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友善的新感觉

    更新时间:2016-11-28 18:45:34本章字数:4478字

    一、

    党秀云几次打电话都没找到孟凡春,她又打电话找和平,想打听一下,竟然也是不在。都忙活什么去啦?党秀云心想。

    “喂,美丽!咱们有一阵子没出去逛逛了,你哪天有时间?”

    “哎呦,我可没那个闲工夫,烦着那,我要考试了。”美丽对党秀云的提议一点儿没有兴趣。

    “考试?中级工考试?我都考完了,你才考啊!”党秀云说

    “什么呀,我是说参加函授大学考试。”美丽说

    “函授?你还不嫌累啊。怪不得呢,你一天到晚没精神,整天说烦,没听那句话么,烦恼全为强出头!没那金刚钻儿就别揽那个瓷器活儿。”党秀云说。

    “咱班你问问有几个不接着继续考个大专或者大学的啊?你真想一辈子在一个地方扎下了?”美丽想起自己招聘失败的事儿,就跟党秀云说:“现在中专满大街都是,再过几年,大把的大专、大学的,咱还不情等着被淘汰么?”

    “你想的可真多。您别忘了,咱都二十六、七啦,你妈就没有叨唠过你?”党秀云在电话那边说。

    “连张和平都蔫蔫地悄没声儿的考上函大了,你说这小子有多贼吧。”美丽说

    “他也考函授大学?”党秀云好奇的问

    “什么他也考啊!人家去年就考上了。否则他怎么能调出电信班,到局里负责我们支局的质量管理那。”美丽内心想起这档子事儿心里就对和平不满意。

    党秀云听了美丽说的话,沉默了一会儿,换了话题说:“美丽,有个叫孟凡春的你认识吗?”

    “没听说过。”美丽说

    “不会吧?那天张和平,我,还有那个孟凡春一起去北海,当时我还问你怎么没来,和平说你上班。当时我感觉和张平和跟那个孟凡春特别熟,还好像是你们单位的,因为他们还提起工作上的事儿。”党秀云说

    “是么,我不知道啊!是不是区局的人啊?毕竟现在和平不在班组了,平时我基本见不到他。”美丽说

    “最近我怎么找不到和平了?”党秀云说

    “他好像去外地开会去了几天,昨天刚回来的。”美丽说

    “噢,那就对了……”党秀云像是自语。

    “喂,你说什么那?”美丽莫名其妙的问

    “没什么,那你忙吧。你忙完咱们再约吧。”党秀云说完把电话挂了。

    二、

    孟凡春周六接到党秀云的电话,党秀云问:“孟凡春你现在有女朋友吗?”

    孟凡春说:“没有啊。”

    “那我给你介绍一个我的同学怎么样?”党秀云问

    “那敢情好。对方条件高么?我这样儿不知人家看的上我么?”孟凡春这边苦笑着说。

    “嗨!合适不合适看看呗。”党秀云说。

    “好吧。听人劝吃饱饭。”孟凡春说。

    俩人约好周日上午10点在天坛东门见面。

    孟凡春到天坛东门的时候,见党秀云已经站在那里等了。

    孟凡春笑着问党秀云:“党秀云,怎么就你一个人?你同学没来?”

    党秀云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腕儿上小巧的精工表,说:“咱们先进入吧,别在这里站等了。我同学跟我说,咱们站在门口等,如果被熟人看到多傻啊。她跟我说好到七星石那里等,我觉着没准儿她都进去了。”

    孟凡春和党秀云走进公园,党秀云问:“孟凡春你和张和平是一个支局的么?”

    孟凡春笑了:“一个区局,我是机关企管科的,和平是在支局负责质量管理。”

    “这么说你是和平的上级领导喽?”党秀云羡慕的说。

    “那倒不是,可以说张和平的工作是与我所在的部门的工作对应着的。我嘛,不过是科室里干活的,主要是指导各个支局做好质量管理工作。和平是就是在支局负责这方面工作的,正好又在楼上楼下办公,所以我们往来密切。”孟凡春解释着。

    “还是的呀,官大一级嘛。和平是支局的,你区局的,比他高一级,你又是他对口管理科室,那你就是他的领导。即便你是区局科室里的小萝卜头儿,也是他的领导啊。”党秀云恭维着孟凡春。

    孟凡春看着党秀云快人快语的恭维自己,美滋滋的,心想,这党秀云真够有意思的。

    “内个,你的同学……呢?”孟凡春和党秀云来到七星石也没见到谁等,孟凡春觉着党秀云主动给自己介绍女朋友,那同学不来,党秀云今天还得花休息时间陪着自己,实在过意不去。

    “哎呦,都半个多小时了,怎么她还没来啊?”党秀云看一下手表,显得有点儿失望。

    “你跟你同学说了没有啊,我家条件不是特别好,上边哥哥姐姐一大堆,父母又多病,我这个人你也看见了,长的也没那么……那么……”孟凡春还没磨叽完,党秀云就打断他说:“长的怎么啦?我觉着不差啊!”说完,自己反倒脸红了。

    “你同学没来,那咱们......就撤吧,为我的事儿让你陪着等这么半天。”孟凡春客气着。

    “没事儿,反正咱们都进来了,咱们再转转?”党秀云说。

    孟凡春以为党秀云为了安慰自己,才说出这样的话,在这种情况下临时说请党秀云显得没有诚意,所以赶紧说:“好容易休息一天,让你为我跑一趟,改天我专门请你吃饭。咱们今天还是撤吧,东门你坐车顺,我送你。”

    三、

    党秀云借口给孟凡春介绍女朋友把孟凡春约出来,感觉孟凡春心里只惦记着她准备给他介绍的那个女同学,心思就根本没有往她身上考虑,她有一点点小失落。我就那么不招男孩子喜欢么?

    张和平约着她出来,心里是奔着陈美丽去的。这个孟凡春来见面,心里是奔着那个子虚乌有的女同学。

    那天她和孟凡春在天坛所谓等那个女同学,半小时不见来人,孟凡春就急着忙着要告辞离开,也没有主动跟自己多聊聊。党秀云觉着孟凡春虽然有一点儿“面”,声音不像男孩子那么粗,但是显得非常随和稳重,这点儿比张和平强,张和平太贫显得不稳重。

    孟凡春和党秀云在天坛公园有一搭没一搭的神聊,孟凡春眼瞅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也不见那个女同学。心想一定是女方看不上自己,又不好伤党秀云的面子,才没有露面。

    孟凡春觉着其实党秀云也挺不错的,可惜人家没看上自己,否则不会给他介绍别的女同学。无所谓了,孟凡春觉着自己接触过的女孩子,好像还没有特别让他怦然心动、特别想主动接触的人。他不想让党秀云为难,党秀云舍弃休息时间为自己牵线搭桥,实在过意不去,所以孟凡春找了个借口,把党秀云送到车站,匆匆告辞。

    没走多远,孟凡春就听有人在身后叫他。他回头一看:“嘿!怎么那么巧呢?”他立刻兴奋起来。

    四、

    孟凡春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佟欣亮。佟欣亮笑着说,我老远就看到你和那个女孩子从公园里出来,我以为你们会找地方吃饭,没想到你把她送上车,自己往这边来了,多好的天气啊,就要回家了?你还有事儿么?”

    “没,没。我跟那个女孩儿不是您想象的那个关系。”孟凡春解释道。

    “嗨!你干嘛这么着急解释啊?我又没有追问你。”佟欣亮笑着。

    孟凡春不知自己怎么就着了魔似的,见到佟欣亮就想跟他掏心掏肺的告诉他自己的事情。

    “您,怎么在这里?”孟凡春问。

    “我家在这边住,没事儿出来转转,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您——?”孟凡春刚要问,佟欣亮打断他:“走,到我家坐坐吧,咱们别在大街上溜达了。”

    五、

    佟欣亮的家是一个典型的独门独院,佟欣亮带孟凡春进了北屋,孟凡春一迈进屋门,就感觉格外亲切。他喜欢屋里的布置——地面铺着的是青绿色带着牵牛花图案的地板革。

    一个两开门大衣柜,其中一扇门是全身大镜子,另一扇门上半截是玻璃框,玻璃框后面用淡粉色绸布衬底,淡粉色绸布上画着干枝梅。

    大衣柜旁边是一个时髦的半米高的矩形酒柜,酒柜分三部分,其中两边对称着是封闭小柜,两个对称小柜门同样做成玻璃框,有淡粉色梅花图案的绸布衬底;这两个封闭柜门中间是用玻璃做成的推拉玻璃门,可以看到里面的物品,估计设计的初衷是主人展示摆放名酒的地方,而佟欣亮在这里摆放的却是许多奇形怪状的石头子儿,石头子都是用黑色木托垫底,大大小小非常讲究的摆着,而且被擦的贼亮。酒柜上面是一套圆形的凉杯具,用粉色方形“的确凉”布罩着,旁边还摆着一台八寸黑白电视机。

    屋里另一侧放着两个大红色的单人沙发,沙发靠背和扶手都用粉色的“的确良”布做成菱形,巧妙的搭着,而且布的边缘都修饰的相当好看。

    沙发前面是一个玻璃面的茶几,茶几分上下两层,下面一层放着一个长方形白色大瓷盘,瓷盘上放着写着吴裕泰的茶叶盒以及两只玻璃杯。

    沙发一侧有一个五斗橱,上面放着一个电匣子。

    房子西侧用木制雕花隔断将这间北屋东西隔成两间,里间门关着,孟凡春想这里面大概就是卧室了吧?

    佟欣亮笑着问:“想喝点什么?我这里有北冰洋汽水儿,还有花茶。”

    孟凡春说:“那我就喝一瓶汽水吧。”

    佟欣亮让孟凡春坐到沙发上,自己出了北屋,拿来两瓶汽水儿,又找来起子打开后递给孟凡春,在茶几下把两个玻璃杯拿上来。孟凡春赶紧说:“您不用忙活了,我用瓶子喝就行。”

    “好吧,你随便。我可不习惯直接用瓶子喝。”说着,一只手拿着玻璃杯,用另一只手拿起汽水瓶往杯子里倒汽水。孟凡春看着佟欣亮拿杯子的小手指自然翘起摆出了“兰花指”,笑着说:“您可真讲究。”

    佟欣亮说:“我这人从来不将就,不喜欢凑合事儿。”

    孟凡春说:“一瓶汽水几口的事儿,还占个杯子,喝完还不够刷杯子的时间那。”

    “喔,我可不这么理解。你是不是觉着起床都不用叠被子?因为晚上还得铺床?”佟欣亮笑着问。

    孟凡春也笑了:“我是说有些事儿可以通融,不能过于讲究了。否则活着太累。”

    “是么?这要看从哪个角度去理解这个问题了。”佟欣亮喝了一口汽水,接着说:“有的人干什么都觉着麻烦,觉着耽误时间,做什么事儿都不能踏踏实实做的细致一点儿。就像是赶路的人,一直在向前赶路,沿途的风景花草山川河流,身边的蓝天白云以及人情从来无暇顾及,那么,为什么要赶路?终极目标是什么?好听的说法是为了事业,狭隘一点的是出人头地。我就想,即便目标达到了,又能怎么样?我觉着享受生命,感受生命延续的过程,品味生活的点点滴滴,本来就是人生的主题。否则我们来到世上这么一回,直奔终点了,你说不更累么?”

    孟凡春听佟欣亮把这么个小事儿,上升到人生的高度,觉着有点儿小题大作,但又觉着有点儿道理。他看着佟欣亮感觉心里特别踏实、舒服、温暖。

    佟欣亮说:“我这里有现成的炸酱,咱们吃炸酱面吧?”

    孟凡春不好意思的说:“我这么空手来就已经不合适了,还让您忙活饭。”

    “你怎么这么客气呢?你来不来我都要做饭吃啊,况且做面条和一碗面和两碗面不费多少事儿。”佟欣亮说着就往外走,孟凡春跟着到了院子里,原来佟欣亮把西屋同样隔开成两间。一间是厨房,同样收拾的干净、整齐、有序。里面不仅有罐装煤气炉,还有一个海尔冰箱,厨房用具一应俱全。佟欣亮拿出挂在墙上的围裙围上,拿出一个搪瓷盆,在碗橱一边的小缸里盛出三小碗面,从盐罐里用小勺蒯出一点儿盐,拿过来凉杯倒进水和面。很快面和好了,佟欣亮拿出一根超长的擀面棍,开始在面板上擀面、切面,开始烧水准备煮面。

    面煮好之后,佟欣亮从冰箱里取出一碗已经焯过的绿豆芽儿,炸酱,又把蒜瓣儿倒碎倒入米醋、香油放入另一个精致的兰花瓷小碗里。摆在厨房里的一个小方桌上,佟欣亮盛出两碗面条,在方桌下面抻出两把方凳,两人落座之后吃了起来。

    “哎呀,太好吃了!”孟凡春由衷的说。

    佟欣亮笑着说:“这就是享受人生。喜欢我这里就经常来坐坐吧。”

    孟凡春点点头:“佟老师……”

    “凡春,以后你就叫我欣亮哥吧。”佟欣亮说。

    “哎呦,那多不合适啊,您是工程师、质量管理专家,我就应该尊称您老师才对。”孟凡春说

    “那是工作,现在是在家里,工作之外咱们只谈生活。我个人认为咱们可以做朋友,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做我的朋友啊?”佟欣亮问孟凡春。

    孟凡春从佟欣亮的语气中感觉到他这句话意味深长,他看着佟欣亮的那双友善的眼神儿,眼神中似乎还有些许什么更深的内容,他也说不清楚,但是他能够感觉到佟欣亮对他的友善和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