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女人太多也头疼

    更新时间:2016-12-26 10:27:25本章字数:3073字

    “倒也不是,华美和天丰集团,在成都这种大都市里,都会有很多分公司的,甚至比天龙的规模还要大。当然了,那些杀手集团从来都是遍布中国,洛城只是人数比较多而已,到时他们两地的力量联合起来,势力就更大了。”冷知秋尽管从小出国留学,又是攻读经济学的博士,可是对于其中的形势,还是非常了解的。

    她之所对苏铭讲这些,也不过是提高他的危机感而已。

    两人交谈之间,汽车已经驶过了大桥,朝着豪华的成都大酒店而来,随后绕着旁边的大公路,直往冷家别墅而来。

    成都多山,因而这别墅周围还是分外静谧的,处在盘山公路之旁,交通十分便利,一排排别墅,在大川高林之中,显得非常隐蔽。

    来到大门口之后,冷知秋对苏铭道:“这里的别墅还是比较隐蔽的,所以我爸就选了这个地方,当然了,交易的地点现在还要看那些外国人定呢,所以……”“那大概是什么日子呢?”“应该就是一周之内,总之不会拖得太晚的,这种事情,夜长梦多的,对了,我过两天就要去大国际公司进行考察了,那时候,只要把我送过去,我一天到晚几乎都在公司,从不出门,有专门的保镖负责,你就不要担心了,专心用在保护黄金尊上面吧。”

    听到冷知秋的这番话,苏铭也就放下了心来,然后看到冷叶云从车上下来,召集了众保镖,想要训话。

    “过两天,我们就要送黄金尊了,本来我要选定的地点就是这里,也省的我们的宝贝被抢去了,可是,那些外国佬定下的地点是五十公里外的森林里,他们害怕这种地方容易遭到警察和武警部队的骚扰。”冷叶云吼道。

    苏铭听到这话,心里当即就酝酿起了一个计划,既然洛城各大杀手集团都要前来抢夺黄金尊,那么他就要上演一出好戏给外人看。

    想到这里,他又要感谢自己的专业了,在戏剧影视方面的造诣让他觉得十分有用。

    经过一夜奔劳,所有的人都分外疲倦,苏铭也不例外,他倒头就躺了下去,一整夜都在沉睡当中,醒过来时,太阳已经很高了。

    成都的天气,就像变脸的娃娃,一时风和日丽,一时风雨交加,这当中的变化,都是非常快的。

    由于这两天都处在高度戒备中,因而并没有什么事发生,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

    苏铭在平静中度过了两天之后,感到自己能够把全部的精神都集中在修炼之上时,修为就会突飞猛进,这让他分外欢喜。

    又过了两天,终于要把冷知秋送走了,对她的贴身保护让苏铭觉得十分舒爽,不像是在做着一份极端苦累得活,而像是在享受着生活一般,无论心情还是身体,都无比舒畅。

    大国际公司距离冷家别墅并不远,差不多只有三千多米,苏铭带人把她送到公司门口时,见她徐徐走进去的背影,居然是有些恋恋不舍,眼中似乎有着一些晶莹在盘旋、酝酿着,似乎随着风势就会落到地上。

    “不行啊,你可不能动真情,你现在想着张若然,又打算把周玉清弄到手,再惦记着叶天莉和冷知秋,这四个人,可够你忙活的了。”金未来见到他好像对冷知秋有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因而提醒他道。

    “你说得对,不过,叶天莉会来到成都么?我好像听说玉清要来了,当然了,周维寒之前也跟我提过来成都的事儿,好像这些日子,成都成了天堂一样,谁都要往这里挤。”

    他默自忖着,心里感到十分诧异。

    “光四个还不够你头疼的呢,你忘了,在你住院的时候,还有个吴潇楚么,她早已经到了成都了。”金未来的一席话,让苏铭像从梦中惊醒一般,跳了半丈高。

    “吴潇楚?对了,我还记得她,没想到她也来了,这世界还真是小啊,不知道她来这里做什么,看来,会有一场好戏上演的。”

    言罢之后,苏铭吩咐他身边的好几个负责保护冷知秋的保镖道:“我不在的情况下,你们一定要保护好小姐,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你们就死定了。”

    在送走了冷知秋,苏铭突然感到浑身前所未有的轻松,就像卸下了万斤重担,尽管他从未将冷知秋当成过重担,可是那种全心全意保护她的超强压力,让他的精神一直像弦一样紧绷着,现在好不容易才松懈了下来。

    在剩下的几天时间里,他觉得分外空虚,因而他仿佛已经习惯了有冷知秋在的生活,一旦抬眼之后,见到她不在,心里就空落落的。就这么晃过了几天,交易的日子终于将要来到了。

    次日,天朗气清,和风柔顺,软软的从高山之上吹拂而下,不带半点狂肆,低谷深涧之中,鸟啭不绝,流水涧涧,传露出一派昂扬的夏意。

    轮值的保镖早早的推开了苏铭的方门,随后就走了进去。

    他目前所负责的就是在这间小屋中守候,屋子很小,可是却非常临近黄金尊的存放之所,所有的保镖们的房间,其实都是环绕着它而安排的。

    在黄金尊即将交易的前夕,形势更是危急,而买房那边又是刚刚传来了消息,说要明天交易,这让最后一天的守卫无形之中愈加紧张起来。

    那几个保镖推醒苏铭,险些就中断了他的训练,幸好在十几分钟之前,他就已经完成了训练,此刻正在安然地酣睡着。

    被他们这么一搡,睁开眼见高高的太阳金光万丈,已经十分晃眼,又见这几人表情肃穆,情绪激动,知道是过来换班的,就赶紧跑了出去。

    又是空闲的一天。在死亡即将到来之前,总是有那么一段短暂的美好时光的,冷知秋没有时间见他,让他空落落的心情更是无所安放,只能到就近的山中去爬山消遣。

    别墅三面环山,一面临水,风景怡人,美不胜收。过于慵懒的生活让他觉得时光就像停滞了一般,塞止不前,差不多把一半的时间都用在了训练上,这让他武功修为的精进速度,比之金未来预料的,还要快上很多。

    携着金未来来到一处山脚下时,他还没来得及爬山,就隐隐听到从树林当中“莎莎”风声之间,传递着一种阴冷的气息,而这种气息分外恐怖,让他美好的心情,一瞬间就沉到了海底。

    竟是强烈的杀意,在他环顾四周之时,看到平静的山林之中,宿鸟不断惊飞而起,仿佛受到了人的攻击,都是“扑棱扑棱”高高飞起,让他隐隐尝到了一些莫名的滋味。

    “未来,这里到底埋伏了多少杀手?我怕数都数不过来。”苏铭冷笑道,随即举目四望,用灵敏的耳朵四处探听,似乎能听到那些隐伏的杀手微弱的呼吸。

    经过超强的训练,他全身各个部位的功能几乎都已经发挥到了人体的极限,耳朵格外灵敏,连百米之外风吹草动声都能轻易纳入耳中,像这些杀手的不平不稳的呼吸,自然不能逃脱。

    “好像还有狙击手呢,这下子我们要注意了,武道界的人,明打明抢的,倒还不怕,当面动刀动枪,也没关系,就怕狙击手,他们一枪下去,就算你修为再高,也不管用,我看,这里至少有五六拨人马,每拨人马至少有五个狙击手,我的天啊,这简直就比一场战争还要惨烈。”

    苏铭边说边用心听,体内不由自主地热血翻腾,像被炽烈的火焰燃烧了起来一般,通身滚烫。

    “就是不知道维寒和玉清他们怎么样了,还有潇楚,他们来成都,各有各的目的,当然不都是为了黄金尊,这我很清楚,玉清肯定是周天标拉来的,潇楚或许是医院分配到这边来工作的,至于若然,也是那个该死的叶天明带过来的,维寒我就不清楚了。”

    他默默言道,还是觉得当中有些蹊跷。

    不过,他难得清闲,还是把精神都放到了爬山之上,因为从声音来判断,脚下这座高山的西侧并没有杀手隐伏,所以他就挑选了一条通往西边的小径,徐徐地爬了上去。

    毕竟,他还不想提前跟这些杀手交火,而且一旦声音传荡开来,那就是一场大杀戮,他在众多的枪眼之下,说不定也会难逃一死。

    可是,刚刚爬到半山腰,不过几百米,就听到口袋当中手机呜呜作响,拿出来一看,是周维寒打来的电话。

    “苏铭,听说你已经到成都好几天了,我昨天刚下飞机,还在寻找住处呢,对了,能不能跟我见个面,在成都新区华云街的街口的小酒店见面怎么样?”周维寒的声音急迫而炽烈,好像末日来临,十万火急。

    “他说话急急忙忙的,这是怎么了?我还打算下午去见潇楚呢,她跟我联系过,说在一个富豪家当专门的护士,照料生病的老夫人,今天正好有空——怎么就突然接到了他的电话?”苏铭百般思索,也是得不出一个结论,因而问金未来道,而她似是什么都不清楚的样子,缄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