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更新时间:2016-11-30 15:56:06本章字数:3118字

    雷鸣微微一笑,没有在意此事,他脱下外套往擂台下一丢,说道:“也罢,等我击败你,到时再问不迟。”

    说罢,雷鸣撩起右腿一记侧踢攻向段阳。

    段阳不动如山,雷鸣钢筋般的飞腿踢过来之际,他猛然伸出右手,准确无误的擒拿住雷鸣的小腿,身体迅速往后移动两步,直接拉着雷鸣仍然飞在空中的身体往后退,同时双臂猛然用力,抡起雷鸣的小腿一个回旋,直接将他甩了回去砸在地上。

    这一招正是“沾衣十八跌”中的“腹力掀跌”。

    雷鸣一脚踢出,被段阳擒拿住小腿后,只感觉所有的力量如泥牛入海,仿佛是踢进了一个大漩涡,然后自己的身体便跟着这个漩涡被甩了出来。

    雷鸣的实力要比刘子峰强上一些,被甩出去后除了小腿剧痛之外,其他地方并无大碍,靠着右腿的力量还勉强能站起来,苦笑着说道:“看来教导你的那位高人的确不是我有资格知晓的,但总有一天,我会再次向你发起挑战!”

    “随时欢迎!”

    随即,雷鸣抬起头说道:“我输了!”

    雷鸣的声音不大,但在极其安静的现场仍然清晰的传到每个人耳中。

    一招,又是一招!

    激烈的掌声再次响起,观众席上口哨四起,不过这一次,却没有一个人再嘲讽段阳,此刻一些年轻人心中充满了对国术武学的崇敬。

    这才是真正的国术武学!

    这才是华夏传承五千年的历史精髓所在!

    台下二十多个老头子个个脸上笑开了花,而另一边,基因武学修炼者的一群人当中,扬风武馆馆长林怀青脸色阴沉的看着段阳。

    “老林,你看怎么办,这小子练的是内家功夫,看样子内力不浅,小小年纪就有这等成就,定是哪位高人的门徒。”燕京市警察学院教导主任洪大力问道。

    林怀青想了想,沉声说道:“内家功夫也不是万能的,他内力有限,等会儿告诉我们的人,上去之后不必硬拼,只需消耗他的内力即可。”

    洪大力笑着点了点头,道:“好,就按你说的办。”

    于是接下来的几场比赛,基因武学一方上来的人不再一味靠力量和段阳硬拼,而是尽量周旋,能拖多久是多久。

    不过只要被段阳近身擒拿住,就逃不过被以各种姿势丢翻的下场。

    所以将近十场比赛下来,拖的最久的也不过熬到段阳的第三招。

    段阳再次将一名基因武学修炼者摔倒在地上,裁判念出了比分:“段阳,十二连胜!”

    随着裁判的声音落下,四周观众席上已然是爆发出惊天掌声。

    段阳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连败十二位基因武学修炼者,将本来要溃败的国术武学生生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

    “国术,加油,国术,加油!”

    整个观众席上整齐的响起人们的呐喊,诺大的比赛场地内回荡的全是这振奋人心的声音。

    这次基因武学这边的人再也坐不住了,洪大力从椅子上站起来说道:“老林,咱们的人根本消耗不到他多少内力,看样子不行啊。”

    林怀青皱眉摇了摇头,叹息一口气,道:“认输吧,再派人上去也是无济于事,只是给对方送名声而已。”

    说完,林怀青脸色铁青站起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比赛场地。

    林怀青离开后,剩下的这些人六神无主,最后众人推选洪大力上台认输,洪大力也只能苦着脸走上擂台。

    站在段阳身边,洪大力无奈的看了看这个连败己方十二人的年轻人,说道:“此次基因武学挑战国术武学擂台赛,我们基因武学一方,认输!”

    洪大力说完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正准备下台,突然背后一个物体向他袭来。

    段阳再也忍不住了,在听见洪大力宣布认输的那一刻,眼睛一闭就倒了下去。

    *******

    段阳睁开眼睛醒来时,脑袋传来一阵眩晕。

    “你醒了?如果感觉不舒服的话可以再休息一会儿。”霍恩笑着说道,他就坐在段阳的旁边。

    “我没事,那场比赛怎么样了?”段阳担忧的问道,虽然他倒下之前听到基因武学那边认输,但终究是没听到裁判宣布结果。

    “赢了,基因武学那边认输,你昏倒后裁判宣布了结果。”霍恩笑呵呵的说道,脸上的皱纹也舒展开来,夸赞道:“名师出高徒,永赞大师有个好徒弟啊。”

    “要是让老和尚知道你这么夸我,他估计要跟我急,”段阳苦笑着说道:“在他看来,我只是会点三脚猫功夫。”

    “能被大师评为三脚猫功夫已经很不错了,这些年来不知多少人想尽了办法想得大师一个评赞。”

    “就老和尚的品性,以前他天天骂我三脚猫功夫,骂多了也没见有什么好处啊。”段阳从床上坐起来,他以前一直跟在老和尚身边学武,光是听他吹牛说自己在外面如何厉害,每次老和尚说的唾沫横飞的时候,段阳总觉得这老和尚又犯了神棍的病,得治。

    可是现在看来,似乎老和尚说的也不全是吹牛。

    霍恩瞧了瞧段阳略显苍白的脸色,担忧的问道:“那个病?还没好?”

    “老和尚说我这病是机缘病,时机一到自会好,时机未到着急也没用,”段阳坐起来后,看了看房间周围问道:“这是哪?”

    “这是燕京国术武学协会我的办公室,平时没事我偶尔也会过来看一下。”霍恩走过去给段阳倒了一杯水,把窗帘拉开。

    “我睡了多久了?”

    “一天一夜,昨天把你弄到这里来的时候,你睡的正沉,我就没叫醒你。”

    霍恩越看这个年轻人越顺眼,笑呵呵的说道:“段阳,今天我真得谢谢你,抛开和你师父的交情不说,倘若昨天不是你出手相助,恐怕我国术武学的名誉就毁于一旦了。”

    “可以说是你挽救了国术武学。”

    “馆长你客气了,我也是习武之人,做这点事是应该的,要是被老和尚知道我见难不出手,恐怕直接劈头盖脸给我骂过来。”

    “不是客气,我说的是实话。”霍恩十分认真的说道:“你看你多见外,还叫我馆长,我和你师父可是多年的老友,就这层关系,你叫我一声爷爷也不为过吧。”

    “霍爷爷。”段阳硬着头皮喊道,心道这老头倒还真是自来熟。

    “哈哈,我知道你们年轻人不在乎这些,以后你爱怎么喊就怎么喊。”霍恩虽然将近六十岁,但性格却极为开朗。“段阳,有件事我得跟你说一下,希望你不要介意。”

    “什么事?”段阳疑惑的问道。

    “是这样的,昨天那场比赛是面对全市直播的,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我们几个老头子商量决定,把你的名字写进了参赛者里面,你当时在昏迷之中,我们就没征求你的意见。”

    霍恩见段阳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接着说道:“其实大家都知道,整场比赛能够获胜,都是你一个人的功劳,只不过你也知道,燕京市国术武学协会还是由政府部门领导的,个人英雄主义说不过去,所以最后向媒体公布的就是集体功劳,这点希望你能理解。”

    段阳还以为是什么大事,挥了挥手道:“霍爷爷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要真给我安上一个什么英雄之类的美名,我还真怕吃不消。”

    霍恩心中愈发高兴,这年轻人不仅武功高强,人还这么谦虚,要是是自己的孙子该多好啊,其实孙女婿也不错!

    老头子心中顿时想到了什么,心中高兴之下,额头上的皱纹都少了几根。

    “霍爷爷,您……没事吧?”段阳有些怯怯的问道,这老头一脸兴奋,莫非有妄想症!

    “哦,没……没想什么,我在想现在像段阳你这样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永赞大师有个好徒弟啊。”霍恩连忙掩饰的说道。

    “霍爷爷你真幽默!”

    霍恩一张老脸上有些发红,干咳了两声,连忙转移话题:“对了,段阳,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没有?这次来燕京有什么事吗”

    “嗯,确实有一些私事。”

    霍恩见状也没再多问,说道:“哈哈,年轻人有点秘密是好的,我等会儿还有个会议要参加,这样,你刚来燕京也没什么住的地方,住酒店肯定不方便,要不就住在我的武馆,等会儿我让秘书小吴送你过去。”

    老头子说完也不给段阳拒绝的机会,把秘书小吴喊进来说道:“小吴啊,等会儿你开车送段阳去天行武馆,就让他住在…..住在青瑶那间院子里。”

    小吴是个留着板寸的年轻人,看起来憨厚老实,霍恩说什么他就一直点头,可听到最后,小伙子愣住了。

    “馆主,青瑶师姐的院子,这位师兄住的进去么?”

    “你就说是我说的,青瑶要是不同意,就让她给我打电话。”

    段阳还在想为什么住不进那个什么青瑶师姐的院子,小吴边走边说道:“我叫吴兵,师兄叫我小吴就好。”

    “段阳,段誉的段,阳光的阳。”这小伙子给段阳印象不错,他自我介绍道。

    “段师兄好。”

    “我也不比你大,不用叫师兄。”段阳挥了挥手说道:“对了,你刚才说我住不进去青瑶师姐的院子,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