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这就是不服的下场

    更新时间:2016-12-16 09:20:09本章字数:3019字

    金未来早已回到了异度空间当中,暗暗里用高精密的数据仪器分析着面前飞豹的招式套路和修为等级,在探查出来结果之后,她得意洋洋地低声对苏铭道:“放心吧,我已经分析过了,他虽然修为在招式上重,可是外界的等级比异度空间中弱很多,他实际修为跟你在伯仲之间,可是他实战经验丰富,心狠手辣,招式变化无穷,你速度和力量、反应方面都强过他,可是在招式方面,我还是要指导你的。”

    苏铭听到对方的修为并不比自己高多少,也就放下了心来,再加之有金未来的战中指导,他根本就是胸有成竹,对飞豹不屑一顾,睥睨的目光跟他相触时,居然毫不退缩,反倒是把飞豹冰冷的目光的锐气杀了个干净。

    一旁的冷知秋见苏铭要跟飞豹展开一场恶战,不由得暗中替他捏了把冷汗,因为她深知那飞豹的凶狠毒辣,在为公司除掉发展的障碍之时,他可以瞬间掐断三个人的脖子,这是怎么样的大杀器,冷知秋想到这些,暗中也会毛骨战栗,也为自己刚刚让苏铭成为贴身保镖感到有些愧疚。

    毕竟为他招来这样的祸患,自己心里也是极为过意不去。

    “爸,我看你就别让他们两个打了,飞豹的身手你最清楚,这里除了野鹰,谁还能打得过他呢?您这不是让他送死么?”冷知秋不断地朝父亲求着情,可是,突然却被一只宽大的手掌按住了,回身定睛一看,见苏铭目光坚定地凝视着他,徐徐摇着头。

    “你不要逞强了,我……”“哼!要打就打,畏畏缩缩还算什么男人?”冷知秋话未说完,飞豹便横加阻断,朝着苏铭暴喝了一声。

    “该死的家伙,别以为没人能治的了你——来吧!”苏铭也是恶狠狠地回道。

    见箭在弦上,情势一触即发,也再没人阻拦,而是都主动地往后退了几大步,在中间腾出一大片空地,为两人创造出打斗的空间。

    飞豹毕竟是蛮不讲理的杀手,尽管他年纪不大,看上去有文笔彬彬,斯文有礼,可是当他凶狠起来,却是十匹马也拉不住,根本不由分说,就朝苏铭的脑袋上,打出一记重重的大拳。

    凡是在招式境界的,无论他的武功都多么精妙,都能让金未来轻易地破解了他的招式,把他的破绽无限放大,然后一举击溃。

    可是,当对方拥有内功修为的时候,她就无能为力了,因为内功讲究的是以气克敌,以意制胜,这就让他们的招式无形中变得难以捉摸了,而且变化莫测,毫无规律,这种高精密的以分析特定的数据为主的仪器,完全掌握不了他们的套路。

    飞豹的招式以快、力为基础,看似是凭借着速度和力量的一通没头没脑的击打,可是当中却非常又章法可循,而且破绽非常明显,不然金未来也不会这么平静。

    只不过,他依靠自己强悍的身体,硬生生的把这些破绽在攻击当中都遮蔽了起来,让你无从着手。

    “苏哥哥,他的左腿,右肩和腹部,都是他的软肋,你的破山拳虽然已经非常精炼了,可是你不懂得怎么去攻击,只会防御,这样的话,虽然你的招式强过他很多,可是还是只能活活挨打,等会儿你按照我的话去攻击。”

    金未来见苏铭破山拳一出,竟然跟训练当中的分毫不差,知道这是超强度的训练起了作用,可是见他防御做的百般严密,让飞豹无迹可寻,但他根本就不会主动攻击。

    眼见着苏铭在飞豹的猛烈攻击下,节节后退,好像完全就难以招架,一直从前门退到了后门,在旁的所有保镖们都是齐声为飞豹喝彩,只有冷知秋却是默默地焦急着,额头沁出了冷汗。

    “野鹰,你的三弟果然厉害,除了你,谁还是他的对手呢?”冷叶云见状,不由得点点头,向飞豹报以赞许的目光,可是,他毕竟只是个门外汉,对于修练武功一界之道根本就毫不通晓,倒是野鹰,瞬息便琢磨出了当中的态势,暗暗里为着飞豹使劲儿。

    “不是,老板,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不出十秒钟,飞豹就会被对手打趴下!”野鹰言语之中,尽含着冰冷的语气,像寒冷冬风,狂泻而出。

    苏铭在金未来指导下,非但对飞豹的招式应对自如,攻击也猛然提升了好几个等级,把破山拳使得虎虎生威,开山裂石,把对手的招式打得四分五裂。

    飞豹的体能在保镖中屈指可数,经验也是过硬,可是无论他的拳速多快,力量多大,在苏铭这未曾经历多少搏斗的菜鸟面前,居然一点便宜都捞不到,等同于无形中在心头缀上了万斤重石,心情不由得往下沉落。

    “好了,按照他的规律,两招之内,他就会用‘虎头蛇尾’去抓你的右肩,到时他的左腿凌空的时候,就是破绽所在,给我狠狠地踢过去,教训教训这狂傲的家伙。”

    金未来开启数据库,把飞豹的动作数据分析得一清二楚,仿佛在她面前,他的速度形同蜗牛。

    “很好去死吧!”苏铭大喝一声之后,见到飞豹果真是双手朝自己的右肩重重抓来,赶紧是身体往右一倾,像不倒翁似的,脚底一转,滑到了飞豹身后,朝着他跳在空中的左腿,用尽了全身的劲道扫去,只听“咔咔”几声脆响,苏铭右脚钢铁一样猛烈撞击上去,把飞豹的左腿直接给打得弯曲变形,像根硬木棍一样,狠狠地折了过去。

    可是,先前苏铭毕竟饱受欺凌,因而,修得武功之后,他便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懦弱、卑微了,而是心如铁石,对于这种自不量力的挑衅者,从来都是毫不手软,所以当下把飞豹打得满地乱爬的时候,却并没有罢休,而是自顾跳到了他跟前,双拳猛的击出去,朝他右脸死死的打了上去。

    啪!啪!啪!苏铭突然觉得,自己的双拳竟然像打在了钢板上一般,筋肉瞬间被砸得青紫。

    正在他向飞豹做出报复性的攻击之时,倏的眼前出现了一条粗壮的手臂,护在了飞豹的头上,在苏铭双拳击打上去之后,直接被顶飞了开去。

    竟然是野鹰挡在了他的身前!果然是冷氏家族当中最杰出的杀手,差不多有着内功上重的修为,稍稍动用内劲,就可以把手臂变得硬如钢铁让苏铭不敢侵犯。

    “这位兄弟,既然我三弟输给你,你为什么又得理不饶人?这样吧,你就做小姐的贴身保镖吧,我看没有人有异议。”

    野鹰把飞豹拽起来,见他冰冷淤青的脸上,依然气势凌人,不由得朝他使了个眼色,让后面的保镖把他带了下去。

    “哼!这次就放过他,这就是不服的下场!”苏铭低声喝了一句,然后看看旁边目瞪口呆的冷知秋,心绪当即又变得无比柔软,浑身刚猛霸道的杀气瞬间就消失一空。

    “走吧,我带你到我家四处走走,你知道,这里临近山区,虽然没有南山那么辽阔,可是我家也占地十几亩呢,一开始,你根本就是晕头转向的,很难找到自己的住处,我先让你熟悉熟悉。”

    冷知秋竟然自降身份,带着小小的保镖四下里走动,这无疑又让那些狂热的追逐者们心头冰冷。

    然而,对于冷知秋来讲,她向来都是保持着一种高傲、尊贵的姿态的,虽然待人非常和气,可是骨子当中的那股凌驾万人之上,不可一世的气息还是能让人隐隐感受到。

    但自从刚刚遇到苏铭,她就不知为何,心中尊贵之气猛然下降,居然甘愿屈尊跟随,有些反主为客的意味,一时间,连她自己也很难相信。

    “好的,一切都听大小姐的。”苏铭虽然表面上表现得分外平静,可是心里也不禁为这荣誉而不断窃喜,说时跟着冷知秋,在众人刺杀的眼光下,徐徐往后院走去。

    春夏之交,景色尤是秀美,山河秀丽,草木温润,后院的池塘当中,涧涧溪水哗哗流淌,大鲤鱼奔腾跳跃,鳞光一闪,就照射出了后院的宁静祥和,显衬出这里全然不同于前院的幽谧。

    苏铭随冷知秋沿着小石子路缓缓徜徉,两侧高木林立,遮天蔽日,树叶重重叠叠,几乎阻断了全部的阳光,使得这一段路看上去分外幽静。

    他见冷家别墅居然规模庞大,并且跟古代庄园一般,有着幽深的意境,再想及自己破旧的商品房,不由得失落交叠,心情低沉。

    最后来到了一幢看上去格外破旧的小楼前,苏铭见它跟周围豪奢的房屋简直形成了最为鲜明的反差,也就猜到了这里是下人们的居所。

    因为冷家别墅太大,冷叶云有好几套别墅,平日里又不常来这里,所以经常需要打点,因而倒是聘用了不少工人,而且,这里距离天龙集团很近,一些公司员工也都乐意租住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