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搭讪

    更新时间:2016-12-22 09:21:49本章字数:3170字

    虽然从她口中了解到叶天明并非败类,自己对他的怨恨瞬间消解了很多,可是苏铭毕竟心有不甘,始终咽不下那口气,所以心中盘算酝酿了一段时间,就有一种奇怪的想法瞬间形成——把那女孩儿搞到手。

    不管这样做是不是有些报复的意味,可是这个想法刚刚形成,就仿佛一块铅铁重重地沉入了苏铭的胸中,难以漂浮起来,让他为这一念可以放弃一切。

    再说了,面前的叶天莉高贵至极,像个白雪公主,若是能沾得她一丝半缕的清香,也算是终生的造化。

    更让他欣喜若狂的是,叶天明在带着张若然离开了之后,叶天莉居然是独自留了下来,自顾饮着那一大杯咖啡,慢慢悠悠的低啜着,似乎永远也喝不完。

    他觉得自己胸中一时有一种强烈至极的愿望在不断地击打着体壁,让他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在狂烈的逆涌,好像被烧红了的烙铁狠狠地烫了一阵一般,体表的温度几乎上升到了极限,火辣至极。

    苏铭关闭了翡翠的所有按钮,暂时把金未来给关在了异度空间当中,自己则是无形中思索了好几种搭讪的方式,徐徐地凑到了叶天莉跟前。

    以这样一种极近的距离俯视她,就像凶猛的野兽终于是找到了香艳的猎物一般,他居然口耳冰凉,那股燃烧到了极点的火焰顷刻间就完全被冰冷所封杀。

    “小姐……能不能……一块儿坐坐?”他坐到了叶天莉身边,本来以为,这种过于突兀的方式会让她认为自己是个流氓,或者嫖客,但没想到,叶天莉抬头瞧了他两眼,目光当中尽是柔和之意,随之轻轻地点了点头。

    “太好了,都说这千金大小姐们难以接近,没想到叶小姐倒是个例外,这么热情大方,看来自己还是很有希望的。”想到这里,苏铭几乎都有些得意忘形了,轻轻地咧开嘴笑了笑,随即又马上闭上,跟她攀谈了一会儿,就倦意来袭,昏然欲睡了。

    即便是在佳人面前,他竭力支撑,可毕竟长时间的训练和守护让他心力交瘁,疲倦不堪,言语之间,眼皮下垂,头快要掉到了地上,他这种滑稽相,倒是引起了叶天莉的阵阵轻笑。

    千金易得,佳人难求,能博得叶天莉一笑,苏铭自然也就精神百倍,心情振奋了起来,睡意全无,见她说要告辞离开,就赶紧跟她要了联系方式。

    当然,叶天莉也是毫不犹豫地给了他。苏铭的样貌原本还是值得细看的,只不过因为他瘦的离谱,又一副病恹恹的模样,因而乍一看,便给人一种厌恶感,加上他眼神中传递出来的那种被生活所凌辱的丑态,一般人根本就不屑于多看他几眼。

    可是,修炼之后,他的筋骨强健如铁,眼神当中也霸气外露,这不但将他的阳刚之气彻底烘托了出来,更在无形中增加了一些自信,他目前的模样,是令任何人见到了都赞叹不已的。

    天已经很晚了,凌晨的风还是有些冰凉,从人身上划过之时,让衣着单薄的行人们,居然都感到了春意初临的冷意,不由得浑身打了个哆嗦。

    苏铭陪同她一道走出去,一路守候,并无言语,朝着叶家别墅徐徐地走了过去,眼见着前面有两个长长的身影在不断地奔跑着。

    “什么?是那两个杀手?我可不能让他们伤害到叶小姐,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在她面前好好表演一番。”他冷冷一笑,飞奔上去,拦住了那两个杀手的去路。

    他们见到竟然又是苏铭在挡路,心里都恨得咯吱发痒,当问及另一人的情况之时,苏铭只是咬着下唇发笑,不作回答。

    “简直找死,他把五弟交给冷叶云了,我们不能放过他。”一人说时,便从远处飞起一脚朝他的头上踢来,而另一人见状,也挥舞着拳头,打向苏铭的头顶。

    这时的苏铭,已经稍稍掌握了一些破山拳攻击的门路,并且在跟机器模型的对战当中,可以随意出手攻击了,虽然根本就碰不到它们分毫,可拿出来对付他们,却是绰绰有余的。

    三拳两脚的功夫,苏铭就把两人打得像落水狗一样,仓皇逃脱,可又被他拦在身后,堵住了去路,一时间叫苦不迭,连呼饶命。

    “说出来你们是从哪里来的,我就放你们走——要不然,就把你们交给冷叶云,他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他威胁那两人道。

    这威胁显然是起到了不小的效果,那两人闻言,都吓得双腿发抖,不敢言语,而后同时朝四下里望了两望道:“我们是吞天猎月堂的杀手,明晚还会有几股杀手到其他地方去搜索的,我们都说完了,能不能放我们走?”吞天猎月堂?想到这里,苏铭就联想到了周天标,自然也就对周玉清百般思念起来。

    “看来我得去找周天标聊聊了,我自从加入毒狼社以来,他就没有正眼瞧过我。”他低声咕哝了两句,随后放他们离开了,然后暗中叮嘱金未来,把那异度空间当中仍旧昏睡的那个杀手扔到了洛城某一处小巷当中。

    能在叶天莉面前表现得这般英勇,他心里还是十分得意的,而从她倾慕的眼光中也可以看出,自己已然在她心中有所占据,这就更让他无所顾忌了起来,把叶天莉送到门前时,恋恋不舍地瞄了几眼,就往冷家赶去。

    冷叶云在大堂之中等候着,见到苏铭两手空空的回来,心里便十分火重,又看到那拨四处搜寻的保镖们也陆续地回来复命,自然愈加愤愤,也愈加焦慌,眼望着保险箱当中的黄金尊而暗自思索。

    尽管苏铭把三个杀手放走了,可是从表演系出身的他,却始终拥有着极为高超的演绎技巧,当下却是并非低垂着头走了进来,而是脚步沉稳,气息平缓,好像全然就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怎么样,知道那伙人是哪里来的么?我想,一定是华美或者天丰集团派来的,我们天龙集团向来都是跟他们井水不犯河水,这下子看见我们有了黄金尊,就想着抢走这件宝贝可是国宝,卖到外国人手里,价格能翻好几倍,他们不懂,你想出什么价就给你什么价。”

    冷叶云滔滔不绝地道,目光扫视着下面垂头丧气的保镖们。

    单单是为了保护一件黄金尊和冷知秋的安全,他就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思,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光是他们的薪金,恐怕就不下于百万。

    可是,这黄金尊也确实价值不菲,几千万的价格,经过一番哄抬,差不多就能以将近亿元的天价出手。

    “我查清楚了,吞天猎月堂的杀手们,我想老板应该听过吧?”苏铭边说边暗中冷笑着。

    “这个当然听过了,吞天猎月堂完全就是个杀手组织,我们天龙不知道遭到了他们多少次的挑衅,要不是寒骷社里也是高手如云,恐怕天龙就要遭殃了——算了,我还是尽快把黄金尊卖出去吧,留在家里,也是夜长梦多。”

    冷叶云对野鹰轻轻嘀咕着似乎已经酝酿起了一个什么计划。

    不过,苏铭对此可并不关心,他一直都在琢磨着怎样利用己方的争斗,在他们鹬蚌相争之后,得到黄金尊。

    冷知秋显然受到了一些惊吓,此刻正在自己的屋中静静的调息,然而她手头仍然还有大量的文件等待处理,就像一座座数据堆积而成的无形小山头,让她头疼的难以入眠。

    又处理了一阵子的工作残留之后,冷知秋就已经有些昏然欲睡了,毕竟天色已经渐渐转亮,由申时折腾到将近寅时,这当中各种不间断的劳动让她简直手脚冰凉,思维混乱,草草地调整了一下情绪,就回到了房间之中。

    苏铭依然留在大厅之中,听着冷叶云像江水一样奔涌而出的话语,头脑也是昏昏涨涨的。

    最后,冷叶云却是提出了一个让他万分兴奋的好消息:“后天就要飞到成都了,那时候才是真正用的上你们的时候,你们虽然名义上是保镖,可说白了就是我保护黄金尊的护卫,到时恐怕会有很多恶战,所以明天都先休息一天吧,我会找人替你们换岗的。”终于能够静修一天了,在冷家当贴身保镖,使得他把修炼的时间完全放到了白天,也就是说,他只能顶着太阳静静闭目调养,不能受到半点影响,冷知秋稍稍有什么吩咐,便会中断他的训练,因而这些日子当中,训练的效果普遍要比平时要差很多。

    不过他却是更加卖力了,在同机器模型的打斗当中,破山拳的精髓一步步被他所掌握,而且招式愈渐精进,体内总像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萌芽着,成长着,像一粒小小的发芽的竹子,早晚要节节高升。

    “终于可以回去了,放假一天,我就不知道要有多少事情处理呢,华夏武馆那边的弟子们,我肯定还要去在督促督促,分派一些任务,不然时间一长,他们就讨厌那种单调的训练方式了。看着吧,周天标这次非要找我的麻烦的,我借机可以找玉清谈谈,上次没有来得及解释,估计她现在心里还在怪我呢,电话中她没有说什么,可我从她的声音中听的出来。”

    苏铭回到自己的房中,进入异度空间,一边先进行着一些基本的训练,一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