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开往西藏的路上总会有小确幸

    更新时间:2016-11-28 19:00:06本章字数:2376字

    结局

    N年之后……

    一、

    党秀云一早醒来,到客厅打开电视,有意把音量调到最大,为了吵醒仍然赖在床上的张和平。

    电视正播放着新闻——

    “解放之前的西藏连一条像样的公路都没有……”

    “2006年7月1日,举世瞩目的青藏铁路正式开通运营,西藏结束了没有铁路、不通火车的历史。”

    “火车开通后,越来越多的西藏人民得以走出世界屋脊,越来越多的人也有机会走进神秘的雪域高原。”

    张和平隐隐约约听到主持人采访“两会”的西藏代表……

    “能坐火车来北京开会我很激动,以前根本没想过……”

    “前几年都是坐飞机来北京开会,这次乘青藏列车看到了一路风光,西藏很美……”

    他睁着眼睛,愣愣的望着天花板,注意力却全在隔壁传来的声音上了,他想起了还在西藏的吴左良,好久没有消息了……

    直到那边党秀云换了频道。

    和平穿好衣服,跟美丽说,接待“两会”代表的网点他不放心,还要去转转,看看邮品全不全。

    党秀云知道,倒影庙邮局的经营压力一年比一年大了,张和平这个时候当局长,就是听喝,受累,挨骂的节奏。

    “每年就指着‘两会’这节那节搞点活动,卖点儿邮品,现在没什么人写信了,包裹挣钱的地方快递公司都揽走了,就是那些鸡不下蛋,鸟不做窝、路不通的赔钱地方才想起让邮政去。”张和平曾跟党秀云发牢骚

    “谁叫邮政是国营买卖那,邮政不把党的阳光普照大地,那这光荣艰巨的任务谁能做啊?”党秀云调侃和平

    “姑奶奶,你离开邮政的时候,邮政是国脉所系,是公用事业,是为人民服务,赔钱做普遍服务有国家补贴!”和平觉着党秀云不理解自己

    “现在国家不管了,邮政性质变企业了,自负盈亏,要自己到市场刨食去。邮政职工不能不挣钱养家糊口,反而倒贴钱吧!”和平总是这么重复着跟党秀云说。

    张和平当局长之后,已经把这几年的积蓄全一点点儿的放邮局增加储蓄收入了。

    今年张和平跟党秀云说,班子成员人均储蓄营销揽收任务200万。

    为了支持和平,党秀云几乎把七姑八姨家里的银子全揽过来,存到和平他们倒影庙邮局了,她欠了亲戚的人情,党秀云没少往里搭银子。

    揽储的时候按照回报承诺给朋友,他们提前把千分之四、五的奖励返给朋友,储蓄到期后朋友还能得到利息。用这个办法吸引朋友来存钱。

    然而,直到年底,局里因为这考核、那考核,被左扣右扣,并没有挂回来他们预计得到的奖金。

    两口子算来算去,每揽一万元,和平两口子还要往外倒贴2元。

    这让党秀云心里特别不高兴。

    ……

    二、

    这天晚上,和平没精打彩的回到家,跟党秀云说:“我想辞职不干了!”

    “怎么了?又挨领导批了?”党秀云感觉这些日子和平心情就不好,和平这么乐观一人都这样了,一定是什么事给他惹急了。

    “明明卖不出去,偏要做瞎账,向上面报数说卖的好,这下怎么样,你丫不是卖的好么?任务指标又加一个点!”

    “不就一个点儿么?你招哪门子急,又不是就你一个局!再说上面推什么项目,奖金不就向哪边倾斜么?多拿奖呗。”党秀云说

    “你说的倒是轻巧,一个点儿相当于五十万的流水,没这一个点儿我还抓瞎那,还再加?!”

    党秀云说:“得嘞,债多不愁,虱子多了不咬人。你也是瞎着急。”

    “都报喜不报忧。我接刘局长时,库房里堆的全是没卖出去酒和月饼,说是抵会计账上的奖金款。可对外,刘局长可是第一个完成任务的!”

    “他拍拍屁股走了,会计账上连一个季度的奖金都没钱发给职工,横不能发给职工酒充奖金吧?”

    和平说着又点第二支烟。

    “别抽了,你现在烟也抽的多了!酒量也长了!又不是你的事儿。”党秀云说

    “库房那些酒当初上报的是完成了,完成这任务挂回来的奖金又全填在些酒上了,等于是用职工奖金垫着钱!”和平越说越气

    “今儿又来任务了,真邪性了,卖外省日报!考!还有月饼节的月饼指标……”

    “完不成就完不成呗,谁当家,谁做主,到你这里怎么也别再拿职工奖金垫收入了。”党秀云说

    “话是这么说。现在每周都要汇报指标完成进度,我扛的住么,连着几周了,我这里都是倒数,我不觉着寒碜啊?我这么大人了,每次还TM看脸子、挨骂,爷不伺候了!”

    第二天,张和平真的没有去上班。

    党秀云看着张和平整天萎靡不振,说:“和平,五一小长假,加上咱们的工龄假,咱们出去走远点儿玩玩,也散散心?”

    张和平说:“好啊,咱们去西藏!”

    三、

    这天,谭智斌看着电视新闻,兴奋地说:“美丽,咱们去西藏玩玩吧?现在通火车了。”

    “好啊,我现在可有的是时间,对了,你还欠我一个旅行结婚的承诺那。”美丽笑说

    “我记得啊。以后咱们年年出去走走。那咱们就五一小长假,我再请几天探亲假。我明天就找在车站工作的学生帮忙提前订上票。”

    “我不管,反正我就跟着走呗。”美丽甜甜的笑着说。

    ………

    四、

    北京西客站,T27次列车候车室。

    孟凡春和佟欣亮各背着同款大旅行包,除了腰包,两人手里还提着吃的喝的……进了候车室。

    孟凡春问佟欣亮:“到西宁是不是就给供氧气了?”

    佟欣亮说:“我觉着还要晚一些才能供氧气。”

    他安慰道:“你不用紧张,你如果都感觉不舒服了,车厢里基本都会是相同的感受。”

    ……

    21:30,列车缓缓开动离开了北京。带着他们经过四十多小时的行驶,到达了终点站,拉萨。

    “今儿早上,在格尔木开始供氧气,第一声我就醒了。”孟凡春边往车外走,边跟佟欣亮说。

    佟欣亮说:“唐古拉如果停车就好了。我看书上说特别美。”

    ……

    在拉萨站出站口,美丽正和谭智斌拖着行李箱往前走。忽然,身后有人拍了自己肩膀一下。

    “党秀云?!”美丽惊喜的叫道,看到后面的张和平,更是高兴起来。

    “啊,张和平!你们也来了?”

    张和平笑着说:“世界如此小,我们竟然能在西藏又见面了!”

    “共同来净化心灵。”美丽也笑着说

    孟凡春看到前面几个人好熟悉,走过去一看竟然是党秀云、张和平。

    “嘿!嘿!孟凡春你怎么也凑热闹来了?佟老师您好,您也来啦?”党秀云见到孟凡春和佟欣亮高兴起来。

    党秀云赶紧给美丽介绍说:“美丽,这位——就是孟凡春,这位是佟老师!”

    ……

    洁白的哈达,银白的雪峰,蔚蓝的天空,纯朴的藏族同胞……

    他们迫切融入进眼前的单纯,渴望让心灵得到净化……

    [牛娃的春天 201603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