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约还是不约

    更新时间:2016-12-08 08:28:17本章字数:3082字

    “这当然得随你的心意了,但单纯从我的扫描中来看,无论是姿色还是性格、品行,这位教师都要比张若然好得多,苏铭哥哥,你要是不知道怎么选择,就慢慢来吧,反正也不着急。”

    这时,金未来倒变得异常温柔起来,一改平时严肃、庄重的作风,让苏铭感伤之余,有了些许的温暖。 

    “你说的不错,边走边瞧,人生有很多出人意料的际遇,只不过我们缺少发现的眼睛。”苏铭说罢,就按照纸条上的号码给周玉清打起了电话,听到那个动听如夜莺歌唱的声音,心里一时焦急了起来。 

    “能......今天下午能不能......请你出来吃个饭?就在南山酒店,下午三点。”苏铭极度慌张,说话也是断断续续,语无伦次。 

    “当然可以了,反正我今天在家休息,又没事,那到时不见不散咯。”那边肯定的声音一传来,苏铭心中像重石沉河,波澜荡漾。看看时间,不过才是中午十一点半,离见面的时间还早,他打算趁着这段时间,再到张若然家中瞧瞧。 

    “你还要去她家?她纯粹就是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而已,你不值得。”金未来尽管百般劝解,苏铭还是坚持己见,乘车来到了张若然家门外。 

    这是一所曲径通幽的大房子,看上去分外宁静,非常适合那些高素质的知识分子居住,在从盘根错节的树木和瓜果之间穿过去,来到张若然的窗下时,他还来不及喊她下来开门,就见到张若然在和一个高大的身影交谈着。

    很明显,那是一个魁梧的男人。 

    “怎么?难道若然又有了新欢?”苏铭尽管已经竭力要做到忘记张若然了,但见此情况,依然恨得龇牙咧嘴,连忙让金未来查看情况。 

    金未来打开眼睛的数据库,眼前一道青色的光就锁定了窗内的男子,扫描了一阵后,只见面前显示着:叶天明,二十四岁,华美公司总经理,武功等级——招式下重。 

    随后,她就赶紧将结果告知了苏铭。 

    “什么?也是一个高手?”苏铭在今天击溃了赵大富两人之后,正志得意满,可当下见到张若然竟然在跟一位修为颇高的富家弟子交往,心里不禁慌了起来。 

    无论从身份地位、资产、武功及相貌上来讲,苏铭都显然要逊色很多,这让他不得不消沉了下去。 

    “若然也真是的,看样子,我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玉清身上了,做人真是太失败了。”

    苏铭低声道了一句,随即便动身前往南山酒店。

    群山开合恣意,江河川流不息,徜徉在大涧大谷之间,苏铭一时间就仿佛忘记了世界的存在,一心只在山河中。

    毕竟时间还早,他又无所事事,因而只能在这里边游玩边等待。

    眼见着太阳偏西,天光渐淡,已是下午两点半左右了,苏铭赶紧掉头往南山酒店走去。 

    想象着周玉清到来时的场景,他默默的设计了好几种交谈的模式,可最终竟然都被自己否决了。

    直到接到她的电话,苏铭的心情才算是上升到了顶峰。 

    “不好意思,我哥今天下午来看我,这样吧,能不能麻烦你到我家里来呢?我和我哥都要当面感谢你呢!”周玉清声音柔和地道。 

    虽然苏铭对此并不感到稀奇,也没异议,但还是觉得在这里苦等了好几个小时,有一些冤枉,因而沉了一口气回道:“当然可以,我知道你家的地址,那我就在三点之前赶到那里去。” 

    挂断电话之后,苏铭马不停蹄的就赶往了周玉清家中。

    她家就在城中区的世纪博物馆旁边,那段路苏铭是再熟悉不过了,以前在剧组工作之余,他就常常到那里做一些零碎的工作。 周玉清和一个男人出来迎接他。

    苏铭见他有一米八五的高大身材,筋肉强健,精神饱满,目光炯然,深知他也是练家子,不过到底达到了什么级别,却是不得而知。 这正是周玉清的哥哥周天标,中学肄业之后,便去洛城一些武馆做起了学徒习武,至今差不多已有八年了,所以从他身上可以明显看出一种武者的霸道和强悍,这也是苏铭在他面前,显得十分弱小的原因。 

    周天标现在不仅是几家武馆的教练,更是吞天猎月堂的成员,在整个洛城武道之中,也算得上有名有姓的一号人物。 作为洛城武道界最为鱼龙混杂的团体之一,吞天猎月堂乃是多数专职杀手非常理想的聚集团体,无论是杀手数量还是能力来讲,在洛城都是屈指可数的。很多杀手在当中相互切磋,不断精进武功,使得杀人的手段飞速提升。不过,当中也是有着不少纯粹以习武为目标的成员的,但相对就显得势单力薄。 

    在听罢周天标的介绍之后,苏铭感到分外震惊,因为他早就对吞天猎月堂有所耳闻,当下隐隐觉得,他或许就是杀手当中的一员,这不禁令他心惊胆寒。 

    当然,既然有外人在场,苏铭自然也就不能随心所欲地交谈了,而是极力克制,把很多话语都藏在了心里,言语之间,满是客气的套话。 

    “我知道我妹妹那天在南山被困住了之后,心里十分焦急,就赶了过去,但看到他们处于那种情况之下,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只能干瞪眼儿,等着武警们过来搭救,真没想到,你竟然会用内功和轻功把他们救上来。”

    周天标说时,用怪异的眼光上下打量了苏铭几番,见他虽然也很健壮,但跟自己比还要稍差一些,完全不像有着大修为的人物。 

    对于自己使用内功和轻功一事,苏铭为免媒体和记者们找麻烦,是绝对保密的,即便周玉清对周天标讲过,他还是一味搪塞,说当时并非使用功夫,而且,在这样一位修为要比自己高的人面前,他还是尽量保持低调的好。 

    “周兄客气了,见义勇为应该是每个人的本分,也不用谢我,倒是周兄,能不能介绍介绍吞天猎月堂的情况呢?”苏铭想的是,等到以后自己修为有所大成,也成立一家武术团体,他当下必须知道一些团体的运营模式,更为重要的是,这吞天猎月堂罪孽深重,他有心铲除。 

    “呃……这个嘛……可能苏兄弟也知道,我们内部有规定,是不能随便谈起堂内的事情的,所以……请你见谅了。”周天标对苏铭的提问,委婉地回绝,这更让他疑心倍增。 

    大半天的谈论,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苏铭既没有得到吞天猎月堂的一些内部信息,更是无以对周玉清表露心迹,这让他心情十分低落,不过,直到晚上七点,在离开之前,周天标的一句话倒是点醒了苏铭。 

    “再过五周,洛城极限运动大赛就要开始了,这次运动的重点,不是蹦极和登山之类的运动,而是武术比赛,在洛城这种武术渊源很深的地方,人们都痴迷武道。”周天标平静地道,却在苏铭心底掀起了不小的波澜,因为大赛的前三名,都有不菲的奖金。 

    洛城在武道方面修为极高的人不在少数,甚至修炼到内功和轻功境界的人也有上百个,但是那些武者都沉溺于当杀手收取巨额报酬的乐趣当中,对这种小小的比赛,根本不屑一顾,只有苏铭这种初出茅庐的黄毛小子,才会兴致盎然。 

    虚拟世界当中,苏铭在疯狂地折金属棒,一根,两根,三根……

    自从加入华夏武馆之后,他的力量仿佛就瞬间变强了很多,原先根本折不动的金属棒,现在居然是一根一根的在他手中断为两截。 

    训练强度也比以前增强了一倍。因为苏铭想要在武术大赛上崭露头角,让华夏武馆扬眉吐气,就必须在这三十几天之内,达到练力上重的巅峰,那时就可以修炼一些招式,不用再像无头苍蝇一样,在格斗中无所落手。 

    随着时间的推移,苏铭的筋肉也更加强壮起来,这时跟之前自己的瘦弱状况相比,已经彻底的发生了改变,不但肌肉暴凸,力量无穷,信心上也陡然提升。

    眼见着已经过去了二十天,苏铭就已然进入了练力上重的阶段,筋骨的强悍达到了一个新层次,这就需要更加残酷的磨练。 

    速度训练不仅仅是负重万里长跑那样简单了,而是要在异度空间的大江大河之间,搏击水浪,逆流奔跑,这在锻炼速度的同时,也在锻打着身体。折断金属棒早已在力量训练之外了,苏铭所要做的,就是击打尖利的石头,用身体去撞击棱角凹凸的山壁! 金未来尽管在现实当中,表现得十分乖巧温柔,但在训练中,对苏铭却是极其严格,表情冰冷,毫不留情,她心知,如果稍稍懈怠,这么长时间的修炼就完全报废了。 

    通过不断修改数据,虚拟世界当中的背景倏然发生了惊天的改变,原来的训练场馆眨眼间居然变成了自己最为熟悉的南山区,一座座高峰,一条条大河,都带着一些柔和的神色朝自己望来。大风在山谷间穿荡着,令他感到分外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