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6-11-30 09:34:45本章字数:1008字

    张彩云是区人大刘副主任的夫人,金书记就是攀上了当时还是刘副区长这一高枝,才谋到了居委会书记这么个职位。

    张彩云是金书记的一个表姑的同学,当时金书记还在居委会干副主任,这个副主任干了五年没动静。走了一个主任又来一个主任,铁打的营盘流水的主任,让金副主任痛不欲生,欲哭无泪。

    那年春节,金副主任特意去表姑钟萍家拜年。一顿倾诉之后,钟萍叹口气,说:“方林啊,你确实不容易,多年的媳妇也该熬成婆了!这样,我去老张家走走,看看有没有希望。”

    金副主任千恩万谢,临走留下两个大信封,一个里面放了两万,一个里面放了十万。钟萍要推,金副主任坚决地塞进表姑家的茶几抽屉里,告辞而去。

    钟萍说到做到,过了不几日就联系张彩云,说出去聚聚。张彩云欣然同意,就说:“阿萍,新松江路新开了一家美容美体中心,叫什么,名媛国际,我们去那里体验一下吧。”

    两人先后驾车而往,进到名媛国际,服务员热情接待,引入一个VIP包厢。张彩云就问:“你们这里有什么服务啊?”服务员笑容满面:“姐,您是需要做美容类、美体类还是护理类啊?”张彩云有点不耐烦:“你们这有什么特色的服务吗?”服务员一看,知道是常去美容中心的贵客,笑容就更甜了:“姐,我们这里的香薰SPA是特色,要不您试试?”

    “好吧。”张彩云淡淡地回答。转头和阿萍聊起了家常。

    SPA结束,两人都通体舒坦了,躺在美容床上休息的时候,钟萍低声讲了金副主任的事。张彩云随便问了问金副主任的简单情况,也没说什么。两人扯了点儿女的事,就准备走了。钟萍把张彩云的小包拿过来,把自己准备好的大信封放了进去,递给张彩云。

    张彩云就当没看见,叫来服务员,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来:“你们这里的贵宾卡。”服务员拿去结好帐,双手将卡递还给张彩云:“谢谢姐,欢迎下次光临!”

    果然,半年之后,金副主任一步就跨到了书记的位置。

    说起卖官鬻爵,古人可比今人优雅。北宋年间,书画瓷器艺术可以说达到了中国历史的巅峰。上至皇帝,中至达官贵人,下至商贾贱民,无不迷恋收藏。当时官场有一个不成文的潜规则,基层官员想要升官的,希望得到什么官职,送礼者只需到京城某古董铺,对古董铺老板说清楚,古董铺老板即让送礼者买下某幅书画。然后,送礼者携带该书画到朝中权贵家里,就说有一幅书画想请大人鉴赏。于是留下书画离去,不日,该书画仍然回到了该古董铺。朝中权贵拿到了卖画的银子,而送礼者自然如愿以偿。

    没有了阿堵物的庸俗,只有书画瓷器的艺术品位。您看看,是不是当今的人退化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