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开学啦

    更新时间:2016-11-28 18:50:55本章字数:2026字

    一、

    开学了。

    周日,陈美丽来到大学函授部签到上课。

    教室里人不多,讲高数的谭老师怎么看都不像是高教老师,倒像邻家大男孩。

    “大家好,我是谭智斌。大一的高数由我来讲。”

    教室里有人议论,真年轻啊!

    谭老师可能习惯了学生们这样的质疑。直入主题,在黑板上写出一行漂亮的板书:

    (一)向量代数概要

    接着,就滔滔不绝的连讲带写起来。

    两节课下来,黑板密密麻麻,写了擦,擦了写……

    美丽第一节课就开始顾听顾不上记,顾记顾不上听……很快笔记本十多页记满了,也不知道记的全不全。

    快晕了!

    她看看周围,个个聚精会神地望着黑板,美丽心想,看来自己要完蛋了。

    下课铃响起,谭老师把手里的一张活页纸放回活页夹里,准备离开。

    美丽跑上讲台,说:“谭老师,您能让我看看您的那张讲义纸么?我光顾听了,笔记有几处没记全,补完放学还给您。”

    “这张纸么?”谭老师重新打开活页夹。

    美丽探头一看,脸红了。

    只见谭智斌的活页纸上面就那么几行字——

    9月18日上午

    一二节,9128班高数(一)

    三四节,9013班运筹(一)

    高数

    (一)向量代数概要

    1、空间

    2、向量,运算

    3、数量积、向量积、混合积

    作业:p38—3、5、6

    运筹

    ……

    “老师,您、您没……”美丽看着这个小谭老师,有点儿不甘心,又看看谭老师手里的活页纸,意思:“下面还有么?”

    谭智斌笑着翻开下面,美丽傻了,全是空白纸。

    “你要消化我课上讲的这些内容,关键是回去看书。函授大学,就是自学为主,我这里只是说要点。”

    “哎呦,那么多内容,像填鸭似的,我是真不明白啊。”美丽说

    “你先回去边看书边做题,不会的看书,看不明白备注上,下周来上课可以找我问。”谭老师走出教室。

    之后又好像想起来什么,又回道教室,找到美丽,说:“我每周日上午三、四节在三楼给二年级上运筹学,课间你上楼也可以在那找到我。”

    “谢谢您。”美丽笑着说。

    “还有,最好你能提前自学,带着问题听我的课。”谭老师说完离开了教室。

    二、

    上完一天的课,四门全堆在美丽脑袋里,她头都大了。

    回到家,美丽感觉特累,只想睡觉,又担心这一天的课睡一觉全归梦了。

    ……

    单位的事儿实在太多了,而且,常常要加班,不仅上班抽不出时间看书,连八小时之外都被工作占用了。

    再没有过去在倒影庙邮局时那样,可以踏踏实实坐下来看书的时间了。

    美丽很是焦虑。

    ……

    这天,美丽加班到很晚。

    在西单新华书店前的车站下车时,她正看到高数老师谭智斌。

    “谭老师!”美丽说

    “你——”谭智斌没叫出她的名字,有点儿尴尬。

    “您学生多,难免想不起来我。”美丽说

    “不,不。我认识你,一年级的,只是记不起你的名字了。”谭智斌说

    “陈美丽。”美丽笑着说

    “嘿,这名字!”

    “俗气吧?”

    “不,不。不是,我是说你名副其实。”谭智斌笑着说

    “您可真会夸我!”美丽也笑了

    “真心话。你别您、您的,咱们都是同龄人,这么叫我不合适。”谭智斌说

    “谁叫你萝卜不大长在辈儿上了呢?”美丽说

    “哎呦,我可能跟班里同学一样大,备不住还小呢。”

    “我61年的,你——”美丽问谭智斌

    “我60年的。”谭智斌笑着说:“比你大那么一点点。”

    “你怎么在这儿等车啊?”美丽问

    “我喜欢到书店蹭书看,没事儿过来耗到人家轰人关门,我再出来。你怎么也这么晚啊?”

    美丽说:“我刚下班。每天加班到这时候,根本没时间看书,更别说提前预习了。”美丽说

    “噢,真不容易。车来了,周日见!”

    美丽望着谭智斌的背影,感觉特别亲切。

    三、

    时间因为忙碌上满了弦,也好像走的快了起来。

    又一个周日,美丽上课的日子。

    小谭老师还是哇哩哇啦的讲着,写着。

    美丽看着谭老师顺手写出来的式子,感觉力不从心。

    下课了,她借过临桌同学的笔记本,开始埋头抄起来。

    美丽想,以后我就上课专心听,下课再抓紧补笔记。保证笔记的完整,将来才好抓重点复习,用最短的时间提高效率。

    “美丽,补笔记那?”

    美丽抬起头,谭智斌站在她课桌前。

    美丽说:“既然只顾听,来不及记。我就干脆没记,先专心听你讲,下课再补笔记,这样最起码能把一件事做好。”

    “这是我第一章和今天讲的内容,备课材料,你下周还给我就行了。”谭智斌递给美丽一叠写满笔记的活页纸。

    “哎呦,小谭老师,你有备课材料啊?”美丽笑着说

    “瞅你说的,我不备课怎么讲啊?”

    “那上次没见你拿着啊!两节课你怎么就都背下来了?”

    “上学期带了三个班,这学期又带三个班,我还记不住啊?”谭智斌说

    “高数就是熟练工种,就靠多做题,熟能生巧,只记公式还不行。”

    谭智斌看美丽听他这么说有点儿紧张,就安慰说,“美丽,你工作忙,不可能像全日制学生那样从容。所以,你要准备打持久战,把函授学习与工作协调好,利用好边角时间。”

    美丽想,别看小谭老师年龄不大,还真善解人意。

    ……

    周一,美丽在西单站下车,又看到谭智斌在那里等车。

    谭智斌问:“美丽,这么晚才下班,你还倒车么?”

    “不用倒车,我家就住在大六部口。”美丽用手指向长安街路南。

    “噢,那还行,如果冬天,天黑的早,胡同里也不安全,还是尽量早点回家。”谭智斌说

    “嗯,我是刚调到新单位,一切要从头熟悉,所以好多事情还混乱着。我想慢慢就找到规律了。”

    谭智斌见车进站了,跟美丽说:“周日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