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深山救援

    更新时间:2016-11-30 16:23:54本章字数:3103字

    大黑山,是我们老家县城的一座土山,海拔三百多米,却成为了老家县城第一高山峰,距离老家农村三十公里。大黑山属于长白山余脉,但没有长白山那样的千年积雪,只有东北特有的黑土,故称为大黑山。

    这大黑山早在几百年前,用处就已经确定,它从明朝时期开始,就被当时的地方百姓当成了风水宝地,许多地主豪强死后便葬在这里。久而久之,这里便成了一座天然的坟山,而目前的大黑山墓群,已经归县政府所有,想要葬在这里的,没有点实力还进不来呢。

    虽然大黑山是全县皆知的坟场,但也有不少人除扫墓祭祖之外来到这里,比如采蘑菇,挖野菜,甚至散步。这些胆大的人根本不在乎什么鬼邪,或是三五成群,或是自己上山,不在话下。大黑山终究是坟场,“意外”死亡在所难免,只是都是很快平息事件,然后照旧,所以大黑山上还是挺平静的。

    七月十五这一天,我中午吃过午饭就辞别了奶奶,来到了县城。因为县城距离大黑山最多十公里,比农村近的多。而且晚了又没有到县城的车,三十公里的路,傻子才愿意自己走呢。

    经过了半年的闭关修炼,我已经初步掌握了天地五行令的入门法术,看来爷爷说的没错,我还真的就是跟天地五行令有缘的第三人。第一人当然是自创天地五行令的太祖爷爷,第二个是杀了阴帅而被签生死薄的祖先,第三个人就是我了。

    我了解到,所谓天地五行令,并不是人们常说的金木水火土五行,而是五种驱鬼降妖的法术,分别为天雷破,风刃斩,火云诀,紫冥箭,灭魂令。

    这五个法术,分别都有五个不同的威力等级,随着修为的不断提高,等级提升,威力也就越大。但是爷爷在最后的信中也告诉我,天地五行令现在是天地禁术,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暴露出我是天地五行令的传人,能否将天地五行令平反并成为正义的法术,我还是任重道远的。

    学完了法术又不能用,这可够憋屈的啊,我在来县城的路上,碰巧在车上碰到了我的初中同学,她名叫莫雪,是从镇上上的车,我坐的这一趟车,途径不少地方,连大黑山也是直接到的,但我不能刚刚中午就在大黑山下车啊。

    话说莫雪这丫头几年不见,长得漂亮了,虽然在城里人的眼中这种姑娘遍地都是,但是在我们农村,也是我们镇中学的校花啊。只是我虽然跟校花同班,但这校花天生傲气,别说同班同学,就连整个学校的男生也没一个看上的,那时候就有传闻,说莫雪当时跟的是县城里面做地产起家的一个富二代。搞的我们这些农村穷屌丝好生羡慕。我就更不用提了,我从小学到初中,父母都从来没露过面,家长会全是奶奶去参加的,没爹没娘的我在当时那是出了名,所以很少跟莫雪说上话。

    说实在的这段时间光顾着研究天地五行令,别的事差不多都忘了,若不是奶奶提醒我今天是鬼节,就连爷爷临终前的任务都忘在脑后了,所以莫雪刚上车的时候,我正在低头玩手机,根本没主意她是谁。

    直到快进县城了,大家都准备下车的时候,莫雪一转头见到了我,才一拍我的肩跟我说:“喂,徐天麒,怎么是你?”

    当时我还纳闷呢,心想我徐天麒啥时候认识这样一个貌若天仙的美女,一时还没反映过来。

    莫雪砸了我一下头,说:“喂,你妹的,消失了几年,不认识我了啊?我是莫雪啊!”

    我这才想起来,原来她就是我们镇中学的校花莫雪啊,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我说是谁呢。

    我哈哈一笑,跟莫雪说:“哎呀,这不是咱们当年叱咤风云的大班花莫雪呢,我说我什么时候认识的这么一位大美女呢。”

    莫雪又在我头上敲了一下,说:“你呀,这么多年没见,还是这样没正形,怪不得没法安心读书,脑子里整天在想啥?对了,你怎么会来县城,当年你突然就从学校退学了,大家伙还都挺惦记你的呢。”

    我挠了挠脑袋,说:“没想到啊,我这没爹疼没娘爱的人还有人惦记呢。真是太感动了。”

    莫雪却对我眼睛一横,说:“别听他们那帮起哄的放屁,人和人都是一样的,我从来没觉得你跟别人有什么不一样!”

    我不禁笑了笑,想不到莫雪几年不见,懂事了不少,今天故意在我面前自己骂自己,算是给我道歉呢吗?当年可是就数你最看不上我了。

    虽然几年前我们的关系一般,但这样的美女谁不想接近,我们这帮农村大屌丝只有眼馋的分,现在有跟单独和美女在一起的机会,怎么能放过?正巧我救人也是要等到晚上鬼邪最活跃的时候进山去救,现在才刚刚中午,进山玩泥巴啊?

    于是我问莫雪中午吃饭没,不行去一起去吃,我也正饿着呢。虽然中午奶奶给做的土豆炖茄子吃的饱饱的,但难得这次机会,只能破费一回。

    谁知道一向看不上我的莫雪竟然欣然答应跟我一起吃午饭。我真是又惊又喜又哭笑不得。觉得惊喜的是莫雪也会跟我吃饭,这是破天荒的头一回啊,但这一吃饭,饱饱的肚子可要遭殃了。势必要吃的撑得慌。

    跟莫雪在县城客运中心下车后,随便找了一家饭店,当然不能找那种太次的五块钱的小吃店,那样估计莫雪看不上。人家可是跟富二代混过的。

    就这样一下午我都是跟莫雪在饭店度过的,我们吃的都差不多把两顿饭连起来了,幸亏我们叫的是包间,不然非逼老板把我们赶走不可。这一下午我们都在聊上学时候的开心事儿,貌似那个半个眼睛也看不上我的莫雪不见了,算了,我又不是斤斤计较的人,她刚才在我面前自己骂了自己,算是给我为当年的事道歉了吧,我就不跟她计较了。最后,我们还互相留了电话号码,看来莫雪是有意要和我常联系啊,我忍不住暗自窃喜。等到六点多出了饭店结账才发现,原来这家饭店从前台到服务员莫雪都认识,竟然免单了,谁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不就让我赶上了?莫雪说她爸让她晚上必须回家,不然会担心,人家想走,我也没办法留,只能让莫雪先走了,我看看表,这才六点多,还早呢,不行就先到处逛逛吧。

    我从六点多逛到九点多,一路上全是沿街烧纸的民众,这鬼节的气氛,跟春节也差不了多少了,我走到大黑山,正好夜里十点。

    虽然现在正值夏天,但对于东北来讲,晚上山中的气温还是比较低的。今天所有的鬼都被放了出来,直到明天天亮之前才会回到地府。

    离阴时虽然还有一段时间,但我却已经看见了大黑山里各种浮动的黑影,他们或许是鬼邪,或许是山中成了精的山精妖异。至于真正的鬼体,我要借助家里祖传的宝贝“阴阳笔”在天灵处点上一笔,借助阴阳笔的阴煞之气,才能看到真正的鬼体。

    我从包里掏出了阴阳笔,在天灵点上了阴阳砚上的墨汁,算是暂时开了阴阳眼。这阴阳墨并不是墨汁,而是砚盒里装着无数的阴煞之气所化成的煞气粉,这种粉至阴之极,我的祖上祖祖辈辈都是利用它作为跟鬼邪交流的介质的。

    这家伙,留在深山里的鬼邪还真不少,但大多都是漂浮在深山中的鬼气煞气,成不了大气候。只有化成人形的老鬼才具备威胁人安全的能力。

    刚刚进入十一点,我便听到深山中一阵刺耳的呼喊声。是个男人的声音,他喊道:“哎呀,鬼呀!别过来!”

    我勒个去,他能见到鬼?这也是神了,虽然现在是阴时了,所谓的阴宅什么的都可以看见,但是鬼要想杀你,你干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还能让你看见?

    顺着喊声的方向,我加快速度追去,我想这肯定就是爷爷算好让我去救的那个老友的孩子吧?

    没想到我没走多远,一个人影匆匆掠过,速度奇快,仿佛是练过轻功的人一样,我问道:“谁?”

    那人边走便喊道:“你不是一样来救人的么?那还等什么,赶紧跟上来!”

    我追着他一路赶过去,他已经站在远处了。是一个穿着中山装的年轻人。我心想这人打扮的好奇怪,这么年轻居然穿中山装,现在像他这样年纪的,还有几个知道中山装的?

    那人喊道:“大胆女鬼,竟然掳人性命,还不快快放人,不然将你打的神形俱灭,魂飞魄散!”

    站在那人面前的,是一个已经吓得半晕的男孩,也是二十岁左右,在他旁边的,是一个身材苗条,皮肤白的跟纸一样的女孩,我心想,我的天,美则美也,但是白的这样吓人,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女鬼吗?

    说实话,以前我都是帮爷爷打下手,现在自己出来驱鬼救人,第一次用阴阳笔见到女鬼,还真是让人心惊胆颤啊!这阴阳先生也真不是什么人都能干的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