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友情爱情

    更新时间:2016-11-28 18:43:09本章字数:2401字

    一、

    张和平想到明天还要准备去开会的事情,等回来恐怕也帮不了美丽什么了。他想将功补过,于是赶紧跟局长说;“得嘞,局长您忙着,我按照您的吩咐回去准备去了。”

    局长笑着说:“和平,你小子今天怎么那么贫啊,对陈美丽那么上心?”

    和平知道自己刚刚当着陈美丽跟局长这里有点儿话多了,可能让局长有点儿挂不住了,赶忙调侃道:“毛主席不是说了嘛,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我们如果有缺点,就不怕别人批评指出。嘿嘿,不管是什么人,谁向我们指出都行。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改正。你说的办法对人民有好处,我们就照你的办。局长您不觉着我今天就是那个党外人士李鼎铭⑶先生么?嘿嘿,局长,我就知道您今天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我嘴太快帮您说出来了。我不也是为局里的未来着急么。”

    老局长说:“你就别贫了,过几天和孟凡春出去开研讨会,你们两个都是年轻人,初出茅庐,发言低调点儿,别没理儿没面儿的,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胡扯。要学着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先听听人家说什么,看看主流是什么,再发言。行了,你去准备吧。”老局长怜爱的望着和平的出去的背影,心里想:这小子看来我这庙要留不住了。

    二、

    和平来到电信班,找到陈美丽,悄悄问;“美丽,你什么时间去报名?”

    美丽笑着说:“一会儿阎师傅来接我的班,赶过去来得及。”

    “那我陪你去吧,去年我报名时就在楼里绕来绕去的,全绕明白了,今天陪你去我给你带路。”和平主动要求。

    “那感情好,我正琢磨怎么去那,左穿右穿找不到门儿。”美丽正说着,忽然想起什么:“哎呦,今天我忘骑车来上班了。”

    和平说:“这还是事儿啊,你就坐二等呗。你一会儿走时打电话叫我下来。”说完回办公室准备明天的事情去了。

    三、

    和平接了美丽让他下楼的电话,赶紧放下手头的事情,拿上自行车钥匙就急忙往楼下走,黄师傅问:“这是有什么事吗着急忙慌得的。”

    “噢,黄师傅,我出去办件事儿。麻烦您如果有人找我就说我过两个小时就回来。如果到下班点儿我还没回来,您就锁上门吧,我带着门钥匙那。谢您了啊!”张和平说完匆匆到楼下骑上自行车,一溜烟儿来到和美丽约好的门口左边的路口。美丽不想兴师动众的让局里人看到和平带着她出门,赶上话多的又该有故事了,所以让和平到路口再带上她一起走。

    和平骑在自行车上,一只脚在脚蹬子上,另外一只脚直接撑在马路牙子上,正好是美丽可以顺利做到后座的位置。美丽坐稳后,一直胳膊挽住和平的腰,另一只手扶住后座下的支架,想着有和平带着去报名心里特别踏实。

    美丽大声说:“和平,今天没有你帮忙,我可能又开不出介绍信了!我也不是怎么了,可能很少上楼找局长,跟他不熟,特别怵他,想好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来了。”

    和平骑着车看着前面的路,笑着逗美丽说:“对啊,我还纳闷儿那,平时喯儿我一愣一愣的,局长室怎么就蔫儿成那样了啊?”

    美丽坐在后面,没好气的用一只手狠拍了张和平后背一下:“你现在也开始拿我开心了啊!德行样儿!”

    和平庆幸自己今天好命,遇到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和美丽一起出来。他笑道:“我说大小姐,您还没过完这个河,就想拆桥啊,我这小伙子德行不错吧?”

    “好,真好!忽悠的老局长五迷三道的。”美丽说。

    “嘿!咱说的是事实啊,有根有据没瞎说八道吧?”和平回道。

    “美丽说,我其实发愁将来上课没时间。所以,局长一说没人干活了,我当时确实有点心虚。现在排班都不好排了。”

    和平说:“是艰苦一点儿,一上学就没有休息日了,我当时是夜班,上一天休两天,还行。如果白天顶班,赶上周日上课,你就要倒班,问题是其他师傅都有孩子,人家巴不得休一天给孩子洗洗涮涮的。到时候再说到时候的吧!想在想也没有用。”和平安慰美丽。

    “那你说我还考么?”打起退堂鼓。

    “考啊!好容易争取下来的机会,为什么又打退堂鼓了?以后越来越严,咱们在邮局上班,365天天天开门,这多亏你是在电信,换个营业和储蓄班,累死算。我们班有个储蓄班的,每年月结一次利息,12月结一次利息,都赶上考试时间,别说复习了,就是考试时间都不能保证,可人家就是这么坚持下来了!这一年不是也熬过来了么?哪儿有那么好的事情啊,又给你预备好机会,又一点儿困难没有,就顺顺当当把大学完了啊。得嘞,咱们到了,请您下车吧您那!”

    四、

    上楼报名的时候,张和平小声嘱咐陈美丽:“待一会儿人家问你什么都先答应下来啊,别犹豫。比如问:局里支持你上学么?你就说支持,还给你上课时间特意调成休息,这样工作学习两不误。遇到学习和工作发生冲突以工作为重……”

    “嗯嗯,我知道啦!”陈美丽愁眉不展敲门进去了。

    美丽出来脸涨的通红,师傅问我:“你是电信前台营业吗?我说是。他问我一共几个人?我说现在业务不忙,就放了一个半人,一个两截班,一个早班,休息时后台师傅替一下。结果他问我,那你怎么上课呢?不能我一个人总占着周日这天休息上课去吧?”

    和平着急的说:“后来那?”心里说我是白嘱咐了。

    美丽说:“后来有一个大个子师傅搭茬儿说,我在电信班,业务萎缩也快调整了,先报上名,考上考不上还不知道呢。所以,那个师傅就给我报上名了。”

    和平说:“美丽,我是真服你了,怎么就关键时候掉链子啊,你这个心理素质可不行啊。”

    最后那一句话让美丽抓住了:“张和平我怎么心理素质不行啦?我可不像你满嘴跑火车,什么都敢应承。”

    和平回道:“嘿!您倒真是老太太吃柿子——专找软的捏啊!刚在里面你怎么没这么横啊?这会儿您又嫌我满嘴跑火车啦?我怎么就跑火车啦?火车又怎么了,有铁轨,不乱跑。怎么叫瞎应承,这叫应变能力!”

    美丽也感觉自己有点儿不应该这么说和平,毕竟人家为自己着想,自己不应该不知好歹的拍呼他。所以笑着说:“得嘞,别得理不让人,没完没了了,我请你吃点东西吧?”

    和平看时间不早了,说:“改天我请你,我今天带饭了,还有点事没干完,我先给你送回家吧。”

    美丽说:“不用了,你把我带到车站就行了,要不你就太晚了,我还以为你可以下班了。”

    张和平说:“现在我是自己管自己,嘿嘿,就是摸着石头过河,明天准备参加个会,所以今天准备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