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妈妈的话有道理

    更新时间:2016-11-28 18:53:51本章字数:2447字

    一、

    张和平听孟凡春与党秀云搭上了关系,觉着有戏,就开玩笑说:“可以啊,党秀云看上你了,这回你可就不用发愁了!”

    “得了吧,人家是给我介绍,并不是把自己介绍给我!”孟凡春说

    “哎呦,你还谦虚上了,我跟党秀云那么多年,人家怎么没给我介绍介绍啊?”

    “你别拿我开心了。真没有这事儿”孟凡春心里纠结,他不想耽误了党秀云,又不敢透露半点儿自己对佟欣亮的特殊感觉。

    “对了,和平。你跟党秀云同学那么多年,怎么就没有一点感觉?党秀云长的真没的挑啊。”

    “嗨!别提了。一提这事儿我就心里别扭。”和平说。

    和平把自己怎么看上倒影庙邮局电信班的陈美丽,结果人家没有看上自己……一股脑的跟孟凡春倒了出来。

    这么多年,张和平一直自己琢磨这件事,还真没跟谁说过,今天话赶话把心里的苦水向孟凡春倒出来,反而舒服了许多。

    孟凡春毕竟比张和平大一点儿,他安慰张和平道:“有些事情求之不得。天下何处无芳草,你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和平说:“其实,陈美丽从头到尾都没有答应过我什么,都是我上赶着,谁叫我就看上她了呢?”

    孟凡春说:“你跟她根本算不上谈恋爱,你对她只是单相思,所以,她的一举一动你都往自己身上贴,不好听的话,就是有点儿‘自作多情’。不过还好,你没陷的太深,否则,当了花痴,你妈白养活你了!”

    和平说:“你这话我承认。不过,心里总是放不下,心里总是隐隐约约的希望她能忽然动心眼儿……”

    “感情这东西特别捉摸不定,实话讲,你的这种幻想趁早消失。既然你们都打开天窗说亮话,该说的都说了,再上赶的就没劲了。”

    “安慰别人都挺容易的,到自己这里就是解不开。”和平说

    “那就用时间去解决,你现在最好是多一些事情,不论是工作,还是业余爱好,反正不要让自己闲下来,这样,慢慢就习惯不去惦记某一个人了。”

    和平说:“你说,是不是我其貌不扬,又是个子不高,陈美丽没看上我?”

    “你瞅瞅,又来了。情感,特别是爱情,是一种相互吸引的感觉。真无所谓什么原因。”

    孟凡春想一想接着说:“刚才不是你还说,有一阵你还怀疑那个陈美丽看上了那个离过婚、比你还矮的师傅了么?你为什么这么不自信?为什么那么想?”

    “和平,对感情,我也不是什么都明白。我上大学的时候,其实也有一个女同学跟我特别好,当时我差点被她感动的接受了她。但是,到最后我还是忍住了,为这事儿,好多同学骂我不仗义,说人家女孩子又帮我洗衣服,打扫宿舍,又给我送好吃好喝,最后我还拒绝人家。”

    孟凡春低头若有所思:“从那以后,不管是介绍的,还是不请自来的,在我没有决定跟人家建立恋爱关系之前,绝不在生活上拉近距离,也不在经济上有往来。”

    和平问:“党秀云我看是真想跟你好。”

    “是么?我觉着党秀云人不错,不知为什么,见到她就像见到同事或者同学、一般朋友,感觉说的来,但是好像要说谈恋爱…….还有点儿勉强。”孟凡春说

    二、

    不知道谭智斌有意经常出现在西单车站,还是巧合。反正美丽经常能在车站上下车见到谭老师。

    这让美丽惊喜。

    有的时候,车要进站时,美丽就开始想谭老师来没来。如果某一天没有见到谭老师,美丽反而感觉七上八下。

    这天,她下车后又没见到谭老师,美丽故意耽搁了一会儿。

    看看时间,或许今天下班早一些,美丽径直进了西单新华书店。

    她记得谭老师说过,他喜欢看军事题材的书籍,美丽便上二楼,军事题材是哪方面呢?武器?飞机?模型?还是小说?美丽走了几圈,也没有找到谭老师的影子,灰心意冷的走出了书店。

    她下意识的往不远处的车站望了一眼,竟然看到谭老师站在那里。

    “谭老师!”美丽从谭老师身后叫了一声

    “哎!美丽,你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谭老师惊讶的问

    “我今天正点下班,所以回来的早,看你不在车站,就,就想进去找找你……”美丽说

    “结果就没找到!”谭老师看着美丽说,俩人都笑起来。

    “你今天好容易下班早,还不回家休息?”谭老师说。

    “好容易有点时间,还不透一口气啊?”美丽看着谭老师

    谭智斌高兴的说,那——那咱们过马路,看看首都电影院有什么电影,晚点也没事儿,反正离你家近。

    “好吧。”美丽答应着,和谭智斌来到斑马线,她自然地挽起谭智斌的胳膊。

    三、

    美丽和谭老师看的三联场的电影,两个人买的双人包厢。

    等看完电影出来,已经是华灯初上的长安街夜景了。

    谭智斌把美丽送到楼下,才告辞。

    美丽今天特别高兴。

    一进门妈妈就看出来了。

    “今天你怎么比每天还晚啊?美丽。”

    “妈,我去看电影去了!”美丽说。

    “什么电影啊?”

    “哎呦,都看晕了,三场连着,就记得万宝路万马奔腾的广告了!”美丽说

    “你这是跟谁去的?本来下班就晚,还一看就三场啊!”美丽妈妈有点担心,心里也猜到了七八分

    “还能跟谁啊,就是那位天天在车站‘遇见’的谭智斌老师呗!”

    “你们把关系说开了?”

    “哎呦,这还不就是两个人心有灵犀吗?如果连这一点儿感觉都没有,那还有今天这景儿啊?”

    妈妈却说:“你们现在年轻人就是在恋爱上不严肃、不谨慎,如果真有心确立恋爱关系,就应该明确下来!”

    “妈呀,这都是么时代了。再说了,现在不就是刚有点感觉吗?”美丽觉着妈妈有点儿较真儿。

    “反正我提前跟你说了,你别不听!大人的话都是经历过来的经验。别将来后悔。”

    “妈您今天是怎么了?前两天还托人给我介绍这个,介绍那个,现在我刚开始有了,您又没完没了唠叨我!”美丽觉着特别委屈

    “我不是反对你找对象、交朋友。但是必须知根知底。张和平跟你是同学,多好一孩子啊,知根知底,我放心啊。结果你不满意。现在你说的这个谭老师你都说不清楚他家庭情况,我这个当妈的,能放心吗?”

    是啊,美丽想,谭老师什么情况自己真的一点儿都不了解。可是,可是……他是老师啊,由学校管着啊。

    这时美丽妈妈又提醒说:“如果某一天,你觉得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了,结果人家老师说,我没说跟你谈恋爱啊,咱们是师生关系,没有别的啊……到那时你再回来哭,我可没办法。”

    “那您说怎么办?”美丽没有了主意。

    “美丽,这样行不行,你再了解,像一般朋友那样交往一段时间,但是不要像今天深更半夜才回家了。如果你打心里喜欢他,找个机会把他带家来,我再进一步了解了解。他来不来家,实际上也是一个态度。”

    “那好吧,我听您的。”美丽同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