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竞聘

    更新时间:2016-11-28 18:29:40本章字数:3299字

    王恒师傅今天休息,阎师傅替班,跟和平搭档上大夜班。夜里和平饿了,拿出饭盒想吃点儿东西,跟阎师傅客气道:“阎师傅您也吃点儿?”阎师傅说:“我不习惯夜里吃东西,晚上临来时吃的晚,也不饿。”

    “得嘞,那我自己吃去了,麻烦您照应了。”和平说着要往外走。

    阎师傅说:“晚上也没人,你就在这儿吃吧。”

    “那多不合适啊,您这儿瞅着,我在这儿希里呼噜的吃,也太不礼貌了。”和平不想给阎师傅唠叨的机会,他就想自己呆一会儿。

    “嘿,你小子还挺懂事儿的!对了,有一阵子没见你给美丽送饭了。怎么个情况?”阎师傅哪壶不开提哪壶,和平感觉阎师傅就是明知故问,包打听。

    “能有什么情况啊,人家没看上咱呗,咱就别再像块狗皮膏药似的,一个劲儿的往人身上贴了。您说对不?”和平自嘲道。

    “难不成美丽真看上她师傅了?”阎师傅刚说完和平就蹿儿了:“您这是说什么那?美丽再怎么着也不会跟,跟左良扯上啊!”

    阎师傅说:“和平,我也是黄土埋半截子的人了,感情这东西啊,特别微妙,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招安了。”

    和平觉着阎师傅又开始编排人了,左良刚离婚,又比美丽大出那么多,美丽图什么啊……和平越想越觉着阎师傅太不靠谱,他纳闷儿这阎师傅凭什么就这么猜测呢?

    二、

    红五月职工文艺汇演在工人体育馆包场。张和平代表城西区演唱的是费翔春晚唱响的《冬天里的一把火》。党秀云在台下兴奋不已,她到城西观众席找到陈美丽,说:“美丽,还别说,张和平唱的一把火真盖了冒了!”美丽淡淡的说:“是,唱的挺好的。”

    “和平在你们单位人缘儿一定特别好吧,他那么热心肠。”党秀云问。

    “是,他是热心肠,爱局如家,助人为乐,挺招人喜欢的。”美丽认真的说。

    “嘿!美丽,听你的语气好像你对他一点儿都不感冒啊。”党秀云拿着腔调学了一遍美丽的话,说:“你整个儿就是劳资科的人看着档案,对职工作评价的架势。”

    “嘿,那你还让我怎么夸他你才满意?”美丽被党秀云逗乐了,她斜楞着党秀云:“你是不是看上和平了?”“哎呦哎,美丽你说什么那,你是不是怕我抢你的和平啊?”

    “别,别,别这么说,”美丽赶紧制止秀云:“我跟他可八竿子打不着,没听说么,距离产生美,我们天天在一起,早腻烦了!”党秀云也不示弱:“还有一句你怎么不说啊,叫做日久生情!”

    美丽想起发现张和平动真格儿的要跟自己谈恋爱,还经常为她破费,花钱给她买这买那,把精力全放她身上,下班后也不回家休息,而美丽却对他根本没那个意思,当时她觉着不跟和平说开,和平再是一根筋的继续下去,无形中反而耽误了他。美丽心里很不落忍,美丽不想那么见小,占人家小便宜,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所以美丽那天才借机跟和平挑明了跟他只是同学、同事、一般朋友关系,当时可能很伤了和平,好在和平没有死皮赖脸强她所难。

    如果一会儿张和平过来,党秀云再开他们俩交朋友的国际玩笑就不合适了。所以,美丽赶紧说:“党秀云,一会儿和平过来,你就别开这类玩笑了。”

    “怎么了?不会是你欺负人家了吧?”党秀云说。

    “我怎么欺负他呀,我们单位有好奇心重的师傅,喜欢包打听,没影子的事情添油加醋。我们俩说心里话什么事儿没有,架不住给往一起撺掇。和平人确实不错,也挺照顾我的,但是我总觉着他对我就是同学、朋友的那种关心,我觉着他就像个大男孩儿。”美丽认真的说。

    “那和平怎么想?”党秀云问。

    “和平……他怎么想我还真不知道。”美丽隐瞒了和平想要跟她交朋友的实情,美丽觉着和平有他追求幸福的权力,自己也有选择拒绝接受的权力,但是没有满世界抖落人家隐私的义务。况且,她感觉党秀云喜欢和平,何不成人之美呢。如果把和平追自己的事情说了,将来大家在一起会很尴尬。

    党秀云真心喜欢和平,她希望通过美丽能有更多接触和平的机会。她说:“美丽,一会儿散会,咱们仨人转转去吧?”美丽不好立即拒绝,笑着说:“等会儿和平过来再商量吧。”

    和平从后台回到观众席这边,看到党秀云,高兴的凑过来问:“党秀云,你听我唱的怎么样?咱一个晚上练出来的!”党秀云笑着说:“哎呦,瞅你,又来劲儿了,整个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听你这话茬儿……我唱的不好?”和平不自然地看看美丽,又看看党秀云。党秀云说:“当然好了,和平,我是真心话,我不像美丽,不知道鼓励人。和平,后面的咱就不看了吧,好容易咱们见个面,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

    “好啊,”和平有些尴尬的问,“美丽你去不去?”美丽笑着说:“和平,党秀云好不容易见咱们,怎么也别辜负了她,我只能陪一小会儿,今儿阎师傅替我,我不想让他话多,聊一会儿我就先回去。”和平觉着既然向阎师傅张口了,不如彻底就不回去了。美丽说:“和平,我真憷阎师傅那张嘴了,行啦,先不想了,咱先找个吃饭的地方。”

    三、

    在工体附近他们找到一个小饭馆,仨人买的饺子,美丽吃了几个就告辞离开回单位上班去了。党秀云和张和平天南地北的聊到很晚才感觉该是回家的时间了。和平说:“党秀云,我送送你吧,天太晚你一个人回家我不放心。”

    党秀云心里暖暖的,和平上学时就是热心肠,又是班里有名儿的大活宝,党秀云喜欢和平的性格。

    和平把党秀云送到车站,车进站时,党秀云说:“和平,如果你平时没事儿就给我打电话吧,你白天时间多,赶上我休息咱们还可以出去转转,现在同学都各奔东西了,约起来实在不容易,我觉着每天上班下班两点一线特没劲。”和平摸摸自己的头,笑着说:“行吧,只要你不嫌我讨厌,我可就像块膏药贴上了啊。”听了和平这句话,党秀云哈哈哈的笑着上了车。

    和平目送着公交车出站,心里一阵欢喜,美丽和党秀云是一对儿闺蜜,性格相投,在和平眼里美丽是那种文静的美,而党秀云是另一种风格的美,总是没心没肺的说笑,看上去比较幼稚单纯。上学的时候和平在班里只是在教室里远远地欣赏这对闺蜜,而工作以后,通过跟美丽和党秀云近距离接触,感觉与党秀云在一起更轻松,特别是今天,和平感觉一直压抑的热情再次被点燃,党秀云也没嫌弃他贫嘴。

    四、

    朝晖在报社主办的职工业余文学创作培训班结束了。越深入学习,她就越感觉自己的差距。她想趁着自己没有更多的生活负担,系统的学习一些必要的知识,弥补自己文化知识的“先天不足”提高自身文学素养,她想通过参加成人自学高等教育考试,给自己压力。在培训班结业前的交流讨论时,朝晖把自己的想法讲了出来,得到了在一边旁听的主编章哲的大加赞赏。那天,章哲跟朝晖一起走出编辑部,两人从东单一直向西,边聊边走,不知不觉走到西单体育场,一路上章哲讲他15岁去东北建设兵团的经历,讲他们是怎么传看手抄本小说……分手时,章哲鼓励朝晖说:“你有生活经历的沉淀,有在企业工作的素材积累,这些是非常珍贵的财富,你有意愿提高文化素养,这是非常好的开始,我祝你成功。”“谢谢您的鼓励。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今后我也少不了会上门请教,给您添乱。”朝晖由衷的说。“朝晖,你可千万别客气,我们编辑部随时欢迎你过来做客,也希望看到你写出更多的好作品,给我们多投稿。”朝晖感觉非常温暖的,心里感觉格外畅快。

    五、

    美丽收到左良寄来的一份报纸,打开一看是自己已经看过的,暗笑师傅过糊涂了,把一期旧报给自己发过来。中午,太阳照在屋里暖洋洋的,她索性把整张报纸展开铺在桌面儿上,将两手手心朝下平放在桌前,下巴搭在手背上面,眼睛眯缝着随意撩着报纸上的字,犯着迷瞪。隐约间她在夹缝看到一则“招聘启示”内容是面向企业全体员工招聘编辑一名。美丽这时也不犯困了,赶紧凑近仔细研究——……年龄35岁以下,专科(或者同等学历)以上学历,热爱文字编辑工作,有工作热情和责任心……陈美丽暗笑师傅的良苦用心。

    美丽来到机房,在打字机上敲下“个人简历”——

    陈美丽,女,共青团员,21岁,毕业于北京邮政电报中专班,本人积极要求进步,热爱文学,现在北京城西倒影庙邮局电信班工作。有意愿做编辑工作。

    美丽不知道应该怎么写自己,她照猫画虎按照招聘启示里的具体要求,对应着写好自己的简历。她仔细看了两遍,感觉也没有什么可写的了,正要叠起来放进信封里,忽然意识到自己疏忽了什么?对啊,自己的简历怎么就这么打印出来寄给编辑部呢,这也太不严肃太不礼貌了!于是她找来信纸,认真的抄写了一遍“个人简历”,然后仔细的叠好放入信封,贴上邮票投入信筒。她期待着这封信,能给她带来一个新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