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不欢而散

    更新时间:2016-11-30 16:24:07本章字数:3155字

    女鬼道:“道长你搞错了吧,我并无害人之心,而是帮助他!”

    谁知那男子却一口咬定道:“道长救命,这女鬼一心要害我,我跑了老远都摆脱不了!”

    我心想这男的也真够蠢的,女鬼要杀你,还能轮得到你跑老远,你都没有跟人家照面就挂了,等你能看清女鬼的时候,你已经是死人一个,还能在这里喊人救命。以此我推断,这个女鬼所言应该是真的,不是她要杀人,而是杀人的另有其鬼而已。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男子是个凡夫俗子,糊涂也就罢了,谁知这个别人称他为道长的修道之人,也是个糊涂虫,难道是太年轻不懂事,只知道驱鬼降妖,是非善恶不分吗?

    他跟那女鬼说:“你这女鬼真是满嘴鬼话,今天速速放人,可保你进地府投胎,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女鬼跟那男子说:“哼,我好心救你,却落得这样的下场,现在你有人保护了,我还懒得理你了,再见!”

    说罢,女鬼化作一团黑影想走,那道士却喊道:“哼,心怀恶念还出言不逊,留你日后还会残害他人,看招!”

    话音未落,道士已经放出一道黄符,那黄符直奔黑影而去,我大惊,爷爷临终前再三叮嘱我,鬼也要救,人也要救,失了一个,都是任务失败。想到这里,也顾不得那么多,我掐起指诀,念道:“天清地明,吾行一令,神雷天降,借尔之力!”

    我指尖指着那道黄符,只见天上一道雷光闪过,黄符化为灰烬。道士往后退了好几步。那女鬼在远处喊道:“多谢相救,改天我会谢谢你的!”说完,这山中似乎都恢复了平静,犹如平常一般。

    只是那道士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跟我厉声说:“哼,修炼旁门左道,与鬼邪为伍,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笑了笑,跟那道士说:“道长,刚才你没有看见,那个女鬼明显是在保护他,如果真想杀他,何必追着他跑老半天?那女鬼已经化作人形,有一定的修为,想杀他是易如反掌的事啊。”

    道士并没有听进去我的话,只是说:“鬼邪人尽而诛,你养虎为患,将来必得恶果,好自为之吧!”

    那男人也跟着瞎掺和说:“就是,明明是它想害我,你的脑子有问题,若不是道长出现,我早就挂掉了。”

    道士看了看天,说:“今天七月十五,阴气极重,鬼邪活跃,我们速速下山,此地不宜久留!”

    说完,这道士便领着那个男子朝下山的路走去。似乎俩人都在为我刚才救鬼的事儿而忿忿不平。

    我大声道:“人有好人坏人之分,那鬼也有善鬼恶鬼之别,现在世人都喜欢一棒子打翻吗?我坚信那个女鬼并无害人之心!”

    任凭我在后边如何为那女鬼说话,这俩人就如同耳旁风一样不闻不问,当我是空气。只是下山只有这一条路,要不然我也就 不用跟在这两个不分青红皂白的人后面走了。

    三个人到了山下路口,这里车流如海,是邻省通往省城的国道,应该不会有问题了。

    那男子跟道士拱手致谢道:“多谢道长救了我一命,还一路护送到这里,请问道长家住哪里,不如一会一起打车进县城如何?”

    道士说:“不必了,我一会儿还要去见一个朋友,驱鬼降魔是修道者分内的事,只是有人从中作梗,让鬼邪跑了,心中有愧,又怎么敢接受这样的拜谢呢。”

    虽然我没有跟他们离的很近,但也是在不远处等车,希望能找到一个出租车,我可以直接打车回农村,这里是一秒钟也不想呆了,整天打着驱鬼降魔的旗号,却善恶不分,是非不明,自称什么修道人,呸。

    那人对道士说:“对了,道长,你看我一忙,竟然忘了问道长姓名,有机会也好谢谢道长的救命之恩啊,我叫刁晋平,是省城的大学生,这两天陪妈妈回县城祭祖,才来这里的。”

    道士说:“哦,刁大哥客气了,我叫刘易,只是一个四方云游的道士,至于道谢就不必了,有缘自然还会再见的。”

    这时候,还真有一辆县城的出租车经过,刁晋平那小子抢先一步,打下了车,叫着刘易,说:“刘道长,不如你跟我一起去县城吧,这荒山野岭的,也不好找地方住,不行先住我家里,也算是报答你了,你觉得怎么样?”

    老道想了想,说:“那就谢谢刁大哥了,其实不用这么客气,我可能还没有你年纪大,叫我刘老弟就好。”

    刁晋平笑了笑,看了看我,我在想这二拉蛋不懂事的,能邀请我一起进县城么,只是这么晚了,进县城我也没地方住,还是算了,完成了爷爷交给我的任务,还是早点回家去的好。

    我还真猜的不错,这小子还真跟我说:“喂,那个大‘善人’,要不要一起回县城,上来吧!”

    虽然他还真是邀请我了,但我却没有被感动,这样的人,只不过是做做表面功夫而已,我喊道:“多谢刁兄弟一番好意,不过我在县城没什么认识的人,这要等车回农村呢,你们先回,改日再聚。”

    嘴里这样说,心里却想着:“呸,聚个屁,这辈子都不要再碰到这俩人才好。”

    这俩人也真没有再客气,坐着出租车走了。过了十几分钟,我才又打了一辆出租车,花了几十元路费,回到了奶奶家里。到家的时候,已经将近凌晨一点了。

    我一推门进屋,奶奶竟然还没睡。我一愣,说:“奶奶,你怎么还没休息,这么大岁数了,可不能熬夜了啊!”

    奶奶见我回来了,笑了笑,跟我说:“看你平安回来,我才踏实,对了,爷爷让你办的事都办好了吗?”

    我点了点头,跟奶奶说:“办好了,我原以为爷爷让我去救人是主要的,原来那个人干脆就没危险,反倒是那个鬼,若不是我及时救下来,可能就真的神形俱灭,魂飞魄散了。”

    奶奶笑了笑,说:“没事,你这一次办事做的很好,没让我失望,先好好回去休息睡一觉吧,我也要回去睡了。”

    我赶紧跟奶奶说:“您快回去睡觉吧,不能再熬夜了,我没事!”

    回到房里,想着今天发生的事,还真是都挺意外的,先是见到了几年没见的老同学莫雪,虽然这不足为奇,但奇怪的她竟然从最看不上我的人变成了一个对我百般客气的人,本来是我要请她吃饭讨美女欢心,到最后她连单都没让我花,变成了她送了我一个人情,这可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了。我感觉莫雪一定是有什么事。

    至于今天晚上救鬼的行动,我也是觉得自己没什么错的,世间人就是这样,善恶不分,是非不明,有的人做好事反而被讹诈,有的人一生坏事做尽,还活的挺潇洒。然而对于鬼邪人们的感觉就是鬼为恶人为善,哪有什么分别。

    可能是我太累了,在大黑山折腾半天,没跟鬼较劲,倒跟人较劲了半天,来回又折腾几十公里,所以我在不知不觉中就进入了梦乡。这一觉就睡到天亮,还是电话来了才把我吵醒。

    我接起电话吓了一大跳,想不到我昨天刚刚给莫雪留完电话,没等我主动去给她打电话,她倒是给我打了。

    电话接通,没等我开口,那边就娇声叫道:“喂?你是徐天麒?”

    我笑着说:“当然啊,昨天才给你的电话号码,怎么可能今天就换人,莫大美女,是不是有事找我?”

    莫雪在电话里说:“咦,你怎么知道,你啥时候变成‘神探狄仁杰了’?”

    我说:“得得,你就别拿我开涮了,我就是问你是不是有事找我而已,就变成神探狄仁杰了,我要是说你是为了一些人力不能及的事来找我的,是不是我就变成神了?”

    莫雪哈哈大笑,说:“小旗子,你真是太神了,确实成神了,我不是找你啊,对了,你爷爷徐大师在吗,他可是很厉害的阴阳先生,我爸爸和我小姨有很重要的事找他呢!”

    果然被我猜中了,不知道是找爷爷驱鬼辟邪呢,还是看风水。但是现在找爷爷,只能去阴间找了。

    我停了停,说:“哎,你老爸和小姨找我爷爷啊,怕是找不到了,他老人家已经在半年前过世了!”

    莫雪在电话里叫道:“什么?徐大师过世了?哎,这可怎么办,为了这件事,我爸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浪费了多少钱,原来我也不信这些,才看不上你跟你爷爷学阴阳法术的,但是现在想起来,你爷爷确实是很厉害的大师,镇上很多人的疑难杂症都被你爷爷治好了,所以想请他帮忙,但谁知道他却不在人世了,我们莫家还真是跟他无缘啊!”

    我说呢,原来莫雪以前是个无神论者,所以看不上我,几乎全班同学都知道我爷爷是阴阳先生,我也跟他学徒,但却不见我用任何法术,都以为我学艺不精,不敢在他们跟前用,尤其是莫雪,我就知道她突然对我这么好,肯定是有什么事了。

    听莫雪在那边唉声叹气了几声,我跟她说:“虽然爷爷不在了,不是还有我呢吗,我可是爷爷的唯一徒弟,继承了他老人家的所有真传,肯定能帮你们解决难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