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周升

    更新时间:2016-12-08 19:14:40本章字数:2543字

    宇宙某处,一个明亮的房间里,周升正端着一杯咖啡看着窗外的风景,窗外一片银白,不论是街道还是高楼,都是统一的颜色,就连街上“白牙”也都的服饰也都是银色为主,这个颜色已经流行两三年了,或许明年换个更鲜亮的一些的比较好,但他又转念一想,或许没有这个必要了,这个星球所有的资源都已经消耗殆尽了,能利用的都已经利用完了,如果真要说还有什么留恋,那就只剩下“白牙”们为争夺仅存资源而自相残杀了,这种场景他已经见过无数次,已经有些厌烦。

    他站在窗前远望,街上的“白牙”用四只脚在路上缓慢地前行,身子高高扬起,脖子细长,顶着一个大大的脑袋,脑袋的正上方长出一只小手,撑着一把伞。每个白牙的头上都顶着一把伞,那并不是为了挡雨,而是为了遮阳。这些年他们涸泽而渔,所有的地表都被破坏,植被全被铲除,取而代之的是高楼,研究所,游乐场,军事基地等等,很快土地就沙漠化了,阳光变得更毒辣,海洋也悄悄地蒸发,直到全部消失。

    当年的这些白牙们为了一点所谓的领土总是大打出手,海洋消失以后,他们兴奋异常,又开始大肆瓜分,你的我的抢的不亦乐乎。但渐渐地他们发现同类数量在减少的时候,他们开始醒悟,但已经来不及,阳光直照下已经无法生长植物,就算他们自己也无法长时间暴露于阳光下,于是雨伞成了他们出行的必备工具。

    “没想到,最后我还是高估了这个物种,”周升自语道,“当年来的时候,他们的头才有拳头大小,所有的雌性都可以自然分娩,但后来他们自以为智力是第一生产力,靠着一些投机取巧的小聪明侥幸得胜就自封为万物之灵,他们不断地锻炼脑力,一代代地更迭,脑容量大的畸形儿被人工地选择留下,而正常发育的却被抛弃,这才短短几个世纪的时间,他们的头已经大了几十倍,与他们的身体完全不匹配,而且每一个雌性生育繁殖时都要有几十人一起协助,否则就会难产而亡,就在去年他们还研究出了试管婴儿,强制精子和卵子结合,让那些本应该被淘汰的有缺陷的基因继续地繁衍遗传,完全无视自然选择的生物规律,这也这个星球快速凋亡的原因之一,”周升摇了摇头,“有缺陷就本该被淘汰,但他们却总渴望能扮演上帝,“当年来的时候他本以为这个星球会活得更久,但结果出乎他的意料,它现在这个寿命远远低于他的预期,“该灭亡的不灭亡,该出生的不出生,或许下一个殖民地应该限制一下白牙的生物技术,那样它就会存活更长久些吧。”

    周升正想着,突然有人轻轻地敲门,他冲着门的方向说:“进来吧。”

    门被礼貌地打开,一个衣着得体的女人走了进来:“将军,数据报告已经出来了,”女人停顿了一下,看着站在窗前的周升,此时周升的目光又回到了窗外,女人好像有很多话,看周升心不在焉的样子,又咽了回去,放低了声音说,“报告放您桌子上了,没事我先出去了。”

    女人说完把手里的文件放在桌子上,正要退出去,周升突然回过头来说:“小梦啊,先把走,把报告说一下吧,不看也能知道,跟咱们想的差不多吧。”

    女人停下脚步,面对周升说:“是的,跟咱们想的基本一样,这个星球已经没有再开发的新能源,现有能源的能量释放已无法保持宇宙局部的能量失衡,它已经达到焚毁处理的指标。”

    周升听了点点头,回到他自己的座位上。

    “焚毁时间有安排了吗?”周升说。

    “已经安排好了,跟下一批一起。”小梦说着没等周升让,自己找个椅子坐了下来。

    周升同意地点点头,看到他对小梦的安排没有意见,他本来想说“没事了,你先出去吧”,但看到小梦坐下的时候,他笑了笑说:“还有别事?”

    “嗯,”小梦点了点头,说,“下一批焚毁释放的能量还不足以阻止宇宙的塌缩,还需要至少再焚毁一个。”小梦说着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周升的表情变化。

    周升冲她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我统计了一下所有殖民鉴于的数据,基本上没有通达到焚毁要求的,只有,只有……”小梦犹豫了一下,没有继续说下去。

    “只有地球,对不对?”周升微笑着替小梦把话说完。

    “嗯,是的,”小梦斩钉截铁地说,“将军,我不太明白,按照数据指标分析,地球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达到焚毁标准,但为什么迟迟没有做焚毁处理?”小梦说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似乎有些激动,她以前也跟将军讨论过这个问题,但都被周将军强硬地驳回,而且没有任何理由,这次她决定据理力争,即使惹将军生气,也在所不惜,“不仅如此,我们还浪费人力物力,在地球上建立那么多个监测站,指引人类的科技发展,给他们建道德体系,教他们用火,教他们生存,扶植他们站在食物链的顶端,如果没有我们的帮助,以他们自身的力量,在整个地球生物链里,他们连中端都达不到,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小梦说的有些激动,脸颊有些微微发红,周升则一直微笑着看着,对于小梦的指问他一点也没有生气,他已经不再像从前那么强硬了,上了年纪的人更喜欢以理服人,即使有时道理讲不通,也不会再大动肝火。

    见小梦停顿下来,周升朝她摆了摆手,示意她坐回原来的位子,然后起身给她倒了杯水,递给她的时候说:“年青人,肝火很旺盛嘛。”

    小梦也觉得刚才好像过于激动了,只是因为这些疑问在她心里憋了太久,一直也找不到机会说出来,一下说出来还有点不适应了,而且将军的反应也有点出乎她的意料,她知道周将军是不喜欢解释的人,他不想说的事情,强逼他只会招来他的暴怒。

    周升坐回到他自己的位子上,把他桌子上的相框转向小梦的方向,指着相片中的两个人说:“你想知道原因?这就是原因。”

    “难道跟你的弟弟周夏有关吗?”小梦更加不明白了,周夏她从小就认识,只是后来他不明不白地失踪让她觉得很伤心,做为他的未婚妻,她一直觉得周夏还活着,就在这个宇宙的某个地方,但周升曾明确告诉过她,周夏已经死了,她问他从哪得到的消息,他没有回答,取而代之的是暴跳如雷,从那以后,她从不在他面前提起周夏,但这次他却主动提起,这实在让她意外。

    “是的。”周升说。

    小梦注意到周升说的时候表情没有变化,心平气和,看来时间果然是疗伤的良药,他终于释然了。

    就在周升要继续说的时候,小梦的寻呼机突然响起,她拿出来一看,收到一条信息,内容为向她报告地球第58号监测站有危机,王明的研究成果并没完全销毁,还留有一份文件在一个叫林格的地球人之手。

    小梦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周升。

    周升摸了摸满脸的胡子茬说:“孙浩说已经处理干净了,难道还有漏网之鱼,你现在去通知一下孙浩,还让他去处理吧。”

    “好的。”小梦说着站起身,走出了周升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