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我们回去吧

    更新时间:2016-12-25 08:57:55本章字数:3095字

    听到这话,他当即就暴跳如雷,简直就像受到侵犯一般,拔腿便要向对面冲过去,恨不得即刻把隐藏在柜台之后的几个杀手揪出来,乱刀分尸。

    然而,他还未来得及跨出步子,就让旁边的冷知秋看到了,觉得他的行为十分滑稽,因而笑着问道:“你在干什么?跳来跳去的,是耍杂技么?”“呃……这个……对了,我朋友不知道在不在家,我们使劲儿砸门。”

    他找了个话题搪塞了过去,随即用力地砸起周玉清家的街门来,心思却还都在背后的超市当中,仿佛他感到后面有一把至寒至冷的长刀,在不断向自己的脊柱冲来,好像瞬间就要把自己斩成两截。

    周玉清正在备课,因为明天学校有英语讲座,她作为受邀嘉宾之一,自然是要好好准备一番的,适逢周天标寻她有事,两人当下正在交谈,听到外面狂烈的敲门声,都不禁吃了一惊,赶紧出门来看。

    “苏铭,你怎么现在才来?好多天都不见了,最近在忙什么?对了,你……”周玉清见到苏铭横立在门前,惊喜万分,心中有一股莫名的羞赧,使得她边说两颊边渐渐变得绯红,重重地垂下了头,可是想到那天周天标对他提出的请求被他断然拒绝,有感到百般伤感,一时间五味杂陈,就停了下来。

    周天标可不像他妹妹那般,他对于苏铭此时甚至有着深切的痛恨,毕竟他舍弃了吞天猎月堂而执意加盟毒狼社,这让他痛恨的咬牙切齿,因而当下并没有跟他言语,再暗中用眼角细细审视着他的身板,见他浑身都透露着一种强横的英气,眼如火炬明亮,手脚坚实,对他修为的精进速度,不由得更加妒忌。

    “这就是我的两位朋友,怎么样,我的朋友还挺漂亮的吧?”苏铭有的得意洋洋地对冷知秋道,尽管她也是风姿绰约,楚楚动人,跟周玉清各有千秋,平分秋色,可是他还是不由得在她面前炫耀了一阵。

    “真是个美人呢,没想到,你还这么有福气,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冷知秋话语不到一半,被沉思中的苏铭听到,赶忙是打断了。

    “她是我在武馆认识的一位朋友,在一家公司做文案。”苏铭赶忙是插嘴道,随即暗暗朝冷知秋使了个眼色,她若有所思的忖了一瞬,随即就应和了一声。

    不过,周天标却并非善类,他对苏铭的行为跟身边一切人物,都极度疑虑,当下见到他又是敷衍塞责,更是疑心倍起,可还是把他们迎进了屋里。

    吞天猎月堂的六位杀手,此时都在超市当中静静观望着,直到两人进了院内,他们才是鬼鬼祟祟地跟到了周玉清家门外,四处摸索着,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让他们轻易的不声不响的进入院中。

    “大哥,干嘛这么小心呢?依我看,不如就敲敲门,等他们过来开门的时候,一起冲进去,他们上下不过两个人,怎么能挡住我们呢?”其中一人对为首那人的过度谨慎不以为然,提议道。

    “难道你没有看见刚才那两个男人?他们的武功修为都不错,深藏不露,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们吞天猎月堂的损失就太大了。”为首的毕竟更加老辣沉稳一些,觉得刚刚的提议,还是稍显冒险。

    可是,除此之外,也并没有别的办法了,毕竟冷知秋太过重要,倘使能够把她成功绑架,那对于吞天猎月堂来讲,就是天大的功劳,这几人的地位也会直线攀升。

    “好吧,就这么办,不能放她走,时间一过,就没机会了。”为首那人细细思索了一阵,想到冷知秋对于自己一伙的价值,一切疑虑顷时打消,当即狠狠地砸了起门来。

    “又是谁?”对这阵狂猛的敲门声,苏铭隐隐感到了强烈的不安,因而在周玉清起身前去开门时,一把拉住了她,而是自己凑到了门前,把门打开了。

    见到站在自己前面的是清一色的六位身着白衣的男子,而且从他们身上都能感受到修炼者特有的那种霸道,他深感事情不妙,便赶紧问道:“你们是来找谁的?”“冷知秋——把她交出来!”为首那人对他喝道。

    “哼!你们是哪里来的?吞天猎月堂?”苏铭质问道,可是见他目光当中,神色精微,犀利冰冷,也就不再多说,暗暗里把拳头捏得“嘎嘎”作响,准备应战。

    啪啪!苏铭见到冷知秋等人都过来了,赶紧把大门关上,把自己跟六人都关在了门外,然后点起一脚,朝为首那人头上扫去。

    那人的反应速度,竟是超出了苏铭的想象,对他那猛烈的快如闪电的一脚,根本毫不在意,身形轻轻一转,就躲到了苏铭身后,也轰出一拳,凌厉的拳气让他感到脊柱发寒,连忙身手抵挡。

    另外五人见状,也都冲了上来,把他团团包围,随后一齐动手,只见十条手臂,十只脚掌,像密密麻麻的光影一样,朝苏铭周身各处猛烈击打而来。

    这对他来讲,简直就是再熟悉不过的场景了,异度空间当中的训练方式,跟他当下所面对的境况,实在是如出一辙。

    一条条快如闪电的光影,一哄而上的搏战,就像那一道道数据,一个个机器模型一般,让他在看似不可能取胜的情况之下,居然是多了几分沉稳的自信。

    “未来,这种境遇真是太熟悉了,我现在才知道你为什么要让我采用那么多种奇怪的训练方式,原来就是防备的这种情况啊!”苏铭边疾速的挥动拳脚,边趁着间隙对金未来道。

    见到苏铭当下面对几人的合攻,竟然是面不改色,金未来也淡淡的笑了起来,然后略带鼓励的对他道:“那你就放手干吧,记住,可不要误伤了他们的性命啊。”

    见到苏铭把大门使劲关上了,院内的几人都感到十分惊诧,再听到外面猛烈的“噼噼啪啪”的拳脚声,就知道发生了什么,都赶紧冲到门前,隔着缝隙瞧过去,见苏铭果然在跟刚刚砸门的那几个白衣人搏战。

    周天标认得当中的两个人,心知他们同是吞天猎月堂的成员,一时间也就拿不定了注意,不知道是该帮助苏铭击退他们,还是联手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既然你们还不走,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苏铭说着,就仿照着自己在异度空间当中的训练情景,一招一式都接住了那几人的攻击,并且还竭力的趁着间隙朝他们攻击了过去。

    凭借超强的身体素质,他的防御几乎是滴水不漏,那几人没有占到半点便宜,其中几个修为较浅的,反倒被他打得鼻青脸肿,趔趄着往后退去。

    机器模型虽然都不懂得在实战中灵活变通,可是他们是输入了破山拳全部数据的模型,被金未来调整到最高竞技状态时,简直就是不可阻挡的大杀器,在那种情况之下,苏铭都能够以一当十,再不受到侵犯的情况下抽身攻击,面对这六人破绽百出的围击,自然就更得心应手,不在话下了。

    在他聚集了全部力量之后,破山拳被他击打出来,就像一堵堵无形的大山在向前推进着,沉重的拳气像碾压若虫一样,把他们逼到了十几米远外。

    “哼哼,这下你们尝到了苦头了吧?”他冷笑着把其中较弱的五人连番打倒,只面对着为首的那个修为较高些的中年男人,随即猛的一道拳风轰击过去,直朝着他的头顶砸去。

    不过,他还是十分灵巧的闪躲了过去,可没想到,苏铭根本只是虚晃一招,脚下才是真正的意图所在,凌空一脚扫向他的左肩,可是,脚掌刚刚要接触到那人的左肩之时,苏铭却听到后面一声大喊:“苏兄弟,住手!”

    听到这句吼喝,苏铭当即就把凌空暴踢出去的脚掌又猛然收了回来,回头一看,只见周天标在自己身后站着,张着大口,见到自己收势,才慢慢地凑了过来,道:“苏兄弟,手下留情吧,毕竟都是洛城的相亲,何必那么大动干戈呢?”

    什么?相亲?这个让他住脚的理由简直让苏铭有些惊慌,而后猛然的冷笑道:“只怕是周天标兄不愿意伤到自己人吧?这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也就不用挑明了。”

    啪!正在苏铭瞪圆双眼,剑拔弩张地跟周天标周旋之时,突然被背后连续两记重重的大掌击中,一时间脊柱开裂,后背剧痛,像被抽去了脊髓一般,感到身后一片空虚,眼前是一片片明花花的闪光,当即头晕目眩,险些跌倒。

    正踉跄的时候,又是突然的一脚,直接把他踢到了墙边去。“哼!冷小姐,现在没人保护你了,跟我们回去吧?”

    那人见苏铭已然昏厥过去,就走到了冷知秋身边,扯着她的衣襟,冷冷喝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冷知秋见此情景,吓得脸色发白,又看到苏铭已经不省人事,觉得唯一的屏障也完全被攻破了,心里十分恐慌,不知如何是好,当下又被他死死拉着,连推带搡的,还是被那人拉了几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