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搬家

    更新时间:2016-12-06 23:46:40本章字数:2216字

    从小叶家出来,林格站在路边等了半天也没打车,最后他倒了三次公交才回到住处。

    从公交站往家走的时候,他远远地看到楼下停着两辆货车,几个人正在楼下吵吵嚷嚷的,听不清在说什么。两辆货车的车体上都写着“搬家”两个字,但字体不一样,可能不是一个搬家公司的。

    走到近前,林格觉得货车上的东西挺眼熟,眼熟到好像跟自己的东西一样。他在货车前停下,看着那群人争吵,听了几句听明白了,应该是有一户搬家的,结果来了两个搬家公司,这是一女嫁二夫啊。

    两个搬家公司正在为应该由谁来搬这家的东西而吵的不可开交,林格站在一旁冷眼旁观,心想看看热闹也不错,看两边人急赤白脸的样子,说不定一会还会动武,看热闹总是不会嫌事大,林格正想着要不要找几块砖头放在他们脚边,省的一会干起来双方都不顺手,俗话说见不到血的打架都是耍流氓。

    林格正臆想着事态的发展,突然一抬头一张熟悉的脸进入视野,那个人也正好看到林格,四目相对,那人突然伸出手说:“他,就是他,快抓住他。”

    其中吵架中的一方听到那个的命令,架也不吵了,直接过来把林格围住。

    “蒋叔,还用捆起来吗?”其中一个比较强壮的大个子回头对那人说。

    “不用,跑不了就行,”蒋叔说着走到林格跟前,把他拉到吵架的另一伙人面前说,“主人来了,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要不要你们亲口问问他,是他叫你们来的吗?”

    那群人里领头的戴着一顶鸭舌帽,他抬头扫了一眼林格说:“不好意思,可能是我们搞错楼号了。”说着招呼他身边的人把车上的家具之类的东西搬了下来,然后他们几个开着车离开了。

    林格看着他们远去的车影觉得怪怪的,那个领头的皮肤白净,浓眉大眼的,怎么看都不像是搬家公司的。搬家公司给他的感觉应该是粗壮,黝黑,力气大,那个领头的从没有一点符合,或许他只是司机,但刚才他们走的时候,也不是他开的车,林格不解地摇摇头,一边摇着,一边看刚才那些人从车搬下来的东西,现在另一伙人正在把他们搬下来的东西,搬到另一个车上。

    看看这些东西,又看看蒋叔,林格突然明白他为什么看这些东西这么眼熟了,原来这些东西都是他的啊。

    “停。”林格大喊了一声。

    那些正在搬东西的工人停了下来,看看林格,又看看蒋叔。

    蒋叔一挥手说:“继续。”

    于是那些人又接上原来的动作,继续往车上搬东西。

    林格又喊了好几遍停,但那些好像没听到一样,视他为空气。

    林格转身对蒋叔说:“蒋叔,您这是干什么啊,这可是我好几年积累下来的全部财产了,今天那事是我做的有点过了,我给您赔礼道歉还不行吗?您这是要拉哪去啊?”

    蒋叔狡黠地一笑,说:“上午那事就算了,我怎么能跟你计较。”

    “不跟我计划您搬我东西这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我的意思,这是老爷的意思,他听说你又跑了之后很生气,让我来把这些东西都搬回去,他的原话是:‘那个小兔崽子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出了事自己杠不住了就让我来给他擦屁股,擦完之后居然又跑了,查查他现在住哪,把他的东西都搬回来,让他知道做错事是要有代价的,他不是喜欢往外跑吗?我倒要看看他能跑多远’。”

    “就算他发话了,您也不至于执行的这么彻底吧,您看看连马桶盖都拆下来了,我这要是再回来晚点,您是不是要连墙皮都铲走?”林格指着车上的马桶盖说。

    “这个可不是我们拆的,”还没等蒋叔说话,刚才要捆林格的那个大个子抢着说。

    “他们是谁啊?”林格说。

    “你不知道他们是谁?”大个子说,“他们都要把你家搬空了,你都不知道他们是谁,还好我们来的及时,再来晚点你的屋里就什么都剩不下了。”

    “他们不是你找的搬家公司吗?”蒋叔说。

    “不是,我并有想过搬家。”林格说。

    “那他们怎么会来搬你的东西?”蒋叔说。

    “您不也来搬我的东西了?对了,您是怎么知道我住这的。”林格说。

    “既然能把你从警局里捞出来,查点信息还不小意思。”蒋叔说。

    林格想过他在警局做笔录的时候留了地址,蒋叔肯定是从那里看到的,然后汇报给了老头子。

    “或许他们难道就是传说中明目张胆的小偷?”林格看着那辆车开走的方向低声地说。

    “还好我坚持了原则。”蒋叔说。

    “什么原则?”林格说。

    “服从命令,老爷说让我把东西搬走,我就肯定不能让别人搬走。”

    林格以为蒋叔要说出什么大道理,没想到蒋叔会说出“服从命令”,他看了看蒋叔说:“您的新命令是把所有东西都搬回原位,拆下来的东西也要重新装好。”林格指了指马桶盖加重语气说。

    蒋叔耸了耸肩,摊开双手,很戏谑地说:“恕难从命。”

    林格过去搂住蒋叔的肩膀,刚要开口,还没说出话来,蒋叔就把手堵在林格的嘴上,制止了他,然后说:“不管你再说什么,我也不会上你的当了,不过你也应该感到欣慰,老爷没让我把你一起带回去,他应该还不知道你在这里,如果我现在打个电话,带走的可就不仅仅是你的东西,还有你的人。”

    “您把我的东西都拿走,跟带走我的人有什么区别?”林格提高声音说。

    “区别就是不用把你带走。”蒋叔慢悠悠地说,看来林格着急,他似乎很享受。

    林格又与蒋叔磨叽半天,但蒋叔却不为所动,而且越说越得意,好像他就喜欢看林格这样,以前他总被林格戏耍,现在终于能扳回一局,肯定不能轻易松手。

    “好吧,东西您可以拉走,但我拿点东西行吗?”林格最后无奈地说,他觉得他同意蒋叔把东西拉走,这已经做了很大的让步,他从里拿点东西蒋叔怎么着也不会拒绝,但蒋叔却拒绝了。就在他与蒋叔据理力争的时候,他看到那个放个王教授文件夹的柜子被搬到了车上。

    “蒋叔,都搬完了。”大个子擦了一下额头的汗说。

    “好,咱们走吧。”蒋叔说。

    看着蒋叔他们的汽车消失在扬起的灰尘中,林格有点不知所措,或许该回趟家了,那个真正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