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你有什么要求

    更新时间:2016-12-18 09:46:26本章字数:3104字

    “苏哥哥,你的脸在异度空间当中被打的歪曲变形了,在外面还是照样的英俊帅气,放心吧!”苏铭拿着小镜子左右一照,见自己的脸上果然连半点伤痕都没有,登时就放了下心来。

    天蒙蒙亮,冷知秋就早早的起来了,苏铭透过窗帷,看到她在院中放风筝。

    突然,狂风骤起,呼啸卷过,冷知秋来不及收线,线就被猛烈刮断,莲叶风筝直接飘摇到了一株三十多米高的梧桐树顶端,细线缠住了枝干,无论如何也掉不下来。

    “怎么办?怎么办?”冷知秋无奈地在底下叫喊着,保镖们闻言,都以为出事了,都慌慌张张地赶了过来,查看情况。

    “我最喜欢的风筝挂在了树上,你们都是高手,谁能帮我摘下来?谁是高手?”冷知秋朝众保镖喊道。

    特殊训练微风轻轻浮动,那莲花风筝真如饱绽的莲花,随着细线摇动,可竟然十分安稳,根本就掉不下来,这急的下面的冷知秋不断地低声自语着。

    对于她这样的富家千金来讲,原本不必把这小小的风筝放到眼里的,然而这只风筝对冷知秋来讲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乃是两年前她死去的母亲亲手编织的,因而对她来讲,简直就是生命的一大半,所以无论如何,她也要想办法把它完好无损的摘下来。

    “你们都是高手,谁能替我把它拿下来呢?只要把它完好无缺的摘下来,我可以跟我爸爸讲,把他的工资提高十倍。”冷知秋近乎疯狂的流着泪喊道,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种豪门千金的尊贵之气,像个普通的山野姑娘,而正是这股山野气息,让苏铭感受到了无比的亲近,才打算出手替她摘下风筝来。

    尽管冷知秋的条件极其诱人,可是对这些远远没有修炼到轻功级别的保镖们来讲,三十多米简直就是个象征着死亡的高度,没有人敢胡乱出手。无论怎样朝树干击打,风筝都无掉落的趋势,没有那么高的梯子,这树又四围又没有可以攀登的建筑,所以要把风筝取下来,唯一的方法似乎就是等待了。

    不过,眼见着风云突变,天空阴霭深沉,大雨将至,不多久,大雨来袭,这风筝也自然就保不住了。

    “对了,苏铭,你在什么地方?如果在屋里的话,能不能出来替我想想办法?”冷知秋紧要关头,居然还能记起苏铭,这让他不禁有些暗自得意,所以他赶紧是跑到了她跟前,装作一副浑然不知的模样。

    原本以为,这对自己来讲,不过是小事一桩,根本就不用费多少力气,可是,当他真正来到这株梧桐下时,才彻底被它的高大威严所征服,一样望去,密密麻麻的枝叶托起了那莲花风筝,像众星拱月,居然还颇有一番韵味,可是,他一时间却也是摸不着头脑。

    “这样吧,小姐,你也不要过于着急了,虽然天快要下雨了,不过我看也还有一段时间呢,这样吧,你先去大厅里休息休息,我在这里想想办法。”苏铭劝慰了好半天,好不容易把冷知秋劝回了屋里。

    可是见她一步一回头,舍不得离开,才心知这风筝对她的重要性,说不定他取下来之后,还真能凭她的说情,让冷夜雨把自己的薪金提高数倍呢,那样每天自己可就能够拿到上万元的不菲薪金了。

    其实,苏铭还是摆脱不了金未来的帮助而独立行事,凡是一切难题,他百般无奈之时都只得请教金未来,之所以支开冷知秋,也不过是为了便于谈话。

    “未来,你看怎么办?我又就只有力气,没有修炼到轻功的级别,也不能再使用翡翠临时功能,这样的话,怎么才能把这三十米高的风筝摘下来?”苏铭也是急的满头汗,毕竟这对苦苦积累薪金买房的“穷光蛋”他来讲,提高薪水万分重要。

    “呃……我猛的也想不出来什么好方法,这样吧,我先想想。”这个问题,着实十分棘手,苏铭虽然有十分强悍的力量,可是他也羞于不能像鲁智深刀疤垂杨柳一般直接把这梧桐推倒,因而眼神迷离的盯着那莲花风筝在风中摇曳生姿。

    丝丝丝丝……淅淅沥沥的未来开始慢慢地掉落了起来,不知到底是春雨还是夏雨,可是,能够确定的是,莲花风筝已经遭了殃。冷知秋见状,也不能抑制住自己的情绪,慌张地跑了出来,大声喊叫着。

    “未来,你看这雨势过一会儿就很大了,要是再不想办法把风筝弄下来,到时候只怕就要成一团烂纸了。”苏铭到此时,终究也是耐不住性子,焦急地催了起来。

    金未来照旧是依照数据说话,数据对她来说,就是行一切事情的源泉。在短短两分钟之内,面前的这株粗梧桐的年轮以及高度和树干直径等一切信息,都被她洞穿一空,尤其是它到底有多大的可攀爬性,更是了如指掌。

    在经过了这一番精密的测算之后,金未来才是闷声闷气地对苏铭道:“你完全可以爬到树顶去,我根据你的极限速度、力量和这座树的信息整合了一下,你如果能够把自身的体能发挥到极致,并能够随机应变的话,完全可以把风筝取下来的。”

    这种方式对苏铭来讲,简直就是一种极大的摧残,因为理论上三十米的高度,他完全可以攀爬上去,可是树干足足有三人合抱那么粗,根本就无处着手,他即便是叉开双臂和双腿,也根本就抱不住树干。若是吊根绳上去,只怕上面那些比较瘦弱的枝干根本就承受不住他的重量。

    “不用怕,你已经快要达到招式上重了,这意味着,你距离内功修为等级的到来也不远了,这时候,你完全可以如履平地一样从下面连跑带爬的上到树顶,这对你来说,也算是训练的一种方式。你要知道,我们训练的目标就是不断突破极限,就算你掉下来,我可以把你接到异度空间当中去的。”金未来目光坚定地对苏铭道,直到他犹疑的目光渐渐的变得肯定了下来,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苏铭偷偷把翡翠放到了树底下的一块大石头下面,因为倘使把翡翠带在身上,万一他掉落下来,可就要粉身碎骨,而不是进入那异度空间当中去了。一切准备停当之后,苏铭就让那些保镖们退后,自顾走到了梧桐树下,挽起袖子,猛的跳到空中,双手死死掐住树皮,借着这短暂的停留,双脚借力往上猛然一蹬,身体顿时就像飞箭一样往上蹿了上去,每跃出一步,身体就竭力往前倾倒,死死贴住树表,双手再猛然一掐,就又往上前进了两三米。

    可是,这对体能却有着极大的损耗,刚开始苏铭毕竟还能支撑得住,但在跳了两三跳之后他却是手脚发麻,全身酸痛,根本就连移动的气力都没有了,整个身体如沉重的铅铁直要重重地往下坠。

    “喝!喝!”苏铭边说边尽力地往上跳跃着,由于精神过度集中,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到了一处,每一处关节都在向中发力,每一处肌肉都绷得紧如拉直的丝线。

    忽然,正在距离树顶只有不到五米之时,苏铭居然稍不留神,整个身体都因失去平衡而平躺了下去,直直地掉了下来,虽然他对生命安全不必担忧,可是下面的人却着实捏了一把汗。

    “嗨!嗨!嗨!”苏铭使劲地吼了三声,突然之间,就在将要滑落下去之时,竟然是生生的把右手嵌进了树干当中,一时间手指血肉模糊,鲜血沿着干老的树皮就淌了下来。

    “你不要紧吧?”冷知秋突然问苏铭道。“不要跟他讲话!他会分心的!”见到值此万分艰难的时候,冷知秋居然还在跟苏铭讲话,着急的金未来一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所以失声喊了出来。“谁?谁在说话?”

    冷知秋四下里张望着。苏铭并不理会下面,而是用右手中指使劲地勾着树干把身体往回拉,渐渐的,右手中指都快要断裂了,骨头嘎嘎作响,剧痛传遍了全身。

    “啊……”苏铭狂烈的吼了一声,用强健的筋骨把全身的筋肉同时都串联了起来,用尽浑身力道硬生生的把自己沉重的躯体拉了回去,重重地贴在了树皮上。唰唰!见自己竟是靠着力量拼命地返了回去,苏铭更加努力了起来,直接窜到了树顶之上,扒住了一根粗大的枝干。随后,剩下的就相对要轻松很多了,苏铭折断了一根长树枝,然后朝着那莲花风筝轻轻一挑,便把那风筝像飘摇的置入汪洋大海一样,飘飘的落了下来,掉到了冷知秋手中。

    “太好了,太好了,苏铭,太感谢你了,你有什么要求,都随便说吧,对了,薪金的问题是你最关心的吧,我一定会给我爸说的,不过,刚刚那个女孩儿的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呢?”想到这里,冷知秋不由得沉下头去思考了起来,可是随后又沉浸入复得风筝的喜悦当中了。

    身后的众保镖们,见到当下的情状,都是吓得心惊胆寒,不敢言语,对苏铭,也都是各自暗中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