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你是卧底

    更新时间:2016-12-30 09:34:13本章字数:3327字

    “野鹰?你把他叫过来做什么?你真的想玉石俱焚?你个疯子,等会儿不要把我们的身份讲出去——我看你真是不想活了,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张亮见他竟是发疯一样要把冷酷无情的野鹰唤来,心里不由得瑟瑟发抖,说起话来,每个词语中间,都带着十万分的恨意。

    野鹰步伐稳健的走了过来,刚刚的一番激战,看来并没有伤害到他分毫,因为毒狼社的那些普通和高级成员,都尚未修炼到内功等级,因而在他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就算是把招式练习到了巅峰的苏铭在他面前,也根本走不上几十招。

    他眼神冰漠,表情冷峻,杀机腾腾,身上时时都透露着那种难以企及、不可捉摸的超强的武道高手所具有的霸道,非但让作恶心虚的张亮感到十分惊恐,便连苏铭,此时也让他的气息震慑的不敢呼吸。

    “你就是毒狼社的卧底?苏兄弟不说,我还不知道,原来是你藏在我们身边,想引诱我们来到这小山道,然后把我们一网打尽,你的算盘打得很好啊!”野鹰一把抓住了张亮的肩膀,用内劲运到掌上,使劲往上一提,当即就把他像提篮一样吊在了半空,双脚离地随后松开手,把他死死的跌在了地上。

    而对这种羞辱性的攻击,张亮居然是连动都不敢动半分,可见这野鹰的气势,有多么狂傲。

    “不是的,他也是毒狼社的,他是个疯子,你们怎么会相信他的话?”张亮不断地反驳着,同时在地上边爬边扯着苏铭的衣襟,生怕他逃跑了一般。

    不过,无论他如何狡辩,如何把责任推到苏铭身上,这野鹰却仿佛充耳不闻,全然不作理会,这就让张亮莫名其妙了。

    他双手撑地,使劲地站了起来,指着苏铭的脖子,对野鹰道:“他才是毒狼社的,你看,他手上还有毒狼社的银戒指,上面绘着狼形图案。”

    张亮说着就把他的右手拉了出来,可是并不见毒狼社特有的那种上面雕镂着野狼图案的银戒指,心里十分怪异,又在他全身上下摸寻了一阵子,还是什么都找不到,一时就惊慌了起来,连忙问:“作为毒狼社的成员,银戒指什么时候都不能离身,你到底藏到哪儿去了?”被张亮极度野蛮的在身上搜寻了一阵子后,苏铭也终于是按捺不住了,凌空一脚踢向他的左肩,却被他灵巧的躲了过去。

    他赶紧使出破山拳,一拳照他右眼打去,却只跟打在了空气上一般,定睛一看,竟然是又被他轻易的闪了过去。

    “没想到,你的修为倒还不错,不过,我可不是什么毒狼社的,你不要在临死前挣扎的时候,把我也扯上去,这样吧,我就告诉你事实吧,你知道的,在保护小姐的日子里,老板对我的信任度,可是要比你大上很多,你还记得我为什么会直接当上贴身保镖么?那不是冷小姐的功劳,而是在此之前,老板早就找我谈过话了。”苏铭一点一点对张亮解释着,只见他眼神当中,那股凌厉的光芒在一点点的减弱。

    “哼!那又怎么样?你不还是毒狼社的么?这样狡辩,只能雪上加霜。”

    “不要急!我加入冷家之后,跟老板一直都有秘密往来的,他让我尽量把冷家的所有外界卧底全部揪出来,我除了负责保护冷小姐的安全之外,还有这个任务,现在,我发现了你,你就是毒狼社的,你们的计策不错,坐收渔翁之利,到头来就是自取灭亡。”苏铭言辞冰冷地道,语气当中,尽含着杀机,他恨不得当即就把张亮杀死,一则是为了隐瞒自己的身份,二则,他身背的血债真是不可计数,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讲到这里,张亮也就明白了原由,原来苏铭是事前就将事情原委坦白地告诉了冷叶云,所以不知不觉间,反倒是将毒狼社套入了彀中,化险为夷,非但没有遭受损失,反而是大大地削减了毒狼社的势力。

    而且,那件黄金尊也并非真的,乃是一件破烂充数的瓷瓶而已,真的依然被冷叶云牢牢地捧在手中。

    但是,他虽然是成功的削减了毒狼社的势力,让冷家和毒狼社都蒙受了不同程度的损失,可是那黄金尊的真品,他目前依然是未见踪影,不由得感到了冷叶云的老老奸巨猾。

    对于下一步黄金尊的动向,他也毫不知情,更不能多问,心里还是觉得百般苦涩。

    “好了,既然是毒狼社的人,我们也就不用废话了,让我来解决了他吧!”野鹰话语一出,像天旨降临,夺人生命造化,让惊恐万端的张亮不禁脸色一沉,变得铁青无比,脚下仿佛拴上了千斤镣铐,想要疾速奔逃,却发现怎么也动弹不了。

    野鹰的真正实力让他感到惊悚,他此时就仿若是一位冷面判官,可是随时勾掉他的性命,他超强的内功一出,顷刻间就能把自己的手脚打断,经脉震碎,这也是他不敢轻易激怒野鹰的原因。

    不过,苏铭此时却另有打算,既然张亮也已经是俎上之肉,只剩着随意割杀,他也就不能浪费掉这个训练的好时机。

    毕竟,他要碰到这样一个跟自己差不多相同级别的高手就很不容易,又要在有十分的安全保障下跟对方搏战,更是前所未遇,自然不肯放过,因而当下就请求野鹰站在一旁,收拾残局,自己上去跟张亮对战。

    “老大,能不能把这个人交给我?我想试试,自己的修为到底到了什么程度。”他请求野鹰道,目光坚定,信心澎湃,从眼神之中流露出来的战意仿佛奔涌的江流,浩浩汤汤,让野鹰也感到了几分的震撼,因而也就没多想,点头作应。

    随后,他就到后面去处理那几个毒狼社的成员去了,打算从他们口中,再询问出一些什么信息。

    两个毒狼社成员之间的搏战!凡是能够加入毒狼社,就已经是武道界人天大的造化了,可是进入社中,那些极度厌恶杀戮和利益之争的成员,想要百般退却,却难以成功,譬如苏铭;而那些完全沉浸于争斗和屠杀当中的冷血杀手,例如张亮,却是无论生死都要坚定地走上这条路,哪怕当下苏铭给他指明了正道,他也全然不会理会。

    “我不会跟你一样做一些所谓的正经生意的那才能挣几个钱?要知道,武道界中,生死本来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死几十个人,就像下了几滴雨,不用怜惜的。

    可是,你要知道,凡是做成一宗大买卖,雇主给的佣金,就够挥霍上好几年的。”张亮说到此处,沉入了幻想之中,心如铁石,完全不能改变,因而,苏铭也只有把他解决掉了,不过,这毕竟是自己第一次杀人,心里还是非常紧张的。

    “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正好还没有活靶子给我练练手呢!”他冷冷笑着,随即脚底一滑,像火箭升空一样猛然就窜了出去,直向张亮的喉咙打来,这一拳,似乎有着雷霆万钧之力,张亮的筋骨只要稍稍被他碰到,顷刻就会发生断裂。

    换成普通的杀手,苏铭的这一拳,就足以将其击倒了,可是张亮毕竟不同凡响,他见到对方招式之下,玄妙莫测,快似闪电,也就不执意强攻,反而是一味的闪躲着,身体像轻盈的绸带一样,从他周身之外一次又一次地穿了过去。

    “好厉害的家伙,难道我的破山拳还打不到他?”他见张亮对于自己的拳路把摸的如此准确,像过树桩一样屡屡从拳头之间轻松穿过,躲到自己后面,伺机攻击,感到非常诧异。

    他的体能不是张亮可以相比的,跳跃的高度和奔跑出拳的速度,简直就是神仙级别,让人肉眼难以分辨,琢磨不透,这也就是张亮把全部的精神都放到了躲闪上面,而无暇抽身攻击的原因了。

    “想想你是怎么击打那些机器模型的?它们闪躲的速度,可比这家伙快多了,你不要因为是实战,害怕把他打死,就不敢动手,你不打死他,他跑到毒狼社,叫来更多的杀手,那你可就遭殃了。”

    金未来见苏铭本来可以两三招之内击中张亮的心脏的,可是居然拖来拖去,七八分钟就没有碰到他一根毫毛,不由得不耐烦起来,对他说道。

    他使劲的点头作应,可是对他这种心地善良的人来讲,要动手杀人,那该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这无异于让他去攀登九重天,不可能完成。

    他难以想象,在自己的连番击打之下,对手头破血流,脑浆迸裂,抽搐而死的那种惨状,尽管他暗暗中对那些杀手早已疾首蹙额,在想象中已经将他们百般蹂躏了,可是真要亲手把他们打死,哪怕是最大恶极的超级杀人犯,他也有些犹豫。

    最终,他稍稍集中了精神,就轻易地看出了张亮拳法之间的破绽,还是竭力的一拳朝他空虚的胸口打去,同时死死的闭上了双眼。

    这拳的力道已经不是开山破石的程度可以形容的了,而是像千百道战龙同时汇集一处一般,能够穿破一切钢铁山石,打破张亮这骨肉做的胸膛,简直易如反掌。

    啪啪啪!噗噗!右拳猛击上去,张亮像被泰山坠破胸口一般,瞬间就弹出了两米远处,口中大吐鲜血,到头死掉了,而苏铭清楚这一拳的威力,心知这张亮是活不成了,因而不忍目睹那种惨状,直到他伴着抽搐的嘶喊声完全停止,才睁眼去看。

    见到张亮脸上全是血浆,身体僵直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一时间罪恶感汹涌而至,就赶紧让其他保镖把他收拾到了车上,准备回到冷家别墅之后,埋到荒无人烟的大山涧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