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不要急于做出决定

    更新时间:2016-11-28 18:37:47本章字数:2517字

    一、

    党秀云给美丽来电话问起张和平,美丽说也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张和平了。她没有跟党秀云透露关于和平考函大的事情,美丽觉着既然和平没有主动跟自己说,也没有跟党秀云说自然有他的想法。再说,如果自己把听说来的话跟党秀云说了,像党秀云这样的直肠子,还不一定会怎么满世界找和平刨根问底,美丽可不想这么多事儿。更何况美丽感觉和平与自己越来越疏远了,她也不想把这个猜测透露给党秀云。美丽确实好几个月也没见到他了,跟党秀云说她也不会相信啊,同在一个支局一个班组怎么会这样?换谁也不会相信。

    美丽感觉这几个月过的特别漫长,她从内心不平衡忍不住给给左良师傅写信,到后来自己一点点的消化平复心情,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左良师傅没有给她回信,她其实也担心那封信不小心弄丢了,让无关的人看到实在不好。

    二、

    编辑部主任提出年终到支局搞个调研,针对邮政改革的焦点问题做个专题报道。左良看到对支局调研采访的名单里有倒影庙邮局,他正心里一直惦记着美丽,暗想何不借这个机会去美丽那里看看,他对宏文说他对倒影庙邮局比较熟悉,采访起来会顺利一些。宏文也认同了他的想法。

    这天他来到倒影庙邮局,先按照事先跟老局长的约定好的提纲找老局长聊了一个上午。从老局长的言谈话语中,左良发现支局的领导班子已经不再是一色的以出身作为提拔局长的硬指标了。左良调离支局的时候,局长几乎都是从投递员提拔上来的,而这次来到倒影庙邮局,倒影庙邮局除老局长快退休还留在班子里,两个副手都是从营业和财务提拔上来的副局长和局长助理。邮政电信已经不再是最热门的专业,邮政储蓄和报刊发行一跃成了邮政的两个重点专业,原因很简单,邮政从公用事业单位转型为企业单位,不仅仅要考虑普遍服务,还要顾及经济效益和企业成本了。这就意味着未来邮政哪个专业有效益,哪个专业才是要重点发展的专业。左良想邮政要翻天覆地的改革了,这些改革说带来的变化其实就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潜移默化的被推动着,影响着每一个邮政职工的命运和切身利益。

    临离开时,老局长向左良发牢骚说:“左良,你们这批年轻人多踏实啊,工作认真,从来不好高骛远,现在的年轻人刚进邮局刚几天啊,就惦记着考大学离开邮局,你说将来邮局谁来接班啊。”

    左良心里明白老局长说的肯定还包括电信班的张和平和美丽。左良说:“局长,咱们企业要改革发展,好多过去老的专业肯定会萎缩,年轻人要学习,是适应发展的需要,您还是应该支持他们。我们那个时候不是没有这个机会么。”左良没敢说自己就是悄悄完成的自考。

    三、

    中午,左良谢了老局长的盛情,自己独自下楼来到电信班找美丽。电信班还是他走时熟悉的样子,唯独不一样的是机房不再噪杂,自从电话放开入户,有符合条件的普通家庭开始可以申报安装电话,再后来又出现了移动大哥大,电信业务就明显不如往年那么繁忙了。左良情不自禁为电信业务的未来、为美丽她们的发展不安。

    他在机房没找到陈美丽,就来到通往营业窗口的那间电报处理兼更衣室的房间,从这里通过斜开着的后门,看营业窗口台,美丽正背对着左良坐在那里。只见美丽身前的柜台桌的抽屉是开着的,美丽把她的两只胳膊搭着抽屉边沿,低着头像是在看什么。

    左良在美丽身后的屋里面远远的看着她。半天没见美丽抬起头来的意思。

    中午的营业厅里,邮政储蓄柜台还能看到有几个用户,其他地方没见到一个用户。左良轻轻走到美丽身后,探头想看个究竟。这时美丽像听到有人走过来了,迅速起身,拿开两只胳膊,关上抽屉。当她看到是吴左良站在他身后时,脸涨得通红:“哎呦!是您啊,吓我一跳!”左良笑着问:“你干什么呢?半天不抬头,你还吓我一跳那!”

    “您可别说我半天不抬头,这要让别人听到了,我这个月奖金又要黄了。”美丽说。

    左良赶紧回身看看,见没人就说,“你看什么呢,这么聚精会神?”

    “还能看什么,我看书那。”美丽说。

    “看书又没干别的,干嘛偷偷摸摸的?”左良问。

    “我根本没打算偷偷摸摸的,问题是没用户也不让看书,被查到就罚款,所以我实在觉着这么傻傻的做一天太浪费光阴了,所以就把书放抽屉里了,不这样实在不行啊。”美丽说。陈美丽告诉左良说她正看的是高考复习材料。这时肖敏过来替换美丽吃午饭,美丽和左良于是一起来到邮局对面新开的小饭馆。

    两人坐在饭馆一个僻静的地方,左良看看四周人们都是匆忙吃饭,小饭馆拥挤不堪,每个座位都有人站在身后等座位的,这里不方便跟美丽踏踏实实聊一聊,就说:“美丽,你今天是早班吧?我三点多过来找你,你等一会儿我,我今天办完事咱们一起走。”

    左良下午又跟副局长,局长助理,以及几个班的班长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座谈,座谈结束之后,左良到电信班找到美丽一起走出了倒影庙邮局。

    他们来到月坛公园,公园内非常清静,左良和美丽默默地走,谁也没有主动打破平静。

    许久美丽问:“师傅,您收到过我的一封信么?”

    “嗯,收到了。”左良没再多说,因为当时他也不知道如何给美丽一些建议,与其说些冠冕堂皇的话敷衍,不如先暂且搁置一下。

    “师傅,我现在越来越不想在这里呆了。”

    “为什么?”

    “我也说不出来,反正觉着没意思。”

    “你以为换个环境就不烦了?”

    “我也说不好。”美丽纠结着。

    左良想起自己曾经的经历,对美丽说:“美丽,当自己想不明白,焦虑根源的时候,不要急于做出决定,不冷静的决定往往看似摆脱了眼前的焦虑,却又跳进了新的问题的焦虑之中。你想换个环境,新的环境如果跟你现在的环境类似,不如不换。因为到新的环境,首先你要熟悉新单位,新的同事,单位同样也要重新了解你。”

    美丽说担心局长明年不让她报名参加函授大学考试。左良说:“美丽,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你就抓紧复习功课,至于局长同意不同意,现在想既分心又影响心情复习,这不是你能决定的,你唯一可以做的是好好复习,一旦机会来了你没有错过。你换个新单位不一定就能顺利报考。”左良没有说局长跟他发的牢骚,这几天在支局的调研,他心里坚信邮政越来越会放宽和支持职工自学成才,更何况面对电信业的萎缩,电信职工臃余肯定要分流,不支持他们学习,将来他们就没有更宽机会。

    左良笑着问美丽:“和平最近的怎么样啊?你们相处的怎么样?我就感觉当初他就是为了你才有意下班不回家的。”

    “现在和平忙着上学,已经没有下班不走的景儿了。事实上我也不太清楚他的情况,因为您也知道,他常年夜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