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绑架

    更新时间:2016-12-24 08:47:47本章字数:3100字

    来到了天云酒店之后,他看到那四十多层的大厦突兀在眼前,像一座通天的巨峰,仿佛不见顶端,让他觉得十分震撼。

    他之前是从来不曾进过这种超级豪华酒店的大门的,现在能够昂首阔步地踏进去,而且心里十分坦然,这让他感到十分得意。

    “小姐,真是对不起,让你跟我忙前忙后的,就怠慢了你,这样吧,你能不能先在底层喝着咖啡,我差不多半小时之后就过来找你,那时候我们一块去我的一位朋友家歇歇吧?”他见到冷知秋面形平静,喜怒不形于色,也摸不准她的晴雨表,所以有着心惊胆寒地问道。

    “当然可以了,既然跟你出来了,一切就听你的吧。”她倒是非常干脆大方,让他对千金小姐的认识,又急剧增进了一步。

    当然了,对于冷知秋的安全问题,他还是分毫不敢懈怠的,连忙让金未来开启锁定功能,将她定好位之后,就放心大胆地朝楼上走了上去。

    因为依靠肉眼根本就判别不出来到底哪个人是毒狼社的成员,而且他们的银戒指一般都不戴在手上,他无异于大海捞针,一切都还的依靠金未来。

    “目前这里毒狼社的人还真不多,可能是你没挑对时候吧,你看看十层有没有一个身穿米黄色套装的高个子男人在窗边打电话,我根据毒狼社成员的数据跟他的信息进行了整合,发现他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听到这话之后,苏铭二话不说,连忙拔腿就往二楼奔去,居然忘记了乘坐电梯。

    一路狂奔地来到了十楼,沿着环形的大玻璃转了整整一圈,苏铭才发现此时在书架后的角落里,有一个身着米黄色上衣的男子在那里快速地翻阅着两本杂志,根据金未来描述的相貌特征来判断,应该就是他了。

    想到这里,他慢慢地掏出那只银戒指,走到他跟前,然后拿在手里朝他晃了两晃。

    果然,那人见苏铭手持戒指在他面前摆来摆去,赶紧让他把戒指收了起来,随后把他拉到更为角落里,低声地问道:“毒狼社拿银戒指的人我几乎都认识,你是不是新入社的成员?有什么事?”“呃……呃……是这样的,前些日子,有个白衣服的男人给了我这个戒指,让我入社,后来我有事,就没跟他碰面,现在我想知道,我怎么才能入社呢?”他疑惑地问道。

    没想到,那男人听到苏铭的这个问题之后,绷紧的神情居然顷刻间就放松了下来,然后随意地摆摆手道:“原来是这个问题,那很简单,只要你有了这个银戒指,就能证明你是毒狼社的成员了,你的所有信息都被我们保存了起来,以后凡是有什么行动,自然有人跟你联络,没有上头的允许,你是不能退出毒狼社的。”

    他的一番略带恐吓的话语,虽然解决了他入社的疑问,可是苏铭此时却隐隐觉得身边突然就潜伏起了一股巨大的危机,这种危机感就像五六月的风一样,无处不在,让他无处藏身,随时都有罹难的可能

    一旦入社,很难退出,那也就意味着苏铭以后只怕永远都是毒狼社的人了,这让他感到仿佛生命被一根粗麻绳捆缚上了,不能自由动弹,只能听由命运的摆布了。

    跟那男人告辞之后,苏铭没有多想,直接朝底层奔去,恨不得插上翅膀,在瞬息间就回到冷知秋的身边,一路上他口里念念有词,对于毒狼社的行事作风,感到很是不满。

    “这种社团还真是的,都说它是洛城所有大社团中杀手最少的,我看也不一定,至少我碰到的两个成员,都是浑身冒着杀气,他们恨不得一刀把身边几百里的人全部杀光,那太可怕了——这不会意味着我以后也要成为一个杀手吧?”他低声自语道,心里显然很是恐慌。

    “放心吧,等你修炼到大破坏上重的时候,世界上没有人是你的对手,什么毒狼社,到时候你根本就不要放到眼里,没人敢碰你的。”金未来的这番话,总是会给苏铭一种定心的作用,让他急躁的情绪,一瞬间就彻底平定了下来。

    见到冷知秋安然无恙的在哪里喝着咖啡,一边朝四下里张望着,这对他来讲,比什么都重要。

    “小姐,我的事情办完了,今天只怕是没时间陪你出去四处逛逛了,我们不如到我朋友家里去看看吧,多认识一些人,要比我们漫无目的的闲逛要好多了。”苏铭语气之间,始终都带着一种央求的意味,毕竟他还是分得清自己跟冷知秋的地位差别的,即便在这种场合,他也不会失了分寸。

    “我说过很多遍了,都听你的,那就去你朋友家吧,我从小被送到美国,在中国几乎就没有几个朋友呢。”

    金鹏酒店的一间包房之中,五位身着普通白色衣服的吞天猎月堂杀手环坐在桌旁,眼神冰冷睥睨,边说边对此时站在窗边的一位高大的蓝衣服男子问话。

    这六人都是堂中级别不低的杀手,比之前派到冷家去盗取黄金尊的三位高手,在地位上要更加尊贵了一些,但修为却是深藏不露。

    冷知秋原以为自己趁着苏铭闲暇的间隙跟他出去游耍,本来是没有多大危险的,因为他们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到了黄金尊上,在即将把它运到成都之前,各个团体一定在集聚力量,提前派人到成都埋伏好,以备到时明抢按夺,所以是放心大胆地出来的,全然没有把蛰伏的危险放到心上。

    可是,正当她跟苏铭前往周玉清家中时,提前下了车,让他们撞到,无形中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时机,让得他们这些尚未赴往成都的杀手,是欣喜若狂。

    那个站在窗边的人负责观察两人的动向,他早早地发现了冷知秋,因而就把这个消息告知了吞天猎月堂剩留下来的一些地位相对高些的杀手,让他们拿个主意。

    由于处在金鹏酒店的最高层,而且这一片附近没有其余的高楼大厦,所以用望远镜完全可以将他们的行踪掌握指上,自然可以在这里商议对策。

    之所以没有当即动手,乃是因为他们顾忌到冷知秋身旁的保镖看上去魁梧健壮,身手不凡,都以为是厉害的角色,不敢冒险,又生怕她周身有别的保镖护身,更是没有了一分把握,所以只能在这里观察大局,伺机而动。

    “怎么样,冷小姐身边还有没有其他点子?你可要看清楚了,要是出了事儿,我们谁都活不成,你知道冷叶云那老狐狸的手段,被他抓住的兄弟,死的死,伤的伤,洛城整个武道界,近年来就没有敢找天龙集团麻烦的,他们身边那个野鹰还有寒骷社,都太可怕了。”

    五人当中为首的朝窗边转身,对那位正在细细观察的人道。

    那人闻言,赶紧是回过身来,语气卑顺,毕恭毕敬地回到:“瞧您说的,我看的是一清二楚,从头到尾,走过了好几条街,始终就他们两个人在一块儿,我没有看到任何人在后面尾随他们保护,可能是冷叶云以为明天就要把黄金尊运到成都了,今天不会有事发生,放松了戒备。”

    尽管如此,为首那人还是颇不放心,因而亲自走到望远镜前,俯身俯瞰大半个洛城南区的街道,见到此时冷知秋两人所处的街上,行人稀少,根本就没有跟随保护的,沉重的心就稍稍放松了一些,可毕竟还是有些郁结,又四处顾望了一会儿,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武道界中的人,行事都是万分小心谨慎的,因为武道不同外界,各个团体之间手段都是极其狠辣,稍有不慎,就会断送了性命。

    吞天猎月堂虽然是洛城罕有的大杀手集团之一,却也在不少的行动中,损失惨重,有时甚至动辄死伤数十人,可见事前没有恰当的忖度,后果不堪设想。

    “既然这样,那就准备行动吧,绑架了冷叶云的宝贝千金,也不愁他不拿黄金尊交换。”为首那人摆手示意道,话音刚落,身旁几人便往外走去,他们沿着冷知秋两人行走的路线一路走一路观察,对于在一旁保护的苏铭还是略有些忌惮的。

    两人路上交谈很多,而且都是以平等地位的口吻,全然没有主仆之意,冷知秋乃是大家闺秀,非但谈吐不凡,气质高贵,更是有着一种平易近人的心性,这让苏铭在她身边,如若伴随一位亲人,根本没有半丝隐私。

    “好了,这里就是我朋友家了。”两人慢慢悠悠的前进着,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来到了城南周玉清家的门口,在敲门之前,苏铭还是下意识地朝四周望了望,尤其是背后那间大超市当中,好像他早已料到那里会有什么杀手蛰伏一般。

    果然,尽管他没有什么异术超能,但金未来却不一样,她在闲暇之余,可会帮苏铭探查一些情况的,当下她见苏铭已经有了疑心,便高兴地低声对他道:“看来你变得非常警觉了,我实话告诉你,对面的超市里,就有六个吞天猎月堂的杀手,看来训练还是很有成效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