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人民公园

    更新时间:2016-12-17 13:29:19本章字数:2208字

    涛子办事还挺麻利,没过多久就见他探头缩脑的从别墅里出来,跟做贼似的,一只手揪着衣襟,一只手插在怀里,站在大门口东张西望。

    看到涛子左右张望,林格从阴影里走出来,对着涛子挥了挥手。涛子看到林格,回头向别墅看了一眼,感觉没人看到他,然后跑到林格身边。

    “怎么样?”林格把涛子拉到阴影里,低声说。

    “好险,好险啊。”涛子擦了一下额头,但林格并没有看到上面有汗水。

    “没拿到?”

    “我这么聪明伶俐还能有办不成的事?”涛子嘿嘿一笑,从怀里拿出一个厚厚的文件袋,在林格眼前晃了晃了。

    林格把那个文件袋拿过来,放在手里掂了掂,跟自己这份重量上差不多,但颜色上有差别,涛子拿的这个颜色淡一些,质量要比他的那个好很多。

    “还行, 差不多吧,这个你拿着,”林格把他手里的那个真文件袋递给涛子说,“别腰上吧,别让人看出来。”

    “这是干什么?”涛子接过林格的文件袋说。

    “B计划。”林格说。

    “你的计划靠谱吗?不会有危险吧,你耍人家,人家发现了不会撕票吧?”涛子说。

    “兵不厌诈,你怎么知道他们能信守诺言?”林格说。

    “听你这么说危险性还挺高的,我现在可不可以申请退出?”涛子说。

    “当然可以,”林格看了涛子一眼,然后把目光看向远方,说,“不过涨工资和小保姆的事……唉,你就当祸不单行吧。”

    “别,别,少爷,我跟你开玩笑的。”涛子赶忙陪笑道。

    “算你小子识相。”

    林格和涛子来到人民公园的时候,夜已经全黑。站在人民公园的门口,虽然知道时间距离十二点还得早,林格还是下意识地看了下表,时间充裕,早了好几个小时,但这事还是宜早不宜晚,天知道小叶正在遭受怎么样的痛苦煎熬,等待着他去解救。

    站在公园的门口,林格拨打小叶的电话,上次那人打来的时候用的是小叶的电话,或许打回去可以联系到他,虽然那人说过等他到了会来电话,但那人如何知道他什么时候到。

    电话拨出去之后,显示已关机。

    林格失望地挂掉电话,看来只能坐以待毙了。他手里拿着手机,在公园里转悠,等待着那人打来电话。

    说来实在是怪,林格刚进公园还没走出二十米,电话就响了起来,是小叶的手机打来的。

    难道那人一直在监视着门口?或者林格一直就在被监视着?林格觉得好像有无数只眼睛在看着他,不由自主地左右看了看。

    “电话,接电话啊。”涛子催促林格说。

    林格接起电话,放在耳边。

    “来的比我预想的早很多啊。”电话传来一个悠闲的声音,似乎他对这笔交易稳操胜券。

    “你在哪?”林格急切地说。

    “这么着急干嘛,我又不会吃了她,我对吃人没兴奋,只对杀人有兴奋。”电话里传来一阵笑声。

    “这么说王明教授是你杀的喽?”林格说。

    “套我的话吗?不介意告诉你,但秘密知道的太多可就不安全了哦,说不定会死人的,你确定想知道?”

    “我……”,林格犹豫了一下,他的确想知道,如果那人现在承认了,他就清白了,但那人最后一句话又让他犹豫了,现在这种情况探明真相时机还不成熟,等救出小叶再与他周旋也不迟,“你在哪?东西我带来了。”

    “看样子你挺着急啊,本来还想再跟聊天,算了,还是见面说吧,”那人正要说地点,突然转变语气说,“哎哟,还带帮手来了,你不用担心,我向来是讲诚信的。”说完,电话里传来一阵笑声。

    林格看一眼涛子,心想那人到底在哪里,难道在某处正在用望远镜看着他?或者他的同伙正埋伏在林格的周围,把林格情况汇报给了他,想到那人还有同伙,林格的神经更紧绷了,如果一会要是真动起手来,他们两人肯定要折的这了。

    “湖中心的小亭子。”

    挂上电话,林格招呼着涛子往里走。

    人民公园的中央部位有一个不大的人工湖,湖上横纵交叉着修了两座桥,在两桥的交叉处有个供游人休息的小亭子,亭子里有石桌,石椅,夏天的时候是纳凉的绝好地方,林格以前跟小叶去过很多次,他们就是在那个小亭子里确定的关系,而且很多第一次也是在那里完成的,比如接吻之类的。

    在去小亭子的路上,林格一直警惕着周围,他确信自己的周围肯定有敌人的埋伏,要不然他的行动,那人不会了如指掌。但看了半天他什么也没发现导演。

    夜晚的公园里静悄悄的,已经不是盛夏时节,晚上也没有人出来乘凉了,只有昏暗的路灯照着蜿蜒的小路,歪歪扭扭地消失在黑暗的尽头。

    来到湖边,林格远远地看到小亭子里坐着两个人,从形体上看像是一个男一个女人。

    “我是在这接应,还是跟着过去。”站在桥边,涛子对林格说。

    “他都知道你来了,你不过去反倒会让他觉得咱们在耍花招。”林格说。

    “你不是本来就准备耍花招吗?”涛子拍了拍他衣服里的方件袋说。

    “你他妈小点声,不说废话你会死啊,真是猪一样的队员,早晚有一天要被你害死。”林格怒斥道。

    “离这么远他肯定听不到的。”涛子说。

    “说不定咱们周围已经有埋伏了。”林格说。

    “你可以别吓我,”涛子说着左右看了看,“我突然有点后悔了。”

    “都这个时候了,后悔也晚了。”林格说着迈大步上了小桥,走了两步回头看到涛子还站在原地,低声说,“快走啊。”涛子听到林格叫他,快步追上林格,跟在了他的后面。

    今晚的风不大,水面上泛着粼粼的白光。

    林格边走边向桥的四个方向看去,盘算着一会儿从哪个方向走才能功守有序。公园有四个门,所以不论从哪个方向走他都可以出去。他是从东门进来的,而且一点观察了,没看到可疑的人,只看到几个老人坐在长椅上聊天,那几个老人他以前见过很多次,应该不会跟绑匪是一伙的,南北方向上,出去都是大马路,西边是居民楼,出西门左拐不远处还有个派出所,而且西边还有一片假山,以前没少去,地理环境他很熟,到时候也可以做为掩护。

    来到小亭子里,林格第一眼就看到了小叶,他接着他却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