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亲密接触

    更新时间:2016-12-23 08:23:51本章字数:3132字

    金未来早已经为他准备好了第二种功法了,那是一套脚法,他手上的功夫在破山拳炉火纯青之后,就不用担忧了,脚下却还是一个大弱点,对手可以随时从他那里赚到一些大便宜。

    然而,在此之前,他还是要巩固脚下的功夫,为了让他的步伐更细腻,金未来为他设计了一种种数据模拟的木桩和网线之类的机关,让他一点点的通过适应这种虚拟数据的攻击,来提高外界实战当中的技巧。

    “你先别分心,等把我交给你的任务训练完了,我们再说,反正也就是一个小时,天还不会亮呢。”金未来言罢,就回去休息了,而苏铭则在一间充满着虚拟数据的大屋子之中,被一道道光束,一种种上下四方来回移动的射线攻击着,来回跳跃移动,再加上双脚又被三百斤的无形禁锢紧锁着,根本就难以动弹,不断地被轰击。

    当然,这种虚拟数据攻击一下,自然是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的。汗流浃背,虚弱无力。

    苏铭在训练完之后,虽然可以躲过连续好几次的攻击,但他为此付出的却也是十分重大的代价,不仅脚底发软,走起路来趔趔趄趄,一步一滑,连说话时也都是声音嘶哑,像北风吹干了嗓子一般。

    见他一副不堪重负的模样,再从屏幕上查看了他的训练效果,金未来非但没有半点同情的意味,反而愈加兴奋了起来,因为从数据波动显示上可以看出,在潜移默化里,苏铭的训练效果是呈上升的趋势的,而且非常明显,在愈加强大的压力下面,他所展示出来的无比强悍的意志力,就愈加令人震惊。

    “好了,没想到,你刚开始的时候,数据值几乎是负的,现在竟然比我期望的还要高一些,看来我回到未来世界还是很有希望的——对了,我觉得,你是不是应该到毒狼社瞧瞧了?不然,他们回来找你的麻烦的。”想到毒狼社,苏铭还是十分忌惮的,即便拥有不凡的功夫让他能够蔑视诸多对手,可是对于毒狼社的情况他却是再熟悉不过的,完全就像惊弓之鸟,丝毫不敢反抗,想到这里,他的情绪就稍稍紧张了起来。

    “你说的不错,虽然只有一天的休息时间,我的事儿还真不少,打点武馆生意,到毒狼社报道,还要提防周天标那边对我的攻击,要知道,吞天猎月堂这次可是明面上得罪了天龙,寒骷社的高手如云,并不比他们差多少,真刀真枪的干起来,也不知道谁赢谁输呢。”

    讲到这里,苏铭也就跳出了异度空间,他全身那种酸痛和强烈的倦意瞬间就随着来到外界而消失,整个人很精神,挑灯夜读了一会儿,精神也渐渐萎靡了下去,沉沉地睡下了。

    翌日,天色晴好,阳光斜射入眼,明光直接把他照醒。

    出门来看,只见冷知秋竟然是亲自做好了早餐,在一旁等候着酣睡中的他醒来,这让他一时间还难以相信,只以为是自己多心而已。

    早餐是前所未有的丰盛,对于以前的苏铭来讲,饭是有一顿没一顿的,早饭几乎都是跳过去,现在见到黄油面包和各种精制鲜奶摆放在眼前,垂涎三尺,却没有胆量造次,探手去取一些。

    “醒了?昨晚追那些杀手们很累了吧?多谢你的照顾,不然我不一定会出什么事儿呢,我也很害怕,一晚上没睡好,精神不振,所以就起得很早,随便弄了些早餐,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反正也就凑合着吃吧。”

    冷知秋的一番话,在她讲来,十分平心静气,可是却让苏铭心中掀起了很大的博览。

    毕竟身份地位有别,冷知秋千金之躯,从来都是娇生惯养,他以为或许她还从来不知道怎么烧水做饭呢,让他来给自己做饭,让冷叶云知道,第二天保准会卷铺盖走人的。

    “小姐,这我可无福消受,你也清楚我是来做什么,保护你本来就是我的职责啊,不然老板也不会请我过来的。

    要是让老板发现你给我做早餐,我就要丢饭碗了,我可没这个福分的啊。”苏铭一味地退让,可是从冷知秋的眼神之中,明显看出了一丝不悦,他也清楚,要是得罪了冷知秋,自己现在就得走人,因而还是胆战心惊地坐在了她的旁边,一口一口地细细咀嚼着面包,如坐针毡,感到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被一股阴风所笼罩着。

    一顿简单的早饭,让他磨磨蹭蹭的吃了二十多分钟,看着盘子里的东西,居然也没有减去多少,冷知秋自然就有些不乐意了,赶紧收拾干净,又打算去处理手头的一些琐碎事务。

    经过这一番的“亲密接触”,苏铭刚刚像秋毫之末一般小到极致的胆子竟然顷刻间就无限放大了起来,在嗫嚅了一会儿之后,朝着将要进到自己屋中的冷知秋的背影大声道:“小姐,你今天有没有时间,我打算请你出去转转,你知道,整天呆在这幢别墅里,既危险,又很闷,反正我今天又没什么事儿,就陪你出去见见洛城的世面吧。

    我们都是社会底层的小人物,没见过大世面,不过,我们这种犄角旮旯的地方,也许能增长你一些见识呢。”

    冷知秋原本还是有着不少的事务要处理的,当下听到苏铭的邀请,心中猛然一惊,不知道如何回答,背对着他暗暗思忖了半分钟,然后猛地回过头来,笑了笑道:“好吧,我相信我爸会让我出去的,现在这幢别墅比大街上都危险呢。”

    有了她肯定的回答,苏铭自然就愈加肆无忌惮了起来,跟她攀谈起来,完全就没有了那种尊卑的界限,无论是言行,还是静默相对,都传露出一种情侣之间才有的特殊的默契感。

    得到冷叶云的同意之后,苏铭就带着冷知秋离开了冷家,往华夏武馆走去。

    经过重重超强度的训练,他对于自己的武功修为更加有了把握,相信在自己精心保护之下,她是不会出什么意外的。

    周维寒仍然在为华夏武馆的各种活动忙碌着,在没有苏铭的日子中,武馆确实又受到了不少外界来的挑衅,可是都被他断然回绝了,说等到二十天后再来挑战,那也就是意味着等到苏铭从成都归来之后,再前来压镇,摆平一切。

    当下见到他回来,周维寒的眼泪就不禁随着瘦弱的身躯飘飞而下,落到地板上,丝丝晶亮,闪着光泽,让苏铭猛地一惊。

    “怎么了,维寒?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对了,我的那些弟子们都还好吧,我的给他们换种训练方式了,要不他们就烦了。”

    他边说边在周维寒的陪同下往华夏武馆赶去。

    “也没事,再过一些时间,那些前来踢馆的人可就要靠你摆平了,你知道,经营一家这么大的武馆,没有多少像样的高手,难免要被人耻笑的。”

    看着周维寒那苦不堪言的表情,苏铭也是哭笑不得,不过,他的目光却始终游离在冷知秋身上,生怕眼神稍稍偏离,她就要被一阵怪风抢去一般。

    诸弟子已经把他交代的任务修炼的不厌其烦了,此时都是盼望着他赶紧归来。

    又按照自己的修炼进度,分配过一些练力的训练内容后,苏铭就急急的离开了华夏武馆,因为他所要处理的事情实在不少,没有时间在这里多停留片刻,再说了,总是让冷知秋这样的千金小姐跟在自己身后来来回回的游转,像个贴身保姆一样,完全跟自己调换了角色,他也是心有不舍。

    毒狼社行事极为诡秘怪异,自从上次那个修为颇高的男子丢给了他毒狼社的专有的银戒指后,本来是预定的第二日相见,可是他却是迟迟没有与他联络,现在自己或许已经在无形之中得罪了他们,因而想到这里,苏铭不禁就心急了起来。

    在距离冷知秋稍远一些之后,他赶紧是央求金未来查询一些毒狼社的联络方式,因为他内心实在是极为慌张,生怕自己的怠慢会带来什么灾祸,到时非但没有达到铲除毒狼社的目的,更是早早的给自己招致祸端。

    “这个很简单,城中的天云酒店就是他们的联络处,到时候你再找到一两个毒狼社的成员,把戒指给他们看,然后让他们把你引荐入社就行了,相信以前的过节他们是不会放在眼里的。”

    金未来虽然说得十分轻松自在,可是苏铭却感到一股股冰冷的气息在逐渐的朝自己袭来,顿时感到脊柱发寒。

    “也对,那我们现在就去天云酒店吧,就是让冷小姐跟着我一路奔波,我心里还真是过意不去。”他轻声说道,随即走到了眼神茫然的冷知秋跟前。

    很显然,从她眼神当中,苏铭看到的尽是强烈的疑惑,因为他说过要带她出来见见底层社会的世面,可是直到现在似乎也没有让她增长什么见识。

    “没想到你还真忙啊,我以为你就是专门做保镖这一行的呢,现在看来你的工作还真不少。

    要是从成都安全回来,你还打算留在冷家的话,我会跟我爸说说,让他把你弄到寒骷社的,以你的身手,差不多可以选进去了。”冷知秋边说边茫然地跟随苏铭往前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