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调离

    更新时间:2016-11-28 18:24:22本章字数:4422字

    一、

    陈美丽初一值班,她一大早就来局里接班,临出门时,妈妈让她带了一大包饺子。

    她一进机房门就跟张和平说:“和平,我妈让我给你和左良师傅带来的饺子,你们就当早点吃吧!”和平受宠若惊,兴奋的说,“哎呦,美丽,赶明儿回家帮我谢谢阿姨啊!”美丽笑道:“和平,这个可不是你一个人的,还有左良师傅的那。”

    “知道,知道!”和平答应着,招呼左良师傅吃,左良笑着说:“昨儿晚上吃的不少,现在一点儿也不饿。”他觉着和平吃一些,还可以留下一些作为美丽的中午饭,毕竟过节周围的小饭馆都放假了。

    左良让和平自己吃,他自己借口有事儿准备回家了。

    美丽听说左良不吃,想到左良师傅就一个人,便问,“和平你昨天带饭没有?”

    和平赶紧说“带是带了,已经吃完了!”他唯恐美丽变主意不给他吃了。

    美丽说,“哎呦哎,我又不抢你吃的。我就是想让你把饭盒拿过来,我给你留一半,剩下的就 让左良师傅带走,回家吃呗。”

    左良笑道,“美丽,不能说剩下的,应该说另一半。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惦记着我这个师傅。回家也代我谢谢伯母。再替我向伯父伯母拜年!我今天也是有朋友来家拜年,就不跟你们聊了。”

    左良不想在局里多呆,他觉着一会儿陆陆续续职工都来上班了,他不想和谁寒暄。

    美丽接过和平递过来的饭盒,赶紧倒出一半饺子,把分出的一多半饺子装进书包一起交给左良,“这是我妈的心意,您怎么也得尝尝,回家也就不用做饭了,再说我多不容易啊,大老远带过来的。”

    左良心想美丽这孩子还真懂事。今天初一没有饭馆开门营业,他自己确实也无处可去,家里也真没有现成的吃的,只有一点儿挂面了。

    于是他笑笑着说:“全归我了?中午你可就没地方吃饭了啊。今天可是初一,你在周围没地方找饭辙啊。”

    和平赶紧接过话茬儿说:“得嘞,师傅,我中午给美丽送饭,您就放心吧。”左良看着张和平和陈美丽,内心由衷的感叹,年轻真好,无忧无虑,有那么多选择的余地。

    左良笑着对美丽说:“那我就不客气啦!”转身善解人意地又拍了一下和平,说:“那一切都交给你办了!”

    和平笑道:“嘚嘞,师傅,放心吧,您那!我这里就给您拜年啦!”说着赶紧把装饺子的饭盒口袋帮师傅挂在自行车把上,目送左良骑车出了邮局大门。

    二、

    宏文在楼下遇到左良,也没有客气跟着左良回到单元房里。

    左脸笑道:“大过年的,你怎么想过来找我了?我这里就只有一瓶小香槟,还有这包饺子。”左良举起手里美丽送的饺子。

    “呵,你比我强啊,还有人给你饺子吃,瞅瞅我,惨啊,一个人在报社值班,收稿、看稿、排版、校对……到现在什么还没吃那。”宏文笑着发着牢骚

    “老弟,我可是刚下大夜班啊,难不成您是想让我接着陪您上个白班吧?”左良笑着明知故问。

    左良知道宏文是来蹭饭的,进屋赶紧到厨房想着把饺子用油煎了。宏文在一旁眼瞅着左良咚、咚、咚小半瓶子油倒进锅里,笑道:“真是一人吃饱全家人不饿啊,老哥,咱一个月也就这几两油啊,下半月您这是准备白水煮白菜么?”

    “我一年中几乎全是在外面解决吃饭问题了,在家很少开火,所以我的那点儿粮票的确紧张一点儿,油票够用。呵呵,甚至比较富裕,大过年的咱还对自己抠什么劲儿啊。”左良把饺子煎的焦黄酥脆端上饭桌。想起春节前用户口薄到粮店排队买回来的几两花生和瓜子还放在茶几上,也过去拿来放到桌上,两人打开那瓶小香槟,边喝边吃边聊起来。

    宏文问:“左良,你有兴趣为人作嫁么?”

    “你想拉我到你那儿去?”左良已经猜出了宏文的意思。

    “现在三、四版几乎没有人了。刚刚开完年终工作会,回来主任就安排让把三版企业文化改到一版,主要配合企业改革的主题。三版明年以推广新业务,宣传新业务举措为主。头儿的意思,我应该把重点放在三版。四版职工文化生活稿缩减成每周三发一次,其他时间与三版配合。美编成子辞职了,摄影这块儿我这里兼着,通讯员都开始忙活推销去了,来稿质量也实在不敢奢望。过去的老通讯员写稿的热情不高,我一个人跑三版的稿子就够一梦了,再要做四版,有些吃不消了。你那么热爱文学,不如过来做四版吧?我想想也就你最适合这个位置。”宏文说完,期待的看着左良,因为好几次提到这事儿,左良都用各种借口推掉了,没想到这次左良笑着点头同意了,一点儿没让宏文着急。

    其实左良听宏文聊报社的事情,就明白曾经红红火火为职工文化生活专门开辟的文化生活四版不会长久了。左良不是想知难而上,只不过想逃离开倒影庙邮局。他想借这个机会换个工作环境。自从跟朝晖离婚,就一直想离开倒影庙邮局,但是想来想去自己除了电报,好像就剩下写稿了。

    从内心讲他看不上不伦不类的企业报社,也没想去那里工作。他的理想就是奔着纯文学刊社。只可惜自己很小就当兵,转业时也没有赶上高考机会,国家恢复高考的时候他又因为已经工作错过了全日制上大学的机会。他通过自考完成了中文大专学历,却依然觉着没有底气辞职投奔转业的报刊社。如今,离开倒影庙邮局的愿望让他已经不再关注曾经的纠结了。

    左良对宏文提到的文艺版的状况并不吃惊。他觉着毕竟是企业报刊,一切都应该围绕着企业发展做功课,他明白这里没有纯文学展示的天地。

    左良跟宏文说:“宏文,让我过去这事儿你就去运作吧,我就等你话儿了。”

    宏文没想到左良这么痛快,赶紧说:“有你这话就行,嘿嘿,我其实已经跟主任说过了,主任说让我自己先选择合适的搭档,主任说实在不行就通过竞聘招,他已经在人事部备案了。”

    “呵,现在有公开招聘了?”左良笑道。

    宏文喝了口酒,说:“改革嘛,什么都要改。先走个形式,务虚,嘿嘿,选谁还不部门自己说了算。”

    三、

    这天,倒影庙邮局6所来了一位广州用户,该用户来到储蓄柜台要取一万元现金,朝晖按照前台填好的电文敲完发往广州向对方局核验,半个多小时后,朝晖接收到了对方支局邮政储蓄的回复电报。她按照岗位培训班里学到的要求,对户名、账号、取款额、资金余额进行核对,这时她核对出余额不符,赶紧把储蓄班长叫进机房,班长给广州开户储蓄点打长途电话确认,拿着用户的原始存折逐项核对,最终发现,用户存折里其实只有100元,前面的¥被巧妙的涂改了。

    班长让朝晖立即报警,自己到储蓄柜台暗示储蓄柜员拖延处理时间,安排好一切,班长和朝晖从后门转到营业大厅,等警察的到来。

    朝晖和班长刚刚走到大厅,就看到有三个特别不显眼,穿着非常随便的小伙子直奔班长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取款用户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三人围住按在等候椅子上。效率之高让朝晖这个已经有了思想准备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事后朝晖问班长:“他们怎么认识你?为什么会直接找你啊?”

    班长笑道:“我穿着标志服,戴着储蓄工号章,他们当然直奔我来了。”朝晖真心佩服三位便衣警察。

    随后,传来的消息是,取款人是无辜的,存款人才是罪魁祸首。他们想利用邮政储蓄异地取款审核原件困难的漏洞,在广州将存折作弊之后,寄给取款人,假称是还借款。

    朝晖想起宏文电话里嘱咐她的投稿需求,心想这不就是邮政储蓄初期遇到的新情况吗,何不写出来,供各个储蓄网点借鉴呢。

    四、

    朝晖刚进机房,电话铃就响了起来:“你好,这里是倒影庙邮局6所邮政储蓄。”朝晖听对方只是犹豫着:“喂,”了一声,从那熟悉的招呼声,朝晖一下子就听出是左良的声音了,她明白肯定左良在那一头也听出了她的声音。

    朝晖半天不知该挂断电话,还是开口问点儿什么……对方也迟疑了一阵,才开口道:“你,还好吧?”朝晖尽量表现的非常平静的反问道:“您找谁?”

    “你,你不是朝晖么?我就找你。”左良在电话那边说。

    “找我?”朝晖想,左良还有能有什么事找我呢?

    “噢……我留在你那里的东西你就随便处理了吧,我都不需要了。”朝晖不想再见到左良,这么长时间了,离开时没带走的东西也实在没必要为了取走而劳什子见他,她不想让大家都尴尬。

    “不不,朝晖,今天我找你是因为你写的《严格异地审核复核,防患未然》的稿子。”左良赶紧解释

    “你又借调到报社去了?”朝晖脱口说,心里却百味杂陈,想着自己问这个问题太多余了。

    “这回是彻底调动过来了。”左良回答。

    “这样啊,”朝晖说:“稿子里面的案例储蓄班长最清楚,我把她叫过来,具体怎么修改你和她商量修改吧,不用征求我的意见。”不等左良回答,朝晖就按响了班长办公桌的分机。

    五、

    阎师傅给陈美丽送来一封私信,是报社发过来的,阎师傅交给美丽信的时候,开玩笑道:“左良给你写的吧?不用猜,一看这字就错不了。”

    美丽也看出是师傅左良师傅的字了。她拆开信封,只有一页纸:“陈美丽同志,您好!近期本版征集红五月诗歌散文作品,如有兴趣,投稿至四版。欢迎赐稿”(落款:吴左良,年月日)美丽感觉这封征稿内容不带一丝师傅的私人的情感在其中,能想象是一张板着的脸,一本正经的那种。

    不管怎样,由报社想自己征稿,还是自己的师傅,美丽心里还是多少行动起来。

    美丽想起一次自己看《普希金诗集选》左良曾经鼓励她写诗投稿,当时根本没往心里去。没想到左良师傅那么心细,调到报社,就想到邀请自己写稿,师傅调走了还没有忘记我这个徒弟,给自己展示的机会。美丽想,我不能辜负了这个机会。

    六、

    左良来到编辑部,他开始向各支局网点有侧重的发出征稿邀请。但凡有一个豆腐块的地方留给文学创作,左良都想要做精,做出亮点。

    他渐渐地从心里愿意与通讯员们进行互动,他尽可能的为他们提供帮助,争取上稿的机会。左良好像找到了一个支点,让自己撑起了小报上那一角文学的天。他在众多的来稿中,一眼就发现了陈美丽的来稿信封。

    美丽的字体对于左良来说太熟悉了。他打开信封,一张薄薄的稿纸,上面是美丽熟悉清秀的小字。

    明天

    作者 陈美丽

    潇洒地挥一挥你的手,

    仰头拂去眉前那一缕还黑的头发,

    对,就这样甩掉昨天。

    轻松畅快地吸一口清新的空气,

    怎么,你要回忆往事?

    不,不,还有明天。

    前方有广阔的土地,

    在等待着你我去开拓耕耘!

    左良看着美丽发来的小散文诗,字迹工整,内容清新,心里由衷的高兴。透过小诗散发出来的是青春气息,稚嫩中带着渴望和追求,热情洋溢,左良反复品味着,这是他第一次独立编辑,排版。他不断地删改,力求简洁,对每一句都做了大刀阔斧的修改。

    排版时他还特意将这篇修改过的小诗放在四版的黄金角的位置。

    七、

    朝晖得知左良调到编辑部,心里就不想再往编辑部投稿了。

    她开始把自己的文稿发给京城报社以及一些青年刊物。遇到需要给邮政企业内部发的纯业务投稿,她就将班长名字与自己放在一起再投给报社,后续文稿内容如果需要与编辑的沟通自然由班长去做。

    朝晖不想因为不必要的纠葛打破自己平静的生活,也不想因为左良而再次压抑自己对写作爱好的追求。曾经为了给左良、也是给自己一个温馨的家,朝晖压制着写作的欲望和冲动,全心全意的想营造一个家的氛围,结果却是让自己如此受伤。

    朝晖喜爱写散文,她写的散文也多次在京城报社的五彩青春专栏发表。

    这个春天在一个报社组织的笔会上,朝晖第一次见到了主编章哲,章哲儒雅的举止让朝晖心动,章哲在笔会上提到了朝晖和她写的散文,会后章哲还特意找到朝晖,希望她多多向报社投稿,多弘扬工人阶级的生产干劲和热情。同时,鼓励她深造学习,热情邀请朝晖参加编辑部组织的下一届业余职工文学创作培训班。这让朝晖有了真正找到了“组织”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