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情感密码

    更新时间:2016-11-28 18:20:17本章字数:3415字

    一、

    离婚后的最初几天左良每天回到家都处在恍惚的状态。

    按道理,一切按照自己期望的那样又恢复到了曾经的生活状态,再不用纠结于有家室的牵绊,再不用顾及到还有朝晖的情绪。但是,左良的内心却无法再恢复到从前,他常常感觉到不安,那些朝晖在这里居住时曾经被他忽略的生活细节,都会让他回味起来感觉从未有过的温暖。左良知道自己对朝晖的感情伤害再也无法弥补了。

    不管怎样,左良没有想到朝晖会那么果断的提出离婚,而自己却用逃避拖延来解决问题。相形之下,自己心胸还不如这胡同里的丫头,他从心里佩服朝晖,他觉着他真的不了解朝晖,自责自己一心总在考虑自己的感受,不曾花一点儿心思更深的了解朝晖的感受。在这方面,朝晖什么都考虑到了,把一切难题全自己揽过去,悄悄地调动了工作,没说一句不利于他左良的话。

    朝晖调走了,没跟谁打招呼就悄悄离开了。

    左良开始跟张和平搭班上大夜班,渐渐张和平和左良师傅混的相当熟悉了。

    这天,和平和左良师傅聊起在学校里男女生们的那些事儿,左良破天荒开玩笑说:“和平,你这么贫嘴,将来有媳妇了可要稳重点了啊。”和平不好意思的说:“得嘞,您说谁能看上我啊,我也就剩这点儿自娱自乐了,您再给我剥夺了。”

    “那你没事儿就读点儿书,学习学习。”左良半认真的开导。

    “哎呦哎,我还学什么啊,我学的就是邮政电信,眼下专业对口又干的电信,再学也不过就是考初级工、中级工、高级工什么的了……”和平说。

    “你就甘心情愿在这里干一辈子?就这么荒废一生么?”左良慢条斯理的问。

    “师傅,咱进了邮局就踏踏实实在这里好好工作呗,您让我还惦记什么?您觉着干什么才叫不荒废了一生?”和平半调侃半认真的说。

    左良看着眼前这个阳光大男孩儿,不知道从何说起。

    自己已经到了而立之年,一事无成,连家都没了,还有什么资格跟张和平这样的年轻人谈理想,谈成家立业?他忽然觉着和平这孩子没有像他那样的梦想压力,活的反而挺潇洒自在,他不再想回应和平了。

    “师傅,您说,嗯……用您的经验看,美丽这丫头怎么样?”和平笑着问左良。

    左良当美丽的师傅没几天,而且当时的心思全在与朝晖婚姻的问题上,根本没注意过美丽的情况,被张和平一问,反而说不出什么了。他笑着问:“你小子瞄上你这位校友了?”

    和平说:“瞅您说的,我不知道她对我怎么想的,惦记也是瞎惦记,不是么?”

    “这是两个人的事情,你要找机会多接触,多了解。”左良想起他和朝晖当年的往来又说:“和平啊,我比你大十来岁,但是在婚姻上我最后还是个失败者。按道理没有资格谈经验,不过你从我的失败婚姻里,不妨总结一下经验。”

    和平没想到左良竟然这么坦率的主动提及他的婚姻,“您和朝晖师傅多好啊……”

    “不是常听说这么句话么,婚姻就像穿鞋子,合适不合适自己的脚最清楚。”左良想了想说:“人的感情非常有意思,就像咱们每天书写的电报码,需要破译。更重要的是正确破译。”

    “问题是我感觉,有时候电报码发出去了,没人接收,更别说被人破译了。”听了和平这句话,左良苦笑了起来。

    他自己和朝晖曾经互为文学知己,那升温的情感密码让他们失去了正常的判断,致使双方在破解时出现了偏差,友情和爱情仅一字只差,酿成如今他们心中无法平复的遗憾。至今他左良都无法确定自己的感情密码到底是哪一个字,因为离婚之后,他依然不能回到从前,依然恋恋不舍曾经让他逃避、现在又时时留恋的那段日子。这到底是怎样的情感在作怪啊?!左良沉浸在自己的沉思之中。

    和平见左良师傅不再出声,知趣的回到机房。

    二、

    倒影庙邮局6所开在繁华的购物中心附近,明天就要开办邮政储蓄异地取款的业务了。重新装修的邮政储蓄柜台左侧的进出过道,特意为朝晖设计了一处容纳两人的小机房。

    今天对外营业结束之后,朝晖他们储蓄组人员才可以和科技部高粱他们几个小伙子开始做明天邮政储蓄开业的最后准备。高梁已经把朝晖的电报设备调试好了,之后又根据临时要求在机房又增加了一部长途电话,当一切准备就绪,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将来这里储蓄组要安排五人,四个储蓄专业柜员一个电报员。朝晖被安排的班次是每天9点到下午3点半,周日休息。另外四位储蓄柜员分别是营业、复核、替班、班长。

    “今儿咱们就在单位凑合到天亮吧,反正这会儿也没车了。”高粱说。

    朝晖看看四周地方窄小,明天9点还要演练,她参加岗前培训时的材料还在家里……她对高粱说:“小高,你就在我那个机房凑合吧,我家不远,溜达就能到,还有那些明天开业要用的材料我放家了,怎么也得去拿。”

    “那我送送您去。”高粱说

    “哎呀,不用!我习惯下夜班回家了。”说着,朝晖出门骑上自行车走了。

    昏暗的路灯下,朝晖想起左良,想起他们一起下夜班走在空旷的马路上,聊文学,聊写作……她还记得左良说:“我觉着作家就要有献身精神,要肯于深入生活,没有深厚的生活经历,就不可能创作出优秀的作品……”

    朝晖自问:“难道结婚离婚也是文学体验的一部分么?”她默默苦笑起来。

    正在胡思乱想中,朝晖的自行车车把一晃,朝晖身子一歪,赶紧跳下车。低头检查发现自行车前轱辘车胎扁了。朝晖想,反正也不远了,推几步就到家了。

    就在这时,朝晖感觉身后有个人也推着自行车径直走过来,朝晖心里一紧,她故意转到车的前面,用手抬起车座,往自己身前一挡,这还是老爸教她的一招儿。昏暗的路灯下,朝晖仔细看,才看到走过来的人竟然是高粱:“嘿,你这是干什么啊?”

    “干什么?这么晚了,我能放心你一个人回家么?”

    朝晖想,如果今晚我直接到家进院,也不会发现高粱远远的保护着自己,什么都不说就悄悄调头回局了。

    “你真够逗的,一路上怎么也不言语啊?”朝晖说。

    “有什么可言语的啊,咱们忙活一天一夜了,明天你们还要开业上班,够累了,谁还有精神聊天轧马路啊?然后您再推推让让不让我送,我送您到家,您再跟我客气……”听了高粱说的话,朝晖笑了,心想,高高大大的高粱心还真挺细的。

    筹备工作越忙,朝晖越觉着充实,心情也随着年节的临近开朗了许多。

    异地储蓄业务推广初期,每月没有几笔办理异地存取款业务。朝晖坐在机房,每天坚持噼噼啪啪敲字码练习两个多小时,不在电信班组了,敲电报码的机会太少了,朝晖坐在机房里,就拿着报纸练习敲字。十年荒状元,不用则废啊,朝晖不希望自己的敲码速度就此荒废了。

    今天她没找到新报纸,自己就顺手敲出“逝者如斯”四个字,心里不由得生出许多感慨。于是朝晖索性由着性子一气呵成,敲出了自己对时光的感慨。

    朝晖将敲出来的文稿用文稿格纸抄写了一遍,最后,留下了倒影庙邮局6所的地址和单位电话,找来[邮电公事]信封,写好编辑部地址和收件人宏文编辑,叠好文稿,放入信封里,封上封口,在信封一角剪开一个三角口(这是免邮票投稿的标志),她拿着走到营业厅将信投入信箱里。

    第三天四版编辑宏文打来电话,他收到朝晖的稿子就特别高兴,因为朝晖是报社特约通讯员,又是四版高产、高质量投稿的通讯员,宏文正筹备三版新业务专栏,正好向朝晖预约下期异地储蓄相关推广稿件。

    宏文说他刚参加了年终工作会,企业报刊明年将配合企业改革,推出记录企业改革,企业发展,推广新业务的专版,希望朝晖积极关注企业改革和企业的发展,写出更多反映企业一线方方面面的稿件。宏文所说那句“通过我们一线通讯员的笔反映企业的改革,记录一线职工所经历的这场变革”让朝晖很受鼓舞。朝晖放下电话,好像又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那是一种心灵的归属感。

    三、

    左良接班走进机房,到锅炉房把带来的中午吃过的剩饭放蒸箱里准备夜里填肚子。

    和平拿着从传达室取的报纸进来,放到桌上。又从包里拿出两个大饭盒出来,说:“师傅,我妈说年三十吃饺子,赶上咱师徒值大夜班,让我给您也带了一盒饺子。”左良听了心里一阵温暖,嘴上却淡淡的说,“什么年不年的,我从来不过年节。”

    “哎呦,您不迷信,过不过没关系,好吃不过饺子,我觉着吃到嘴里才最实惠,您说那?我去熥上去。”说着拿着饭盒到锅炉房热饺子去了。

    左良拿起刚刚和平放到桌上的报纸,翻到四版,首先看到的是就是散文《逝者如斯》——作者向阳:“……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人世间有多少情怀,像那银河中的星星,洒落在时光的长河里,延绵不绝。”左良默默地读着,已经想不起来自己最后一次被感动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多少日子过去了,不论是结婚、离婚、单身都不曾让自己由衷的兴奋过,自己像浮游在生活之上,这繁华都市某个微不足道的单元房里梦想着成为一颗星,却找不到归属的角落,高不成低不就,我能做什么?朝晖可以用生活的平凡点缀岁月,留下点点滴滴的感想,我留下了什么?难不成是那些点评,那些不屑于平常的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