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挑衅

    更新时间:2016-12-07 09:23:05本章字数:3040字

    “怎么样,既然你不动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赵大富不由分说,跳到空中,探开双手,十指弯曲成爪状,向着苏铭的咽喉处就杀了过来。

    若是被他击中,哪怕是轻微蹭过去,也保准让他血肉破碎。 

    苏铭一时不知道如何闪躲,不过,金未来此时已经进入了异度空间当中,她倒是可以随时提醒苏铭,让他不至于被这种小角色伤到。 

    “往后退两步,等到他右爪伸来,就弯腰躲过去,让他扑空,伺机反攻。”金未来开始指挥道,苏铭顺从地向后趔趄了两步,在赵大富带着巨大恨意的右爪伸过来时,赶紧往后倾斜,凭借着超强的体质,居然又反弹了回来,朝因为扑空而悬在空中下落的赵大富腿上狠狠地打了两拳。 

    场下的弟子都是分外安静的,顿时,只听得骨头断裂的声音,在四方轻轻回荡着。不可一世的赵大富,竟然丝毫未碰到苏铭,就被生生地打断了双腿的筋骨,这让在场诸弟子看的目瞪口呆,鸦雀无声。 

    只见他痛吼着满地打滚,伏身而跪,表情苦楚,苏铭心知自己不该听从金未来的唆使,下手这么重,便赶紧弯腰友好地拉他起来,却不料被赵大富一招反擒拿,锁住了手骨,让他连拉带扯,直接甩到了身后半米远处。 

    对于苏铭来说,这种小跌小撞根本不算什么,可是他偏偏面部朝地,直接被地板磕掉了两颗门牙,脸上血肉模糊,这样一来,他可就完全失去了耐心,也没有刚刚的友善了。

    场下长脸累月受到赵大富欺侮的弟子们,这时也都克制不住,终于朝他发出了强烈的谴责,可是赵大富只是一声恐吓,不满声当即消失,连周维寒也缄默不言。 

    “看来这家伙平时作威作福,弟子们都忍气吞声,不敢言语啊,我必须得教训教训他,打断他六根肋骨!”苏铭对赵大富的行为,很是愤怒,一时拭掉脸表的血迹,咬着牙,慢慢朝赵大富走了过去。 

    “说的不错,我早就让你不要心慈手软,这种家伙,死有余辜的。”金未来虽然言辞冰冷,可是话语之间,还是满带着一种正义感,这也是让苏铭感到十分亲切的原因。 

    赵大富被苏铭狠狠的打断了骨头,甚至都累及脚踝,两条腿根本就不听使唤了,只能爬行,毕竟苏铭经受过击打金属的训练,力量也是不容小觑的,瞬间戳断两根骨头,简直易如反掌。 

    “海强,快过来帮帮我,这家伙不好对付!”见自己已经没有反抗的余地,赵大富连忙把沈海强叫了上来。

    他是个比赵大富更为难缠的家伙,修炼的几套重拳法,都刚硬无比,可以一拳打断一条细木梁。 

    “怎么能两个打一个呢?很明显,你已经输了,又偷袭苏兄弟,他受了伤,只怕不是你们的对手。”周维寒见状,不禁暗中为苏铭捏一把汗,看到沈海强目色当中的一股凝重的杀气,自己双腿不由得开始颤抖起来。

    “哼!馆长,你不是说这家伙本事高强么?那加我一个也不算什么吧?哈哈,去死吧你!”沈海强搪塞了一句,等到赵大富闪到一边去时,就挥动着铁拳朝苏铭右脸砸来。

    这拳头可不容轻视,平时他靠着这一拳,将馆内大多数弟子都打的满地找牙,现在力量更增加了一倍,苏铭若是被碰到,非得被打的脸型弯曲不可。 

    “唉!又是一个练力上重的弟子,可是力量比你好要稍差一些,这样就贸然的修炼招式,真是无药可救,这次一定要好好教训他,告诉他这种修炼方式是不科学的。”金未来低声说道,“他下盘空虚了,往右闪,踢他腰部。” 

    “好嘞!”苏铭听到这声指导,就兴奋地跳了起来,在空中像滑冰时的,身体一弯,就轻松地挪到了沈海强右侧,随即踢出右脚,一记势大力沉的暴踢,直接把他挑到了半空,摔得双肘断裂。 

    “终于有人能制服他们两个了,不到一招,就把两个人全收拾了,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胡作非为!” “报应,早晚会有人修理你们,现在时候到了......” 

    擂台下面的弟子,见状都兴奋万分,跳动着向苏铭摆出夸赞的手势,以为他要下台,都赶紧到台阶旁等候。 

    周维寒最先走过去,伸着右手,想要把苏铭拉下来。 

    可是,奇怪的是,苏铭并没有急于下台,而是徐徐朝趴在地上的两人走了过去,目露凶光,杀机腾腾,一脚一个,直接把两人从高高的擂台上踹了下去,索性都落到了软垫之上,才不至于被摔死。 

    “两个该死的东西,真以为我苏铭是好欺负的,看以后谁还敢挑衅!”苏铭吐了一口鲜血,这才从擂台上跳了下去。 

    “苏兄弟,你又何必为难这两个人呢?都是自家兄弟,也别动怒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他们一队的武师了,我看没有人会反对的——你们几个,把他们送到医院去。”周维寒暗中冷笑了一声,为得到这个宝贝忍俊不禁,随后就把他带往修炼所而去。

    华夏武馆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仅仅是赵大富这种烂货色,就能在当中叱咤睥睨,无所顾忌,也着实让苏铭吃了一惊,照这样下去,即便武馆还是盈利,但渐渐随着洛城武道方面竞争的急剧提升,早晚也会被外人所击溃。 

    不过,对于华夏武馆的修炼设备,苏铭还是万分惊诧的,有很多场馆的规模甚至比异度空间当中的还要大一些。 

    武馆共分九大区域,每区域当中就有一个小队,每小队人数很多,在三百左右,这已经是很大的数字了,而苏铭所带领的一队,人数最多,达到了四百二十,当然也是实力最强劲的。 

    每三个弟子就有一间修炼室,修炼室前面,是一座巨大的体育馆,专为比赛和馆内弟子格斗所用,日常安排的对打训练,一般都是在这里进行。 

    在这样一所规模很大的武馆任教,却是远远超乎了苏铭的想象,之前他还打算靠着李阳的提携,混个小保镖或者挨打受累的武师陪练,每月领着不至于饿死的薪水,就已经很满足了,现在想来,不禁暗自发笑。 

    武师的薪水,是按照各队的成绩上下浮动的,没有一个确定的数字。因为华夏武馆每月都会举行馆内比试大会,凡是能够夺得较高名次的武师,薪水自然也就高些。不过,原一队武师却因为赵大富两人的过于嚣张,无可奈何,经常遭打,即便每月薪水很高,最终也是不堪重负,选择了离开。 

    然而,仅仅是最低薪水,就已经让苏铭窃喜不已了,竟然是八千,这就意味着,哪怕一队在馆内比试大会上被完虐,自己也能领到至少八千的工资,这对他和家庭来讲,已经是天文数字了。

    而且,他相信,就华夏武馆当中的弟子武功水准而言,自己只消稍稍调教,一队弟子在比试中横扫外队弟子,应该轻而易举。 

    当然,训练方式肯定是按照金未来训练自己的标准来的,不过要稍微降低一些,毕竟虚拟世界当中,有太多左右训练的因素,他不至于会那么疲劳,如果强加在这些弟子身上,只怕他们都吃不消。 

    在差不多熟悉了一区的各个场所之后,苏铭便召集了弟子,准备训练,而这些弟子此时也是精神饱满,表现得异常兴奋。 

    速度和力量的训练是一切修炼者的基本功,刚开始,苏铭毫不留情,让诸弟子们背上了重约五十斤的大沙包,在一千米的跑道上进行一小时不间断的速度训练,当然了,他还是留出了不短的休息时间的,毕竟他心知,这种苦处不是每个人都能受的了的。 

    在场馆后的角落处藏着,窥伺了几分钟后,苏铭见四百多人居然无一偷懒,心里就放心了许多,然后就打算离开。

    今天的训练任务很简单,速度训练之后,再让他们每人到各自的修炼室练习击打沙包,就完成了。

    尤为重要的一点是,在训练期间,诸弟子严禁练习招式,不然要受责罚。 

    在刚开始的阶段,武师的工作可以说还是相当轻松的,这让苏铭有了大量的空余时间,无处打发时,他自然也就想到了张若然,还有那位在大灾难中被自己救下的女孩儿。

    当下掏出那张保留下来的纸条时,才见她的名字叫周玉清,是一家中学英文教师,心里就产生了一股莫名的感觉。 

    “我该不该约她出来呢?既然跟若然几乎没有缘分了,我想,这说不定会是一段好姻缘呢!”苏铭想到周玉清的花容月貌和娇好的身姿,居然也血液沸腾,心情久久不能平息。 

    既然工作有了着落,他也就不得的将心思花在感情上面,二十三岁的青年,要是传出去没有女朋友,岂不是被笑掉大牙?在这伙弟子面前,自己完全不能丢了面子,否则只能贻笑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