知道,你们商会的人想把责任全推到我身上。”

    “推?年轻人,你难道不记得你也参与了这件事吗?”

    “是有怎么样,那是我不知道那些佣兵的目的,不然我也不会答应的。”

    “但你还是参与了,你既然参与其中,劫持货物的份你也有。这怎么能算推呢?本来好好的计划全被你一个人给搞砸了。”

    尤生说话时,后面明显有些怒气在里面。不过很快又缓和下来,堆上笑脸。现在手上有对方的弱点,不怕他不屈就。

    “好,北河的事情都是我做的。我去投案自首,但是你先放了我妹妹。”

    “喔···,你这到很轻松的承认了。不过,你要我怎么相信你呢,我们都已经开战了。”

    “那你要怎么做?总不能现在我就去城里吧?”

    “那倒不用,你要知道这世上有些事,死人能办到。”

    “明白了。不过有件事,我一直想知道。”

    “现在这么明白的事情,你还想知道什么?”

    欣儿这会到是平静,挣扎了下身边的刀剑,想说话但是被黑衣人盯的很死。

    “我知道你们找我除了泄愤还可以栽赃,这我没话说,那我自找的,但是为什么你们好好的生意不做,非要去劫持人家的货物呢,搞的现在真刀真枪的?我真是不明白啊。”

    尤生摸了下胡子,一脸笑意。然后走了几步。

    “哈哈哈,有句话,你没听说吗?商场如战场,我们为国内的商人谋一些利益,这也算是为了国家。”

    “哦哦。也就是说杀人放火也是为了国家了?”

    “如果你不捣乱的话,我们也不会用这些手段。总之你死了,一切安定。”

    “唉,我还真是倒霉,本以为接个活能赚点生活费,还被这样闹得风生水起。就是不明白明明可以想个和平点的主意,非得要佣兵去杀人夺货,你们就以为神风国会善罢甘休吗?”

    “年轻人,不用你操心的事就少操心,乖乖的做你现在的事情,其他你想不明白的事情就由我来帮你烦恼吧,在说了这种事情我们会考虑不到这些因素吗?安心去死吧,我们会处理好你的后事。”

    “哦哦,也就是说神风国有些人也参与其中了?收买了谁,能说嘛?”

    “看来,你这小子还真是该杀。真是小看了你。”

    尤生的话刚出,欣儿就在后面淡定下来,与刚才的慌乱完全不一样。而祈左右望了望一股笑意,锁月耳朵动了一下,四周有急促的脚步声在向林子靠拢,拔出腰间的短刃。尤生也感到四周的动作,然后接着说。

    “你通知了卫队?”

    “对啊,你绑架了我妹妹,我当然要报案了。”

    祈抬着头,高傲的看着尤生。一副得意的笑容,尤生觉得不对劲,果断转身一掌击向欣儿,而祈身后的锁月也飞刺向祈。掌还没到,欣儿突然带着邪笑,身体若影若现冒出雾气。

    “幻术?!”

    尤生心知中计,但不知道对方是何人,雾气散后露出千的真身,黑衣人均倒在地上,身体抽搐的发抖,而尤生的掌击还未到时急忙收回退到一边。看到那幻术恢复真身的女孩眼睛闪过红色。

    “吸血鬼姬?”

    “嘿,老头,别这么叫。叫我千女士。”

    千一阵坏笑,突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现在尤生身前,正要动作,但尤生接连后退,身边黑衣人都快速跑来解救。但是还没靠拢千,身上就冒出血气被千吸收在身旁聚集成一个血球。其他黑衣人见状不敢靠过去。

    “小心别被她吸血。撤!”

    “好不容易找到你们,还想跑?”

    尤生见对方来的目的居然设计找他们,那么现在除了魔剑士还有吸血鬼姬比较棘手,对方肯定也准备充分,现在只有撤退。千见对方都在往后跑,追过去时,黑衣人不断冲过来阻止,一时追不上那尤生加上黑衣人忌惮千的吸血之法都离千远一点砍下竹子,利用尖头射向她。

    而祈这边,那锁月也是厉害,两人交战几回不分上下。短刃使的非常灵活,祈的剑捕捉不了她的身体,而且似乎对方有逃跑的迹象。这会进入竹林的卫队已经赶过来。方哥拔刀看见场景后,一声令下。

    “把躺在地上的黑人全都抓起来,让骑兵去抓逃跑的人。”

    说完,自己也拔刀带着卫队冲向黑衣人。尤生在手下的帮助下顺利逃出竹林,来到碎石道后,身后一队骑兵飞驰而来。

    “该死!这小子真是小看了他!没想到城主早就准备好要对会长下手了,我必须把这件事告诉他。起!”

    想着自己中了对方的计,现在独身一人没有援兵。还以为绑了祈的妹妹让他屈服,没想到弄巧成拙。对方骑兵眼看快要逼近,尤生站在原地运气展开气场四周碎石被气卷起。双手一推,这些围在身边的碎石像是羽箭一样极速的飞向那些骑兵,触不及防的石子速度极快,加上运气的威力一瞬间就扫射了在尤生对面。尽管身穿甲盔但被石子击中被一瞬间就穿透,不多一会,骑兵全军覆没。

    祈这边,黑衣人都倒地上全身无力,和锁月几番交手后,对方往后逃走,正要去追时,方哥赶来。

    “方哥,这些黑衣人都是死士估计留不下活口,趁虚弱把他们都打昏。”

    “知道了,不过那女孩是谁啊。没想到那么厉害。”

    “估计是商会雇佣的。没想到一个商会里高手如云。”

    “不是,我是说你内相好的。”

    祈无奈的看方哥一眼,头也不回的就去追那刚交手的女人。

    “以后给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