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乱来的战斗(完结)

    更新时间:2017-01-11 19:35:39本章字数:4410字

    欣儿教完千织围巾的步骤后,就坐在门口的石阶上发呆。到是千很认真的在里屋织着围巾。不过千突然抬头,似乎感觉到周围异常,就放下手中的针线,走到欣儿身后观望。

    “怎么了,千···?”

    欣儿回头还没说完话,一男子拿着一本书晃晃悠悠的就推开大门,欣儿记得明明锁好的大门,居然轻而易举的就被推开了。

    “千姐···又来了。这人好像更厉害些。”

    “也是烦人,看来你哥说的对,这样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哟,两位女士。”

    青子推开门,见两个女孩在那里窃窃私语,欣儿的火元素气息被他感应到,不过另一个女孩却什么都感应不到,但却收不回眼神,心中想着:没想到这魔剑士家里还有这么一位妖娆美丽的女性。然后行了一个绅士礼节。欣儿见状站起来盯着他。

    “你是谁?”

    “我是来找一位住在这里的魔剑士。请问在家里吗?还请两位女士帮忙通知一声。”

    欣儿见青子眼神看着千,便小声的在千耳边嘀咕。

    “千姐,他为什么老盯着你。”

    “我漂亮吧,身材又好。”

    千故意取笑欣儿,害的欣儿小拳头打了下千的肩膀。

    “讨厌。”

    到是青子听到欣儿的嘀咕之语,赶紧撤回眼神。

    “我哥他不在,你不会又是商会派来的吧?镇上不是戒严了么,你怎么进来的?”

    听到这话,青子知道那火元素流动的小女孩必定就是祈的妹妹了,如果这时候抓她回去,也算交了回差。

    “嘿嘿,一个小镇的卫队还挡不了我,在下青子,还不知两位姑娘的姓名是?”

    欣儿要刚会话让千拉到一边,自己徒步走了出来。

    “我来吧,你发信号叫卫队的人过来。”

    “唉?还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啊?”

    “他浑身杀气环绕,管他呢。把他当一个杀手准错不了,你去叫卫队的人。”

    “不去,千姐别乱来啊。”

    青子似乎有点无奈自己被无视了,两个女子各自说话完全没有把他当回事。

    “喂喂,两位姑娘,还是在意下我吧。”

    听到青子的话透着无奈,千撩下自己的头发。

    “那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刚刚还是和善的眼神,在千的问话后,露出凶芒。

    “嘿嘿!”

    一天后,祈算着在加路向思歌送信后,按时间推算,大概已经把自己的计划传达到城主那里。而他现在就要实行这计划。事情越拖下去对自己的生活造成的麻烦就会越来越多,还不如一刀切掉,反正要面对这些,不如从正面出招。

    商会馆大门口,四周横七竖八倒着护卫的身体,虽然不是致命伤,但都失去行动能力,祈拿着长剑慢慢走进馆中,馆中一些商会的人四处逃窜。不时从里面涌出护卫冲向祈,但是都被祈几下给打倒在地,每次给他们的剑伤都只是让他们失去行动的能力。

    在祈一个人攻上二楼时,商会馆四周已经被城中的巡逻士兵包围。南决站在大门前,看着惊慌乱逃的人,自己扶着额头感觉到头疼。

    “真是乱来。”

    和那些护卫打斗,祈一直没感觉有高手出现,一直保留着余力。不知道伊宁的位置,就用剑威胁一个护卫找到他的书房。

    一切顺利的让祈不敢想象。

    一脚踢开书房门后,发现里面竟然是一个宽广的大厅。四周罗列书籍至少上万种。而中间是很宽敞的空间,从正门直走就是伊宁所在的位置。祈左右看了下,一拳把挟持的护卫打昏,然后步进屋里。刚进书房,身后的门就自动关闭,门风扑在祈的身后感觉到一阵恶寒。

    “哟,欢迎光临。年轻的魔剑士。”

    祈左右看了看,四周空荡荡的,只有他和会长两人对峙。似乎所谓的高手如云在这里有些过誉了。

    “哼,真是有钱人的生活,连个书房都比我的屋子大好几倍。喂,你到底要怎么赔我的房子?”

    祈边说边走向伊宁,不过心里还是感应着四周的杀机,但是,却没有。

    “本以为我是按捺不住的人,没想到到底是年轻气盛。就这么直接来到这里送死。”

    “要不是你给我造成这么大的困扰,我才懒得来找你!”

    “哈哈哈,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吧,不过,你要知道,是你先得罪的我。如果你不阻扰我的计划,想必以你的本事过的生活要好的多吧?”

    “你那计划杀那么多人,我只是帮你积点德,你还应该感谢我呢。”

    “嘛,既然这件事已经发生了,你也来到这里。其他的事情我也不想多说了。”

    祈听到这话,露出邪笑,哼了一声。

    “我就喜欢和爽快的人说话。啰啰嗦嗦的我都快烦死了。”

    伊宁站起身来,把身上的大衣脱掉,里面虽然穿着棉绒,但是结实的肌肉加上个子比祈高半个头,一种气势就这样自然的形成。

    “真是个头疼的家伙,你出现在这里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不过你应该知道不管你是否打败我,你现在都将成为替罪羊。”

    “知道,城主大人没有那么大的好心,你比他好多了,至少是直接想让我死罢了。”

    “难怪尤生杀不了你,你还是个聪明的人。”

    祈脚下突然出现一个小型的魔法光阵。突然嗓门提升几个度。

    “不聪明的话,怎么会成为魔剑士呢!别废话了!别在打扰我的生活了!”

    “有意思!那就来吧!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

    魔法光阵消失后,祈举着剑就冲向伊宁,而伊宁全身突然冒出杀气,伸手抓住桌子的一角,掀开挡在两人中间的桌子。就在此刻,祈的剑已经指着伊宁的胸口。不过,伊宁的气势在加强,似乎在增幅力量,剑到胸前就不能更近一步。

    “原来和那尤生一样是武道者。”

    撤剑收回后,伊宁踏步向前紧追而去。拳头上冒着热气一旦没打中,可不是吐口血那么简单,祈连退几步躲过拳击。

    “哈哈,魔剑士只有退路吗,不敢用你的剑来抵挡我的拳头吗?”

    祈四处躲闪,伊宁步步紧逼,拳头轰得二楼想爆裂的声音在书房中回荡。

    “哼,那我就挡给你看!”

    祈挑到一书柜上时,伊宁一拳击中书柜,整个书柜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力量瞬间破裂,里面的书散向天空,而祈再次跳开,左手冒出火焰,一颗火球飞扑向伊宁,不过伊宁却不躲闪,任由火球击中自己,但像击中墙壁一样,瞬间消散。

    “你就挡给我看啊!”

    祈翻身落地,转身正面面对扑过来的伊宁,左手再次燃起火焰,然后摸着剑刃,整柄剑刃像着了火一般燃烧起来。

    “就是这样,拿出你的真本事。”

    一拳冲来,祈也挥出火剑而上, 不过这时剑砍向伊宁的时候,被伊宁的拳头挡住。剑与拳头相隔一小段距离。看得出伊宁不像刚才用手直接抵挡,而是用气抵挡。

    “你也不简单,居然能应势而变。是个高手啊。”

    “哼,这么年轻就成为魔剑士,要说我是高手的话,你的进步也不小啊。”

    双方死死的抵住对方的气场,只要有片刻松懈,就会对对方制造致命的一击。不过明显伊宁的力量更胜一筹,开始推动火剑,祈脚下的楼板已经碎裂。片刻后两人散发的气息在四周游荡,把书房轰击的凌乱不堪,整个二楼地板破碎,两人就这样落了下去。

    祈看准四周落下的碎片挡住伊宁视线的时机,极快的使出一闪,这次剑上附带火焰,更加威胁。不过伊宁蹬地一拳横扫,强大的气劲瞬间把四周的碎片清除,刚能看见对方时,祈却消失了。正在伊宁察觉不妙,头顶上祈突然出现,一剑直冲而下,可是刚到头顶,伊宁龟缩身体,全身冒出气劲,逼开了头上的祈。

    落地后,祈左手由冒出火焰,伊宁动了下头咔咔作响,站直身体作一个俯冲的姿态冲了过去。不过也在这一时间,左手冒出的火焰连带祈整个身体燃烧起来,也正面冲过去。伊宁带着笑意看着对方有些气息不均。

    “你该死了!”

    “未必!死的该是你!”

    两人近身又交战在一起。

    “王都学院的剑技,要不是靠你的天分,我还真没看出来!”

    “只要能打败你,我管它什么剑技!”

    交战片刻后,似乎未分出胜负。不过祈有些力乏,发现这人的武气道非同寻常,简直像是一个堡垒一样,可攻可守。

    “哼哼,怎么样,知道我的···”

    刚说到一半,伊宁不敢相信的左脸上,突然渗出血液。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中了一剑,不过靠着气劲才没有更大的伤害。

    “你的气劲虽然厉害,但是魔法火焰抵消的一瞬间,你的身体就会暴露出来!”

    “不可能!就算是这样你不可能有这么快的剑法。”

    “哼,既然知道我是王都学院的剑技,你应该知道里面有一招剑闪,我可是努力练习了好几年。”

    伊宁有些气恼,不过同时脸上因为身体的气愤,血液侵染了半块脸。

    “你已经没有胜算了,除非你能在那一瞬间能快过我的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真是不简单。啊···呕···”

    祈正在自豪展现自己剑技时,对方居然突然吐了一口血。伊宁似乎身体状况有问题,手捂着胸口难受的呻吟。

    祈不敢相信的看着地上一滩黑色血迹。而伊宁脸上的血却是红色。

    “看来,···是我被算计了。”

    半跪在地上的伊宁,眼神紧紧盯着祈,勉强的口中吐出这几个字,让祈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这时,元明慢慢的从正门进来,看着祈和半跪着的伊宁对峙。脸上浮现的让人胆寒的笑容。

    “看来毒药生效了。费尽心机用的无色水叶,想一点点的让你死去,没想到居然去惹一个不要命的家伙。加快了你的生命历程。哈哈哈。”

    祈放下剑,看着进来的元明,完全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

    “别这样看着我,我跟你是一伙的。”

    祈这下就更不明白了,怎么突然又有人跟自己一伙的了。

    “元明!!我对你不薄,你竟然!?”

    “会长,你曾经说过后,只有不择手段才能居于高位。自从你当了会长以后挟制了商会大部分商人,一个人独大。现在你也应该尝尝这些后果了。”

    祈这会看着两人对话,似乎明白了什么,心里嘀咕:窝里反?

    “你···!”

    伊宁用手指着元明,但是又说不出话,全身在抽蓄着。

    “小兄弟,做笔交易吧。”

    “说。”

    “我的毒一时半会他还死不了,我替你杀了他,这样你和商会的事情一笔勾销怎么样?”

    祈收回剑,吐了口气。这会伊宁的眼神看着元明完全不在意祈的动作。

    “真是,搞不懂你们,那就看看你的诚意吧。”

    “荣幸之至。嘿嘿。”

    元明一抬手,手刀只是对着伊宁的颈部挥动了一下,伊宁的脑袋就这样轻轻松松的搬了家。里面流出的黑血顿时喷向四周。两人因为有些距离没有沾上。伊宁就这样死去。

    “怎么样?”

    “呼~~~,总算不关我的事了。你杀了他总有交代吧。”

    “ 这你不用担心。剩下的当然是我来处理。”

    “呼~~,也不知道我惹这些事干什么。再见了。会长。”

    祈头也不会的就走向门口而去。而元明看着伊宁身首异处,在那里笑了起来。

    神风国连城内,四周军队涌动,蓝海城带队四处抓捕要犯,把抓到的人都捆在马车内部。自己则带头向首府去复命。旁边跟随的随从小声的嘀咕。

    “城叔,你怎么那么有把握是他们啊?”

    “哼,早已烂透的关系,只要从中间利用一下,就什么都知道了。”

    “听不懂。”

    “那就多跑跑腿。”

    “哦哦。”

    面对这年轻的随从,蓝海城也是无奈的摇摇头。然后看着天空。

    炎鸟城城府内。南决回报在商会馆发生的事情后,安城主喘了口气坐在主位上。

    “算了,这样把这事翻过去吧,这样我也能给上面一个交代了。哼,真是个会乱来的小子。”

    “正是这个小子乱来,才解决那么多事情呢。”

    “早晚这事还有他苦头吃的。算了。不提了。”

    水路镇的新家里。镇上卫队的人用铁链锁住在地上奄奄一息青子的双手。而面无表情的千,只是看了一眼他而走进屋去。

    此刻祈走到 城门口后,守在一旁的加路走过来打招呼。

    “凯旋归来的战士哟,现在是回家吗?”

    “唉,你啊。走吧,现在身体轻松不少了。”

    “哈哈,没想到啊,原来商会早就窝里斗了。只是那个会长太高傲了,全心全意的对付你却忘记了自己后方。”

    “唉?你都知道了?”

    “城主女儿告诉我的。”

    “你和他关系不错嘛。”

    “还好啦,只是见了几次。身材不错。不过比起欣儿还是差了点。”

    “你可别打我妹妹的主意啊。”

    “那敢啊。”

    就这样,两人有说有笑的离开了炎鸟城,去往妹妹和千早已在门口等待的家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