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黑蚕党

    更新时间:2017-01-03 08:38:12本章字数:3080字

    “对了,黄金尊呢,快点拿出来吧——我就奇怪了,这好好的黄金尊在我的保险箱里,锁都没有被撬开,怎么就无缘无故地消失了呢?”叶正凯边说边让叶天明去拿黄金尊过来,眼神中满含着无限的诧异。

    这自然无可厚非,他毕竟不是苏铭,对于这黄金尊为何能够莫名奇妙的跑到冷叶云家中,一头雾水也是非常正常的。

    说话之间,叶天明打开大箱子,见到果然是一尊金灿灿的、闪着黄金光芒和珠宝红绿色相间色彩的黄金尊,瞬间感到心里各处都被那一片阔大的明光照耀着,所有的阴暗顷时都一扫而散,心胸变得万分豁然。

    叶正凯对于这黄金尊的真实性,还是非常怀疑的,所以他迫不及待的把它碰在了怀里,左推敲右揣摩,把它从头至尾看了个遍,发现它无论是做工还是珠宝跟黄金的镶嵌完美度,都跟原先的黄金尊一模一样,这才放下了心来,万分欢喜。

    “干得不错,干得不错,明儿,没想到你第一次出手,就这么漂亮的完成了任务,以后我还会把大事交给你去办的。”

    叶正凯不断地夸赞道,而叶天明也在一味的推脱着,把全部功劳都推到了所有杀手上面。

    “不能单是我一个人,还有他们的努力呢尤其是海豹,没有他坐镇对抗野鹰,只怕我们这回的损失就要惨重很多了。”

    叶天明说时,眼色朝着海豹勾了勾,他当即凑上前去,对叶正凯推辞了几句,赶紧离开了。

    正在叶正凯自鸣得意,为着得到了黄金尊,还有叶天明能够全新效力而狂喜时,他却没有料到,其实,这偌大个华美集团中的黑蚕党杀手和保镖们,早已经都投到了叶天明的麾下,为他拼死卖命,这次劫夺行动,自然而然就十分的顺利。

    经过了大半天的激战,众杀手都万分劳累了,因而当下都陆续地告辞休息去了,叶天明并没有出手,而只是站在高处的山头上张望,根本就没有半点疲劳,在叶正凯欢笑着把黄金尊给锁进保险箱之后,他感到自己仿佛遗忘了什么事情,心里很慌张。

    “对了,我怎么把若然给忘了,这次行动很危险,又没有告诉她,无缘无故的没去找她,她肯定要责怪我了。”想到这里,叶天明赶紧是乘车往张若然落脚的宾馆开去。

    张若然对窗而坐,凝视着幽静的院落当中,郁郁葱葱的树木,感到一股莫名的惆怅在时时的侵袭着。

    抬头望去,天空湛蓝,白云像一团团大棉花,在随风浮游着,转眼之间,就已经变幻了许多种姿态。

    在成都的宾馆之中,百无聊赖,无所事事,她跟随着叶天明来到成都,人事生疏,又不愿意出门,被那种毒辣的阳光晒坏皮肤,所以就只好蜷在了房间内。

    本打算抽空去看看苏铭的,可是又生怕被叶天明发现,后来又觉得她既然即将成为叶家的人,再到冷家去,那也就难免惹人心疑,所以到头来,也只能在这里呆坐着了。

    接到叶天明的电话说要来,她还有种非常怪异的感觉放到之前,她一定会兴奋的要死,可是现在,她跟他回话之时,竟是冷若冰霜,言辞犀利,丝毫没有了小别胜新婚的那种缠、绵之感。

    叶天明已经开着保时捷来到了宾馆大门外,进到张若然房门前的时候,敲了敲门,待她收拾完毕之后,才是慢慢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看到她满脸极力掩饰的愁苦模样,顿时心生不悦。“若然,你今天怎么了,好像看到我不是很高兴,相反,我心情倒是挺愉快的。”

    叶天明说时,探手将她揽入怀中,张若然竟是使劲地挣脱了出来,依旧凭栏向外张望。

    “你在等谁?你到底怎么了?难道是苏铭?”见到她对自己不冷不热,叶天明也拿不定了主意,摸不透她的心思,就只好吼道,他今天被父亲赞誉时的骄傲感,顷刻一扫而空。

    “也没什么,我就是在想,恐怕我们要先分开一段时间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你的家世跟我差的太远,我还要适应一些日子,而且,我找苏铭还有很多事情,下午四点我就到他家去,正好他也有事情要问我。”

    张若然回道,这无疑给以为自己正在热恋之中的叶天明以最沉重的打击。

    正在两个小时前,他还指挥着黑蚕党的杀手们,把苏铭他们的寒骷社打得四处逃散,死伤惨重,心内觉得自己跟他相比起来,又是更高了一等,可是没想到张若然当下又提及了苏铭,而且眼神中流露出了无限的爱恋之意,这让他不禁又火烧七丈高。

    然而,他却始终认为这当中一定是有着一些难以揣摩的原因的,不过,无论他怎么询问,张若然也是噤若寒蝉,不言不语,只是一味的搪塞着,随后见时间已是三点钟,就说要出门去,因而把叶天明撵了出去。

    叶天明的心性,仿佛在一日之间,就蜕变了很多,之前不管张若然如何发火和耍性子,他都是极力包容,甚至非常喜爱,可是现在见她愠怒之时,火气腾腾,歇斯底里,觉得她好像在一瞬间就完全失去了那种高贵端庄的气质,自己也百般痛骂,把最恶毒的语言都打在了她的身上。

    “哼!臭婆娘!别以为你自己多么高贵,不就是个没人要的烂货么?跟你的苏铭去吧!”叶天明说罢,一拳击破房门,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而张若然却对此并没有感到震惊,反而是十分平静的吩咐服务员换个房门,并且赔偿了两倍的损失。

    叶家别墅外,一个流水潺潺,树木遮天,鸟鸣不绝的阴暗处,叶正凯在一株大树下徘徊着,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人。

    他精神高度紧张,极力地朝四面张望着,生怕有什么人跟踪自己,所以处在焦虑之中。

    并非黄金尊失而复得,就已经解决了他的全部心事,要知道,这黄金尊很可能就会遭到其他团体的明夺暗抢,万分危险,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不尽早偷渡到国外去,根本是不行的。

    而且,他的野心很大,不仅仅是夺回了黄金尊就能够消解了他心中的怨气,华美本来跟天龙就是冤家对头,现在又莫名其妙的让他们弄走了属于自己的黄金尊,自然更是恨之入骨,他的思想里,早就埋下了一颗复仇的种子,要把冷氏家族彻底毁灭。

    在低头凝视着潺湲的溪流时,突然,他后面传来了一阵水花的轻轻响声,从这声音判断,是有人踏在溪水之中,朝他慢慢的走来了。

    回身一看,见是个黑衣蒙面的人,身材高挑,看样子像个女人或者稍显瘦弱的男子,在靠近叶正凯之时,赶紧三步并作一步地凑到了他的跟前。

    叶正凯等待的就是这个黑衣人,看到他之后,赶紧是走上去相迎,跟他携手走进了树林之中。

    此时,才看清了那黑衣人的打扮:一身紧身黑衣,戴着帽子,脸部完全被遮住,只剩着一双明亮的眼睛漏在外面,似乎生怕被人看到自己的容貌。

    若放到人山人海的大街之上,一定会被认定是个疯子,不过,在这山林之中,人迹罕至,他也就无所顾忌了,只是为了防止沿途有人跟踪,看清了自己的样貌,才是如此装扮。

    “怎么样,黄金尊到手了没有?”黑衣人故意憋着嗓音道,这让他的声音听上去,格外沙哑,非常古怪。

    “今天刚刚弄到了,是真货,冷叶云那老狐狸,我不知道好端端的黄金尊怎么就到了他的手上,对了,听说我儿子叶天明今天并没有参与这场伏击,到底是怎么回事?”叶正凯疑惑地问道。

    “我躲在一个角落里观察了全部的情况,你儿子叶正凯一直站在山头上观望,根本就没有动手,完全是靠着海豹完成的,你不必过度夸奖他——他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吧?”

    “不是,他是我捡回来的,这个消息只有我们两个知道,我看现在他正在收买黑蚕党的一些成员们,慢慢的就会成为黑蚕党的老大,你要是放心的把叶家和黑蚕党交给他,那很可能就要被他夺走你在叶家的全部势力了,到时候你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要知道,他如果发现你就是杀害他父母的凶手,你还能活么?”黑衣人语气冰冷地对叶正凯警告道。

    听到这里,叶正凯也是有了几分的犹豫,对于叶天明在底下暗中收买人心的行为,感到非常不满,不过因为他毕竟还算是自己的儿子,所以他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对他做出什么行动,可是眼见着华美的半数力量都已经投靠到了叶天明麾下,为他效命,他感到百般恼怒。

    他原先以为,叶天明私自收买手下,也不过是为了建立那支他整天在口中念叨着的武道团而已,他所谓的要把武道发扬光大的说法,一时间还真得是得到了他的赞扬。

    可是,刚刚收到了黑衣人的短信之后,他才发现并非如此。所以赶紧把他叫来,两人商量一番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