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援藏去

    更新时间:2016-11-28 18:58:16本章字数:2288字

    一、

    党秀云说:“美丽,我上次跟你说过有个叫孟凡春的,记得吧?”

    “嗯,你说过,跟张和平认识,但是我没有见过这个人。”

    “不管了,反正就是那个人吧。我也不知道他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党秀云说

    “又怎么了?”美丽问

    “还能怎么啊?”党秀云心里不想全跟美丽讲,她实在不好意思说出来自己为约孟凡春编出给他介绍的故事。

    党秀云说:“美丽,这么说吧,如果,如果啊,你是男孩子,我约你出去到哪里转转,你会怎么想?”

    “我能怎么想啊,一定是你对我有好感呗!”美丽回答

    “这就是啦,我约他周日出来,他竟然要把张和平、佟老师都叫上,你说,他怎么会这样啊?”党秀云说。

    “那他就是不想跟你单独出去呗!这用脚丫子都能想出来的啊。”美丽说

    “你的意思,他不想跟我交朋友?或者不喜欢我?”

    “哎呦,这个我可真不好说。”美丽也怕因为自己误判,耽误了党秀云的好姻缘。

    “那能还是什么原因啊?”党秀云有点儿着急了。

    “要么,你问问张和平?让他帮忙?”美丽也没有别的办法。

    现在不像过去了,她可以替党秀云出头,找张和平问问,已经这么多月过去了,也没有往来了,突然冒出来打听党秀云的事情,不合适。

    况且,两个人之间的事儿,张和平作为局外人,也不一定就清楚。

    美丽说:“要不,你就直截了当问那个孟凡春,想不想让你当他女朋友?免得你想半天,也解决不了问题。”

    “那怎么说出口啊。如果人家拒绝了,以后都不好来往了,现在好歹做个朋友。”党秀云为难了

    美丽说:“我觉着吧,一般来说,咱们这个年龄,像你这么积极主动的希望跟他来往,如果他也是和你一样的想法,绝对会有所表示。不管是男方,还是女方,如果心里不想跟对方建立更进一步深层关系,我觉着是不会愿意单独往来。当然,人家不一定就 不喜欢对方,仅仅是做一般朋友可以,做男女朋友没有感觉,仅此而已。”

    党秀云心里很是纠结。

    二、

    党秀云把张和平约出来,她心里真不甘心,我到底哪一点不好?

    “和平,你在局里吧?一会儿我找你去,孟凡春说我应该看看你的基础资料怎么整理的。”

    “哈啊,来吧!拜师学艺不能空着手啊!”张和平笑着开始逗党秀云

    “想得美!”党秀云也笑了

    ……

    当张和平见到党秀云的时候,感觉党秀云有点儿变化:“哎,党秀云,你好像瘦了吧?减肥了?”

    “减什么肥啊,事情太多,忙的呗。”

    “你事儿多?那还往我这里跑!”和平说

    “你也那么烦我,讨厌我?”党秀云眼圈红了

    和平不知道今天党秀云怎么认真了,为什么这么不禁逗了:“党秀云今儿个我可没招惹你啊,我没说错话吧?姑奶奶,不知道的以为我欺负你了。”

    党秀云不好意思的低头,平复一下心情,问:“和平,你说,我这人怎么样?”

    张和平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你——挺好的啊。”

    “挺好的为什么没人喜欢我?”党秀云鼓足勇气问张和平

    “不会吧?你党秀云要释放出信息,还不一个排跟着啊!”张和平笑了

    “别逗我了,你!”党秀云说

    “那,我可以认为你在向我发出……发出什么信息?”和平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

    “你又在跟我都贫嘴了!”党秀云白了张和平一眼

    “看看,刚还说没人跟你好,现在就露出真面目了!”

    “你心里有陈美丽,眼里哪里还容得下我啊!”党秀云不小心戳到张和平的痛处。

    “嗨!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我再怎么也是一厢情愿,你今儿要是为这事来,咱们就此打住吧!”和平苦笑一下,说:“党秀云,老话说强扭的瓜不甜。再说陈美丽从头到尾就没看上我,我再执着就是自己作死。咱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知趣儿’,上赶着不是买卖。”

    党秀云想,看来张和平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唯恐再受到情感刺激。如果真有哪个女生看上他,不主动跟他提出来,他是没勇气追了。

    三、

    吴左良这天给张和平打电话,约在老地方喝酒。

    张和平进饭馆的时候,看到左良已经到了。并且买好了吃喝。

    “今天您怎么这么早?”和平问

    “我今天是跟你道别来了。”吴左良还是不紧不慢,小声的跟张和平说。

    “您跟我道别?”张和平感觉有点吃惊

    “哦,我的援藏申请批下来了。过两天就走,估计再见面三年以后了。”

    “那您……”和平想说什么,又不知道怎么表达

    “我独来独往,没有牵挂,早就想去西藏看看,只是没有机会,现在好了,我可以用三年,或者更长一些的时间去了解西藏,如果可能,我就留在那里不回来了,在那里净化心灵。”

    “听说那里海拔高,您的身体扛得住吗?”和平说

    “呵呵,曾经去过的人回来说,身体好的人反而不如身体弱的人适应环境快。”

    “我查了一下,去一趟拉萨,也并不容易。在地图上好像没有距离的概念,拉萨的海拔高度是三千六百多米,咱北京地区的海拔高度才五十米。”左良喝了一口酒接着说:“听北京这边去过的人说,最初到西藏,不能马上放下行李就到处跑,必须老老实实在驻地休息五天,才能开始出去走动。因为不适应那里的稀薄空气,如果不重视高原反应,真能要人命那。”

    和平说“在咱们的眼里,拉萨就是书本上写的——世界屋脊、雪域高原、日光城,是神秘的地方。也没有沙尘暴,蓝天白云啊!有机会我也去看看!”

    “那您常写信,跟我们说说西藏的风土人情,我先祝您一路顺风!”和平拿起酒杯一口喝光。

    ……

    五、

    一个月之后,和平接到吴左良的信。

    信上说,刚到那里,由于没有像别人说的不适应的感觉,以为没事儿。禁不住好奇心的诱惑,兴奋地到四下走走、看看,也没走的太远,结果还没返回驻地,就感觉腿不听使唤,夜里头疼欲裂,呕吐不止。被送到当地医院。北京医院的饭菜都难吃,更不要说西藏的医院了,那里以肉食为主,没有清淡食物,左良信中依然很自信,度过最艰难的适应期。

    左良在信中描述了他所见到的西藏最初印象,还有他的感动……

    和平默默祝福左良师傅。

    这年春节,和平给左良师傅发去了一份礼仪电报——

    1563 5328 1597 0265 2450 2504 0451 0171 0037 7139

    0735 1627 0961 0554 0079 4822 1849 2157 1628 0784

    4376 1849 6500 7555 0256 1660 0057 0057 7311 1942

    左良师傅:新春到来之际,和平在北京给您拜年啦!祝您身体健康,事事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