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企图

    更新时间:2017-01-05 09:37:11本章字数:3088字

    她说罢,轻轻地低下了头,像一朵含苞欲放的雪莲,柔情无限,随即就转身回房收拾东西去了,周天标对她的变脸之快,苦笑不已,想到妹妹能够去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处所,也就稍稍放下了心。

    之所以是相对安全,乃是因为,苏铭作为毒狼社和寒骷社的成员,虽然很少跟他们往来,但毕竟早晚要跟随他们进行一些行动的,到时候,说不定自己的处境就要比周天标更加凶险,不过,至少从目前来看,他还是相对稳妥一些的。

    再说,他可以让金未来开启保护功能,在她体内灌入一道数据,跟魔幻翡翠当中的异度空间连接起来,他就能无论做什么,可是随时观察她的动向来实施保护了。

    跟周天标交谈了一会儿,苏铭才最终将那话题扯到了黄金尊上面。

    “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再跟着吞天猎月堂了?你看看玉清,她都为你操碎心了,要是再这样下去,我怕她会吃不消的。”

    “这怎么可能,你知道凡是上面交代下来的任务,是必须要完成的,你也在毒狼社和寒骷社,以后的危险要比我大得多,这样一来,玉清不管在什么地方,安全都没有保障了。”

    周天标说这话时,似乎有为自己开脱之意,可想到即便把周玉清挪过去,也未见得就是好事,心里不禁又暗暗发愁。两人正聊得沉闷时,周玉清已然收拾好了,看看时间,差不多已是六点多钟了,天还未黑,她打算趁着天亮及早的搬出去,而周天标因为有事,也就没有陪同过去。

    周玉清的行李并不多,她跟那些有着一大堆衣物和化妆品的女孩儿相比,简直就是另一种类型的,她更为朴素,从来都不喜欢那些脂粉精油,对于衣物也毫不挑剔,就跟她的心性一般,十分坦然。来到家门口时,两人有说有笑,世纪仿佛因此而变得简单了起来,除去他们两人的交谈声,

    一切都变得沉寂了。可是,当他听到后面传来的一声悦耳而熟悉的声音时,居然吓了一跳。第三十八章明争暗斗苏铭徐徐地回过头去,见到张若然突兀的站在眼前,像一只伶俐的小白狐,朝着自己打招呼,心里猛然就像大海之中波涛翻涌一样,掀起了狂然大、波。

    他自己也是没有料到,在这样欢乐的时刻,竟是会碰到这样的事情,一时间双唇打颤,不能言语,只是怔怔的凝视着她温情脉脉的双眼,突然脸上泛红,把头低了下去。

    这也是出乎周玉清预料的,能够搬到苏铭的居所旁边,她内心之下也有无限的欢喜,这样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日子,也正是她所渴望的,所以当下正在兴头上。

    可是回身见到张若然居然面带欢笑着朝苏铭招手,就产生了极大的醋意,默自把东西从他手中抢过去,自己一件一件放回了屋中。

    “怎么,你们两个人要同居么?”张若然见此情形,当即脸色一沉,心情就冷却了下来,漠然地注视着他,问道。“呃,这个,当然不是了,你看,这座房子这么多屋子,院子又很大,我为了保护玉清,才决定让她搬进来的。”苏铭慌慌张张地解释道。

    “保护?只怕你没有这个本事吧?我听说你在冷家当保镖,还做得不错,不过据我所知,你也是最近才变得有武功的吧?”张若然想到此处,脸上显现出了一丝冷笑,这让他不由得有些惭愧。

    可是,对于张若然此来的目的,他并不知晓,如果真要跟他破镜重圆,他肯定会仔细的考虑上一段时间的,但若是出于其他原因,那么他就不得不多加提防一些了,毕竟,她是能跟华美集团扯上关系的人。

    或许,她潜伏在自己身边,是要为华美获得什么信息也不一定。

    “这个……这个……对了,你来这里找我有什么事么?先进去坐坐吧,玉清,你赶紧收拾好东西,也过来叙叙吧。”他想不出什么话来迎接她,只能搪塞着把她迎进了屋里。屋子尽管窄小,光线却很明亮,长长的阳光投射到人脸上,使得两人心里都是暖洋洋的。

    不过,他们却不再如先前的那样缠、绵悱恻了,而是形同陌路,即便是相距只有半米之远,也只能相顾无言,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

    苏铭内心一直在打着小鼓,对于张若然的动机,他光靠着口头询问,自然是拿捏不准的,因而当下目光始终在她身上游转着,仿佛在审视着一个犯人,洞察着她的心理。“冰箱里还有一些冷饮,就在你后面,你要是需要的话,就随便拿点儿喝吧。”他话语之间,不知不觉的也没有了那种宠爱的意味,变得冷如冰铁。

    张若然下意识地朝后面瞧了瞧,然后转过头来,似有千言万语积在心头,却嗫嚅着,难以吐露,因而过了很长时间,两人都是缄默不语,直到周玉清过来,两人之间的坚冰才是稍稍消融。

    其实,周玉清早就躲在了窗外,探听屋里的声音,不过,她什么都听不到,所以心下好奇,也就推门而入,见到他们相视而坐,漠然不语,感到十分奇怪。

    “你们两个怎么都不说话呢?对了,若然,你怎么想起来找苏铭了,你不是跟叶天明在一起么?”周玉清最先打破了沉默,十分不情愿地开口问道。

    “这个,这个嘛,我们两个人出现了一些矛盾,所以我,我想跟苏铭重归于好,可是我又不好意思说出来,既然你都这么问了,我也就实话实说吧,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张若然的这个回答,显然是出乎了两人的预料,不单单对苏铭是一个重磅打击,对倾慕苏铭已久的周玉清来说,更是晴天霹雳。

    听到这句话,苏铭就更加缄默了起来,双唇像被封住了一般,使劲地闭着,不敢言语,生怕轻微的一句话,就能使三人都陷入到情感的深渊中去。

    此时,他的全部心思都花在了黄金尊上,他坚信那是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所以每天都在花费着大把大把的时间修炼,使得武功修为狂飙突进,对于感情的事情,他已经暂时甩在了一边。

    原本已经心如止水,可是听到这略带挑衅的话语时,那坚若磐石的心,又不由得动摇了起来。

    可是,在他心中,周玉清的地位竟是又渐渐的升了起来,像一朵出水的莲花,在他脑海之中,默然的盛放着,眼见着就要把张若然完全取代之时,她却又突然回头,这真的给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能不能容我想想?前些日子,你丢下我的时候,也就是三言两语的事儿,现在要回头,也是这么简单,能不能让我想想?”苏铭拿不定主意,也只能先敷衍着,三人又在极度沉静的气氛中呆了将近一个小时,看看天色已经晚了,张若然便离开了。

    这下子,他就没有勇气面对周玉清了,这突如其来的“横祸”仿佛将他们之间的那条欢乐纽带彻底割断了,使得两人从刚刚的欢声笑语,直到现在的不言不语。

    “玉清,你别误会,若然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估计她就是跟叶天明闹了矛盾,一时想不开,应该很快就回到他身边了,你也别放在心上。”

    他如是安慰道,看见了她眼球之上盘旋已久的泪光,心里有万分的不舍,可又不能安抚。

    “这跟我又没什么关系的,我跟你又不是……”说到此处,周玉清目光猛然一亮,但话音又戛然而止,默默嘟哝了两句,就走出去了。

    苏铭赶紧把门插上,躺到床上,凝望着天上悬着的明月,有着强烈的感伤,一时间,千万种苦恼都汇集心头,像重重的山石一般压了过来,让他不能喘息。

    然而,苏铭毕竟心思缜密,不是感情用事的人,他当下细细琢磨了一遍张若然的动作和行为,用戏剧影视方面的专业知识来衡量了一下她的心理,觉得非常怪异,认为这当中一定有所蹊跷,因而赶紧把金未来叫了出来。

    “未来,你能不能告诉我,若然这次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我怎么觉得她的一举一动都表现得那么不自然,是不是有什么企图?我不相信她会舍得离开叶天明那样的大富豪,跟我这个刚刚才赚了一笔小钱的保镖在一起。

    金未来用数据眼细细搜索了一阵,将跟张若然有关的事情及她的一切心理活动都掌握在了心中,默默想了一阵,微微笑了起来。

    苏铭见到她是这种表情,也感到莫名其妙,因而急忙追问道:“好了,未来,这时候就别卖关子了,你快点告诉我吧,我心里急得很,我所有心思都放到了黄金尊上头,没想到还有这么多琐碎的事情。”

    金未来闻言,眉头一皱,思索了一阵,表现出了有些为难的样子,似乎有所隐瞒,但是在苏铭的紧紧逼问之下,还是慢慢的吐露了实情:“本来我只是负责给你提供训练的,这些都不是我负责的,只能靠你自己去琢磨,现在我告诉你了,说不定会出现什么意外呢。