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 失而复得

    更新时间:2017-01-02 08:31:31本章字数:3064字

    冷叶云正在大厅之内安然的坐着,凝望着院内簇拥而放的鲜花,虽然心内十分焦急,可是表现得却是非常坦然,每一朵花都像抚慰心灵的良剂,此时在抽摄着他脑海中的苦楚,让他波动起伏的情绪,一点点的平静了下来。

    他在等待着交易的结果,尽管他向来都对野鹰的办事能力笃信不疑,可是当下毕竟是交易的价值连城的黄金尊,稍稍有半点差池,他就会心痛得要死,因而不管怎么样,他虽然竭力装作镇定的样子,总还是有着那么几丝的焦虑的,希望他们早早的回来。

    看看时间,已经快到下午了,这样算下来,野鹰他们早该回来了,除非半路遭遇意外,不然根本不会拖延到现在。

    正想给野鹰打电话之时,他突然听到院内传来了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凌乱脚步声,还有轻轻的哀嚎声,便赶紧出门去看。

    见到竟然是野鹰他们回来了,心里猛地一高兴。可是,定睛细看了几秒钟,他才发现,野鹰他们是步行回来的,而且去时的一百多人,现在连一半都没剩下,并且都是伤势惨重,由去时的意气风发到现在的垂头丧气,简直就像两支队伍。

    看到这种景况,冷叶云不由得大吃一惊,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因而感到拍着野鹰的肩膀问:“怎么样,黄金尊卖出去了没有?多少钱成交的——是不是我说的七千万?对了,你们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面对一连串的提问,野鹰似乎不敢言语,只是默自低着头,眼神中含着无限的恨意和杀机,倘若他把自己的失败亲口说出去,那么自己在冷氏家族和寒骷社中的地位,也就彻底扫地了。

    因而,他当下只是刻意地搡了苏铭左肩一下,示意他带自己告诉冷叶云。

    苏铭也是不敢开口,因为谁将情况说出来,也就无异于是触怒冷叶云的直接源头,倒霉的肯定是这个人,可是,既然野鹰不愿开口,交托给自己,他似乎又摆脱不了,也只有硬着头皮说了。

    “老板……我们……我们没有交易黄金尊,它……它叫华美集团给……给抢走了。”

    他说时,语气生硬而没有底气,断断续续的,每吐出一个字都十分艰难,因为它们就像道道锋芒,随时都可能夺取自己的性命。

    “什么?!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们在交易的时候顺道解决了毒狼社么,怎么搞成了这个鬼样子?”冷叶云见苏铭话语支支吾吾的,仿佛有所隐瞒,因而催问道。

    见事情也瞒不下去,损失也是明摆在眼前的,野鹰也就不再碍及什么情面了,而是吞吞吐吐的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知了冷叶云。

    听到这个消息,冷叶云的盛怒都在两人的预料之间,可是从他目光之中,他们都能看到那种并非愤怒和悲伤到极点才会有的冰冷杀机,心下都感到非常怪异,仿佛被劫夺的不是黄金尊,而是一个并非万分贵重的东西。

    然而,冷叶云只是在原地发怒,并且口中不断地咒骂着华美集团和毒狼社,也没有对他们这一行人做出什么惩罚,当下他还是非常冷静的,心知毕竟这是寒骷社的主力,已经遭受到了重大的损失,要再是对他们实施什么惩罚,以后要夺回黄金尊,就更是痴人说梦了。

    所以,冷叶云吩咐好下人,把伤员都送到了冷家的私人医院当中救治,而那些并无大碍的,也就先让他们回去了。

    对于野鹰,他根本就没有半点怪罪的意思,因为这样突如其来的抢掠,谁都难以应付。

    苏铭尽管在这次激战之中,隐蔽的很好,避免了战斗最激烈的时候给自己带来的麻烦,可是他在最紧要关头,还是冲出来,帮助野鹰解了不少围,可以说,在冷叶云的心中,他早已经配得上寒骷社的成员了,并且以他的修为来讲,做个中上等地位的成员也是不成问题的。

    “这样吧,你愿不愿意加入我们寒骷社?冷家现在正处在危难的时候,就需要有你这样功夫的人来为我们效力,放心吧,我可以把你直接提升到元老的级别,这样子,除了我和野鹰,现在没有人能管得了你。”

    冷叶云此时才觉得自己有些求贤若渴,对于苏铭竟然有些央求的意味,因为他寒骷社之中的三位绝顶高手,此时都在海外,执行一些秘密的任务,不能回来。

    想到这里,野鹰觉得,凭借当下天龙集团在成都的实力,完全不能跟华美集团相抗衡,因为华美公司最大的分公司就是在成都,这分公司的规模甚至比那总公司还要大上一些,拥有的保镖团和杀手人数,更是数之不尽。

    要彻底消灭他们,抢回黄金尊,也只有一个办法了——把那三位高手请回来。

    野鹰嗫嚅了一会儿,才蹙着眉对冷叶云道:“老板,我们目前的实力,智取抢夺都不是华美的对手,恐怕黄金尊落到他们手里,很难再要回来了,他们中间有很多修为不在我之下的高手,您看要不要把他们请回来?”“这个……这个……我先想想吧!”冷叶云听到这话,心里猛然一惊,因为野鹰的话语,正中他的念头,可是,这件事却是万般谨慎的,他需要经过慎重的思索,才能做出决定。

    听到野鹰口中所说的“他们”,苏铭就感到了万般奇怪,这野鹰不是寒骷社的社长和第一高手么,怎么会对“他们”流露出了这个强烈的崇尚之情?但是,他身份低微,此时根本就没有向这两人发问的权利,因而在走到自己的房间中后,问金未来道:“我看野鹰对冷叶云的提议里,还说到了要把什么人请回来,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还有更厉害的角色么?”他惊异地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金未来冷冷地笑了笑,随即就用机器搜索了关于寒骷社的全部情况,边整理边对苏铭讲:“不管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反正我知道,就野鹰这么低的修为,想在一家这样全国顶尖的大集团成为杀手的老大,简直就是做梦!”“不会吧?我看野鹰都已经在内功下重了,而且快到上重的修为了,再有比他厉害的人,我实在难以想象,他到底会是什么样子。”

    他有些疑问地道。

    “找到了,寒骷社的资料,因为我是未来世界的,所以这个时代的全部信息我都了如指掌,寒骷社中,野鹰确实是社长,但还有三个高手是不受他控制的,甚至比他地位要高上很多,他们只有代号,叫北野、荒原和天狼,这三个人,修为都差不多,在轻功下重!”“什么?轻功下重?我们听错吧,世界上真有修炼到了轻功境界的人?我以前能够使用一次轻功,就觉得自己像天仙一样,可以随便飞来飞去,那是梦幻一样的事情,没想到,居然真有这么多轻功高手,真是可恨,我得加紧修炼了。”

    听到这话,他惊得跳了半丈高,心里皱的发紧。

    叶家别墅中,叶正凯当下却是微微的笑着,眉目之间,都包含着一种强烈的笑意,仿佛对于黄金尊的劫夺一事,成竹在胸,跟焦虑无措的冷叶云像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不过,他对于儿子叶天明的办事能力和心慈手软的性格,却并不非常有把握,因而笑意当中,总算是又增添了一点忧郁,像锦花丛中的颓枝败叶。

    叶天明带领着黑蚕党的杀手们回来了,他们去时有二百人左右,回来的时候,居然仅仅折损了三四个,这对偌大个华美集团,简直算不得什么损失,这样轻松的就把黄金尊给夺了回来,他还是非常满意的。

    看到叶天明脸上那种冰漠如死去一般的冷峻眼神,他觉得有些不满意,可对他最终带来的结果,却是赞不绝口,赶紧把他拉到了自己身边。

    “儿子,干得不错,你现在才知道了吧,以你的修为和我们华美集团的实力,想做什么事情不行?你为什么就不肯为自己的前途着想呢?你要知道,这些人以后都是为你卖命的,黄金尊什么的也都是你的,像你这样不参与我们的行动,以后我怎么能放心的把华美集团交给你呢?”见到儿子如此出色的完成了任务,叶正凯万分欣喜,可是对于他有些独善其身的行为,还是百般不满的。

    “这个……这个……”经过了这次劫夺黄金尊的过程,叶天明也是真切的感受到了,作为华美集团的继承人,他是拥有多么巨大的财富,无论是黄金尊还是亿万的家产,早晚都要掌握在自己手中,因而,倘使再这样“独善其身”,迟早要被别人给把自己的地位抢了去。

    “爸,你说的不错,华美集团确实需要我做出一份贡献,这样吧,如果您以后还有什么任务,就交给我吧。”

    叶天明对父亲的嘱托和寄望,仿佛瞬间就变得十分理解了起来,因而当下非但没有顶撞他,反倒是万分冷静和乖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