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令人尴尬的热心肠

    更新时间:2016-11-28 17:59:53本章字数:2799字

    一、

    王师傅叫王恒,今年三十多岁,高高大大的个子,儿子小石头刚刚一岁半。

    说起来,她还应该谢谢张和平,还是张和平可巧帮了她一把,可以不上大夜班了。

    过去,电信班男同胞少,所以女同胞也得当男同胞使唤,没办法的事情,王恒截长补短的还要上几天大夜班。

    王恒是北京到山西插队的知情,丈夫是山西当地人,所以孩子没有老人帮忙带。她的丈夫又是货运司机,休息不好王恒也担心他出事儿。

    她想换个白班上,但是总没有机会,张和平来了之后,她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所以特别珍惜。唯独就是周一开班前会赶不上,已经三个月没拿到全勤奖了,先进职工就更不能奢望了。平时她挺愿意上早班的,因为下午可以有时间赶回去接孩子,做家务,照顾丈夫。

    陈美丽没想到上班才三个多月会有一个这样的故事出来,情绪一落千丈,浑身更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一整天,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党秀云、张和平玩回来的,她高兴不起来。

    第二天早上,陈美丽妈妈叫了她几次起床上班,美丽都没有应声。

    妈妈以为美丽头天玩累了,就说:“疯了一天,起不来了吧?快起!这是上班,不能说迟到就迟到,快起,要晚了!”

    美丽懒懒的起了床,她感觉下面有点不对劲儿:“哎呦,妈!快给我拿卫生巾!”说着,急忙往卫生间跑……

    “真倒霉!”美丽嘟囔着,把一切料理完之后走到客厅的小饭桌前,匆忙喝了几口妈妈准备的米粥,抓起一根油条就往外走,临带上大门时,顺口冲还在厨房收拾的妈妈喊道:“妈,我走了!”

    “注意点儿,带着卫生纸了么?”妈妈的喊声被大门挡在了屋里。

    快到中午了,阎师傅过来了:“小陈,我吃完饭了你吃去吧,我替你一会儿!”

    陈美丽假装低头结帐说:“谢谢您了,不用啦。”美丽开始有点烦阎师傅了,懒得搭理他。

    这时,左良师傅过来说:“小陈,咱们交接一下,你就去吃饭吧。”

    她像见到救星一样,腾地站起来,感觉身下“呼”的一下,她连忙往中间那间屋里走,跑到她的更衣柜前,伸手去翻卫生巾——怎么就没带呢?她心里咯噔一下,有点着急的想。

    陈美丽紧夹着双腿,不知道如何是好。如果是在学校,可以指使党秀云帮忙,但是这里不行。

    这时,就听身后阎师傅的声音,很低:“小陈,你有情况了吧?”

    不知为什么,听到从阎师傅嘴里说出这句问话,陈美丽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多亏背对着阎师傅,她假装很随意地用双手从下到上像干洗脸一样胡乱擦了一下脸,好像在擦脸上的汗,然后回过头:“您?您说什么那?”

    “你裤子……湿了。”阎师傅仍然用很低的声音说,“我好歹是有家室孩子的人了,我家闺女跟你也差不多大了,女孩子这点事儿我还是知道点的,现在都社会都提倡解放思想,我这个岁数都不封建了,你这么小的年纪还有什么别扭的?正常的生理情况,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陈美丽一惊,她说什么也不愿意当着阎师傅面儿回过身,低头去摸自己的裤子。

    “没关系,我看见肖敏在外面,我把她叫来帮帮你。”说着阎师傅走出去了。

    就听门外阎师傅大声喊:“肖敏,你过来!”之后,美丽就听到阎师傅在跟肖敏嘀咕什么。

    “哎呦,我说阎师傅您什么时候能消停一小会儿啊?!”肖敏人还没到,声音已经到了。

    肖敏说着进屋,冲着美丽笑着挤了一下眼,走到更衣柜前,一边开柜门一边放小声跟美丽说:“这阎师傅真够有意思的,没有他不张罗的。女孩子的事情他也管,不够他忙活的了!给你,我刚完事儿,还有半包。”

    “谢,您!”陈美丽匆忙说出两个字,从来没有过的那份尴尬让她不知道接下来还说什么。

    美丽伸手去接肖敏师傅递过来的卫生巾,扭身就要往院里的卫生间跑。

    “哎!我这还有一条绿工作裤,你换上。”陈美丽回身赶紧接过来肖敏递过来的那条洗的发白的、但是叠的平平整整的裤子直奔卫生间跑去。

    整个下午美丽总是情不自禁想起那个的尴尬时刻,她不好意思跟任何人议论这件事儿,但是心里总是特别膈应。美丽想,阎师傅跟老爸差不多岁数,老爸从来没有这样让自己下不来台,想想都尴尬,但是,没有阎师傅,机房里的肖敏也就不会过来帮忙。

    美丽到家,情绪不佳。

    老妈悄悄问:“今天是不是太累了?”

    “还说那,妈,我今天特尴尬,什么都没带就走了,结果裤子都蘸了。”

    “早上我追着喊你都不理,一门心思往外跑。我还以为你单位有备用的,以后你可得多预备几包放单位。多露怯啊!”

    “妈,您说我们单位的阎师傅怎么那样儿啊,真没法说了!阎师傅是大替班,每天都喜欢各处串串走走,没有他不知道的,而且说话总不招人爱听。”美丽把阎师傅怎么帮忙叫肖敏的事情说了一遍。

    美丽妈妈担心的问:“那个阎师傅平时作风怎么样啊?”妈妈说到一半儿,又赶紧自圆其说:“我这么猜人家阎师傅品行有点儿不合适,人家热心肠帮了咱,咱没谢谢人家,反而还挑人家眼,是有点儿不妥。但是,听你说也确实挺尴尬的。那咱们以后尽量跟他客气点儿,躲远点儿,敬而远之,这样的人不能得罪狠了,否则什么话他都能甩的出来。”

    美丽点头答应着。

    二、

    美丽的师傅叫吴左良,不论老少大家习惯叫他左良。

    师傅比美丽大七八岁,白白净净,矮矮胖胖,戴着一副金丝边儿的眼镜,看上去有点儿清高,不太喜欢讲话,也很少与其他同事往来。平时就是上班来、下班走。

    美丽就喜欢左良师傅写的一手漂亮的钢笔字。美丽有时还觉着他就像自己家里那位腼腆的小叔叔。好几次她拿着发报稿纸,请教左良问题,近距离翻看电报稿记录,左良都显得不自在,习惯性的用手在鼻子下蹭一下,其实没有一点儿鼻涕,然后下意识的后退两步,再远远地探过头来瞅电报稿纸。

    他说话声音小到几乎是耳语,常常还要把手搭在上嘴唇上。同时,还会下意识的回头看看有没有同事注意到他们在交谈。

    美丽总感觉左良师傅太紧张了,说话神秘兮兮的,感觉都有点儿神经质了。

    有时美丽故意有事没事儿跟左良大声说话,本来嘛,都是工作何必弄得鬼鬼祟祟的。

    周六的一大早美丽来上班,一眼就看到张和平正在擦桌子,美丽笑道:“和平,你真爱局如家啊,每天下了一夜班,还不赶紧回家睡觉去,在这儿耗着,都快连轴转了你。”

    和平也笑了:“今儿你师傅请假了吧?”

    美丽听和平这么说,诧异道:“你可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啊,我师傅请个假你也知道啊?”

    “哈哈,我可不是像那位师傅喜欢包打听,谁都知道了啊!更何况我跟你师傅换了班儿。今儿,嘿嘿,我是你师傅。”和平俏皮的一扬下巴,向美丽挤了个眼儿。

    美丽说:“得了吧你,没事儿吧?我师傅可是个做事儿低调儿,不喜欢张扬,跟我说工作上的事儿都小声耳语的,还唯恐影响到谁谁谁的人,他请个假还能让全世界都知道了?那这世界可就真没有秘密可言了!”

    美丽斜楞了和平一眼,自顾自拿上单册和笔,换上日戳,在戳样本上留下戳样,自己在“经办人”位置签上字,让和平在“检查人”位置签上字,将戳样本放回文件柜,拿上日戳到营业窗口准备开门去了。

    “嘿,你还不信呀,我向毛主席保证!今儿咱两搭班!”和平边说,边看看周围,见没人,就又放低声音得意地说:“今儿我跟你一班,咱们下班我再跟你说左师傅的事儿。”终于可以跟美丽名正言顺的上下班了,和平想,可惜就这么一天,还是左良师傅有事儿临时跟他调换的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