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不速之客

    更新时间:2016-12-08 16:46:43本章字数:2972字

    跑出商场,林格立即融入人群,在拐过一个街角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蒋叔没跟来,他得意地一笑,逃脱成功,正在他得意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本以为会是蒋叔,掏出一看,却是他女朋友小叶。

    “喂,你在哪?他们说你杀人了,是真吗?”林格刚接起电话,那边就传来小叶急促的问询。

    “我没事,无罪释放。”林格嘿嘿一笑,很开心的样子。

    “警察都抓你来了还笑,你在哪呢,我找你。”小叶说。

    “不用紧张,抓我不是又把我放了吗?这不就正说明我是无辜的。”林格无所谓地说。

    “你在哪?”小叶口气比刚才放松多了。

    “外面。”林格随口说道。

    “外面哪里?”

    “我找你去吧,在家等我。”林格说。

    “我现在没在家,在你饭店呢。”

    “那正好,你把我工资领了,你家里见吧。”林格说完挂了电话,扬手打个了出租车,直奔小叶的家里。

    小叶家离林格工作的饭店不远,有时他上夜班的时候,早上下班他会买好早餐给小叶送去,表达一下对女朋友的关怀之心,顺便商量一下同居的事,但每次都被无情拒绝,小叶说等以后结婚了同居的时间多着呢,林格知道小叶是在催着结婚,他们已经在一起很多年,也到了水到渠成的时候了,但林格却觉得男人应该先事业,再结婚,至少事业多大,至少要超过他家老头子,这是他从小的宏愿。

    从小到大他一直都在忤逆着他,他让他留长发,他就偏剃了个光头,他让他去国外念名牌学校,他就偏在国内上了个三本,他让他学管理,他就偏要学设计,他战斗了几十年,最后终于战斗成了一个饭店服务员。

    到来小叶门,他轻轻地敲了敲门,林格已经跟她说了好几次要一把钥匙,与同居一样,都被拒绝了。

    出乎林格意料,开门的是一个男人,门开的时候,林格已经前倾着身子准备进去了,但看到一瘦小的男人的脸时,他又把身子抽了回来,然后抬头看了看门上贴的号码,没错啊,楼也对,号也对,出来的人怎么不对了?

    看到林格一脸愕然,瘦小的男人笑着说:“是林格吧,小叶在泡茶。”说完,他一闪身,示意林格进去。

    林格进屋之后,小叶正端着一壶茶从厨房走出来。

    “你朋友啊?”林格对小叶说。

    “不是,找你的。”小叶说。

    “啊?”林格有些不解地看着那个瘦小的男人,只见他穿着一身灰布的中山装,土里土气的,戴着一副圆框的金属架眼镜,镜片挺厚的,两只小眼睛在镜片后面提溜直转,缩腮帮,高颧骨,薄嘴片,头发稀疏,而且还全都贴在头皮上。

    光看外表,林格对这个人实在提不起好感,而且印象中他也不认识一个相貌这么猥琐的人。

    见林格看着自己,那人一边伸出右手,一边自我介绍说:“你好,我叫李明。”

    林格机械地伸过手,礼貌地握了一下。

    李明的手跟他的身材一样,骨瘦如柴。

    “我们好像不认识吧?”林格说。

    “现在我们不就认识了?”李明笑着说完,没客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也没用让,自己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然后又给林格和小叶倒了一杯,招呼他们说,“坐下说,咱们坐下说。”

    李明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他的这种举动跟他的外貌还真不太相称,果然是人不可貌相,不过对于李明这种自来熟,林格并不喜欢。

    “您找我有什么事?”林格没有坐,面无表情地看着李明。

    “我是王明教授的学生,”李明说,“今天来是想了解一些我老师的情况。”

    “我并不认识王明教授,只是给他送过几次外卖而已。”林格说。

    “但你却是第一个发现他遇害的,那是你并没有报警,而是选择离开,这有些不合常理,怎么看都有些反常,而且据说警察在屋里发现很多你的指纹,从指纹上来推断,你并不是发现尸体后立即离开,你应该又呆了一段时间,或者你去的时候,王老师还没有意识,对吗?”

    “如果你是王教授的学生,那也应该是学物理的吧,怎么要改行当侦探吗?”林格说。

    “用问题回答问题,这么说我猜对了?”李明说。

    “我可没承认,“林格微微一笑,“你推断了这么多到底想说什么?”

    “想用笑容掩饰内心的变化,看来我的确猜对了,”李明喝了一口茶,“说了这么多,你都没有坐下,你是不是希望我快点离开?”

    “别的我就不说了,但最后一点你猜的很对,说实在的,我的确对你没什么好感,从看到你的第一眼就是。”林格说。

    “没关系,我今天来也主要不是交朋友来的,只是来确定一下我的猜测和判断。”李明说。

    “难道你认为是我杀了王教授,如果你那么想可就大错特错了。”林格说。

    “我当然不会那么想,你与王老师无冤无仇,怎么会加害于他,他身中两刀,而且从角度和力量来看都是蓄意为之,法医分析他中刀后并没有立即死亡,而是挣扎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他应该是清醒的,而且他受伤后还在屋子里移动过,可能是他自己走动,也可能是人为,从指纹上来推断,那个移动王老师的人极有可能是你,但你却否认与王老师接触过,我想原因应该只有一点,那就是他对你有过临终嘱托,应该是一个秘密,而且跟他最近的研究成果有关,其实他在遇害当晚是给我打过电话的,要我过去一下,但具体并没说什么事情,听他的语气很激动的样子,我想他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但因为时间太晚,我已经睡觉,所以托了很久才去,当我去的时候他已经死在文件柜旁,从他中刀的力道和倒下去的方式,他肯定移动过,如果你没有移动过他,那么你离开后,肯定又有人去了,并且移动了王老师,那就说明你离开的时候王老师还没有死,任何人遇到一个伤者,第一反应应该是报警,叫救护车,但你却没有,所以最合理的解释是,你见了他最后一面,并且对你有所嘱托,所以你才会做出这种反常的举动,你去之前他还没死,他死之后你才离开的,对吗?”李明斩钉截铁地说。

    “不对。”林格也斩钉截铁地说。

    “哈哈,”听到林格的否定,李明竟然笑了,“听了我说这么多,你竟没有反驳,只是否定,而且否定的那么坚决,看来我又猜对了,你很不会隐藏自己,你觉得少说话就不会暴露自己,但其实它跟说话多少没有关系,即使你不说话,光从表情上都可以判断出来。”

    “学物理真是埋没了你的才干,即使干不了刑警,当个侦探小说家也不错,或许你可以中国的柯南道尔。”林格说。

    “你应该看出的出来,转移话题对我没有用,而且与谈论柯南道尔相比,我更愿意谈论一下我老师临终前的秘密。”李明说。

    “如果你是来打探秘密的,那么让你失望了,我并不知道什么秘密,我想说的一切都跟警察说完了,而且对于再转述一遍也没有兴奋,你想看可以去警局查一下,我想他们应该会跟你分享的。”林格说。

    李明看着林格笑了笑,突然转过脸对小叶说:“麻烦再续点水,谢谢。”说着他把茶壶从桌子上推到小叶跟前。

    小叶拿着茶壶去厨房续水,王明向林格探了探身子,低声说:“警局我已经去过了,如你所愿,他们已经跟我分享了最佳嫌疑人,毫无疑问那个人就是你,但我并不认同他们的判断。”

    “谢谢。”林格说。

    “别着急,虽然我不认同他们的判断,但我却发现了你的另一个身份,刚才你没来的时候我跟小叶聊了会儿,她好像并不知道你的另一个身份,我可以替你保密,但条件你应该懂的。”李明说。

    “呵呵,威胁,”林格不以为然地笑笑,“既然你知道我的另一个身份,你也应该知道,让一个人无声无息地消失,对我来说也应该不会太费事。”

    “这么说你是不肯说喽?”李明说。

    “根本就没什么说的,你的推理虽然很精彩,但遗憾的它们都仅仅是推理,并没有半点实质的证据,所以对我来说它跟胡说没什么区别。”林格说。

    这个时候小叶端着茶壶走了回来,李明突然站起身对小叶说:“不好意思,我忘了下午还有点事,就先不打扰了,谢谢你的茶。”说完又转过脸对林格说,“后会有期,我相信咱们不久之后会再相见的。”说完,李明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