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对不起小姐

    更新时间:2016-12-19 08:32:07本章字数:3093字

    “其实,你根本不用那么费劲儿的上去的,要取一只风筝,哪用得着那么麻烦?我不过是为了训练你罢了,可是,这是在真实世界中训练的,危险要比异度空间大得多,你这都能挺过来,以后的训练就简单多了。”金未来的一番话,让苏铭顿然醒悟,可是,既然已经对他自己起到了不小的训练效果,他也就不再抱怨什么了,而是决定沿着别墅走一遭,那是冷知秋给他的特权。

    雨早已停了,润洗过的空气格外清新,处处都散着草木的清凉气息,让苏铭的神经瞬间就放松了起来。

    冷家大院内,远望过去是一片连绵的低山,山的每一道纹理都异常清晰,仿佛被收摄在了眼前。

    苏铭的手指这次可并不像之前在异度空间当中击打石壁和搏击水浪那般,无论受到多大的破坏,只要回到外界,瞬间便会复原。

    他的手指已经破碎了,肉纹开裂,血液不断下滴,虽然已经止住了伤势,可剧痛还是传遍了他的每一根神经。

    “黄金尊就在冷家别墅当中的消息我看差不多已经散播出去了,这里不知道有多少外界的探子,根本就隐瞒不住,这样吧,我现在马上回虚拟世界中把指伤弄好,然后打起精神来,准备保护冷小姐,你要知道,她可是真让冷老板把我的薪金提高了十倍呢!”苏铭细细谋划着,自己的薪金几乎每天都有一两万块,半个月下来,他可就发了大财了,所以在保护冷小姐方面,自然也就非常卖力了。

    他的这种小小指伤,对虚拟世界当中的未来超强治疗仪器来讲,根本就不消两分钟,就已经完全治愈了。

    他急急忙忙地跳到外界,回到了自己的屋中,看到冷知秋正在大厅内饮茶,心里就稍稍放松了一些。

    “冷小姐,我应该多些你在老板面前说情,您的两句话就让我得到了丰厚的报酬,所以我更要拼命地保护您,再加上您又只有我这一个贴身保镖,我的责任就更大了。

    我看,最早在今晚,就会有人来这里偷老板的宝物的,到时候您可要小心了。”苏铭心知肩负重任,说时格外轻松,内中却绷紧了神经,仿佛身临大敌,血战在即。

    “这不是问题,我倒要感谢你呢,这风筝对我来说比命都重要,你救了我的命,这点报酬不算什么——对了,我好像也感到身边随时都有一股冷气存在一样,是不是就是你说的杀手们?”冷知秋说时,心里一片毛躁,把茶一灌而尽。

    苏铭又在浑浑噩噩中过了一天,因为白天他是不用担心冷知秋的安全问题的,这任务对他来讲,既简单,又十分艰难。

    直到夜幕降临,月亮横挂半空,树影蓬勃,燕鸟安息,苏铭才从屋中出来,开始在大厅门口戒备。

    他坚信,杀手肯定不止一个人,因为偌大个冷氏家族,这幢别墅之外,还有好几幢别墅和好几家大公司,随便哪个地方,都够他们搜上一阵子的,因而,偷盗也绝不会仅仅是一两天。

    这几天情况非常紧急,所以苏铭也就将训练的时间调整到了白天,夜晚则是不眠不休的守候,稍有风吹草动,都绝对不能放过。

    可是,倚着大石庭柱思来想去,他也始终不明白自己到底在守卫什么,那黄金尊的真面目,他到现在根本就没有看到过半次。

    冷知秋睡得很晚,每次都在夤夜处理一些公司业务资料,同时也要不断学习、总结那些先进的经济管理手段和制度,工作量相当惊人,所以有时三更天才刚刚入眠。

    这让苏铭的工作无形中就减轻了很多,因为大厅当中灯光明亮,她就在自己身后,自己可以随身保护。

    天将入夏,白昼时间渐渐增长,十点钟的夜晚,月亮乌白,院中竟然还隐隐有着层层薄薄的亮光。

    苏铭再回身看时,屋中的灯光忽而熄灭了,冷知秋关上电脑,走到门前,见苏铭还在全神戒备,因而就微微笑着对他道:“你也不用这么紧张的,我爸托你来保护我,虽然你应该尽职责,但这样只会提心吊胆的,我想那些杀手们还不至于到我家里来偷东西吧?再说了,我家这么大,他怎么也不会找到我这里的。”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毕竟还是小心谨慎一点为好,小姐出了事,在老板那边我可担待不起,再说了,小姐这么好的人,我也是出自内心的想保护你。”苏铭说这话时,声音微颤,因为他的言语似乎已经超出了一个保镖的界限,属于僭越了,倘使让冷叶云听到,恐怕会当即把他开除。

    听到这话,冷知秋登时也徐徐地垂下了头,随即两颊绯红,在朦胧的夜色当中,更显得美如诗画,她的眼神当中温情脉脉,似有万道水流暗涌,令人不禁陶醉于氤氲水色当中。

    苏铭在冷知秋羞赧的瞬间,直直的凝视着她,一时间居然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慢慢的把双手搭在了她的两肩,而冷知秋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反应,只顾看着地面上流动的树影,醉心其中,直到夜鸟一声“扑棱”飞过,才把两人彻底惊醒了过来。

    “呃……呃……对不起小姐,我看,天也不早了,您还是回去休息吧,不然老也会担心的。”苏铭赶紧掉转过身,不敢直视她的双眸。

    “也好,不过,以后你就不要再说您了,我不过就是家世比你好一点,算起来还比你小了一岁呢。”冷知秋拍拍苏铭的肩膀,仿佛有所用意,随后就慢慢的返回屋中去了。

    过了好几分钟,苏铭才从刚刚的迷醉中醒了过来,再看看表,已然是十一点钟,天才刚刚黑暗,他打算到四下里走走,或许就能碰到个把盗贼。

    盗贼不同杀手,因而,两者的危害性也并不相同。

    盗贼仅仅是外界遣来偷盗黄金尊的,向来都是盗技高超,经验丰富,很容易得手;而那些杀手则不同,他们却是凭借着高强的武功修为来进行盗取,无论是脚步还是速度方面,都远远超过那些盗贼,并且一旦没发现,还可以自保,不过,若论偷盗的技术来讲,就要差上很多,这也是苏铭最害怕的。

    对付盗贼,他有千百种办法,对付超强的杀手们,以他目前的修为来讲,或许还有所欠缺。

    苏铭走着走着,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冷叶云所在的房间。

    那是一间大厅,尽管大门紧闭,窗户紧锁,可是苏铭还是能够听到他们窸窸窣窣的讲话声。很明显,野鹰也在当中,虽然谈话也是声也是不清不楚,但他还是能够知道,他们是在谈论关于黄金尊的事情。

    他忖了一忖,随后问金未来道:“未来,你能听到他们在谈什么么?对了,那黄金尊是不是就在他们的手中呢?”苏铭低声问道。

    金未来用数据眼一扫描,一道青光就像无所阻拦的狂风的大平原上驰骋一般,“唰”的就钻进了屋中,经过一番探查,她看到那架黄金尊果然就在桌上。

    “我们为什么不去拿回来呢?既然知道在哪里,我们又是自己人,偷起来自然要方便多了。”苏铭惊异地问道。

    “当然不行了,要是让我去偷的话,恐怕他们谁都发现不了,可这样是不行的,这就是交给得到魔幻翡翠的主人的,也就是你的任务,我不能插手。

    再说,你不是还要靠它来消灭洛城武道界的一些杀手么?要是现在就偷走的话,那还怎么让他们互相争斗?还有,就算这黄金尊就在这屋里面,你知道里头有多少高手么?”冷牧一连串的回答的提问让苏铭一时根本就难以招架。

    不过,对于自己的修为等级,苏铭还是十分自信的,招式下重,相当于外界招式上重的境界,虽然自己的基本功还不扎实,可自从击败飞豹之后,他就认为,冷家保镖当中,除去野鹰,也就再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了。

    可是,金未来的一番话却是着实把他惊呆了。

    “你错了,这不过是冷家保镖中的情况,你要知道,冷氏家族还有专门的杀手组织寒骷社,野鹰是社长,那寒骷社当中的杀手共有几百名,最差的也不过是飞豹的水准,这屋子里就藏了二十多个,你觉得你有多少把握?”“这个……这个……”正在苏铭觉得惊异之时,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回身一看,居然是冷知秋,踏着蝴蝶步,徐徐地走了过来。

    她见到苏铭竟然鬼鬼祟祟地贴在父亲门外偷听着什么,心里十分惊诧,来到他跟前时,猛地停住了步伐,眼神迷离地盯着他。

    “你怎么在这里?”冷知秋蹙着眉问道。

    “这个……这个……哦,我想问问老板,那个宝物到底什么时候运到成都,后来刚走到门前,我就打算回去了,这不是我该关心的事儿。”苏铭胡乱诌了一个连自己都不相信的托辞,反而寄希望于能够说服冷知去,心里当然空空落落的,心知一旦她告诉冷叶云,开除倒是小事,被当做卧底给逮住,那就生死有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