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约么

    更新时间:2016-11-28 16:25:32本章字数:3439字

    一、

    2053 1927 6153 0132 0637 0361 0954  3779

    6703 1927 6418  0132  6141 0115 0057

    5887 8010

    张和平写好了电报码,自己又在心里反反复复默念了几遍:“我想请你去公园玩,还想跟你说件事,行么?” 觉得还行,便从本子上小心地撕下来,竖着折了四折,然后就着细细长长的纸条,再折出一个燕儿的形状,两只手若无其事的叠放在一起,用手心把燕儿状纸条轻轻压在课桌上,坐直身子,四下瞟了瞟,感觉没谁注意到自己,但心跳还是让自己的脸涨的发热,他知道自己又脸红了,这是他最尴尬的事情了,每当自己在家淘气,整出个事儿来,老妈一眼就能看穿,不论他表现的多镇定,老妈都会不留情面的说:“不是你干的好事儿,脸红什么?!”

    下课铃声终于响起来了,该是到操场上课间操的时间。

    张和平有意磨磨蹭蹭假装收拾课本,直到教室里的同学都跑出了教室,他才慢慢的站起身,最后一个往教室门口走。

    在紧挨门口的位子前,他停了下来——这是陈美丽的座位。张和平将写满电报码的小纸条匆匆的放在陈美丽的铅笔盒里,心虚的突突乱跳,再次环顾下四周,便迅速离开了教室。

    张和平个子不高,但是长的敦敦实实,眉宇间透着朴实、帅气。

    三年前,他考上邮政技术学校被分到电信班。当他第一次走进教室,一眼就瞄上了长的高挑的陈美丽。当时,她正在黑板前,看着手里的一张纸往黑板上抄课程表。

    在张和平的眼里,陈美丽是一个随和的、不是那种咋咋呼呼、爱拔尖的女孩子,她见谁都能点头微笑。

    每次张和平遇见陈美丽都有点儿不知所措,而陈美丽则是大大方方地向他打招呼,微笑着从他身边走过。

    他总觉得陈美丽冲他的微笑是不同于别人的微笑,一定还有和他想的那样更深一层的内容。

    光阴似箭,三年的技校生活一晃就要结束了。

    对于张和平来讲,与陈美丽的关系还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张和平做梦都是陈美丽,他很想和陈美丽开诚布公的把心里话说出来,也想看看陈美丽是什么反应?

    这些日子他开始担心分配工作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像现在这样近距离的、在一个屋檐下与陈美丽一起学习,更不方便随时可以看到陈美丽了。

    他不知道如何进一步将关系推进到具有实质内容上来,张和平最后决定在临近毕业前、这个最后的星期周五——也就是今天,向陈美丽邀约,跟她聊一聊,听听她有什么想法。

    他有担心当面跟陈美丽约被拒绝尴尬不说,备不住还会让同学八卦了,对美丽和自己都不好。于是,他决定用电报码写了这个便条,但是他没有意识到,他忽略了最起码的关键点“抬头”和“落款”。

    二、

    陈美丽无意中在铅笔盒里看到一张写满电报码的纸条,她默默拼读了一遍:“我想请你去公园玩,还想跟你说件事,行么?”读完之后,她发现纸条里并没有“抬头”和“落款”。

    她环顾了教室里每一个同学的脸,揣摩着:这是给谁的?谁写的?

    纸条并没有明确是写给“陈美丽”

    美丽想:班里跟她最要好的党秀云写的?太不会了,她那个大大咧咧的样子,哪儿有那么细腻,想说什么早就当面就说了。

    陈美丽看字条上的数字,字体不是很工整、但是顺眼流畅、不太像女孩子的笔迹。

    她开始怀疑这个纸条是不是别人放错了地方?

    因为美丽知道,班里有三对儿学生已经在明目张胆的交朋友了,好像天底下就他们多情似的,整天分了和、和了分的闹腾。其中一个女孩子就坐在陈美丽的邻桌,没准儿是他们相互递纸条儿放错了地方。

    在陈美丽眼里,邻桌那女孩子太疯、太能折腾了,她可不待见那种女孩子,也学不来那个德行样儿。

    没准儿是他们中间哪一位写的,管他呢!她顺手将纸条扔进课桌里。

    三、

    张和平自从把那张纸条放到陈美丽铅笔盒里之后,心里一直等待着陈美丽哪天见到他,向他微笑着告诉他:收到那个纸条了。然后,再跟他商量是周六或者是周日,反正找一天她认为合适的时间……和他去公园见面。

    他也想过陈美丽也许会在班里见到他,笑着问他有什么事儿要对她说……之类的问题。张和平准备了好几个方案应对陈美丽的文话。但是,直到发毕业证、全班照合影那天,也没有见到陈美丽的动静。

    张和平有点儿不知所措,他很是焦虑,也想了很多:是不是我个子矮点儿,她没看上我?还是她心里早就已经有了合适的谁?她不好拒绝我?

    可是,看她和党秀云有说有笑的,见到张和平依然还是那标志性的微笑,张和平觉得无形中自己给自己添了堵,到底这陈美丽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怎么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呢?

    他开始埋怨自己,为什么当初不当面找陈美丽约,好歹可以直接知道陈美丽的反应。如今,他有点儿进退两难,不知道陈美丽到底对他是个什么反应。

    四、

    在分配名单公布的那天,张和平早早地就往学校走,远远地他看见陈美丽和党秀云在他前面进了学校的大门。

    她们在操场一侧的公告栏停了下来,因为上面是他们这批电信班、邮政班的学生分配去向。

    张和平也走过来站在她们俩人的身后,听见党秀云正在对陈美丽遗憾的说:“美丽你看,给我分到城南了,离家倒是挺近的,就是跟你不容易见面了。你的名字在哪儿?”

    张和平的眼睛也在急切的寻找陈美丽的名字,这时他眼睛一亮,他的名字分明和陈美丽的名字是在一起的——

    张和平、陈美丽 城西区邮电局

    他兴奋的简直要喊出来了!

    这时,就听陈美丽对党秀云说:“你看,我在城西,跟张和平在一个区局。”

    党秀云说:“你还不错,瞅我,跟那个疯丫头在一个区局!”

    他们身后开始聚起越来越多的同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陈美丽和党秀云俩人已经走了。

    张和平的心在突突的跳,他欣喜若狂——天助我也!

    他觉着心中有了希望,他真想跟谁说说此时的心情。

    五、

    报到的日子终于熬到了。

    张和平踏着欢快的步子走进了倒影庙邮电局,这个邮局的三楼就是城西区邮电局机关办公场地了。

    一楼营业大厅很大,但是比较冷清,有点暗。迎面是贯通大厅的木质柜台,很旧,但看上去很结实。

    实习的时候张和平来过这里,所以大部分师傅他都认识。因为他勤快,师傅们都特喜欢他,而且这个邮局多半是三十岁以上的老职工,他就算新生力量了。

    他轻车熟路的走进柜台东侧的小门,左拐要进后院上楼。

    这时,他听到身后柜台外有个熟悉的声音:“师傅,到机关劳资科从哪里走?”

    张和平连忙返回身,冲着陈美丽喊道:“在这儿,陈美丽!”

    陈美丽见到张和平,兴奋的跑了过来:“张和平,我还想和你约一下,咱们一起来呢!我没来过这边,都不知道怎么倒车!你家远么?”

    张和平这时反而表现的稳重了起来:“哦,还行,不是很远。”

    张和平和陈美丽一同走进三楼人事劳资科。

    科长余非是一位穿着打扮入时、苗条的年轻人。一头长长的卷发,染着红红的指甲。此时,她右手的食指和无名指正夹着一只香烟,她用另一只手接过张和平和陈美丽递给她的档案袋——这是学校让他们自己带来的、盖有学校骑缝章的两只大档案袋。

    她麻利的从口袋里掏出档案材料,专注的翻了几页,然后爽快的像老熟人似的说:“和平,你去安立大街邮局上班吧;美丽你就留在下面的倒影庙邮局上班吧。”

    余非见他们没有离开的意思,就说:“去吧,我这就给两边的局长打电话。”

    接着,扭头冲旁边的一个小年轻儿说:”小王,你把介绍信给他们开出来,让他们去的时候带着。”

    张和平还没回过神儿来,心想:就这么……这么……上班了?就这么和美丽分开了?

    他见陈美丽已经过去,到那个小王办公桌前开介绍信去了,赶紧冲着余非嘟囔道:“老……老师,我能留在倒影庙邮局么?”

    张和平一着急,不知道怎么称呼余非,脱口就叫老师。

    余非正在接电话,一时也没有注意到张和平说了些什么,挂断电话后,抬头见张和平的脸已经涨得通红,还站在她的办公桌前,便问道:“有什么困难么,和平?”

    “老师,我能留在倒影庙邮局么?”张和平勉强在脸上挤出一点儿尴尬的笑,声音放的很低,唯恐被一大屋子办公的人都听见。

    余非一笑,“我看安立路离你家可是最近了,你来这边上班还得倒两趟车,对你有点远吧?”

    “我……我在这里实习过,比较熟。”和平解释道。

    “噢,那就让陈美丽先到——”

    没等余非说完,和平又赶忙央求道:“留下她吧,我们也可以做个伴儿。”

    最后这个理由一下子让余非注意到了陈美丽。

    她怜惜的看了一眼张和平这个招人喜欢的小伙子,很善解人意地说:“想好了,别一时冲动啊!赶明儿你如果再以家远的名义到我这里提出调动,我可不能再依你了啊!”

    “得嘞,瞅您说的,哪儿能反悔啊,太谢谢您了。”和平如愿以偿,小声道着谢,心里甭提多高兴了。

    张和平跟陈美丽走出人事劳资科,美丽低声笑着说:“和平,你够本事的,一说就留在倒影庙邮局了!”

    张和平说:”不管怎么讲,咱们是同学,在一个支局可以互相照应着点儿。对不对?“

    美丽也高兴的点头:“刚刚我还想,新来乍到的一个人......这下好了,有什么事情咱们还可以互相提个醒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