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为自己的任性买单

    更新时间:2016-11-28 18:52:08本章字数:2325字

    一、

    周日章哲和朝晖像往常一样,中午两人来到北京图书馆后院的回廊。

    章哲说:“朝晖,时间有多快啊,去年咱们还在担心你忙不过来,我还建议你把考试计划往后延,转眼你都考下两门了。你看,其实什么事儿只要做起来,然后就是坚持不坚持的问题了。”

    朝晖笑着说:“如果没有您的‘推波助澜’,估计我也就是随便说说,心里想想而已,我决心再大,毕竟年龄不小了。哪里有那么大的动力。没有您的带动和指导,我也不会这么顺利考下来啊。”

    “呵呵,我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么?外因是变化条件,内心是变化的根据,如果你没有学习的愿望,我再怎么鼓动影响你,也没用啊。那天你在讨论会上说要深造系统学习,感染了我,我就想一定要为你这个完全可以通过努力就能实现的愿望做点什么,因为你这个理想非常现实,并不是空中楼阁,只要想到了就付诸行动,就总会有收获。”章哲接着说:“好多深奥的科学理论最初也不过是科学家与大自然规律的一个偶遇,而产生出来的那么一闪念,最初都是非常朴素的思想。直到提高到科学理论的高度时,才需要科学家深入精准的计算和严格的推理。”

    “人与人之间交往其实也是这样,最初相识都很简单,然而……就像歌里唱的,情到深处人孤独。偶然中有必然,日久生情,情至深处,却为什么又孤独了呢?还不是有更希望和期盼,在没有达成时,或者看到希望又要失望时,都有可能让这种相思的情感变得深不可测,倍感孤独。”

    朝晖听着章哲绕了那么大一个圈子,似乎感觉章哲想要向她表达什么信息。章哲要离开我?不帮助我了怕我多想?还是他对我有感情了,自己无从说起倍感孤独?朝晖暗自想。

    “章老师,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问您一个私人问题合适不合适,您有一次说您家里过节就您一个人,是因为您,您爱人都在外地还是……?”朝晖想解开在自己内心徘徊了很久的问题,唯恐过于直接,让章哲不方便回答。

    “哦,没有什么不合适的,朝晖。我爱人离开我很久了……”

    “怎么离婚了?”朝晖问。

    “离婚?不不,她去世了。”

    “噢,对不起。”朝晖不知道应该再怎么往下问。

    “朝晖,我很高兴你这么直截了当地让我解开你心里对我的心结,早早晚晚我要向你说明我的情况。因为,因为……我觉着,如果我的感觉没有错的话,你和我一样希望彼此更加深入的了解对方,希望我们能开始建立更深层的关系。”章哲望着朝晖问:“对么?”

    朝晖的脸一下子红了,她低下头,慢慢的说:“章老师,我是离婚。”

    “哦——是这样。”章哲谨慎地问:“为什么?”

    朝晖黯然地说:“至今我都说不好是我没有做好,还是另有原因。”

    朝晖把自己与左良的结婚前后慢慢讲给章哲,最后朝晖说:“您说,我与他的之间算是怎样的一种情结?我越想靠近他,给他家的温暖,他却越回避我……我真感觉那些日子我们都特别受煎熬,开始我感觉自己可能误会了他,没想到当我提出离婚的时候,他竟然那么痛快的同意了,没有一点儿挽留我的意思。”

    章哲沉吟片刻说:“爱有许多种,都能使人热血沸腾,让人兴奋甚至夜不能寐,只有真正的爱情不是单方面的,而是两个人心与心的交融,不仅仅是瞬间心灵碰撞。爱与被爱是每个人的权力,单相思也好,怜惜也罢,那些可以是爱,但是我个人认为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爱情,真正的爱情是两情相悦,绝不是单方面的付出。你们的婚姻我不好妄加评论,只能说爱情的火候不够。”章哲看着朝晖,意味深长的笑着说:“好在你们没有陷的更深。”

    “朝晖,我曾经的爱人是和我一起从北京去的东北建设兵团,我们没有分到一个营,平时很难见面。她瘦瘦小小,特别要强,在一次大会战中,她和男孩子一起连续几天几夜的劳动,累病倒了。全身浮肿,什么药都吃过了也无济于事,最后团里批准我陪她回北京看病,但是一切都晚了,我没有一点儿办法留住她。”章哲深深地叹口气,“从此,我对生活再没有了什么激情,我觉着生命太脆弱了,我整天无精打采,不愿意跟任何人说话,为了填充自己空虚的日子,我借来高中数理化课本拼命的解题,这样可以逃避现实生活中的苦恼,解题解累了就看小说,只要我能借来书,再没有意思的内容我都要强迫自己看进入。这段时间的痛苦煎熬,竟然无形中拯救了我。恢复高考的第一年,我就考回来了,毕业后就分配到报社。”章哲接着说:“朝晖,我的情况就这么简单,只是我的年龄比你大一些,但是我觉着这不应该是咱们之间感情的障碍,你说呢?”

    章哲这样坦率的跟自己交流,在涉及到感情的事情上没有一点儿含糊其辞,非常坦诚,特别是他对自己所投入的感情的那份尊重,这使她感到温暖,更感受到的还有一份安全感。她觉着她和章哲总有那么多情感上的共鸣,就像是他们之间存在着某种感应无需多说,这就是爱情么?

    二、

    十一国庆节,朝晖请章哲到家里来,父母明白朝晖的意思。朝晖发现章哲非常尊重父母,耐心的回答他们的询问,赢得了二老的欢喜。朝晖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她没有想到父母那么痛快就接受了章哲。章哲走后,老父亲跟朝晖说:“朝晖,这位章哲是个好人,你跟他在一起我和你妈没有什么不放心的。真正有经历的人是最珍惜生活,珍惜自己的爱人,珍惜家庭的。朝晖啊,你能自己找到这么好的爱人,是你的福气。我女儿真长大了,有眼光了,我和你妈也为你高兴!”

    章哲得知朝晖父母接受了他,非常兴奋。他说:“朝晖,咱们结婚吧?”

    报社征集元旦集体婚礼新人,章哲向朝晖提议参加报社举行的集体婚礼,朝晖非常赞同。

    三、

    大礼堂里,拉着红色横幅,倡导易风易俗,从简办婚事,集体婚礼仪式。十对新人在同事亲朋的簇拥下走上前台,社长为新人颁发结婚证,整个活动简朴热闹。报社特别为这场集体婚礼发了头条新闻并配发了婚礼现场和十对新人的集体照片。

    左良是从报纸上看到的朝晖和章哲的结婚现场照片,百感交集,他对朝晖有着深深地愧疚,假如可以重来,左良不会以回避朝晖去面对自己的焦虑,如今朝晖再也不能回到自己身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